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哪有心思修鍊,都想著寶物,何況,這是地下世界,也沒有辦法吸收仙氣,只能靠仙晶修鍊,

當然,還是有一些比較聰明的冒險者,他們沉住氣,用仙晶修鍊,把狀態調整到最佳,

兩個時辰很快過去了,最新的彙報大家也都聽了,

「出發,我們也該大展身手了,」

「寶物是我們的,殺啊,」

那些冒險者很激動,速度很快,

拓跋野暗暗搖頭:「這些人如此激動,這樣猛衝猛打,肯定是要吃虧的,」

不過,他沒有去阻攔,他絕對不能暴露,

他非常清楚,七路大軍現在進展順利,已經殺到地三層的入口處了,

正因為如此,那些冒險者不可能沉得住氣了,也沒有人能夠勸說他們停下來,

沒有多久,他們就靠了上去,已經能夠看到無數宗派強者的身影了,

那些宗派強者,正跟鬼修強者廝殺,

鬼修強者不斷退縮,已經退無可退,而七路大軍也會合在了一起,

這種戰爭很詭異,宗派強者推進的過程中,也會留下少部分強者打掃戰場,那些打掃戰場的強者震駭地發現什麼都沒有留下,不管是宗派強者的屍體,還是鬼修的屍體,甚至是殘缺的武器,一件都看不到,消失得無影無蹤,

