啪!

光頭的笑聲未完,沈天衣重重的一掌便是拍在了光頭的頭頂,那兇悍靈力直接從光頭的頭頂灌至腳底,讓其瞬間命隕!

沈天衣眼神之中,白光迸起,在四周搜尋著,可惜都是沒有找到那血色小鳥的蹤跡。


「速度倒是挺快。這魔門的通訊手法,倒是有些門道。」沈天衣皺了皺眉,冷哼了一聲,雖然那血色小鳥遁走了,不過,他倒也並不擔心。能夠教出這樣的兩個弟子,那血雲老祖定然也不是什麼好鳥,得罪了也就得罪了。從對方顯露的靈力屬性來看,沈天衣也可確信對方乃是魔門中人,這還是他進入靈界之後,首次碰見魔門中人。

「去看看那兩個傢伙怎樣了吧。以清凡的實力,倒是不該會被這兩人逼的如此狼狽才是啊。」沈天衣輕喃一聲,隨手揮出兩道赤紅火芒,便是將魔門二傻的屍體焚滅開去。

來到山洞之前,沈天衣靈力激出,將已經被轟的殘破的禁制解開去,卻見卓清凡和顏湳二人皆是昏倒在地,不省人事。

「清凡,顏湳。」

沈天衣看到二人這般模樣,頓時一驚,隨即便是連忙蹲下,為二人檢查身體來。

靈力分別渡入二人身體內部,很快,沈天衣便是眼神一眯,嘴角裂出一抹冷笑。

「哼,原來如此。」

沈天衣眼中帶著一絲寒芒,他雙手各自灌入一道玄龍之力,進入二人體內,而後,那玄龍之力便是飛速朝著兩人體內的一道血紅能量怒殺而去!

「小雜碎,你殺我徒兒,還敢壞老夫好事,等老夫真身降臨,必定饒不了你!」

就在沈天衣玄龍之力追逐那血紅能量的時候,那能量之中,卻是驟然傳出一道元神喝音來!

「果然是你這個老東西在作怪!本少爺剛剛還在疑惑,以那兩個白痴的修為,也凝練不出這樣精粹的血精之能來!想必是你將自己的血精種在你徒兒的身上,他們到死也不知道吧?你這個師父,倒是不錯啊,放縱弟子在外為惡,卻以自己隱藏在他們靈力之中的血精吞噬別人的靈力,真是好手段啊!」沈天衣不屑冷笑道。

「哼,這不關你事!你最好將靈力退出去,讓老夫將這二人吸干,老夫還可饒你一命!」那血精之能中傳出老者冷沉的聲音來。

「呵,你可千萬別不來!」沈天衣哈哈冷笑一聲,注入卓清凡和顏湳體內的玄龍之力驟然狂涌而動,將那不斷避閃的血精之力包裹吞噬開去……

微信關注”和閱讀”,發送「免費」即享本書當日免費看 「少……少爺!」卓清凡剛剛睜開雙眼,便是看到沈天衣冷冷的看著他,頓時驚坐而起,一臉的羞愧。

顏湳也是臉色通紅的爬了起來,低著頭,不敢說話。見到沈天衣,他們二人都是知道自己已經得救了。可是看到沈天衣的臉色,便是知道沈天衣有些怪責他們了。

「這次的危險,我覺得不該出現。」沈天衣冷沉的看著卓清凡說道。顏湳畢竟年幼,又實力淺薄,遭人暗算也是情有可原的。可是卓清凡乃是凝丹境後期大巔峰的實力,卻被兩個實力不如他的人暗算,這就說不過去了。

「少爺,對不起,是我大意了。」卓清凡羞愧的低頭認錯道。

顏湳見卓清凡認錯,匆忙說道:「少爺,都是我沒用,沒有自保之力。清凡哥哥也是為了保護我,不慎被那個光頭暗算中了。如果不是我的牽累,那二人定是傷不了清凡哥哥的。」

「顏湳,你不必替他說話。我交給他的任務,便是保護你。可是他沒有做到,這便是失職。」沈天衣輕哼了一聲,他並不想怪責卓清凡,卻希望他能夠銘記住這次的教訓!若非他趕了回來,那殘破的禁制,定然撐不了兩日,到時候,卓清凡和顏湳不是被那血雲老祖吞幹了血氣,便會被魔門二傻所殺害,而顏湳更會遭受凌辱之厄!

