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奇道:「對呀,本來就沒什麼,你還是哪涼快哪歇著去,這裡沒你的份。」

我真是個律師 少女聞言,突然一反常態,露出一副可憐兮兮的表情,哀求道:「那你……剛才毀壞我的法器,就不應該補償我一下嗎?」

這語氣說的頗為溫柔,聽得陸奇有些心軟,但礙於面子問題,陸奇只能拒絕道:「不行,剛才可是你攻擊我在先,我那是對你的懲罰。」

聞得此言,那少女一臉的無奈,道:「那要怎麼樣才能給我肉吃?」

說完以後,少女的肚子竟然在咕嚕嚕的叫個不停,這聲音雖是極小,但陸奇和吳東卻能聽得一清二楚。

於是,陸奇道:「想吃肉也可以,你得拿出一些靈石或是物品來交換,畢竟我們辛苦打獵也不容易啊。」

說完,他的面上故意露出一副為難的表情。

聞言,那少女乖巧的說道:「這規矩我懂,不過靈石我沒有,你看這個行嗎?」

言畢,她輕觸儲物戒,從裡面摸出了一根長槍遞了過來,

陸奇向那長槍望去,發現此物長約一丈左右,且槍身非鐵非木,上面有著很多星星硬襯,一看就知不是凡品,於是他開口問道:「這東西屬於什麼品級?」

那少女回道:「屬於極品法器的範疇,若是發揮得當,甚至還能堪比道器,你看行不行啊?」

說完,她用那雙靈動的大眼睛巴巴的望著陸奇,似乎在祈求答案。

陸奇平靜的道:「勉強可以,不過你這東西暫時還入不了我的法眼,姑且就充當一些靈石吧。」

那少女聞言大喜,開口道:「那我是不是可以吃了?」

陸奇接過長槍收進了儲物戒,說道:「可以是可以,但你只能吃五塊,若是還想再吃的話,還需拿出一些物品來交換。」

「沒問題,」少女爽快的說完,便抬手對著那架子上的肉塊一招,那肉塊便向著她飛了過來。

隨後,她接過肉塊,竟然絲毫不顧外人那詫異的目光,直接大快朵頤起來,不消片刻,那五個大大的肉塊就被她給吃了個精光。

陸奇和吳東在一旁看的是目瞪口呆,因為這幾塊肉如此的巨大,即便是他倆也需要一炷香的時間才能吃完,而這個少女只用了數個呼吸的時間,還真是讓人匪夷所思。

吃完之後,那少女抬頭望著眾人,問道:「你們怎麼不吃啊,看著我幹嘛?」

「咱么也吃,」陸奇嘿嘿一笑,便抬手對著那架子上一招,便有一塊獸肉飛過來落在他的手中,而那吳東和羅艷也各自把那肉塊拿了下來,開始慢慢的享用。

此時,陸奇撕下一塊肉送入口中,竟發現這肉是那麼的香脆可口,只需咀嚼幾下便可入肚,而且此肉還能化為一股暖流滋潤著

他的四肢百合,最後盡皆匯入丹田之內。

於是,陸奇忍不住的贊道:「好肉!」

那吳東吃的是滿嘴流油,竟然也豎起了大拇指,道:「還真是好肉啊,我好久沒有這麼痛快的吃過了。」

「嘻嘻,」那羅艷聽聞此話,露出了一抹甜甜的微笑。

三人邊吃邊聊,整個氣氛顯得極為熱鬧,而那少女在一旁看了片刻,竟然急的流出了口水。

最後,那少女終是無法忍耐,又從儲物袋內摸出了一件法器遞了過來,說道:「此物乃是上品法器,不知能換幾塊肉啊?」

陸奇接過法器,發現那是一個翠綠色瓶子,瓶身之上刻畫著綠色的條紋,看起來並不起眼,於是他開口道:「換三塊肉吧,你這東西的品階太低,對我們更是沒什麼大用。」

「好吧,」那少女崛起小嘴,似乎對這個結果不太滿意,但仍是用手一招,那架子上便飛來了兩塊獸肉,懸浮在了她的面前。

