傍邊幾個一看就是保鏢之類的人,馬上符合道:“是啊,這華晨怎麼也比不上進口貨。”

三眼和趙豹同時皺了皺眉,但他倆都覺得這男人有點兒眼熟,好像是在哪裏見過,兩人都覺得這人應該是個人物,所以兩人都沒有說什麼。畢竟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趙豹和三眼雖然都沒有出聲,但是林峯看他倆的表情,就知道他倆生氣了,

林峯走過來道:“他說什麼還有把華晨倆字扣去是啥意思?”

“別聽他瞎比比,華晨寶馬一樣,多倆字怎麼了?”三眼在一邊說道。

“華晨寶馬就是寶馬授權給咱們國家生產的,就是他們說的國產貨。其實發動機也是進口的,只是咱們國家自己組裝的。開着照樣有派。”趙豹解釋道。

“是馬總過來了啊?您是來提您的車的吧?”導購小姐熱情的說道。

“嗯,我的x6到了嗎?”馬總很牛X的說道。

“馬總您急什麼啊,在等一個星期準保到了,到時候我們會給您打電話的。”導購小姐說道。

“你們這業務速率太低了,訂車時說半個月就到了,現在怎麼又要我等一個星期?你們那個什麼王經理跑哪去了,趕緊給我叫來,我要好他說道說道,是我沒給你們預付款是怎麼的!”馬總很氣憤的說道。

傍邊的保鏢也狐假虎威的道:“快點的,別等我們馬總生氣把你這破店砸了!”

“馬總您別生氣,稍等,我這就給您叫去。”導購小姐連忙說道。

原來這家寶馬4s店同時經營華晨寶馬,和進口寶馬的車型,這馬總就是在這裏預定了輛寶馬x6 趙豹一看這導購小姐要走,他便道:“妹子,怎麼我們不是你的客人嗎?”

“我半個月前就和這導購小姐訂好了,你們先等等,等着她給他們經理找來在讓她給你們介紹。”馬總說道。

“就是,沒看見我們馬總不高興了嗎,你還跟着倒什麼亂啊,趕緊一邊涼快去。”保鏢在一次出來裝X。

“你是半個月前**的,現在車不是還沒到嗎?你要找她們經理你自己去找,這妹子還要給我們辦理購車手續呢。”趙豹聽着保鏢說話很難定,所以他說話時也沒有好氣。

“你買個華晨寶馬三系,在這裝什麼X啊,在說了,就這華晨328Li也要四十多萬,我都懷疑你能不能拿出這些錢。”保鏢一臉鄙夷的看着趙豹和三眼。

“亮子,說話要文明,不要歧視農民公兄弟,人家種一輩子地,都沒看過寶馬車,經在鄉下看馬車了,可下來藉機看看這盜版寶馬,你別老揭人家的底。”馬總在邊上說道。

“哈哈!馬總說的對,是我的錯。”保鏢嘲笑着附和道。

尼瑪!農民工兄弟躺槍了。就看他歧視農民工這點,就應該拉出去槍斃三十分鐘。

我擦!你還敢歧視農民工!別說哥現在沒種地,就算哥們是農民工你也不能歧視我啊。想到着,剛子直接道:“我農不農民工的怎麼了,我們不可以買車啊?就你們這個酒囊飯袋操行的都能鄙視別人,真是笑掉大牙了!”


剛子說完,這邊趙豹和三眼也是“哈哈!”大笑了起來。

“小子!你說呢,你知道我是誰嗎?”馬總來了脾氣。

“幾位消消氣,我這就讓別人過去給您叫我們王經理去,然後我在幫你們選車。”導購小姐在一邊給大鵬和馬總打着圓場。

“這裏沒你事,滾一邊去!”馬總氣呼呼的罵了導購小姐。


馬總來了脾氣,嚇得導購小姐花容失色,再也沒有剛剛推銷產品時侃侃而談的架勢,趕緊溜走去找經理纔是明智的選擇,所以導購小姐轉身溜了。

“我認識你。”林峯在一邊說道。

“哦,你小子認識我們馬總?既然認識還不趕快給我們馬總賠禮道歉!別說我們哥幾個動手給你們鬆鬆筋骨。”那個叫亮子的保鏢說完,後面還有三個保鏢也是摩拳擦掌的,一副要動手的模樣。