「是的,是我失職,顏湳妹妹,你不用替我說話了。」卓清凡誠懇的說道,隨即目光堅毅的看著沈天衣又道:「少爺,請相信我,不會再有下次了。」

沈天衣這才點點頭,隨即起身道:「你從道盟進入天靈聯盟,便是為了歷練,而歷練是為了什麼?除了掠奪你想要的修鍊資源之外,更要積累的乃是戰鬥經驗和防範意識。如此輕易的便被人暗算,說明你的歷練之路還很長。」

「清凡銘記少爺的教訓。」卓清凡恭敬的回道,沈天衣所言,他也是極為明白的。而他也知道,自己所欠缺的正是戰鬥經驗和防範意志,否則的話,當初也不會一進入天韻城,便被人所擄了。這次的教訓,讓他也是再一次的意識到自己的不足。

沈天衣見卓清凡的態度誠懇,便也沒有再多說了。有心人,說一次便可。若是不將你的話放在心上,說一萬遍也是枉然。

「你們二人體內的靈力和血氣,皆是被那二人的師父以邪術吞噬了不少。如今醒來,便自行恢復吧。我去外面為你們二人守護。」沈天衣說著,便是走出了山洞。從那血精之能的凝練程度來看,那血雲老祖的實力,應該也只有神動境層次,但具體階段卻是不好判斷。不過,只要還是在神動境層次,沈天衣便是不懼。原本他可以帶著卓清凡和顏湳二人先行離開這裡,不過,他卻想要見識一下靈界魔門的手段,而這血雲老祖的實力,應該是一個不錯的練手對象。

卓清凡和顏湳二人清醒之後,便是感覺到體內靈力虛空,聽聞沈天衣之言,方才臉色煞白了起來,心中更是后怕,若是沈天衣遲來一會,那麼他們二人的境況將會難以想象的糟糕,不由心中對沈天衣更是感激,因為沈天衣又救了他們一次!

卓清凡和顏湳在洞內,便是開始盤膝恢復起來,而沈天衣則是佇立在洞府之外,元神散開。

他將那血雲老祖的血精吞噬了去,想必那老魔也是不會善罷甘休的。

果然,就在沈天衣靜等十餘分鐘后,元神感應之下,一道帶著血氣的氣息便是飛速朝著他這邊奔來,而那速度極為快捷,讓沈天衣也是頗為心驚!

「沒想到這老魔如此心急,速度這麼快。只怕在沒有動用九龍追電之下的我,速度也是比不了他。」沈天衣心中訝然道,不過,讓他心中略松的是,這老魔的氣息,只是神動境後期而已,這般修為,他倒是並不懼怕。

咻!

就在沈天衣心中如是作想的時候,一道血色光影,從西北方向的叢林里急掠而來,隨即氣勢洶洶的一記血色匹練,便是狠狠對著沈天衣怒甩而來!

「呵呵,倒是心急的很啊!」沈天衣冷笑一聲,雙拳一出,兩道青紅相間的掌印亦是怒轟而出,與那血色匹練對轟開去!

嘭嘭!

轟隆之聲中,血色散盡,青紅消失!而那血色人影,也是一臉陰沉的落步在沈天衣二十米開外。那蔭翳的臉龐之上,顯得有些瘦癟,還有一些蒼白,彷如營養不良一般的樣子。而此人,正是追擊而來的血雲老祖!

「小雜碎,倒是有些實力。不過,你敢壞我血雲老祖的好事,今日你的精血和這一身靈力,便盡數貢獻給老祖我吧!」血雲老祖陰厲的盯著沈天衣,便是獰笑道。

「你就是血雲老祖啊?」沈天衣眯眼笑道。

「不錯,老朽便是血雲老祖。嘿,小雜碎,是不是見了老祖我,心生害怕了?不過,現在你害怕也晚了,老祖我既然來了,便不會無功而返!」血雲老祖咧嘴陰笑著,那口齒之間,還透著絲絲血色,彷如剛剛飲過鮮血一般。

