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木聽完內心大驚,這種裝備並非適合任何人,修爲高的人根本不在乎這點回復量,修爲低的人根本買不起,從琳雪的讚許中他也知道這種東西顯然不常見,但是非常適合他。

“這件內甲,嗯?我感應了一下,有三個防禦陣法,不錯了,雖然沒有聚靈陣,但畢竟是內甲嘛,要求不能太高,呵呵,你穿上吧。這把劍也不錯,嗯一個聚靈陣,六個攻擊陣法,不錯不錯,就是沒有器靈,哎,可惜了啊,咦?不是六個攻擊陣法,竟然是五個攻擊陣法和一個防禦陣法,這李輝不賴啊,武器上都能克有防禦陣法,怪不得和我強調說這把劍就是妖君都難以一下子斬斷呢,有意思,呵呵。”

沈木聽着琳雪的評價,其實心裏並沒有什麼底,因爲他根本就不知道頂級陣法意味着什麼,就是覺得好厲害而已,“我看李輝都會給武器起名字吧,這把劍叫什麼呢?”沈木齊市只想問問自己能理解的東西。

“巖姬!這就是它的名字,聽說和雨白兮幾人的武器說一個級別的哦,都有覺醒器靈的潛質,材料用的是地心歲晶堅硬無比,棱角處又鋒利異常!”琳雪邊說邊嘗試着用鬥氣化劍對它進行斬擊。幾次下來都是無法動其分毫。

這種表現形式就非常直觀了,沈木一看就懂,迫不及待的接過巖姬劍,左摸右看。“真好,劍身也很美,重量一般,微黃透明,猶如一把水晶劍!”

“就是水晶劍啊,沒有加入精鐵等材料,都是天然礦石打造的哦。” 超凡天才

沈木似懂非懂的點點頭。“那我們走吧,直接去青山鎮了嗎?早前去打點一下吧?”

琳雪自然沒有意見,既然沈木決定的事情她肯定是支持的,“嗯,小木,我跟着你,呵呵。”說完恢復了小女孩的模樣,兩手拉着什麼親暱的走着。

沈木也是笑笑,他已經習慣了琳雪的撒嬌了,叫了輛馬車,天黑之前肯定能趕到青山鎮。

青山鎮就在聖羅蘭城不遠處,兩人坐馬車只花費了兩個小時的時間。

“我還是第一次來這裏呢,比起紅木鎮來好像還小一些吧,”琳雪對新事物總是很好奇,沈木也不知道她這麼多年到底幹了什麼,感覺周邊的很多區域都沒去過似的。

“確實比紅木鎮小呢,琳雪,那邊幾個守衛都穿着我們暮雪的衣服,我們去問問吧。”沈木也是東張西望,但他那是觀察,而不是琳雪這種好奇。

紅木鎮門口兩個低階武者在站崗,沈木拉着琳雪過去,卻被喊了停。

“你們面生的很啊,不是這裏的人吧?有什麼事嗎?”守衛的盤問很套路,不過沈木帶了個面罩確實也很可疑。

“不好意思啊大哥,我們是聖羅蘭城總部的人,你看這是我的徽章。”沈木對待自己人相當的客氣和理解,說來也真的是不好意思,自己竟然一次都沒來過這個暮雪分部。

守衛接過徽章一看,確實是暮雪的徽章,“竟然是靈者徽章!您是那位光系靈師大人?”