其實這馬總不是別人,正是海口四大家族裏馬家的人,此人叫馬彪,是馬氏三雄之一。

馬老爺子有三個兒子,老大馬強,老二馬壯,老三馬彪。 萌寶駕到:總裁爹地寵上天 ‘大吹、二捧、三牛B’。只是現在馬家勢大,沒人再敢叫他們的外號了。

通過他們的外號就能聽出這仨可是各有千秋,老大馬強,愛炫耀,喜歡吹噓。馬萬里正是他的兒子。

老二馬壯愛捧人,喜歡溜鬚拍馬,也正是這樣,這個除了溜鬚拍馬之外,沒有一點才學的馬壯,居然憑藉着給早年的旅遊部長姚老爺子捧臭腳,捧出了個海口旅遊局局長。

老三就是這馬彪,此人向來是看不起任何人,見誰都是一副牛B哄哄的樣子,自己始終擺出高人一等的姿態。

“鬆你妹啊!我這兩天還手癢癢呢。”剛子也是活動活動了手上的筋骨。

“你認識這人?”三眼在一邊問道。

“當然了,種馬站的‘馬種’嗎,不過不知道什麼時候在鄉下跑城裏來了,想必在鄉下給母馬‘配-種’,的生意不好做,跑這燕京來找生意了。”林峯笑呵呵的說道。

“林子還是你牛!這你都能知道。”剛子在一邊舉起了大拇指。

馬總一聽這話,鼻子沒氣歪了。“小子,你是不想活了吧,敢拿爺爺我開心,今天我不弄死,你還真是不知道我的厲害!”

馬總說完大手一揮。“給我廢了他們幾個山貨!”

這幾個保鏢一聽馬總這麼說,一個個就和打了雞血針似的,玩命的向前衝。

“尼瑪!我又過癮了!”剛子大吼一聲也衝了過去。

這馬氏家族在海口區的地位排在第三,金錢和權勢都是毋庸置疑的,所以這馬彪身邊的保鏢也都是精挑細選出來的。眼前這幾個保鏢就都是特種部隊下來的好手。所以剛子自己對付馬彪的四個保鏢,還真是吃了虧。

大鵬一看剛子不是人家對手,直接加入戰團,但是大鵬和剛子兩人居然還不是人家的對手,幾個照面剛子和大鵬兩都是別這幾個保安給揍了幾下。

趙豹三眼一看,居然都動手了,就尼瑪愛誰誰吧,幹倒在說,怎麼也不能看着大鵬和剛子吃虧啊。就在他倆要動手的時候,林峯把他倆攔住了。

林峯在他們動手的時候就看出來了,要是剛子或者是大鵬,和這幾個保鏢其中的任何一個單挑,那絕對沒問題,可是人家四個打他倆,那他倆只有捱揍的份,就算趙豹和三眼上去了也是白給,一個照面倆人都點兒趴下。

於是林峯直接自己就加入了戰團,要說剛子和大鵬二對四會吃虧,可林峯出手,那四個保鏢就不夠看了,別說還有大鵬和剛子了,就林峯自己虐他們四個都富裕。

一邊看戲的馬彪,看見他的四個金牌打手揍的大鵬和剛子只有招架之功沒有還手之力,那是在一邊興奮的不得了,他在一邊大聲的喊道:“給我打!使勁的打!打殘一個,回去一人獎金十萬!”

當馬彪看見林峯也進來後,更是樂的合不攏嘴。“給我打那個瘦子!對!就是罵我的那個!”

