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三刀自然也是很清楚外面的傢伙,實力肯定不俗,能做到這般狠辣,絕不是泛泛之輩。即便是自己現在擁有吃蛋系統,也是做不到如此的厲害!

硬著頭皮,牛三刀快步朝向大廳外走去,然而,剛一出門,看到外面的一幕幕,就直接驚呆了!

只見自己放在外面用來守路的下手,這會兒已經全部不見……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難道那一幫手下人全部都溜了?

望著不遠處自己不認識的三個人,只有一個光頭明自己算是熟悉。

牛三刀咳嗽了一聲,謹慎的朝對面高聲喊問道:「請問幾位找我來,有何貴幹?」

此話一出口,他身後那一群賓客,全部鄙夷的瞪大了眼睛。這剛剛還氣勢洶洶的,這會兒變得也過太禮貌了些吧……

雖說對手看起來很古怪,兩個少女,一個年輕人,還有位中年男子頭戴綠帽子……可也不能這麼慫的吧?

這會兒,光頭明早已經驚呆了,剛剛那名少女的一掌,可以說是令他佩服的是五體投地!

而那幫小嘍啰,也是機靈的很,一見這副架勢,立刻全部逃下了樓。

而在大龍城酒店的一層,許多圍著的記者,各界成功人士,狗仔隊們都已經對上面所發生的事情,好奇的不得了。

見負責看守二層走廊的壯漢全部倉惶的跑了下來,底下的人也有幾個忍不住一點點蹭了上去。這其中,就包括很多記者狗仔,能捕捉到大爆炸性的新聞,對他們來說,是非常重要的,特別是剛剛傳來的巨響與慘叫,更是催促著讓他們爬上了二層,只是他們都很機靈的沒有直接走上去,畢竟,上面有許多人,都是自己萬萬招惹不起的!

不過卡在半截樓梯上,這些人可都是豎起了耳朵,用手機打開了錄音器,攝像機也是舉在手中,饑渴難耐!

陳鵬朝下方掃了他們一眼,知道這些人都想著要大新聞,靈機一動!既然事情已經發展到這個地步,那就真得不如借力打力,讓這些記者們、狗仔隊們幫忙狠狠曝光牛三刀。

「光頭明?該你上了,給他送禮物啊?」

陳鵬用手指捅了捅身後的光頭明,對著他小聲說道。

「哦!」

光頭明彷彿這才從恍惚之中回過神兒來,手中捧著紫色禮盒,邁步走到前面,對著遠處的牛三刀回復道:「三爺!小的是給您送禮物來得!」

光頭明這句話,說得牛三刀一愣。

瑪德,送禮物你把我的手下直接打飛進宴會大廳?

帝少的貼心冷妻 不僅牛三刀氣憤不解,就連他身後的客人們也都是無語了。不知道對面那個戴綠帽子的傢伙,葫蘆里賣的是什麼葯!真送禮,也不需要這麼隆重的吧?

「先給個下馬威再送禮?」

「我猜裡面裝得一定是炸彈!」

「嗯……有可能!」

「應該是炸彈……定時的!」

……

牛三刀身後的客人們,一個個忍不住開始小聲議論起來。這些猜測還有懷疑,直叫前者聽了,忍不住感覺到膽寒。不過?戴綠帽子的光頭明,之前可都是一直很聽話的呀!難不成這次真是要跟自己撕破臉,要炸死自己?

「什麼禮物不禮物的!來了就是客!快進來一起坐坐吧?」

牛三刀終於還是慫了下去,心裡暗道,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忍一時風平浪靜,退一步海闊天空!

而他這一番話,直叫所有人大跌眼界!

這頭欺負到頭上來了,牛三刀還能夠如此坦然?究竟是胸襟廣闊……還是膽小如鼠啊?

想了想,所有人都無疑更願意相信后一種答案。

光頭明聽著都有些驚了,心裡尋思著,這牛三刀居然還挺熱情!這也太不正常了!隨後,轉頭求助般的眼神,盯向了陳鵬。

陳鵬搖搖腦袋,小聲提示道:「別過去,讓他過來拿!告訴他!我給你準備了5毛錢賀禮!」說完,忍不住發笑。

這個時候,記者狗仔們都已經各種錄音筆,攝像機,外加豎起耳朵在聽呢,要是過去,不是白白浪費了揭發者的資源?