「害怕?呵呵,這個自然不會。否則的話,我也不會在這裡等你了。只是我沒想到,血雲老祖這麼威風的名號,居然只是你這樣一個糟瘦老頭,有點失望罷了。」沈天衣戲虐的一笑。

血雲老祖聽見沈天衣的話,頓時眼神大怒,鐵青著臉色怒道:「混賬東西,老祖我懶得與你逞口舌之力,速將那小女孩和御龍宗弟子交出來,老祖我便讓你死的痛快點!」

沈天衣眼神眯了眯,看來,這老東西如此心急的趕過來,最主要的並非是因為自己吞了他的血精啊,而是因為食髓知味,察覺了卓清凡御龍宗弟子的體質以及顏湳的名.器之體。要知道,卓清凡修鍊御龍宗的功法,體內即便沒有孕育出龍氣,但他修鍊出來的靈力,也不是普通人靈力可比的。而顏湳名.器之身,她體內也會聚集不俗的純陰之氣,這種純陰之氣,對於修魔者而言,可是極為大補的能量!

「誰死,還是看看再說吧。也讓本少爺好好領略一番魔門的手段。」沈天衣淡淡一笑,下一刻,他身形瞬間一動,體內涌動的玄龍之力,瞬息間便是化為兩股勁氣,對著血雲老祖爆沖而去!

「不知死活的東西,老祖我就先殺了你,再好好享受那兩個小傢伙!」血雲老祖冷哼一聲,身形也是瞬間動起來,整個人都是化作一道血芒,朝著沈天衣直射而來!

唰!

血雲老祖短距離間爆發的速度,比之前的速度更是快了不知多少倍,沈天衣爆轟出去的勁氣,直接被他爆閃之中靈敏的避閃而開去,那血芒瞬息來到沈天衣近前,便是直接想要沒入沈天衣月匈膛!

「魔門手段,的確有些奇異,一個大活人,竟然能夠身化為一道血芒急速穿梭,還能沒入人體!」沈天衣初見魔門之術,眼中也是掠過一抹訝然,眼見血芒到了身前,體內玄龍之力一轟而出,玄龍太極鍾也是瞬間凝形護體!這血芒之中,凝聚著血雲老祖一身的陰邪靈力,沈天衣也不敢大意的讓其灌入體內。雖然他體內,興許才是最恐怖的地方,但沈天衣也不想去冒這個險和過分依賴歐辛子的力量……


轟!

玄龍太極鍾一出現,那掀起的光罩,頓時將血雲老祖的血芒轟隆震飛了開去!

而沈天衣豈會放過這般機會,頓時散去玄龍太極鍾,九龍追電一閃而動,雙手之上彙集著兇悍玄龍之力,五指齊鉤,便是對著被震退的血芒抓去!

「嘿,想抓老祖我,你還沒那麼實力!」血芒中的血雲老祖冷冷大笑一聲,那血芒竟然一分為二,旋繞著化分兩股血芒,對著沈天衣雙月匈灌沖而去!

「老東西,別枉費心機了,你進不了我的身體的。還是拿點真本事出來吧!」沈天衣淡淡一笑,這次身前只是浮現一道玄龍太極,便是將那兩道血芒抵禦了開去,逼的血雲老祖再次退閃回去!

咻!

兩道血芒彙集一處,在沈天衣遠處,重新凝成血雲老祖的身形來。只不過,再次出現的血雲老祖,臉上卻依然布滿了驚容!

「龍氣!你小子體內竟然具有龍氣!」血雲老祖震驚的說道,那眼神之中,也是浮現出一抹極致的貪婪之意來。那舌頭輕舔而出,彷如遇見了極為可口的美食一般。

「小子,我知道你有些手段護身,否則的話,你定是不敢在此坐等老祖我的到來。不過,嘿嘿,既然你身具龍氣,那麼老祖我今日就算下了血本,也會將你吸成人干!哈哈,原來以為那兩個小傢伙是個寶貝,沒想到,你才是我真正的大寶貝啊!哈哈哈……」血雲老祖哈哈大笑起來,那眼神之中,充斥著興奮到極致的狂熱之態,如同陷入癲狂……

微信關注”和閱讀”,發送「免費」即享本書當日免費看 「想吸我的靈力,那你付出的代價,可未必僅僅就是血本了!」沈天衣冷笑一聲,渾身氣勢猛然高漲而起,腳步跺響而動!

嗖!

沈天衣身形一竄,手掌間聚集著恐怖的玄龍之力,便是對著血雲老祖狠拍而去!

