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說請我說吃大排檔的,不是框我吧。”

嘎?方可可愣了一下,看着他一臉似笑非笑的樣子,方可可懷疑自己看錯了,於是點點頭。 “那我們就去吃大排檔。”

“真的?”方可可問着,看着他點點頭,高呼一聲萬歲。

週五,方可可吃過晚飯之後就在院子裏和五千萬玩耍着。

這個成了她現在,每天必須做着,和五千萬一起互動是一件很開心的事情。

方可可穿着短褲T血,手中拿着一個飛盤丟出去,而五千萬叼着飛盤奔了回來。

他把飛盤放在可可的腳邊,哈哈的喘着氣。

一雙萌翻天的眼睛看着方可可嗎,用前爪勾着她的腳獻媚的看着她。

“五千萬你好可愛啊,我簡直太喜歡你了。”方可可緊緊抱住五千萬的脖子,狠狠的吻了一下。

–主銀主銀,倫家也喜歡你啊~

“五千萬,你今年幾歲了?”方可可問着,想着撿着它回來的時候已經這麼大了,算是成狗了,就是不知道它多大了。

–主銀主銀,倫家已經五歲啦~

“五千萬,我給你找個女朋友如何?你喜歡什麼樣的女朋友,是拉布拉多還是牧羊犬?不然你和一樣的金毛如何?”方可可一邊摸着它的頭一邊說着。

–主銀你這麼說倫家會害羞的。其實其實……論家喜歡個別的瑪利亞啦~~

“五千萬,你還是處男嗎?”方可可不知道哪根筋不對開口問着。

–主銀主銀,倫家很純情的,當然是小處處啦~”你會自言自語真奇怪,爲這麼古怪的問題更加奇怪了。”突然的聲音響起,嚇得方可可一跳。

她拍拍自己的心口,看着身後的男子,他總是這樣,喜歡在背後嚇唬她。

歐陽撤雙手環胸的看着她,他知道這個女人有對着大狗自言自語的習慣,真不知道有什麼好說的,它又不能回到她。

“你……你怎麼可以偷聽我講話?”方可可有些惱羞成怒看着他。

歐陽撤笑了一下,“我沒偷聽,你講的那麼大聲,我是大大方方的聽。”

囧!

這個真是……

“喂,要不要去遊車河?”歐陽撤提議。

嘎?遊車河?

方可可愣了一下,“你是在和我說嗎?”

“不然你以爲我在和五千萬說?”

“嘿嘿。”方可可甘心一笑。“不過你爲什麼要約我一起去?”

趕腳很奇怪啊,他怎麼會這麼好心呢?

歐陽撤眯着眼睛,“怎麼你有疑問?如果你不想去,就算了,我自己去。”

“等等……”方可可急急忙忙的喊出,“我去我去……”

這麼好的事情她怎麼會不去呢?

“你等等,我要去換一件衣服。”

“不用了,簡簡單單就好。”

這樣啊……方可可想了一下,聳聳肩。不用正好,她還喜歡簡單輕便的裝扮呢。

“那我們走吧。”說着,方可可就要走。

“汪汪~~~~”主銀主銀,不要忘記倫家啊。

方可可看着五千萬,笑眯眯的說,“總裁,我可以帶着五千萬一起去嗎?”

“如果我說不可以,你能放棄嗎?”

方可可搖搖頭。

他就知道。

“如果他抓壞了我的車座,你知道後果的。”威脅的想起。

方可可笑了一下,這話似乎聽起來很恐怖的樣子,可是可可還是很開心。

“五千萬,你要聽話知道嗎?”方可可摸着它的頭。

看着她有開始個大狗說話,歐陽撤不禁皺了一下眉頭。

而正當他們要出去的時候,方可可、的手機想了。她接起電話,那邊傳來一個妖媚的聲音。

“可可小寶貝。”

“凌?”

“是我,你在家嗎?”

“在啊。”

“那真好,快點給我開門。”

“開門?”方可可不禁愣了一下。

“恩,我在門口,我開看我的澈澈。”

囧~這丫怎麼找上門來了。

方可可合上電話,看着一邊是歐陽撤。

“怎麼可?”

“沒事……你等我一下。”說着,可可馬上跑去開門。

如果提前和這個男人說,八成這個男人一定不會讓開門的。

當凌進來的時候,果真看見歐陽撤難看的臉色。

“澈澈。”凌熱情的奔來。

歐陽撤眉頭緊緊的蹙起,“你怎麼來了?”

“我來看你啊。”凌一臉興奮的說,“澈澈自從上次見了人,人家一直想着你,你有沒有想念人家?”

歐陽撤恨不得把這個死人妖扔出去,他不悅的目光等瞪着一邊的方可可。“你把家裏地址告訴他的?”

如果這個女人敢說是,連着她一起扔出去。

方可可烏龜的搖搖頭。

“不管我的事情。”

“澈澈,你別怪可可,不是可可的說的。”凌想伸出手安撫他的怒氣,可是瞬間手臂被擒住,一雙不友善的目光狠狠的瞪着他。

“你給我聽着,我對男人沒興趣,你識相的就該自覺。還有,收起你的妖氣。”

瞬間,凌的小臉垮了下來。

而這個時候歐陽撤的電話響起,他接起來,那端迷迷糊糊的傳來姚曼紓的聲音。

“好……你等我一下,我去接你。”說着,歐陽撤合上電話。

看着他要出去,可可不禁叫住他,“你要出去?”