小桃跟櫻空在一旁默默的聽著,靜靜等待著陳鵬說可以出手,就立刻馬上動手!

「那個?三爺!你還是過來拿吧?我給你準備了一份大禮,裡面包了5毛錢紅包!」

光頭明把心一橫,反正身邊有能打的在,於是,也嘴巴開始變得剎不住車!

什麼?給牛三刀準備了5毛錢紅包當賀禮?

這也太羞辱人了吧!

不僅是牛三刀本人臉上已經掛不住了,就連他身後所請來的一眾客人,也都開始躁動不已,站在樓梯半當中的記者們,更是如同被打了好多針雞血一般!

一個個不僅調大錄音筆的接受信號,另一邊也開始拿出紙筆,記錄新聞要點。

「勁爆新聞啊!系統高手大會,有人送出5毛錢紅包羞辱,疑似踢館?」

新聞標題寫的是非常的長,不僅如此,還有幾個人不斷朝下方傳話。

「牛三刀好像收禮了?收的是5毛?」

「什麼?上面到底怎麼樣了?」

「這不正在聽嘛!也不敢上去……」

「究竟是五毛還是一塊啊?」

「送禮的真得是牛b!」 「哈哈……兄弟!你說來就來吧!還送什麼禮啊?五毛不是見外了?咱們哥倆的關係,玩笑隨便開!你送一毛,哥哥也是高興!」

牛三刀厚著臉皮,哂笑著說道。

「現在是群雄聚會,趕快進來一起參加吧!」

這一番話,直叫眾人難以相信自己的耳朵,紛紛心裏面暗道,牛三刀這肚量,可真是夠大的……都被人羞辱成這樣了,居然還能夠有臉稱兄道弟呢?

開始被打的陳六兒,這會兒在大廳里聽到外面的這些談話,心裏面已經冷得如同掉進了冰窖!

他轉頭看了看左右,發現了周百輛,暗道,這人不是跟自己一條道上的,說不上話!於是,眼神兒看向了另一位,自己的直屬上司。

「四爺?您可得給小的做主呀!我這腰都快給那混蛋摔斷了!」

驢四抬手抹了抹自己的髮型,將那一撮兒綠毛豎起,快步朝外走去。外面的談話,他也是聽得清清楚楚!

光頭明不知該如何回答,這時候,陳鵬直接站到了他前面,沖著牛三刀大聲喊道:「少廢話!誰跟你稱兄道弟的,給你五毛是瞧得起你!還不過來接著?」

被潛以後 陳鵬說話的聲音很大,如同咆哮一般,差不多直接將整座酒店裡的人都給震驚到了!

牛三刀此時再能忍,也是頂不住了啊……

小桃、櫻空全部遠離了陳鵬兩步,在這傢伙身邊耳朵差點被震聾。就連光頭明都被嚇得一哆嗦。

驢四這時候從大廳內擠出來,他早就聽出外面的是光頭明,那傢伙按理來說可是屬於自己負責的轄區,這會兒他跑出來鬧事,回頭牛三刀一定得找自己撒氣!

想到這兒,驢四擠出人群,沖著對面喊道:「光頭明?你今天是怎麼回事?給四老爺送這麼份大禮!故意來消遣我們的吧?」

不待一臉苦澀的光頭明說話,陳鵬單手一指驢四,繼續替他說道:「你不是要我們送禮不少於20萬的嗎?我們找的就是你!」

驢四腦袋轉了一下,這種場合,自己怎麼能夠承認這種事情!

