無話可說的樓尋,眼中閃過一絲悲哀。

呵,所謂的權利,就這麼讓人忘乎所以嗎?

這個問題,樓尋找不到答案,雲落天也同樣沒有答案。

只是,他們都知道,這個遊戲,不過是上位者弄權的一個小玩意兒。

幫助他們剷除異己,也不過是順勢而爲。

“行了,我們再這裏想太多也沒有什麼意思,外面有邱大哥在,我們也沒有必要太擔心!”看了一眼沉悶下來的樓尋,雲落天出聲安慰了一句。

“再說了,我這邊情況比較激烈,如果還在直播中的話,不用說肯定是一個看點!”

“但是如此不一樣,被連番襲殺,觀衆們只要有點兒腦子,就會猜到這裏面肯定是有貓膩的!”

“所以,要麼已經被暫時屏蔽,用假象遮掩,要麼其他地方也在搞事情,程度不下於我們這裏,來轉移觀衆們的注意力!”

“只不過不管是哪一點,我們要做的都是要好好的活下去!”

“我知道你跟邱大哥是好朋友,這次能在門外幫忙守着,也是看在邱大哥的份兒上!”

“但是我還是想謝謝你!”雲落天分析完了自己的看法,偏過頭,鄭重的跟樓尋到了一聲謝謝。

擡頭看了一眼雲落天,樓尋哼了一聲:“別把他的面子看這麼大,我救你有我的目的,可不是全看在他的面子上!”

“不過你分析的也沒錯,而且可以很肯定的是,他們採取了第二種方式。”

“之前我離開也是因爲發現了奇怪的地方!”

說着,樓尋將之前離開之後遇到的事情講了出來。

“雖然沒有弄明白那些玩家到底都怎麼了,但是有一點可以肯定,聚集這些玩家的人,心思並不單純!”

“或許,等到後面的時候,我們還可以看一場大戲,或者……參與到這場大戲裏面去!”

危險的眯起眼睛,樓尋的眼中閃過一縷兇光。

面具下的臉,帶着顯而易見的躍躍欲試。 聽着樓尋的話,雲落天眉頭皺了起來。

易鶴這纔剛剛失蹤沒多久,這些人就已經開始四處蹦躂。

要說他們一開始沒有想法,雲落天是絕對不會相信的。

蠱惑這麼多玩家襲殺自己的人,身份還沒有辦法判斷,現在又出現這麼一波人。

目的不明,身份不明!

這讓原本就處於被動的雲落天,更加的被動。

已經不再是天冬星有名的紈絝二代身份,只是一個拿着貧民區身份,被扔到一個靠着不斷搏殺換取自己生存機會的遊戲之中。

唯一能夠和外界有所聯繫,瞭解外界信息的機會,就是和易鶴相處的時候。

他總會將他自己的個人端摘下來,開放部分權限給雲落天。

除此之外,還將邱落這個原本綁他的人,馴服來保護自己。

更找了金零來對自己進行訓練。

但是除此之外,雲落天自己卻並沒有什麼可以用的人手。

即使是邱落,也不會告知自己太多的信息,這一點,雲落天心知肚明。

他們說到底,真正聽命的是易鶴,而不是他。

雖說還有其他小夥伴,但是現在他們同樣屬於失聯狀態,其中顧苗更是在遊戲開始之前就失蹤了。

根本沒有辦法交換什麼訊息。

在這樣的情況下,雲落天就算是想要主動出擊,都沒有機會。

易鶴這一失蹤,讓雲落天更加意識到了自己的弱小。

不僅僅是實力上的不足,就連方方面面也存在很多的缺點。

吃不到信息的情況下,什麼都只能靠猜。

一旦猜錯了,可能等待他的就是萬劫不復的結局。

沉吟片刻,雲落天張嘴問道:“你覺得我們能挺過去嗎?”

“爲什麼不能?”樓尋看了一眼雲落天,笑了。

“我可告訴你,我是豎着進來的,可沒有打算躺着出去!”站直了身體,樓尋說得理所當然。

整個人散發着強烈的自信。

顯然,就和他自己說的那樣,他並不認爲他會死在這裏邊。

“那可不一定,要知道只有勝利者才能活着出去,而勝利者只有一個!”對於樓尋這番表現,雲落天直接澆了一盆冷水。

“我自然有我的辦法!”對於這個,樓尋不屑一顧。

“你不會以爲,我就只有樓尋這麼一個身份吧!”沉默一瞬,樓尋添了一句話。

雲落天搖搖頭:“那天你和邱大哥在我進屋之後說的話我有聽見,雖然不知道你到底叫什麼名字,但是從我結合到聽到內容,猜測的身份來看,你必定不會只有一個身份,不然你也不至於能夠好好的蹦躂到現在!”

“哦?”一挑眉,樓尋對他這麼爽快的承認偷聽過自己和邱落的對話感到一絲有趣,“所以呢?”

“那我們一起活着出去,如何?”盯着樓尋那的眼睛,雲落天說得格外認真。

“一起活着出去?”樓尋眯起眼睛,嗤笑了一聲:“我活着出去不成問題,但是你憑什麼認爲我會帶着你一起?”

說這話的樓尋,語氣輕蔑到了極點。

不在看着雲落天,而是轉頭看着虛擬屏上,正在和別人互相掃射、酣戰的邱落身上。

“就連他,我都沒有打算帶上,何況是你!”指尖隔着虛擬屏,從邱落的身上劃過,樓尋轉頭重新看向雲落天。

“不是你帶着我一起活下去,而是我帶着你一起活下去!”雲落天沒有理會樓尋態度上的轉變,目光灼灼的看着他,相當的認真。

“你,帶着我一起活下去?”彷彿是聽到了什麼格外可笑的事情,樓尋甚至忍不住笑出了聲。

“哈哈,你現在都自身難保了,還想帶着我好好活下去,活着離開這個遊戲?”