即便這樣,那些宗派強者也沒有停止攻擊,

他們認為寶物、屍體都是被鬼修強者收走了,他們心想,只要滅掉了鬼修強者,那些寶物還是他們的,

所以,七路大軍都知道這件事情,卻都沒有聲張,

魔通天隱藏在暗中,簡直笑開了花,樂不可支,

他收取的寶物之多,絕對超乎想象,

要知道,這場大戰死去的至少都是地仙境強者,地仙境以下強者都沒有參戰,

尤其是那些宗派強者,以天仙境強者居多,

一名天仙境強者擁有的寶物,絕對不少,何況是那麼多天仙境強者的寶物,反正無法計數,


這期間,也有玄仙境強者死亡,寶物同樣被魔通天收走了,

寶物之多,超乎想象,

後面那些冒險者還想檢點便宜,結果什麼都沒有撈到,

「這些宗派強者太摳門了,打掃戰場竟然如此乾淨,什麼都不留下,」一名冒險者鬱悶道,

有些冒險者,只想檢點便宜,並不奢望得到地下世界的寶物,

想要搶奪地下世界的寶物,沒有足夠的實力,想都不要想,

就算拿到了寶物,最終也可能為他人做嫁衣,自己還送掉了性命,

不過一場大戰下來,戰場往往會遺漏不少寶物,這才是很多散修強者和冒險者看重的,

結果他們失望之極,連那些溝壑、岩縫裡面都沒有寶物的蹤影,真是乾淨無比,

看到這種情況,那些冒險者、散修強者自然失望無比,

別說他們,就連那名聖宗強者也覺得奇怪,

他經歷了無數次大戰,這種情況還是第一次遇到,


「真是奇怪,那些宗派強者壓根顧不來,不可能把戰場打掃得如此乾淨,」

不過,他沒有用神識力量去查探,他們離那些宗派強者太近,他要是動用神識力量,肯定會被察覺的,到時候他們聖宗的計劃很可能會泡湯的,

那些宗派強者看到冒險者隊伍出現,他們什麼都沒有說,繼續攻擊鬼修強者,

宗派強者太多,把鬼修強者圍得水泄不通,冒險者隊伍無法靠近,

很顯然,這些宗派強者都很憤怒,是有意要把冒險者隊伍擋在外面,

要是他們打痛了第三層的入口,恐怕也不會讓冒險者隊伍的強者先進去,

那些冒險者又不敢跟宗派強者為敵,只能幹瞪眼,

拓跋野卻覺得這是好事,至少少一些傷亡,

很快,那些鬼修強者開始潰敗,紛紛進入了地下世界第三層去了,

而寶光好像就是從第三層發出來的,不管是冒險者,還是那些宗派強者,看到寶光衝天,都沉不住氣了,

「殺進去,」

「滅掉鬼修強者,搶光寶物,」


那些宗派強者為了不相互殘殺,他們分批進入第三層,而且留下很多強者,阻止冒險者前進一步,

冒險者看到宗派強者不斷湧入地下世界第三層,他們焦急無比,卻不敢跟宗派強者撕破臉皮,

宗派強者百萬之多,雖然損失了一部分,可人數還是遠遠在冒險者隊伍之上,而且他們的個體實力也要強於冒險者,

第三層的出入口相對比較大,能夠容納數百名強者一起進出,

百萬名強者,還是需要一定時間,才能全部進入第三層,

何況,那些宗派強者進入第三層之後,就跟鬼修強者展開了殊死搏鬥,無法前進,堵在了出入口附近,

他們要是不能推進,留出空間,外面的人壓根無法進去,

第三層的情況,拓跋野通過魔通天,也盡收眼底,

第二層已經沒有什麼好處了,魔通天也遁入了第三層,而且是最早進入的,

果然,他在地下世界第三層,繼續收取寶物,忙得不亦樂乎,

因為鬼修強者全力阻擊,那些宗派強者每前進一寸,都要付出慘重的代價,傷亡極其慘重,

血肉橫飛,血流成河,慘叫聲衝天,廝殺聲震耳欲聾,

這簡直是地獄,沒辦法形容,

就算是玄仙境強者,面對鬼修強者的神識攻擊,也有可能死的不明不白,

鬼修強者的可怕之處就在這裡,讓人類強者膽寒,

宗派強者這邊,悄無聲息死了上百名玄仙境強者,

這樣一來,使得那些玄仙境強者都不敢太冒頭,否則會成為下一個慘死的,

玄仙境強者縮手縮腳,其他天仙境強者就更加不濟,他們想推進就變得困難無比了,

他們沒辦法推進,拉開空間,後面的人沒辦法下來,這樣一來,他們人手太少,吃了很大的虧,傷亡非常大,

上面的宗派強者干著急,他們商量出一個辦法,先讓玄仙境強者進入,打開局面,

否則,這樣僵持下去,他們人數再多,也要一點點被消滅的,

這些宗派強者這次還是很齊心的,紛紛調派玄仙境強者出擊,

隨著越來越多的玄仙境強者進入第三層,他們終於打開了局面,不斷推進,讓更多強者進入第三層,

不到三個小時,宗派強者全部進入了第三層,

那些冒險者興奮起來:「終於可以進入第三層了,」

「寶物,我們來了,」

他們沖向了第三層,結果卻發現沒辦法進去,

那些宗派強者也不簡單,留下很多強者堵住了出入口,冒險者根本進不去,

除非,冒險者不顧一切,跟宗派強者撕破臉皮,把那些堵住門口的宗派強者全部滅掉,

這些宗派強者,基本上包括了聖仙界大部分宗派,就算給那些冒險者一百個膽子,他們也不敢大開殺戒,只能幹等著,

「這樣下去不是辦法,我們必須想辦法進入第三層,否則寶物與我等無緣,」

「不錯,這些宗派強者太霸道了,不管如何,他們也應該讓我們分一杯羹啊,」

「不錯,我們必須想辦法跟宗派強者談判,讓我們進入第三層,」

……

大部分強者都急於進入第三層,只有少部分強者不著急,

「諸位,我看我們乾脆休息一下,地下世界第三層不簡單,現在下去傷亡必定很大,」

「不錯,我們這麼著急下去,肯定是送死,還不如多等等,這樣才是最佳的做法,」

……

持這種意見的人也有不少,不過他們的看法並不被大部分冒險者認可,


本書首發來自17K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曾朗嚴肅認真地凝望她,堅定的眼神告訴她他不是兒戲,雖然他平常花花嘴巴,但是一旦遇上了,痴情專一都不算什麼。

他得鄭重聲明:「我喜歡你是我的事,你不喜歡我是你的事,我不會死纏爛打,我會等,你不嫁,我不娶,我會用事實說明一切。」

簡短的表述讓她一下子慌了手腳,悅耳動聽的聲音,她從來不知道談戀愛是什麼感覺,愛又是什麼?


她知道的是,現如今她不能動心,她撇開臉躲避他強烈的目光,濟公都看不下去了,離開他們倆間,坐在龔娜的床邊,頭剛好夠高,看到龔娜蒼白的模樣,他張開嘴吠了吠,試圖叫醒她,「汪汪汪…」

習俊漫好心酸,濟公一直叫喚著,母親還是紋絲不動,心想:媽媽真的那麼狠心了嗎?曾朗知道她在逃避自己,他不會強迫她,只是告訴她,他的決心。

這時,另一邊黑暗的背後,多少人為之鼓舞歡呼,甚至還在舉杯慶功,祝賀勝利來得如此突然,敢情上天還是有眼的,各自獲得該有的刺激感和收穫。

韓在熙坐在高高在上的位置上,嘴觸碰著酒杯,紅色的液體滑入喉嚨,絲滑爽口,微微眯起眼睛,嘴角的弧度是那得意的笑容,感覺一身輕鬆多了,終得以出一口惡氣。

卓凱卻坐在低調一點的位置,比起韓在熙沉著穩定多了,只不過臉上還有曾經爭鬥過的痕迹,結痂的傷口卻不影響他的心情,喝著高檔的70拉菲,韓在熙率先開口,「cheers,卓凱想不到你城府如此深,居然可以弄死習俊梟,佩服佩服。」

他不屑一顧,覺得自己的能力不僅如此,充滿傲慢地說:「叱…這有什麼?小意思,只不過習俊梟的屍首一天沒找到一天都有隱患。」

韓在熙不然,反駁他的觀點:「我倒不覺得,一個活人摔下那麼高的地方,必死無疑,越是找不到越有可能被野狗叼走了,哈哈…」

他喝著紅酒,鼻間沉沉的呼吸聲,「你都可以死過翻身,他會不可能嗎?」韓在熙一想,還是堅持自己的意願,「黑子也是個很好的例子,他不就身亡了嗎?而我當然是福大命大。」

突然猛地想起姚小燕的遺體,她問道:「姚小燕的遺體你解決好沒有?別露出什麼蛛絲馬跡。」

卓凱嘲笑她疑心重,「我辦事穩妥妥的,你擔心什麼?」

回憶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