“呵呵,我可不是什麼大人,和你們一樣是團員而已,我叫沐蜃,大哥你怎麼稱呼啊?”沈木撓撓頭,對尊稱也不是很感冒,說其他的靈者徽章,其實是早就可以去傭兵公會換取升級成靈師徽章了,但一直沒有什麼時間。傭兵徽章就是自己的身份證,很多地方可以通用,便利的很。

“哪裏哪裏,沐大哥,我叫王寧,新入團兩個月了,呵呵。”守衛大叔很客氣地說道,竟然還叫明顯比自己小的沈木叫大哥。

沈木也不好意思再糾結了,他可是有事情要辦的,“王大哥,說起來真不好意思呢。暮雪分部成立幾個月以來我都沒來過,麻煩王大哥帶路了,我有要事在這邊。”

王寧也是對這個身份尊貴的領導十分有好感,也不推辭,直接帶着沈木二人出鎮,“沐兄弟,呵呵,暮雪分部在鎮子外的青山方向,我們走過去把大約五分鐘就到了,且隨我來。”

三人其實一出鎮就能隱約看到遠處的建築了,沈木不疑有他,直接讓王寧回去了,說了聲這麼近我們自己去就好了。

王寧點點頭,行禮後回到了崗位。

“小木,我們的分部看起來好大哦,似乎比小鎮還要大幾分呢。”琳雪似乎有些迫不及待,拉着沈木蹦跳着加速。

★tt kan★C ○

“呵呵,是啊,都是你的!”沈木笑着說道。“不知道小優在不在呢。”

兩人終於走到了建築羣邊,近距離看還真的嚇了一跳,聯排的建築有好幾十棟,外圍還有畜圈和農田。

蘭蘭和青青竟然都在,老遠見到有人就過來查看了,竟然發現是沈木二人。當下也是欣喜,急忙去迎接。

“老爺,夫人你們好!”兩個小女僕齊齊行禮。

沈木一眼就看出兩人和當初的區別,多了幾分成熟,少了幾分維諾,面對他又多了幾分尊敬。不由得笑笑,“什麼老爺,夫人的,她可是我們團長呢。哈哈。” 青青和蘭蘭卻不以爲然,“老爺,我們都叫習慣了,嘻嘻。”

沈木擦擦汗,知道多說也沒用,只好讓兩妮子帶路,“青青,你倆給我們帶路吧,我們先去吃飯,天色也不早了。”

“嗯嗯,老爺,那吃好晚飯帶你去參觀一下我們的成果吧,蘭蘭,我們走。”青青催促着準備吃飯,似乎迫不及待的要展示幾人這些月的成果。

沈木和琳雪對視一笑,跟了上去。

幾人的晚飯所在地其實很普通,只是在一個食堂內。

“老爺,不好意思啊,我們這邊暫時沒有獨立的餐廳哦,我們現在大約有兩千人的規模咯,基本十歲和十八歲之間,我們招聘了很多阿姨照顧年齡較小的孩子們,還招聘了一些專業人才,協助我們開墾農田和飼養牲畜,兩個月花掉了二十萬金幣。”青青一邊幫沈木二人去打飯,一邊可憐兮兮的彙報着資金的流轉。

沈木也是對這個數字嚇了一跳,但是考慮到很多東西都是新添置的,心裏也是瞭然,“青青,我們有專門的人員做賬的吧,以後每個月的賬單向總部小優回報就好了,該花的錢咋們還是要花的,對了我們這邊如果有需要覺醒的孩子的話你們統一一下,安排人員幫他們覺醒吧。”

“老爺,這些我們都已經想到了,我們已經安排人員去和聖羅蘭學院接洽了,他們也是同意,讓我們統計人數他們會安排時間派導師過來協助覺醒的。”青青回答着。


這時候蘭蘭也是把飯打來了,兩葷兩素,還有湯,“老爺,我們先吃吧,現在還沒到飯點呢,再過半小時這裏就可熱鬧了,呵呵。”

沈木也不是矯情之人,見到飯菜上桌,招呼琳雪和兩妮子一起吃了起來,“青青,你們考慮的很周到啊,這些都是誰規劃的啊?”

