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袍中年人龍行虎步,走起路來虎虎生風,有睥睨天下,氣吞萬里如虎的氣勢。

很快,靈鈞衛全部開出城門,在城門前排列成一排。

那名守門小將,此時就在金袍中年人身旁,他指著趙陽,對金袍中年人恭聲道:「陛下,那位少爺便是新一任的監察使大人,趙陽少爺。」

金袍中年人聞言,虎目頓時看向趙陽,目中掠過一抹精光。

金袍中年人緩緩開口道:「你叫趙陽?」

趙陽點點頭道:「沒錯,本少正是趙陽,受墨隱那老小子指派,前來擔任靈鈞國的監察使,你便是靈鈞國的國王東方夏吧?」

金袍中年人點點頭,道:「不錯,朕的本名正是叫東方夏。」

趙陽笑了笑,說道:「東方夏?好名字啊,你和東方不敗是親戚吧?本少初來乍到,還請你這個國王多多關照啊,不過你也不用這麼客氣,不用搞出如此大的場面迎接本少,本少會不好意思的,其實本少是一個很低調的人,不喜歡太高調,哈哈……」

「東方不敗?東方不敗是誰?」

東方夏眉頭一挑,有點疑惑的樣子,不過旋即,他面色一變,冷聲道:「閉嘴!小賊,你不配直呼朕的本名。」

「小賊?」

趙陽聞言愣了愣神,疑惑的問道:「我說小夏,你這是什麼意思?」

東方夏虎目一瞪,冷然道:「小賊,少在那裝蒜,朕有充分的理由懷疑,你根本不是朝陽宗任命的監察使,你是冒充的,企圖來靈鈞國禍亂朝綱,殘害黎民百姓。」

「冒充的?」

趙陽聞言一愣,這貨想象力還挺豐富的嘛,居然懷疑自己身份的真假。

刀疤男上前一步,辯解道:「國王陛下,小人可以作證,趙少的確是新一任的監察使大人。」

「哦?你能作證?」

東方夏眼神一冷,看著刀疤男,冷聲道:「你如何知道,這個小賊是真的監察使?而不是冒充的?」

刀疤男笑著說道:「國王陛下,之前,趙少來到武元城時,武元城的城主王大劍親自接待他,武元城的城主王大劍乃是朝陽宗的長老,他應該不會認錯人吧?」

「哦?有這種事兒?」

東方夏眼神一冷,臉上露出疑惑的神色,心中卻是道:「這個小賊,果然不是什麼好鳥,和王大劍那頭賤驢是一丘之貉,斷不可以讓他留在靈鈞國。」

東方夏沉吟道:「那麼,王大劍何在?朕要見王大劍,聽聽他怎麼說。」

趙陽淡淡的道:「那頭賤驢已經被本少殺了。」

「嗯?」

東方夏冷哼一聲,大怒道:「被你殺了?好啊,你個小賊,還敢油嘴滑舌,口若懸河,矇騙寡人,你連朝陽宗的長老都殺掉,你還敢說,你是朝陽宗任命的新一任的監察使?」

守城小將背後冷汗淋漓,瞪著趙陽問道:「趙少,莫非你真是冒充的?」

從一開始,守城小將就沒有懷疑過趙陽的身份,這裡可是靈鈞國的國都,天子腳下,而且,這裡也是朝陽宗的地盤。

以他想來,應該沒有人白目到冒充監察使,這是十惡不赦的滔天大罪,而且遲早會被拆穿。

趙陽沒好氣的說道:「一群逗比,本少的的確確是新一任的監察使,如假包換,你們愛信不信。」

東方夏冷笑道:「好啊,你說你是監察使,為了證明你的身份,麻煩你拿出證據來。」

證據?


