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倒也是,明玉,我教給你的功法,你可要好好了修習,這可是玄階中級功法,相當難得的功法。”

“是,弟子一定努力修煉。”華服青年孫明玉連忙說道。

這時候,孫秀玉將這塊錦緞給揭開了,裏面是一隻黑眼圈的毛茸茸的萌物,這東西懶洋洋地坐在托盤裏,抱着一小塊鐵礦石,正在啃着。

這是什麼?


似乎沒有人能認出這東西來,但是洪武卻知道這東西一定非凡,自己將三件法寶合成一件之後,只要回去用凝骨膠石再煉一次,便可以將它們變成一件靈器,但是這能讓靈器產生這麼強烈感應的動物,估計便是十分強大的。

“哈哈哈。”臺下的觀衆卻不知道這東西的價值,被這東西滑稽可笑的樣子給逗樂了。

“這可真叫有錢燒的。”

“可不嘛,這叫賣了房子買個猴,就是玩唄。”


“你們別說, 穿越家丁之群芳譜 。”

“小聲點,這種事情不能拿到明面上說,萬一這小子有後臺呢?”

臺下這些觀衆議論聲聲,都傳進了洪武的耳朵裏,洪武只是淡然一笑。

這隻萌物雖然可愛,但是別人卻並不會因爲可愛而多加錢,修真界從來是很現實的,可愛不能當飯吃,因此洪武輕鬆地以一千零一靈石買下了這東西。

從孫秀玉手裏接過這隻萌物時,洪武聽到孫秀玉低聲道:“你太張揚了,要小心點。”

洪武亦是輕聲回道:“我知道了。”

“我哥和他老師蛋真人很可能會對付你。”孫秀玉雖然是孫家的人,但卻也是個講信用的生意人,因此她不希望洪武在拍賣完之後出事。

她的這幾句話讓洪武對她的好感大增,因而決定看着她的面子,到時候放過她哥哥一馬。

這隻萌物一到了洪武手裏,頓時提起鼻子嗅了起來,一頭便扎到了洪武懷裏。

洪武不由一愣,卻見這小東西竟然直接抱起洪武剛剛組裝完成的這隻葫蘆,打開蓋子,抱着這葫蘆便開始喝起來。

這個動作讓洪武大感詫異。

這葫蘆裏,有酒?

怎麼會有酒?

難道這個葫蘆的作用就是憑空產生酒嗎?

一包煙一瓶酒一個故事 ,往嘴裏倒一下,頓時一股甘甜的酒水便淌入了嘴中,好酒,這酒竟然是靈酒。

看來洪武推測得沒有錯,這葫蘆還真是可以憑空造出酒來。其實憑空造酒也沒有什麼大不了的,至少原理上來說,便是將水靈氣吸引葫蘆當中,同時再將火行靈氣,木行靈氣也吸進來,在當中進行調和。

可是若要說能調和出這麼美味的酒來,這可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到的了。最讓洪武佩服的是這隻葫蘆的設計者的這份心,修真界的修士們,一般從來都是沒有什麼情調的,他們只會把精力完全集中在修煉之上,而不會浪費時間來琢磨如何改善生活上面,只有極少數的人,纔會將生活視爲主要的內容,而不是修真。

洪武一搶走這萌物的葫蘆,這萌物頓時怒了,伸出胖乎乎的小手來抓洪武,向洪武討要葫蘆。洪武就是不給它。

正在逗着它,突然洪武感覺手上的葫蘆一空,竟然被珠珠給搶了去,珠珠怒目而視,瞪着洪武道:“哥哥你也太壞了,這小東西這麼可愛,你也下得去手。”

洪武不由啞然,果然這小女孩對於這種毛茸茸的小動物都沒有抵抗力,這麼快珠珠已經被這小萌物給俘虜了。

洪武無奈笑笑道:“這裏面可是好東西,這小東西倒是會享受。”

但是心裏洪武卻覺得這萌物非同一般,據說它還能吃九原天鐵,那就說明這東西的牙齒至少也是靈器以上級別的才行,要不然怎麼能啃得動?

可這究竟是什麼呢?洪武想道,看來只有將棺君大人給喚醒了,讓他來認一認這東西,相信以棺君大人廣博的知識,一定會知道這愛喝酒的萌物到底是什麼東西的。

拍賣會既然已經結束了,洪武帶着珠珠,珠珠抱着那隻一千零一靈石拍來的小萌物,離開了通天巨塔。

似已是卿心 ,珠珠突然低聲說道:“哥,我發現有人跟着我們。”

洪武不由一喜道:“有進步啊,這真是吃一塹長一智了,你的意識提升上來了,不錯。”

珠珠轉頭看了一眼,又很快地收回目光,臉上寫滿了興奮之情道:“這次,是不是還像上回那樣,把他們引進小巷,然後咱們動手?”