“是小優姐啊,剛開始一個月小優姐幾乎天天都在這裏呢,不過現在貌似總部那邊事情也比較多。”這次是蘭蘭回答着,青青此時吃的小嘴鼓鼓的。

“想不到小優這麼能幹啊,看來得給她加點工資了呢,嘿嘿。”沈木打趣道。

“老爺,你可別提什麼工資不工資了,小優姐把自己的父母和一些孤寡老人還有失去丈夫的婦女也都安排過來了,這些可都是花她自己的錢呢,小優姐說了,團長只安排了孤兒小孩,這些大人也很可憐的。”青青扒拉着飯含糊不清的說着。

蘭蘭也是連連點頭,“我們的目的可是把暮雪分部打造成第二個青山鎮呢,各種設施正在完善着,大家都很努力的工作。”


沈木聽了大爲感動,知道一開始自己和琳雪考慮還是不周了,和妖獸的戰爭之下,何止是隻有孤兒需要幫助呢,還有那些失去丈夫的婦女,失去子女的老人。“琳雪,你這個甩手掌櫃當的可真好,哈哈。”

“反正有小優呢,哼哼!”琳雪對這種根本就是完全不懂,當初只是同情心氾濫而已。

沈木撓撓頭,也不指望這個不靠譜的團長大人了,很快吃完了飯,“青青,蘭蘭,那帶我們去參觀一下週邊吧,既然來了總要看一看。”

兩妮子簡單收拾了一下餐桌,帶着沈木出了食堂。

“老爺,先看這個食堂吧,可以容納五百人同時吃飯的,我們都是按批次吃飯的,我們剛纔是在一樓,二樓也是一樣的佈置,廚房在中間的隔層裏面,有十幾個大叔阿姨幫忙照顧每天的買菜和做飯還有打掃衛生,這些都是工作,有薪酬的哦。”青青率先介紹着最近的食堂。

“嗯,燒的不錯,挺好吃的。”沈木誇讚了一句。

“那是當然,而且我們食堂還有規矩,自己吃飯的地方自己吃完打掃乾淨,不給阿姨們增加負擔。”蘭蘭說道。

離食堂不遠處,是聯排六間木質的三層小樓,現在已經是傍晚,光線不是很充足,但還是隱約可見樓頂飄着一些衣服和被單。

“老爺,這六棟小樓就是我們的宿舍啦,都是六人一間哦,雖然面積不大,但比起孩子們以前住的地方來說可就好太多了,白天能曬進太陽房屋中間是過道,兩邊都是房間。樓頂也是被改造的可以晾衣服。我們引進的可是財神團先進的管理經驗,每間屋子都有小隊長負責日常的衛生安排的。還有所有的宿舍樓都是有專人進行修繕和一些日常雜事的處理。現在井井有條。” 豪門溺寵,總裁大人別基動

兩妮子邊走邊介紹,“宿舍外面都是操場和一些綠植了,也是有人每天維護打理的,閒暇之餘廣場上游戲的孩子很多哦。還有那邊,遠處的籬笆那邊就是畜圈了,養了一些牛羊豬,畜苗和農作物種子也是有人定期採購的,不過這只是剛開始,以後我們會自己培育的。”


四人兜兜轉轉走了個把小時,把暮雪分部全部看了個遍,沈木也是感嘆大家的不容易啊,才幾個月的時間弄出這麼大的規模。醫療,物流,餐飲,宿舍,商鋪,農田圈舍,簡易製造部,甚至還有辦公樓。

“大家都很開心呢。”琳雪說道。

“是啊,夫人,現在大家都有了工作,比起以前漫無目的前途未卜,這些人更希望的有一個家,有一個存在的價值。”青青說着,而後又看了一眼沈木,“老爺,你們先去休息嗎?”

沈木看了一眼已經熱火朝天的食堂,笑笑,“也好吧,反正我兩也幫不上什麼忙,有客房嗎?”