這邊馬彪大叫的聲音引來了車店裏的保安,保安們一看是馬彪的人在揍人呢,那裏敢有人出言制止啊。

可事情卻在林峯的加入後,出現了轉折,只見之前還處處佔據上風的保鏢們,轉眼間就趴下了三個,僅剩下的一個,也已經被林峯的手段也給鎮住了。

因爲林峯上來後,直接將七轉真元決提到最高,他就是想速戰速決。

保鏢們也很配合,都聽着馬彪的話,把攻擊重點放在了林峯身上。本以爲這瘦不拉幾的小子會一拳撂倒呢,哪知道拳頭打過去了,人家都不躲,直接正面還擊,也不管你三七二十一,你打過來的拳頭和踢過來的腳,我直接迎着你上,碰上誰,誰倒。 就在最後一個保鏢還在發呆的時候,剛在一記重拳就給他撂倒了,撂倒後剛在還狠狠的在這個保鏢身上踹了幾腳,一邊踹還一邊罵道:“尼瑪!讓你們打了我的臉!我讓你人多欺負我人少!我讓你出來裝-逼!”

“行了剛子。”大鵬拉了一下剛子。

剛子臨走還踹了一腳,這趙豹和三眼過來才知道剛子爲什麼火兒這麼大,原來剛子眼眶捱了一下子,現在腫的老高了。

林峯直接走到馬彪面前笑了笑,道:“那個馬總, 哦,對了是種-馬,您還瞧不起我們嗎?”

此刻的馬彪早已沒了剛剛不可一世的高姿態,但是人家好歹也是個人物,所以馬彪也直接亮明身份道:“小子你別得意,我告訴你,我叫馬彪,海口區的馬氏三雄,我侄子就是海口的三貝勒馬萬里,你要是動了我,你就死定了!”

林峯還沒等說話呢,傍邊來了一個西褲襯衫的男人。“別動手,小兄弟,我是這的經理,我姓王,咱們有話好好說。”

其實這王經理早就來了,只是他知道馬彪這人他得罪不起,所以在馬彪的那四個保鏢沒倒下之前,他一直躲在一邊看熱鬧了,現在馬彪的四個保鏢全被人撂倒了,自己再不出來萬一這馬彪在自己的地頭被人給揍了,他也得不到好,所以他纔出來想做個和事老。

剛子一看有人出來拉架,在一抹自己的眼眶子,這火氣一下又上來了,他直接跑過去推開王經理後,揪起馬彪就是一個大嘴巴。

“啪!”這個響啊。

一嘴巴把馬彪刪的是鼻口淌血。“我去尼瑪的,還馬氏三雄,今天我就打你個熊樣!

這可把王經理嚇壞了,趕緊過來拉住剛子。“別打了啊!再打就出人命了!”

剛子那裏鳥他,剛要給這貨也來一下子,三眼和趙豹卻拉住了剛子。

三眼和趙豹一聽這馬總說自己是馬氏三雄之一,就想起來了,這貨正是誰也不服的三牛-逼,說以他倆見剛子還要動手,趕緊先拉下來在說,不管怎麼說,這馬家可不是省油的燈,還是先看林峯怎麼決定在說。

剛子悻悻的停下了手,嘴裏還罵道:“你個死種-馬,哪天我就騸了你!”

此刻的馬彪感覺自己比死了還難受,他居然被這幾個小子如此的戲謔,這要是傳出去,自己還怎麼混。

地上的幾個保鏢也是看見自己的老闆被虐後,想過去幫忙,可是心有餘而力不足,他們連站起來的力氣都沒有了,還哪裏能夠過去救人。

林峯看着馬彪道:“記住,小哥敢虐你,就不怕報復,我叫林峯,你可以隨時來找我!”

林峯說完對經理身後的那個導購小姐道:“就剛剛看那個車子,給我來四臺!”

尼瑪!這也太霸氣了!囂張的虐了馬家的老三,隨後直接提了四臺寶馬雖然是華晨的,可那也叫寶馬啊!還一下子五臺!這樣一邊看熱鬧的保安,導購小姐,以及來買的車的人,都深深的真害了一把。

更震撼的還是馬彪,他聽到林峯報號後,就知道他是誰了,這個小子就是海口的林旋風,也正是這小子給姚勝天的羣佛寺曝光了,當然自己的家族也正要對他下手呢,因爲羣佛寺還有他們百分之二十的股份。


林峯直接讓大鵬劃卡把五輛寶馬的各種手續,以及車牌都辦了下來後才揚長而去。

“您沒事吧馬總?”王經理小心翼翼的問道。

“啪!”馬彪一個大嘴巴把王經理抽的眼冒金星。

“他MD不報此仇!我誓不爲人!”馬彪氣的臉都綠了,揍不了林峯,只好先拿這王經理出出氣。

而不遠處一輛警車就靜靜的看着這一切。他們早就來了,因爲王經理知道事情不在自己的控制範圍之內,所以他就報了警,可是來的是派出所的兩個老油條,他們並不認識林峯,可是他們認識馬彪啊,這敢打馬彪的人是自己能管得嗎?要是去了不管這馬彪能發過自己嗎?