“曼紓在酒吧喝多了,問去接她。”

“哦。”聽見去見姚曼紓,她有些失落。

“澈澈要去,我也去。”凌的聲音響起。

“不準。”他纔不要和一個人妖一起。想着,他大步流星的走了出去。

“怎麼這個樣子,人家可是特意來看澈澈的,他卻走了。”凌有些傷神的說。

看着他的樣子,可可哭笑不得,他這個樣子到真是一個被拋棄怨婦了。

“好了,你別傷心了,我去給你弄些水果吧。”

看着可可可愛的笑容,凌點點頭,還不忘稱讚了一下。“還是可可最好了。”

可可不禁笑了一下,開始卻準備水果。

歐陽撤剛剛來到酒吧,就看見一邊的醉倒不行的姚曼紓,他變走了上去。

“曼紓。”他伸出手搖着她。

緩緩的,姚曼紓睜開眼睛,看着眼前的男子不禁一笑。“你……你來了?”

“恩。你怎麼喝了這麼多?”

“因爲……因爲我……”她不禁搖搖頭,想不起來因爲什麼而苦惱。

“我記不得了。”

看着她的樣子歐陽撤有些無奈,“起來,我送你回家。”

“可是……我沒帶鑰匙。”她委屈說。

“那……我送你去酒店吧。”

聽着這話姚曼紓搖搖頭,“酒店太冷清了,我不想住酒店,我會害怕。”

看着她這個樣子,歐陽撤無奈的嘆口氣。

“要不這樣吧,我帶你回我那裏。”

歐陽撤剛剛來到酒吧,就看見一邊酒醉到不行的姚曼紓,他便走了上去。

“曼紓。”他伸出手搖着她。

緩緩的,姚曼紓睜開眼睛,看着眼前的男子不禁一笑。“你……你來了?”

“恩。你怎麼喝了這麼多?”

“因爲……因爲我……”她不禁搖搖頭,想不起來因爲什麼而苦惱。

“我記不得了。”

看着她的樣子歐陽撤有些無奈,“起來,我送你回家。”

“可是……我沒帶鑰匙。”她委屈說。

“那……我送你去酒店吧。”

聽着這話姚曼紓搖搖頭,“酒店太冷清了,我不想住酒店,我會害怕。”

看着她這個樣子,歐陽撤無奈的嘆口氣。

“要不這樣吧,我帶你回我那裏。”

姚曼紓聽着他的話,不禁皺着眉頭,“撤……會不會打擾你。”

“說什麼呢。”說着,歐陽撤已經扶起了姚曼紓。

因爲酒醉,她整個身子靠在歐陽撤地方身上,她是人醉了,可是心沒有罪。

看見歐陽撤能來,她真的很開心。

這個無時無刻都在她身邊的男子,用心的呵護她保護她,她怎麼能不動心呢?

她帶着酒醉的目光看着身邊的男子,此時他正在用心開着車,側面的五官俊美而挺拔,看着她一顆心都癡迷的醉了。

“撤。”

“恩?”歐陽撤用心開着車子,應着她。

“那個……謝謝你來接我。”她緩緩的說着,聲音有着說不出的柔美。

歐陽撤不禁笑了一下,“你客氣了。”

“我是真的謝謝你,每次在我有困難的時候,你都幫助了我,我真的不知道說什麼好。”

“那就什麼都不說好了。”歐陽撤淡淡的說,並不怎麼在意她的道歉,只是覺得這是朋友之間應該做的。

姚曼紓淡淡,心中還是有着一絲不安。如果不是藉着酒醉,她也不敢說出心中的疑問。

“撤,你……爲什麼總是幫我?”

歐陽撤依然很淡然的開着車子,“因爲你是我的好朋友。”

好朋友?緊緊是因爲朋友嗎?

姚曼紓心裏有些失望,楚楚動人的目光看着他,“就這樣嗎?”

歐陽撤沉默了一下,好一會纔開口,“還有……”

“還有什麼?”姚曼紓緊張的問着,提着一顆心變得隱隱不安起來。

“因爲你是陸銘的妻子,是我好兄弟的女人,他臨終前然讓請我照顧你,所以照顧你是應該的。”他單單的說,幾句話打斷了她的、旖旎瞎想。

姚曼紓看着他,她不喜歡聽到這些。什麼是陸銘的妻子,什麼是他好兄弟的女人,就是因爲這樣,阻礙了他們。

她恨這層關係,真的好恨。

“撤,我……”

“曼紓,到了。”歐陽撤打斷了她的話。

“哦。”姚曼紓看着車外面,不禁按按自己的頭。

看着她的樣子,歐陽撤不禁有些擔憂。

“要我扶着你進去嗎?”

姚曼紓勉強的笑了一下,不禁點點頭。接着,歐陽撤就扶着她走了進去,進來的時候,走到客廳正好看見方可可和那個死人妖。

“總裁,你回來了。”方可可起身來到他的面前,看見他扶着要曼紓,不禁愣了一下。“姚小姐,她……她怎麼了?”

看着可可驚訝的神情,淡淡的開口,“她醉了,我帶着她回來休息。”

“這樣啊……那她今晚要住在這裏嗎?”因爲平時這裏只有她和總裁兩個人,沒有其他人,今天無緣無故多了一個女人,他心裏莫名莫名的不舒服起來。

“是的。”歐陽撤點點頭。“你去泡杯解酒茶來給曼紓。”

“哦。”方可可失落的低下頭,很不要情願的說。

“澈澈,你怎麼可以留下別的女人在這裏過夜?”一邊的凌有着一絲不滿。

歐陽撤皺着眉頭看着凌,不禁眯起眼睛。“你在這幹嘛?方可可,把這個死人妖給我趕出去。”

“澈澈。”

“滾開。”歐陽撤不客氣的下了逐客令。

接着歐陽撤扶着姚曼紓走進自己的房間。

凌一臉幽怨的樣子,看着一邊的可可同情拍拍他的肩。

“凌,你先回去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