趙陽到哪裡去找證據,墨隱任命他為靈鈞國的監察使,只是口頭任命,根本也沒有下什麼文件啊。

趙陽如實答道:「本少沒有證據,墨隱那老小子根本沒有給本少證據。」

「你沒有證據證明你是監察使,讓朕如何相信你?」

東方夏譏諷的笑道:「在朕看來,你身上的疑點很多。」

「首先,以往朝陽宗任命監察使,都是陰陽境修士,而你僅僅是氣海境修士,與常理不符。其次,往常監察使走馬上任,還會有一名監察副使陪同,而你只是自己一個人前來上任。」 不知道為什麼,東方夏一口咬定,趙陽是個冒牌貨,並非真正的監察使。

面對東方夏的篤定,趙陽眉毛一挑,慍怒道:「這麼說來,你是不打算認本少這個監察使了?」

東方夏心虛道:「不是朕不認你,而是你壓根是個冒牌貨,依朕看來,你識相的話,馬上滾蛋吧,有多遠滾多遠。」

聽聞此話,趙陽卻是冷笑起來。

讓自己滾蛋?有多遠滾多遠?

如果東方夏果真認為,自己是冒牌貨的話,理應命令靈鈞衛一擁而上,將自己擒獲,然後當眾問斬。

可是,現如今,他卻讓自己滾蛋,這說明了什麼?

說明他根本就知道,自己就是真正的監察使,只是出於私心,不想認自己這個監察使罷了。

「本少知道了。」

一扶額頭,趙陽恍然大悟,冷笑起來,冷冷的道:「看來,你們靈鈞國兵強馬壯,翅膀硬了啊,不甘心屈居人下,連朝陽宗都不放在眼裡,連本監察使都不想認了。」

「小賊,少在那胡說八道,挑撥離間!」

東方夏頓時急了,怒聲道:「朝陽宗的宗主墨隱大人,對朕有大恩,朝陽宗一向庇佑靈鈞國,靈鈞國向來尊朝陽宗為老大,絕無二心。」

東方夏明顯是做賊心虛,老實講,他不想認趙陽這個監察使是真,但是,當眾藐視朝陽宗的威嚴,卻是萬萬不敢的。

「哦?」

趙陽聞言眉頭一挑,問道:「既然如此,那你今天是什麼意思?」

東方夏目光如炬,死死地盯著趙陽,有些騎虎難下。

「前幾天,王金槍靈鴿傳書給朕,信上講得一清二楚,這個小賊貪財好色,如果真的由他出任監察使之職,偌大一個王國,恐怕要被他掏空。」


「王金槍、楊偉那兩頭賤驢,已經貪得無厭了,這幾年欺壓百姓,在王國橫行霸道,搜颳了不少民脂民膏,導致民不聊生,哀鴻遍野,國力衰退。據說,這個小賊的手段比王金槍和楊偉,更為毒辣,連王金槍、楊偉那兩頭賤驢,都栽在這個小賊手上,被這個小賊洗劫一空。」