擺了擺腦袋,剛想冷笑著嘲諷,卻是沒想到,一旁的牛三刀,狠狠一拳砸了上來,

伴隨一聲清脆悶響,牛三刀嘴裡大喊道:「這個畜生!作惡多端!我早就看出來了!幾位多有得罪了……牛某人已經削了他的腦袋!」

說完,還繼續對著躺在地上口吐白沫的驢四又是一陣腳踢。

可憐的驢四,在危機關頭,被牛三刀毫不猶豫的便給出賣。

驢四一臉不可置信的瞪大著眼睛,然而,沒一會兒的功夫,就被踢暈了過去。

周圍人也是無不嘆服牛三刀的狠毒!

「現在我已經收拾完他了,如果幾位還不滿意,儘管直說!」

陳鵬見他這幾腳踢得也真是夠狠,於是轉過頭對準樓梯處的記者們喊道:「牛三刀打死人了!你們還不趕快上來拍照?」

說完,一臉笑呵呵的拉著光頭明靠向了一邊。

記者、狗仔隊們雖然心裡非常害怕,不敢上來造次。但是面對打死人這樣的一個大新聞,還是忍不住一窩蜂撲了上來,頓時各種照相機「咔咔」聲,以及問話聲不斷響起……

「牛先生!請您發表一下您現在的感受如何?」

「牛先生!你為什麼要打人?」

「牛先生!地上躺著的那人好像您認識?對吧?」

「牛先生!請您講兩句話吧!」

……

陳鵬點頭示意光頭明將禮盒丟在地上,跟自己出去,畢竟現在這個場面,有記者就已經足夠了!

這些傢伙造成那麼大混亂,到時候一定會引起更為廣泛的關注,牛三刀一旦被查,應該也就蹦躂不了多久了!

只是他現在擁有個什麼吃蛋系統,不知道上面對於系統方面的人,是否會法外開恩。但是那些,都已經不是自己能夠掌控的事情。

帶著小桃等人擠下樓梯,迅速朝著外面走去,陳鵬心裡現在擔心的,卻是另外一件事……

光頭明滿臉驚慌的跟在後面,一路走著,心裏面很是沒底,忍不住開口問道:「鵬哥?以後還會不會有事呀?」

陳鵬聽他這麼問,摸了摸自己左臉頰,平靜說道:「嗯!當然有事!牛三刀一定有事,他都把手下人都打得吐白沫了!至少是一級殘廢吧?他不是有個啥系統的嘛?下手那麼重,腦震蕩都是輕的!就怕被打那個,現在已經成了腦殘!」

這番話,逗得小桃跟櫻空都有點忍不住想笑。

然而,光頭明依然是十分緊張,「鵬哥!我不是問你這個,我是說他們會不會再來找我的麻煩!」

「呃……不清楚!」

陳鵬又直著走了幾步,嘴裡沉吟說道,「你沒見到連牛三刀都那麼慫?他那些小弟更是遇事就跑!你再擔心什麼?我來告訴你!這些混蛋就是欺軟怕硬,得寸進尺的蛀蟲,你越怕,他們越無法無天!」

光頭明暗暗尋思了一番陳鵬所說的話,覺得的確是很有道理,這牛三刀看起來威風八面,好像急了眼,連六親都不認的模樣,但實際上,在恐懼支配下,不一樣慫得跟個孫子似得?

隨即,想明白后!他一把摘下了頭頂的綠帽子,脫去了綠球鞋,光著腳走在路上說道:「瑪德!鵬哥你說得太對了!老子以後再也不能受他們欺負了,以前送給他們的錢,就全當是餵了狗!以後再敢來招惹,我直接開車撞死他們!或者……我帶個平底鍋放在駕校,撞完直接放鍋里,拿油炸!搞到一成熟,我就吃!」

卧槽?這傢伙莫不是瘋了?

陳鵬見他那麼說,立刻被驚得腳下一頓,小桃與櫻空兩個女孩,也是一臉嫌棄的趕快遠離了光頭明。

「大明……不畏懼是對的!但是做事情要講究方法!」

「那鵬哥你說該怎麼弄死他們?」

光頭明攥緊著拳頭,一臉緊張激動的模樣問道。

「你再死不死的,我可要報警了!」

陳鵬實在是無語,這光頭明說話聲音那麼大,引得周圍都開始有人瞪大眼睛瞧過來了。 光頭明一聽這話,鎮靜了許多。

這時候,小桃眯起眼睛,從後面目光陰陰的盯向陳鵬,嘴裡糯糯的問道:「陳鵬……你剛剛不是說好會帶我們進去吃東西的嘛!?」

櫻空也是心裡早就想到了這件事情,見小桃開口提出來,也是一臉黑線的盯著陳鵬……

實際上,陳鵬從走出大龍城酒店的時候,就已經在暗暗尋思這件事!