沈天衣目前表露出來的氣息,最強也不過是神動境初期巔峰而已,所以對於沈天衣這一次的攻擊,血雲老祖倒是沒有再避閃,而是嘴角裂出一抹陰厲笑容,雙手豁然抬起,一絲絲血氣隨著他手掌抬動而溢生出來!他的眼神之中,也是涌動著漆黑陰暗的黑色光影!

「桀桀,嘗嘗老祖我血魔侍衛的厲害吧!」血雲老祖陰笑一聲,驟然雙掌推動而起,無數血光爆射而出,最終凝為七道血影閃向沈天衣!

嗖嗖嗖——

七道血影,皆是由血紅的能量組成的人影,元神感應之下,沈天衣發現這七道人影竟然個個具有凝丹境後期大巔峰的氣勢!

「哼,七個凝丹境後期大巔峰的能量分身么?技法不錯,可是這分身的力量,貌似也對我可是無用!」

沈天衣冷笑一聲,原本轟響血雲老祖的掌印,則是轟向了其中兩道分身而去!

嘭嘭!

沈天衣的金丹,乃是高等金丹,是以他所具有的玄龍之力也是極為精粹的,那單體爆發的攻擊力,以他現在的修為而言,幾乎已經並不弱於神動後期的單體靈力攻擊力!這便是高等金丹所帶來的強大優勢!是以,他的掌力轟擊在凝丹境後期大巔峰的血魔侍衛身上,頓時便是秒殺的局面,一擊而碎!

眼見兩道血魔侍衛被沈天衣一擊轟殺,血雲老祖也是眼神一厲,心中卻是頗為震驚,他沒想到沈天衣的攻擊竟然如斯強悍!

「看來還是低估了這小子!」血雲老祖心中暗道一聲,趁著另外五道血魔侍衛沖向沈天衣的時候,他身形血影一晃,竟是消失不見了去!

沈天衣一邊凝掌轟殺血魔侍衛,一邊心神自然也不會忘了血雲老祖,眼見血魔老祖消失開去,冷笑一聲間,眼中白芒驟閃!

隨著破幻意志灌注雙眸,一道虛幻的人影便是靠著他靠近而來!

「破幻之下,無所遁形!」沈天衣心中冷笑,頓時手掌間放緩了轟擊速度,只是將五道血魔侍衛又轟殺了三道,直到那血雲老祖的隱身技能近身後,他方才將最後兩道血魔侍衛怒拍轟滅!

而也就在這時候,那隱藏在虛空中的血雲老祖動了!

一口鮮紅的精血,從血雲老祖口中爆吐而出,凝為一道血箭,朝著沈天衣的后心便是狠狠射來!這一口精血,粗如中指,那散發的能量波動,卻足以抵得上兩名神動後期高手的全力一擊之力了!

這血雲老祖為了重創沈天衣,著實是下了大本錢,要知道,血精之能,雖然強大,卻是人的根本,一般人只是損耗一絲,也會傷及元氣。雖然修魔者,可以通過魔門之法強大血精之能,但血雲老祖一次性吐射這麼多血精,估計這次不死,回去也要休養很久才能恢復元氣!


不過,代價是大,那攻擊確實強悍的很,一股血精之能,足以抵上兩個神動境後期強者的全力一擊,在通常戰鬥的情況下,這樣的攻擊,絕對可以起到致勝的效果。只是可惜……

沈天衣原以為血雲老祖會以魔門其他強大的手段來對付他,他還可以好好領教一番魔門手段,只是他發現血雲老祖竟然以血精之能的手段對付他,不禁有些無語!

「這老魔莫非傻了不成?難道之前被我吞噬的還不夠?本神醫素來不喜吞噬人體的精血,因為此法總覺有些邪惡,可是別人送上門來的精血,若是不吸,倒是有些說不過去了呢!」沈天衣心中無語的暗笑一聲,一股四龍旋繞的漩渦之能,猛然從他後背浮現而出!

轟!

血雲老祖激射而出的血精注毫無意外的轟中了沈天衣,只不過卻是轟擊進了驟然出現的四龍漩渦之中!

嗡!

四龍漩渦之中,那血精注一入漩渦,四顆龍頭便是紛紛咬去,一龍一口,便是將血雲老祖的血精之能盡數分咬而去,然後迅速隱沒進沈天衣的身體之內……

虛空之中的血雲老祖臉色煞白的看著自己精血被沈天衣生生吞噬的一幕,簡直難以相信!