「為了黎民百姓,為了天下蒼生,朕一定不能讓這個小賊如願以償,朕一定要將這個小賊扼殺在搖籃之中。」

片刻之間,一道道念頭在東方夏腦海中閃過,他的眼神漸漸堅定下來。

王金槍給東方夏的靈鴿傳書,向東方夏做出了保證,只要東方夏弄死趙陽,朝陽宗的怒火,全部由王家來承擔,不會讓他有後顧之憂。

不僅如此,王家還會給予東方夏諸多好處,視東方夏為王家永遠的朋友。

王家,在朝陽宗是何地位,東方夏還是知道的,王家乃是朝陽宗四大家族之一,在朝陽宗要風得風要雨得雨,有著舉足輕重的話語權。

王家的承諾,絕對值得相信。

東方夏面色陰沉下來,看著趙陽,沉聲說道:「小賊,朕勸你知進退,朕給你兩個選擇,第一,馬上滾蛋,有多遠滾多遠,第二,朕便下令靈鈞衛動手,將你當場格殺。」

平心而論,東方夏並不想殺趙陽,他猜測,王家和趙陽或許有一些過節,但是,他跟趙陽之間並沒有什麼矛盾。

只要趙陽老老實實的走人,別來靈鈞國把持朝政,禍害百姓,其他的,愛咋咋地。

天子一怒,伏屍百萬。

東方夏臉色一沉下來,周圍的氣氛一片肅殺,五百名靈鈞衛全都虎視眈眈,戰意熊熊,隨時準備朝趙陽等人殺過來。

趙陽身後的刀疤男等人,一個個面無血色,小腿肚子顫慄個不停。

可以預料到,五百名靈鈞衛只消一個衝殺,他們這二十幾名陰陽境修士,頃刻間土崩瓦解。

他們雖然是陰陽境修士,但是,論起生死搏殺,遠遠不及久經沙場的百戰老兵,況且,數量可以補足質量,足足五百名精銳的鐵血戰士,絕對不是他們可以抵擋的。

在場之人,唯一能夠保持鎮定的,也就是趙陽了。

趙陽臉不變色心不跳,彷彿面前的一切都是紙老虎,根本不堪一擊。

趙陽平靜的說道:「本來,本少還以為如此大的陣仗,是為了迎接本少的到來,卻沒想到,弄了半天,你個大西瓜竟然想跟本少刀兵相見。」

東方夏身邊,一名大腹便便的官員把眼一瞪,指著趙陽的鼻子,罵道:「你個小崽子,竟敢出言不遜,稱呼陛下為大西瓜,真是不知死活,依本官看來,你個小崽子才是大西瓜。」

「本少跟你的主子說話,你個死肥豬插什麼話?」

趙陽冷冷的回應道。

「你!」

那名官員頓時氣得不輕,怒不可遏,氣憤的道:「本官乃當朝宰相和坤,不是什麼死肥豬。」

「當朝宰相?和坤?」

趙陽忍不住笑了笑,嗤笑道:「本少說你是死肥豬,你就是死肥豬。」

那名官員聞言,頓時大怒不已,向東方夏進讒言道:「陛下,這個小崽子,不但冒充監察使,還出口成臟,辱沒陛下聖威,侮辱本官,罪無可恕,還請陛下立刻下令,靈鈞衛將這個小崽子格殺勿論。」

東方夏猶豫了一下,對於殺與不殺趙陽,他還是猶豫不決。

刀疤男拉了拉趙陽的袖子。

趙陽回過頭來看著他,不解的問道:「小刀,幹嘛?」

刀疤男小聲說道:「趙少,忍一時風平浪靜,咱們還是先撤吧,萬一靈鈞國的國王真的動怒,下令處死咱們,咱們有冤屈也沒地兒伸張了。」

趙陽聞言面色一冷,甩手給了刀疤男一巴掌,怒道:「去你妹的!貪生怕死的慫包!本少怎麼會收你這麼沒骨氣的小弟,本少一向剛正不阿,從來不會向人低頭,你讓本少退卻,那是萬萬不可能的,本少寧折不彎,寧死不屈。」

趙陽這一番話,大義凜然,擲地有聲,表明了自己的態度。

他看向東方夏,冷冷的道:「大西瓜,要動手儘管來,你不過區區一個靈鈞國的國王,在本少眼裡,只是一個微不足道的小人物,你以為本少怕你啊?」

東方夏胸腔怒火攀升,拳頭猛地握緊,眼看就要大發雷霆,下令靈鈞衛出擊,將趙陽等人全部擊殺。


卻在這時,刀疤男大喊道:「陛下,請陛下三思,趙少不光是新一任的監察使,還是朝陽宗宗主大人的女婿,陛下如果動了趙少,恐怕會為靈鈞國招來大禍。」

此言一出,石破天驚!

東方夏臉色一變,為之動容,什麼,這個小賊竟是墨隱前輩的女婿?

這個情況,王金槍的靈鴿傳書中並未提到啊,自己險些釀成大錯。

看著趙陽,東方夏心中的怒火漸漸熄滅,眼神變得有些複雜起來,甚至於,眼中掠過一抹迷茫之色。

事到如今,他有些迷茫了,自己到底怎麼辦才好呢?

東方夏緩緩開口道:「小子,不必動怒,朕只是懷疑,你究竟是不是新一任的監察使,並未一口咬定,你冒充監察使,畢竟,你無憑無據,朕有所懷疑也是人之常情。」

東方夏此言一出,現場氣氛為之一松。

原本,氣氛已經緊繃到極點,隨時有可能發生一場大戰,不,是一場一邊倒的屠殺。

如果東方夏真的下令,命令靈鈞衛出擊。

那麼,趙陽這一方,除了趙陽之外,刀疤男等人恐怕要全部殞命。

聽得東方夏如此說,刀疤男等人心頭懸著的一塊大石頭,落了地。

趙陽看著東方夏,冷冷的說道:「那現在,你是怎麼說,認不認本少這個監察使?」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