“當然有啊,不過老爺,您可是有專門的房間哦,在辦公樓的頂樓,嗯傭兵團的各位房間都是在哪裏呢,足足一層。”青青回答着,就要引路。

“這麼搞是不是有些特殊啊?”沈木問道。

“怎麼會呢,我們可都是普通人,沒有鬥氣和魔法,平時見你們就懷着崇拜呢,何況是暮雪傭兵團給了我們這個家,應該的啊。”青青笑着說道。“對了老爺,你們這次特意回來總不會只是看看暮雪分部的發展情況吧,有什麼事情我可以幫忙嗎?”

沈木一拍腦袋,“哎呦,我差點忘了,大約明天會有巨石傭兵團的朋友前來拜訪,需要我們給他們治療上的幫助。他們有團員受了重傷。”

“老爺,是想用你的光系治癒術恢復嗎?”蘭蘭一臉崇拜的望着沈木,“我還從來沒見過法術呢,到時候我可以來看嗎?”

“呵呵,當然可以啊,我和琳雪就在房間裏,巨石傭兵團來了以後給他們帶去醫療處吧,通知我後,我會自行前去的,呵呵。”沈木也不介意,暮雪傭兵團有光系靈師本就不是什麼祕密了。

兩小女僕一臉興奮,隨後青青又弱弱的問了一句,“老爺,有件事想請你幫忙。”

蘭蘭似乎也想起了沈木,和輕輕對望了一眼後,齊齊望向拉着琳雪的沈木,可憐巴巴的。

沈木有些好奇了。直接問道是什麼事。

“這個,回稟老爺,是這樣的,我們雖然有醫療處,但也只是包紮消毒上藥而已,很多疾病和一些傷勢是無法治癒的,還有很多孩子以前流浪的時候都烙下了些疾病,沒法正常生活,光手腳殘廢的人數就有接近五十人,都是爲了討生活被打斷的。”青青低聲說着,似乎自己即將提出非常無理的要求。

蘭蘭見狀,直接接口說道:“老爺,我們也知道光系靈者大人的稀有,這些孩子根本沒錢去城裏看病,現在雖然我們收容了他們可是他們無法工作也非常自責,所以我們想請求您幫他們治療一下,什麼代價我們都願意付出的。”

沈木見兩小女僕說着說着就要哭出來,趕忙答應着安撫着。“沒事沒事,反正明天我一天都在呢,今晚你就去召集一下有需要治療的所有人吧,既然大家都是暮雪的一員,這些事我不知道還好,我知道了一定義不容辭。”

兩小女僕頓時眉開眼笑,左右開弓抱住了沈木,搞的沈木兩張臉都被親紅了。琳雪卻是在一邊咯咯直笑。

其實也就是沈木不知道了,整個蒼南大陸光系靈者都非常稀少,幾乎不超過二十之數,其中大部分一輩子都無法晉升到靈師境界,光系靈者哪個不是大勢力爭搶的對象。而普通人找光系靈者治療更是天方夜譚了,不是有錢就能給治的。這纔是青青和蘭蘭高興的原因所在。

沈木和琳雪回到房間,告別了兩小女僕。

“呵呵,小木,你可真是個好人,明天你要有的忙啦。”琳雪調笑着。

“琳雪啊,這還不是爲了我們的暮雪傭兵團嗎,我可是爲了你在努力呢,你不要光笑我啊。”沈木說道。

“好拉,都是爲了我,那請問有什麼需要我爲了你做的事嗎?”琳雪此時柳茹附體,直接坐到了牀上開始緩緩地脫衣服。

沈木頓時頭看向一邊,尷尬地說道,“琳雪啊,你肯定被柳茹帶壞了,以前你可不是這樣,好啦好啦,早點休息了,我要修煉了。”

“嘻嘻,小木你害羞了,我去洗澡咯,你慢慢修煉吧,想進牀裏的話隨時歡迎哦。”琳雪幽幽的魅惑之音傳入沈木的耳朵,沈木佯裝鎮定,盤坐在沙發上開始了修煉。 翌日一早。

隨着一陣規律的敲門聲,沈木退出了修煉狀態。

“請進!”