兩個老油條民警早就看準了這個事情,只要他們到了現場,準沒自己的好果子吃,於是連個民警就在這裏等着,直到馬彪,和他那幾個剛恢復過來的保鏢也離開後,他們纔打着警燈開了過來。

至於爲什麼這麼晚纔來,他們有不下於一百種的說辭來應付王經理。

回到兄弟酒吧後,趙豹對林峯道:“今天一點兒也沒給馬彪留面子,最後還給他揍了個鼻口竄血,他可能是頭一回跌這麼大的份兒,我估計着他肯定想把這場子找回去。”

“債多了不愁,蝨子多了不咬,早晚也會和他們老馬家碰上的,不用鳥他,現在兄弟酒吧也被封了,只要我們大家出門時小心一點兒就好了。”林峯沒事人似的說道。

“就是,林子說的對,MD就那個B樣的,就應該殺殺他的威風。”剛子在一邊說道。

“他們會不會報警?”大鵬問道。

“這個不好說,但要是報警的話,咱們可能都走不出4S車店。”三眼說道。

“報警又如何?是他們先動的手,我這兒還有證據呢。”剛子指着自己腫的老高的眼眶子。


“以馬彪的性格,他未必報警,因爲林峯在警方的關係他們應該是知道的,如果要是走正常的法律程序,咱們不會有多大的麻煩,頂多賠錢了事。但馬彪根本就不缺錢,他報警只會讓燕京豪門圈子裏的人都知道他被人家揍了,一向誰也不服的馬彪,肯定不想外界的人都知道自己被人給揍了,所以他只會壓事,不會把這件事擴大化,但他肯定會找機會報仇的。”趙豹分析道。

“好了,不說這些了,現在車子都提回來了,豹哥三眼哥大鵬剛子,你們四個一人一輛,剩下那兩歸我,然後豹哥和三眼哥的兩輛車就先給黑狗趙曉超記亮他們開吧。”林峯說道。

“哈哈,賺了,我那輛帕沙特還是要賬時弄回來的呢,現在換了輛寶馬。”趙豹樂呵呵的說道。

“哈哈,我的馬六也到了報廢的邊緣了,這回不用修直接變寶馬了。”三眼也是很高興。

“林子,我說我們幾個都會開車,你可好,一會都沒開過,現在車子有了,你可點抓緊時間練習啊。”剛子說道。

林峯尷尬的笑笑道:“也是,這眼看就到中秋節了,我點兒回家去看看我爺爺,爭取回家之前把車學會。”

“好,我教你怎麼開。”剛子自保奮勇的說道。

“還是算了吧,我有人教。”林峯說道。

“怎麼不相信我的技術?”剛子問道。

“這根技術沒關係,人家女朋友也會開,懂了嗎?”大鵬說道。

“我的技術……懂了。” 馬家別墅內,客廳裏的茶壺,各種裝飾品碎了一地。馬彪在裏面砸了半天了。

馬強和馬萬里走了進來。“都給我滾!別TM的煩我!”馬彪也沒看是誰來了,直接扯開嗓子就罵上了。

“老三,你就這點兒出息?”馬強沉着臉說道。


馬彪一看來的人是大哥和侄子,調整了下心情道:“我窩火啊!想我老馬的人啥時候受過這樣的氣,這回我的臉是丟大了!”

原來馬彪回來後啥也不說,進屋就開始砸東西,馬彪的老婆不敢問他出了什麼事,只好出去問那幾個保鏢,保鏢們都吞吞吐吐的,後來馬彪的老婆急了,他們才把事情的經過說了,馬彪的老婆直接去了馬強家,把事情和馬強說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