自己的血精,竟然被沈天衣就這樣輕易的吞噬了?而且,那四顆龍頭,分明是四道龍魂……

「這……這小子難不成是霸龍一族的人?否則的話,怎麼可能凝練出四道龍魂?而且,這種龍魂之力,居然還有吞噬之能!」血雲老祖這次是真的害怕了,若是沈天衣能夠直接吞噬他的血精,那就是他的剋星啊,他還怎麼對付得了沈天衣?而且,從沈天衣表現出來的戰力看,比他也是絲毫不弱……

「血雲老祖,你打算就這樣一直躲在虛空之中不出來么?」沈天衣吞了血雲老祖的精血后,隨著四龍之力的吞噬和轉化,頓覺得體內靈力又是一陣飽滿,還有諸多剩餘……倒是可以存留下來,留作衝擊神動境中期之用!不過,他可不會感謝血雲老祖,此刻也是戲虐的調侃著血雲老祖。

「哼,小子,你別得意。老祖今日算是認栽了,來日再與你小子計較!」虛空之中,血雲老祖冷哼一聲,聲音從四面回蕩而來,讓人察覺不到他所在的方位,不過,他卻不知道沈天衣完全看透了他的行蹤,他這般掩飾根本是無用的。

「別來日啊,就今天吧。因為,你應該是沒有來日了……」沈天衣眼眸一眯,笑眯眯的說了一句,下一刻,九龍追電瞬閃而動,唰的一聲,單手凝爪便是對著虛空中的血雲老祖抓去!

血雲老祖大駭,沒想到自己的行蹤早已被沈天衣找到,頓時身形急動,卻並非是逃開去,而是沖向山洞之中!

「血魔意志!」

咻!

血雲老祖沖向山洞之餘,沈天衣追勢逼迫,讓血雲老祖壓力極大,頓時不得已使用一道意志之力朝著沈天衣怒轟而來!

「四龍封印!」

沈天衣嘴角裂出一抹冷笑來,他早知道血雲老祖遲早會被自己逼得使用意志之力,四龍封印之術,早已候著他多時了!是以,血雲老祖的意志之力一出,四龍封印急射而出,便是將之封印起來!


血雲老祖真心駭然到了極點,他萬沒想到自己的意志之力都能被沈天衣封印起來!好在,他眼見自己的身形已經衝到了山洞,心中也是略微鬆了一口氣。只要抓了裡面的其中一人,也能令沈天衣投鼠忌器,不敢妄動了……

只是,沈天衣的真實實力遠勝血雲老祖,豈會讓他得逞?就在血雲老祖衝到山洞口之際,一道火光驀然從山洞內部燃燒著洶湧的赤色火焰激射而出,那至陽火力令得血雲老祖大驚,速度不禁一弱,雙掌也是急速凝聚靈力,對著火光轟了過去!

轟!

血雲老祖乃是神動境後期實力,攻擊自是不弱,雙掌轟出,那火光便是轟的一聲被震回了山洞,而緊接著,一道龍形靈力匹練,卻也是從洞府之中怒沖而出!只不過,這道靈力匹練,在血雲老祖眼中還是有些弱小,但他讓最為驚懼的是,沈天衣已經在這瞬息耽誤間,來到了他的身後,一掌狠狠的印在了他的后心之上!

「轟!」

一股霸道之力,從沈天衣的掌心中穿透進血雲老祖的體內,只是瞬間,便是震滅了血雲老祖肉身內的所有生機!而臨死前的血雲老祖方才發現,沈天衣滅殺他肉身的力量,根本不是之前的玄龍之力,而是一種即便是神動境後期大巔峰實力也會被瞬間滅殺的恐怖蠻力……

咻!

血雲老祖沒敢去問清沈天衣到底用的什麼力量,他的元神此刻只顧著飛逃而出,再不逃,他心知連元神都不會留下了……

「老魔,我說過你沒有來日了……」沈天衣淡漠的聲音響起,隨即在血雲老祖驚恐的目光之中,四道血色龍影以著極其恐怖的速度飛射而出,將他的元神緊緊圈繞而起,束縛難動!