她望著那獸肉,居然一口吞下了將近一半的肉塊,這離奇的一幕,看的陸奇大為震驚,而一旁的吳東和羅艷也是看的膛目結舌。

少女瞬間就把那幾塊肉給徹底吃光,繼而她舔了舔那嬌嫩的嘴唇,似乎還有些意猶未盡。

陸奇望著這一幕,搖搖頭苦笑一聲,便把自己身邊的兩塊獸肉丟過去說道:「送給你吃了,但你要回答我一些問題。」

少女聞言大喜道:「你說吧,只要是我知道的都會告訴你的。」

這一刻,陸奇望著少女那可愛的神色,暗自心道:『真是個沒心沒肺的傻妞,或許她只是個孩子吧。』

想到這裡,他竟然生不起一絲的怒意,並且此前與她的所有衝突也全部煙消雲散。

於是,陸奇問道:「你叫什麼?」

少女答:「我叫林婉兒。」

陸奇贊道:「好聽的名字,莫非這是你的爹爹幫你起的?」

林婉兒搖搖頭,道:「是我爺爺幫我起的。」

「哦,」陸奇輕哦一聲,再問:「你家在哪裡?還有你為何會孤身一人在此?」

林婉兒答道:「我家住在望風坡,只因太過無聊,便來此玩耍。」

說完,她那一雙大大的美眸望著肉塊,俏皮的說道:「我現在能吃了吧?」

陸奇呵呵笑道:「能啊,你吃吧。」

「謝謝大哥哥,」林婉兒說完,便拿起肉塊大口咀嚼起來。

「大哥哥,」陸奇喃喃自語起來:「原來做一些善事比做惡事強太多了,單憑這稱呼就讓我舒服百倍。」

不多時,那少女便把幾塊熊肉給全部吃光,她舔了舔嘴唇,道:「真是太好吃了,我好久都沒有這種感覺了!」

陸奇聞言頗感詫異,問道:「你在望風坡從未吃過此肉嗎?」

林婉兒道:「小時候吃過一些,但長大了以後,便再也沒嘗過了,而且我們那裡也從未有人做這種獸肉吃。」

聞言,陸奇又升起了一絲的憐憫之心,伸手指著那架子上的幾塊肉說道:「吃吧,這些都是你的了。」

「那我

就不客氣了!」林婉兒興奮的說完,便抬腳飛上了圓台,伸手把那幾塊肉全給拿了下來。

那羅艷看著林婉兒這滑稽的一幕,忍不住的抿嘴偷笑,而吳東則是靜靜的站在一旁,並未言語。

繼而,那林婉兒毫不客氣,瞬間把剩餘的幾塊肉給吃了個精光。

吼!

從遠處傳來一陣劇烈的吼叫之聲!

似乎是妖獸之類的吼叫!

且天空中也有些一陣陣啼鳴之聲!

似乎是猛禽之類的鳴叫!

這聲音越來越近,隨後大地便也跟著顫抖,連那臨時搭設的灶台都被震的掉落了些許的土塊!

「這是什麼?」陸奇和吳東幾乎同時叫了出來。

說完,他們的面上儘是震驚之色,且雙雙向著林婉兒看了過來,似乎是在尋求答案。

那林婉兒則是平靜的道:「這是獸潮,」

說著,她搖搖頭道:「這不對勁啊,獸潮都是每月來一次,而這個月明明已經來過了,為何它們還會再來?」

陸奇好奇的問道:「何謂獸潮?」

林婉兒答:「就是妖獸們成群結隊的來攻擊我們人類,並且如潮水一般定時到來,我們望風坡之人便把它稱之為獸潮。」

陸奇道:「可這裡都是一馬平川,何來的妖獸啊!」

林婉兒道:「大哥哥有所不知,在我們望風坡的兩側,皆是一望無際的森林,在那森林裡面全是妖獸,且種類繁多。」

陸奇道:「可據我所知,這妖獸一般都是生活在森林裡面,從不外出攻擊人類啊。」

那吳東在一旁附和道:「不錯,我國的內特森林就是如此。」

林婉兒道:「那是你們國家對妖獸有約束,但在這中立區域,是不受任何約束的。」

聞言,陸奇頓時恍然大悟,暗自心道:『我明白了,怪不得那皇族不敢去內特森林追殺舒雅姐姐呢,原來是雙方有著約定,或者是達成了某種協議,而這裡屬於中立區域,所以這些妖獸才會攻擊人類。』