“雲落天,我看你之前不是身體受了傷,而是腦子被打壞了吧!你有什麼本事能帶着我活下去?”

“就衝着現在外面這前赴後繼的襲殺,如果我和邱落沒有在這裏,你覺得你能挺多久?”

“嗯?”樓尋看着雲落天,彷彿是在看一個笑話。

不僅僅眼神充分表達了他的這個意思,就連整個人的態度也變了。

“是呀,沒有你們兩個在,我一個人肯定堅持不了多久,但是……”雲落天不以爲意,看着樓尋的眼神也沒有什麼類似憤怒的波動。

實事求是的點點頭,認同着樓尋的說法,卻在後面加了一個但書:“你我不敢保證,邱大哥至少在短時間內不會離開我的身邊,至少第三場遊戲結束之前不會!他能保證我好好的活過第三場遊戲!”

“你倒是會打算!”聽到雲落天這麼說,樓尋看着雲落天的眼神發生了變化。

“我只是陳述一個事實而已!”攤攤手,雲落天沒有多說更多的。


“那你也沒有機會帶着我一起活下去,更何況,沒有你在,我活的更好!”樓尋毫不在意的陳述着事實。


“而且,你說我要是在這裏直接殺了你,得到的可不比讓你活着少!憑藉我跟邱落的交情,他甚至不一定攔住我,就這樣的你,你覺得你有什麼可以和我談的嗎?”

“你說的自然都是事實,但是你卻不會那樣做!你和邱大哥的交情,讓你不至於對邱大哥說謊,跟他說過不會做的事情,就必然不會去做!這一點我深信不疑。”面對越來越咄咄逼人的樓尋,雲落天眼中的笑意卻越來越濃。

“哦?是嗎?”樓尋不置可否。

“而且,你都廢了那麼多的心思來保護我了,也不至於 因爲我的幾句話而反悔,在動手將我殺了!這對你來講,完全就是浪費生命的行爲!”

“你倒是挺了解我!”嗤笑一聲,樓尋伸手掐住了雲落天那的脖子。

他能夠清晰的感受到掌心傳來的脈動,那和心跳一致的脈搏,沒有任何加速的意思。

但是,脆弱的脖頸,只需要微微用力,就可以輕易的折斷。

而它的主人,卻只是看着他,沒有任何想要阻止,或者反抗的意思。

很顯然,雲落天這是篤定他不會下手。

手指稍稍用力,樓尋如願聽到一聲悶哼,只是面前這人卻依然沒有想要動手的意思。

甚至連胳膊也沒有擡一下,就這麼看着他,一動不動。

半晌,樓尋認命一般的鬆開手,將人甩在了一邊,重重的哼了一聲。

“咳咳!”生死關頭走了一遭,被放下來的時候那種窒息的感覺還縈繞在喉,不過這一下卻是賭對了。

勾了勾嘴角,感覺自己堵贏了的雲落天笑的格外燦爛。

“怎麼樣?”看着樓尋依然帶着傲氣的眼睛,雲落天笑着問道。

“放過你,不代表會答應你!”蔑了一眼以爲已經勝券在握的雲落天,樓尋哼了一聲。

“到底還是太小,剛剛成年的年紀,沒有真正經歷過黑暗,還帶着理所當然的天真!”打量着雲落天,樓尋嘴上卻一點兒沒有含糊:“在來到這裏之前,你被保護得太好,來到這裏之後也有人保駕護航!但是……”

頓了頓,沒有立刻接着往下繼續說,似乎在思考着應該怎麼措辭。

“也正是因爲這樣,卻也讓你失去了許多歷練的機會!我不殺你,不代表就同意了你的意見,這一點是你首先需要好好弄清楚的事實!”

“最少,你還沒有足夠讓我信服的實力,無論從哪一方面來說。相反,比起你,我更相信自己的實力!”

“我不否認以後的你可能會有,但是現在的你還欠缺很多的東西!”


聽着樓尋的話,雲落天的臉色有些難看。

太過於現實的言論,讓雲落天有些接受不了。

“可是那個時候,我又不一定需要你了!”氣不過的情況下,雲落天忍不住回了一句。

“是這樣沒有錯,但是那個時候,又是什麼時候呢?誠如你所說,你現在是需要我,所以才邀請我的!那我是不是可以理解爲,你並不是因爲把我當成夥伴纔想要邀請我一起呢?”樓尋並沒有因爲雲落天的話生氣,而是眼帶笑意的看着他。

“我沒有那個意思!”被故意曲解的意思,讓雲落天感到憤怒,他沒有想到自己真心實意的請求竟然被這樣扭曲。

感受着雲落天的憤怒,樓尋聳聳肩,示意他不要太着急:“我當然知道你沒有這個意思!但是你剛纔的那句話,顯然很容易讓別人認爲你有那個意思。尤其是換做任何一個和你不熟悉的人。”

“我不會對不熟悉的人發出邀請,想要好好的活下去,需要的是志同道合,能夠互相交託後背的夥伴,而不是隨時可能從背後捅刀子的陌生人!”雲落天說得相當的嚴肅。

“你又怎麼肯定誰是能夠相互交託後背的夥伴呢?”眯起眼睛,樓尋的神情有些飄忽。

“至少你可以!”聽到樓尋問這句話,雲落天咧嘴笑了,笑得格外的舒心。“我也可以、邱大哥也可以!”

聽到這裏,樓尋沉默了。

雲落天沒有在多說什麼,他明白,這樣的沉默代表着樓尋已經動搖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