「不……不要殺我!」血雲老祖元神被束縛,頓時氣勢大弱,甚至可憐的哀求沈天衣來。畢竟,元神要是都沒了,他血雲老祖就真的死了。

「你覺得我有留下你的必要麼?」沈天衣冷笑一聲,這血雲老祖可不是什麼好鳥,所以沈天衣根本不會有半分心軟之意。該殺就殺,絕不手軟,這是他來靈界之後所總結的經驗教訓,似血雲老祖這樣的人,若是此刻放他元神離去,他日一有機會,也必然會找上沈天衣尋仇,是以沈天衣自然不會放過血雲老祖!沈天衣之所以沒有直接轟殺血雲老祖的元神,而是將其束縛住,卻是因為對那血魔侍衛之法有些好奇……

微信關注”和閱讀”,發送「免費」即享本書當日免費看 儘管血雲老祖可憐至極的求饒,但沈天衣卻是漠然無視,直接催動搜神之法,將血雲老祖的記憶完全掠奪過來!

「哼,血雲老祖,以你所做下的惡事,早就該死了!」沈天衣掠奪完血雲老祖的記憶之後,眼中的殺意也是更為強烈起來,這老魔尋常便是喜愛吞噬別人苦修而來的靈力和吸食人體精血,這般作為,絕對是魔中之邪魔!

冷聲喝后,沈天衣果斷的元神之力朝著血雲老祖的元神之體怒轟而去,要將血雲老祖的本命意識抹除開去,然而,就在沈天衣元神進入血雲老祖元神之體時,那原本可憐兮兮神顯絕望的血雲老祖卻是驟然發出一聲狂笑來!

「哈哈,小雜碎,你還真是狂妄!雖然你的肉身力量極其可怕,勝過於我,但是你畢竟只是神動境初期的元神修為,竟敢妄想以你的元神之力抹除我的本命意識!哼,這次老祖我便滅殺了你的元神,奪了你的肉身,哈哈!這麼強悍的肉身,很快就是我血雲老祖的了,嘿,如此一算,這一次就算失去了原本的肉身,倒也不虧了!」血雲老祖眼見沈天衣的元神進入他的元神之體,頓時哈哈狂笑起來。

「哦,是嗎?那你來滅我元神試試?」沈天衣不屑的一聲冷笑,不僅本命元神開始攻擊血雲老祖的本命意識,那原本困著雪雲老祖的四道龍魂,亦是同時怒嘯一聲,散發出龐大的元神氣息,而那氣息,無一不是神動境初期巔峰的元神氣息!

「怎……怎麼可能!」忽然之間又是多了四道神動境初期元神的攻擊,讓血雲老祖大駭,如此一來,他就等於同時面對五個神動境初期巔峰的元神修為了!即便他的元神修為在神動後期,那也是壓力極大,畢竟,另外四道元神之力其中還凝聚頗為精粹的龍魂之力……

「就算你有這般手段,但你想要抹殺老夫,也不是那麼容易的!」血雲老祖不甘的狠聲說著,隨即他便是調動著自己的意志之力,正想以意志之力轟擊沈天衣的五道元神,可就在這般時候,一道菱形之物包裹著赤紅火焰,焚燒而至,那火焰所過之處,血雲老祖便是絕望發現自己的元神之力飛速消耗著……

「滅魂之焰……這……這是朱雀羽火!啊……」

血雲老祖絕望而不甘的大吼之中,他的本命意識,被沈天衣的五道元神以及朱雀針的滅魂火焰轟殺滅盡……

滅了血雲老祖的本命意識之後,沈天衣便是漠然的將其元神之體納入識海之中。

「烏浠,這老魔雖然邪惡,但其元神之力倒是頗為雄渾,如今我已經將之意識抹盡,你便吸收了他的元神之力吧。」沈天衣對著烏浠笑道。

「嘻嘻,謝謝天衣哥。」烏浠自然不會客氣,頓時龍魂之體便是張開大口,將血雲老祖的元神之體吞入腹中,靜靜吸收去了。

「茵茵,哥哥會儘快找到適合你修鍊的方法的。這血雲老祖的記憶之中,倒是有些修鍊靈魂之法,但低級是次要的,主要是修鍊的方法有些邪惡,不適合你。」沈天衣見馮茵茵有些羨慕的看著烏浠,便是笑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