“嘎吱”,木門發出聲響,青青推門而入。

“老爺,夫人,先吃早飯吧,我給你們拿過來了。巨石傭兵團的人來了,兩輛馬車。”青青把飯菜端上飯桌,詳細彙報了一下,“巨石團長也來了,昨晚就來了,只是怕打擾到老爺,所以我想着才通報。”

沈木點點頭,巨石團長陳磊也來了倒是他沒想到,原以爲爲了兩個小團員,頂多就是派個副團長過來求醫。“青青,你一邊坐一下,稍等片刻吧,我吃完就過去,今天任務還很重呢,昨晚讓你安排的治療受益人羣都安排妥當了嗎?”

青青乖巧的坐在一邊,點點頭,“安排妥當了,一百二十三個人。我讓人給他們安排了治療時間,從下午開始,老爺你看可以嗎。”

“嗯,就這麼安排吧。”沈木盤算了一下,覺得上午應該可以搞定林天徐凱二人的傷勢,隨後想到什麼,對着還在牀裏的琳雪說道:“琳雪,今天巨石的團長也來了,我帶了面罩他應該認不出,你要不別去了吧?”

“小木,你是怕被認出吧,那好吧,我就不去了,”琳雪從牀上下來,只穿了一套內衣,直接走到了沈木身邊坐下,“青青,給我準備一套和你一樣的衣服吧,今天我去陪陪孩子們玩玩。”

青青應聲,直接出門拿衣服去了。

“琳雪,這可是你的地盤啊,還換什麼衣服啊?”沈木好奇地問道。

“我感覺親切一點不行啊。”琳雪邊喝牛奶便說道,一隻腳都快架到桌子上了。

沈木大汗啊,趕緊讓琳雪把腳放下來,春光外泄是小事,被一會進來的青青看到了可就不好啦,簡直影響團長在團員心中的高大形象啊。

沈木這剛想完,青青果然就進來了,貌似去拿衣服的房間離這裏很近。

“夫人,給,那我先帶老爺去見陳磊團長了。”青青微微躬身,收拾了一下餐桌上沈木的碗筷。領着沈木前往醫療處。

“給,別忘了它啊!”琳雪一揮手,沈木身邊的虛空一陣顫抖,緊接着裂開了一到裂縫,露出了琳雪的小櫃子。

沈木不是第一次見琳雪的能力了,自從她恢復到了巔峯修爲以後,又可以輕鬆的在自身周圍五十米左右任意位置劃開虛空了,而且是瞬間劃開。沈木探手從虛空中拿出光耀法杖,朝着屋內的琳雪擺了擺手。琳雪手一撤,虛空裂縫頓時散去。

這一幕是被青青看在眼裏的,但是青青只是一個普通人,並不能理解這意味着什麼,笑笑後繼續帶着沈木前往醫療處了。

兩人來到醫療處,這是一間三層的小閣樓,並不是很大,裏面被分割成一件件的病房,一樓是一個小小的大廳和接待處,是一個非常精神的十五六歲的青年,穿着白大褂。

“小嚴。巨石傭兵團的人呢?”青青進門後沒見人,直接問道。

那個叫小嚴的年輕人很熱情,“青青姐,他們在二樓呢,蘭蘭姐陪着他們,這位是沐蜃大人?”年輕人是知道光系靈師今天會過來的,也早已打聽過沈木的年齡和外貌,但此時一見到青青帶着的和他一般大的少年,難道眼前這位就是沐蜃大人?

沈木看出了小嚴的疑惑,也不擺譜,笑笑說道,“是的,我就是沐蜃,今天特意來幫忙的,呵呵,工作辛苦拉。”沈木走上前拍拍眼前這個和他一般大的少年,隨後跟着青青一起上了樓。獨自留下那個還在發呆的少年。

“咚咚咚。”二樓屋外青青有禮貌的輕輕敲門,“蘭蘭是我,老爺來了。”

“嘎吱,”隨着木門打開,赫然見到裏面坐了好些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