一念至此,陸奇的心中豁然通達。

這一刻,那獸吼聲越來越近,甚至達到了震耳欲聾的地步,且那大地抖動的也愈發歷害。

那吳東和羅艷二人皆被嚇得面色慘白,一起說道:「大家快快做出防禦,若是再遲一步的話,恐怕咱們就該葬身此地了。」

說完,他倆從儲物戒中摸出了類似於盾牌的法器護在周身,至於那飛行梭則是變小了許多,且自動生成了一圈防禦罩。

而陸奇仍是無動於衷,平靜的問道:「林婉兒,不知你們望風坡是如何抵擋獸潮的?」

林婉兒道:「我們在城牆上製造了很多弓弩及火彈,在妖獸快要到來之時,就把它們扼殺在萌芽之內。」

陸奇問道:「那天空的飛行妖獸怎麼對付?」

林婉兒道:「我們頭頂有陣法保護,若真有妖獸衝破陣法攻擊我們,那我們就只好把它們原地格殺。」

說完,她似乎是有些懼怕,便也拿出了一個防禦法器將自己給保護了起來。 陸奇望著三人的舉動,嘿嘿笑道:「從這聲音來判斷,那妖獸最少有幾十萬隻,憑你們這些尋常法器恐怕還擋不住妖獸的一波攻擊呢。」

那吳東聞言,一臉的慌亂之色,問道:「那我們該怎麼辦?」

陸奇沉思片刻說道:「以這妖獸的奔跑速度來看,我們是根本跑不掉的,為今之計,大家只有抱團防禦了。」

吳東道:「這主意不錯,若想要抱團的話,我們得有一個厲害陣法才行,可我和羅艷都不會陣法呀!」

說完,他把目光投向了林婉兒。

那林婉兒搖搖頭道:「你別指望我了,我也不會陣法。」

陸奇則露出一抹淡淡的笑意,開口道:「大家莫要驚慌,我這裡有一個陣法,應該能夠抵擋一陣子。」

此話一出,那吳東等人皆是大喜道:「太好了,就知道陸兄弟你絕非常人,想不到果然是這樣。」

陸奇道:「吳兄就別取笑我了,我這只是偶然學到的陣法而已,既然你們都不會陣法,那麼我這個陣法就勉強湊合著用吧。」

說完,陸奇從儲物戒中摸出了五顆中品靈石,分別按照各個方位布置起了混元聚靈陣,而這次的陣法布置得較大,把他和吳東、羅艷、林婉兒及飛行梭都圍在了陣中。

大陣一經啟動,那如水狀的靈氣就綿綿不斷的涌了進來,瞬間讓眾人的精神為之一震,且個個沐浴在靈水之中不能自拔。

攻心36計:腹黑總裁,請點贊 那吳東驚奇的望著這一幕,暗自嘆道:「此陣叫什麼名字啊,真是太厲害了!」

陸奇嘿嘿一笑:「沒有名字,只是個尋常陣法而已。」

羅艷疑惑的問道:「不可能吧,尋常陣法哪有如此強大的威力?」

陸奇正色道:「真的是尋常陣法,咱們不要在這裡討論此事了,還是趕緊把精力用在對付妖獸之上吧。」

此話一出,那吳東二人便不再言語,而是各自在身前放出了一個空間盾,以做防禦之用。

唯有那林婉兒則是一臉的好奇之色,只顧左顧右盼,並未把陸奇的話語放在心上。

說來也怪,自從陸奇釋放出混元聚靈陣之後,那外面的獸吼聲也變得小了許多,若不是凝神細聽的話,恐怕會很難聽出大概,但是陸奇憑著神念已經察覺,這妖獸大軍已經到來!