在外面吃飯……可是要花錢的呀!

雖然小桃之前給自己的那些錢,還剩下三四千塊,但是已經經歷過缺錢少糧這種日子的陳鵬,早就把勤儉節約深深烙印在了心裡!

現在可不是大手大腳的時候,自己既不是東方長傲,更不是尤莉那個集團千金,現在必須先細水長流的過日子!

然而,這個尷尬的難題,一旁的光頭明卻是很樂於幫助陳鵬解決!

「鵬哥?還有這兩位美女……我雖然跟你們二位不太熟悉,但是你們也是幫了我的大忙!我就當是替鵬哥,也是替我自己,請大家一起吃個飯!如何?」光頭明一臉媚笑的搓著手說道。

這個毛遂自薦很及時嘛!聽得陳鵬心裡都樂開了花!吃不花錢的飯,而且還能吃得心安理得,這怎能不叫人美滋滋?

小桃與櫻空當然是沒有意見,特別是小桃。高興的都差點蹦了起來,她一手挽進櫻空的胳膊,身子靠在對方身上,一副幸福滿足的模樣。櫻空的臉上,反倒是沒有什麼太興奮的變化,不過,剛剛原本黑著的臉,也是撥開雲霧變得晴朗起來。

「大明!我們可好不容易吃你一次,你可不許太小氣!帶我們去吃什麼拉麵,路邊小攤之類的……」陳鵬笑了笑。

光頭明聞言,立刻回應道:「怎麼會呢!我可不是小氣的人!再者說了,以後還不得全憑您鵬哥多照顧?」

光頭明對於人情世故方面,自然很是上道,很快就攀上枝節,拉起了關係。

……

而此刻大龍城酒店當中,已經是人生鼎沸,除了救護車,警察車,消防車,防暴隊,巡查組,檢察機構,工商部……

也不知是哪些好事之徒,竟輪番打起了以上機構的電話!

畢竟,是這次涉及的人員太過複雜,而這些人背後的力量也是太過強大,所以,為了不讓此事很平靜的被糊弄過去,一些正義感極強的道德人士,紛紛不顧一切的打起了任何可以撥打的機構部門電話。

在這種高亢情緒的帶動下,甚至有人把旁邊蘇市的急救電話,救火電話,監察機構等單位的電話……也都給撥打了無數遍!

「爸?情況不妙啊!」

東方長傲現在可有點兒慌了,外面各種閃爍的彩色燈光,亮得都晃眼,而且如果他沒有聽錯,沒有看錯的話,這是來了一堆機構單位的人啊!這對自己的東方家族集團,絕對是個滅頂之災!

酒店二層,全是各界成功人士,系統擁有者,然而這幫人一個都難以下樓,全部被堵在了一層樓梯出口處……

面對火速趕到的各級部門人員,即便是平時揮斥方遒,手下帶領著幾萬名員工的企業大佬,電影巨頭,系統高手……也全部啞了火,沒一個敢出聲造次的!

「我的天吶!這明天肯定要上頭條了!連熱搜都不用買了……」范爺一臉不耐煩的表情看向馮大片,眼神里透露出求助的目光,現在傻子牛三刀打了人,害得自己被捲入惡性事件,如果此事媒體大肆報道,導致自己以後事業被封殺,那可就慘死了!

馮大片站在樓梯上,就好像沒聽見小范所說的話一樣,手裡叼著雪茄,手指不停在顫動!這等全體部門一齊出動的場面,在他的電影里可是一輩子也做不到!

這特么……太震撼!太刺激了!比老子電影里拍得還厲害!

馮大片在心裡默默的激動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