大約過了一盞茶的功夫,遠處已是黑壓壓的一片,由於數目眾多,看起來猶如螞蟻一般,隨著那妖獸的逼近,陸奇終於看得真切了,那是各種獸類齊聚,其中有酷似狼身的,有酷似虎身的,有酷似豹身的,有蜘蛛和蛇類的爬行動物等等,而那天空中也是飛禽齊聚,幾乎是鋪天蓋地的襲來,這些雖然陸奇都不認識,但一旁的林婉兒卻很熟悉,對此陸奇便讓她一一作出介紹。

那林婉兒聞言,竟然興奮的開始介紹起來:

銘峭朱盛蛛!

繼而她又指著側方的妖獸說道:

玲瓏紫仙獺!

暗影闇殞犀!

橘龍蜈蚣!

至於那天空中的飛禽,她也介紹

了幾種,分別是:

鐵翼電騰鸞!

洗髓火淑鶴!等諸多飛禽,陸奇雖是聽得一頭霧水,但也記住了大概,同時他還發現,這些妖獸的排列整齊有序,似乎是有著統領在指揮。

終於,這妖獸大軍逼近了陸奇的跟前,它們竟然不顧死活,如無頭蒼蠅一般狠狠地向那混元聚靈陣上撞去!

只聽嗡嗡一陣聲響,那陣法在遇到撞擊之後,卻只是泛起了陣陣漣漪,便迅速的恢復如初。

而前方的妖獸在攻擊完之後,後方的妖獸又蜂擁而上,這樣前仆後繼的撞向混元聚靈陣,但這陣法仍是穩如泰山,甚至連凹陷都不曾有過!

不過這也盡在情理之中,因為陸奇的修為可是分神期,至於他所布置出來的陣法,只要不是高過他兩個境界的修士,那麼這陣法休想被破開,而這些妖獸們的大致修為都在先天期左右,最高的也不過是魂游期,以這種實力怎麼可能撼動陣法?

起初那吳東等人還有些慌亂,當他們看到此陣的堅固程度之後,皆是暗暗放寬了心,就連面色也開始緩和起來。

最後,幾人所幸直接盤膝打坐,漸漸的進入了修鍊之狀……

而外面的妖獸仍是在瘋狂的攻擊著混元聚靈陣,甚至到最後,那些妖獸竟然放出了一些厲害的攻擊法門,比如那空間刺、毒液、風刃等攻擊,但這些對於防禦牢固的混元聚靈陣來說,猶如撓痒痒一般,根本無可奈何。

時間在一點點的過去,也許那些妖獸們看到破不開此陣,便一個個放棄了進攻,默默地停在原地。

隨著東方的太陽漸漸升起,天色已然大亮,這些妖獸們便開始向著後方緩緩撤去,不一會就消失的無影無蹤,陸奇把神念釋放出去,發現周圍再也沒有一個妖獸!

於是陸奇輕舒一口氣,嘆道:「這獸潮總算是消退了!」

聞言,那吳東也從修鍊中醒轉,開口道:「還真是可怕呀,這些妖獸竟然攻擊了整整一個晚上。」

那羅艷卻是一反常態,對著陸奇抱拳道:「多虧了陸兄弟的奇陣,要不是有此陣庇護的話,恐怕我們幾個就要命喪獸嘴了。」

陸奇擺擺手道:「羅姐不必客氣,咱們出來就應當相互扶持,這些是我應該做的。」

那林婉兒則是伸了伸懶腰,俏皮的說道:「既然獸潮已退,咱們出去吧。」

「好的,」陸奇說完,便把混元聚靈陣撤去,那如水狀的靈氣也盡皆消失。

隨後,那吳東又拿出了一支新的飛船,且把那飛行梭之內的物品全都倒騰了出來,放入了新的飛船之內,繼而陸奇與吳東和羅艷盡皆鑽入了新的飛船,那林婉兒竟然跟著鑽入了飛船之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