“這次你可動不了手了,來的當中,有一個是金丹。”洪武道。 蛋真人緊緊跟着洪武和珠珠,這大街上人來人往,他一時也當了下手。


雖然他是個金丹修士,在這東郭城可以說橫着走路,直着走路,想怎麼走路就怎麼走路。但是在這天元大陸之上,金丹修士其實還真是什麼也算不上。

他既然打定了主意要打洪武的悶棍,便想好了,絕不能留下半點痕跡,萬一洪武身後真有個自己惹不起的後臺呢?

他以爲自己藏在人羣之中,又易了容貌,絕不會被人發現,但其實他身上早就被洪武做了心力印記,他在哪,乾點啥,洪武一清二楚。

“金丹修士?哥哥你能打得過金丹修士嗎?”珠珠有些緊張。

“你不是一直對我都很有信心的嗎?”洪武笑望着這小丫頭,掐了她的臉一把說道。

“可是你還只是煉氣期啊。”珠珠道。

“放心吧,只不過是個金丹修士而已。”洪武安慰道,“走,咱們不能在這城裏打,若是在這城裏打,說不定會殃及池魚,還是把人引到城外去吧。”

兩個人快速向城外奔去。

見洪武與珠珠竟然快速往城外奔,人羣之中的蛋真人也開始猛追起來。

洪武見蛋真人果然追上來,頓時心中一喜,看來這蛋真人是自己找死啊。

加快腳步,不知不覺便來到了郊外。

郊外樹木成林,一片綠色,洪武拉着珠珠,一下子鑽進了林子之中,迅速地在林子當中布了幾個陣法。

布完了陣法,洪武便帶着珠珠藏身在一棵樹的後面。

蛋真人一心想打洪武的悶棍,因此心中着急,一見洪武鑽進了林子,也跟着鑽了進來,至於會不會有什麼危險,他根本沒有考慮過,倒不是蛋真人自大,這東郭城實在是太小了,修士最高修爲也不過煉氣期巔峯,而自己便已經金丹期了,試想一想,哪個煉氣期的弟子能戰得過金丹期的修士?

當然,天元大陸那麼大,以煉氣期能對陣合體期的修士都大有人在,只不過以蛋真人一直生活在郭城這樣的散修來說,這些事情根本不可能發生。

蛋真人貿然進入了林子,在林子裏四下尋找洪武。

突然間,他感覺到身後傳來一個聲音,正想回頭,腦袋上卻已經捱了一棍子。這棍子倒是不輕不重,正好將他給打暈了過去。

一個金丹修士被一棍子打暈,這倒是件有趣的事情。

蛋真人被打暈了,洪武和珠珠迅速上前,將這蛋真人從裏到外都剝了個乾淨,包括將蛋真人的那顆石蛋都給抱走了,然後他們卻並沒有離開,而是將赤條條的蛋真人倒吊在一棵樹上,躲在一邊看。

蛋真人並不是一個人過來的,他身後還有孫明玉帶着一大幫人,只不過這蛋真人的速度快,孫明玉等人速度慢。

因而等孫明玉等人趕到之時,卻看見蛋真人被脫光了倒吊在樹上,頓時大驚。

孫明玉連忙吩咐人上前,將蛋真人給解開了,解開之後,親自給蛋真人掐了人中,不一時,蛋真人甦醒過來。

蛋真人一醒過來,頓時捂住身子重要部位,跳起來道:“這是怎麼了?”

“老師,我也不知道這是怎麼了,您怎麼跑樹上去了?”

“我……我哪知道,只感覺被人打了悶棍,該死,竟然有人在這裏暗算本真人。”

“您是說,那個拍走九原天鐵的小子,背後有高人?”孫明玉一驚,原本他還想狐假虎威一把,打劫完洪武,自己說不定還能分一些贓,可是現在的情況卻是,劫沒有打成,蛋真人倒被打劫了。

“應該是這樣的,”蛋真人從孫明玉家人那裏拿了件衣服披上,突然他想到什麼,頓時又大叫起來,“不好,我的蛋。”

孫明玉臉色也大變,這蛋真人的石蛋可是遠迎聞名,這大大提高了蛋真人的戰鬥力,現在連石蛋都被人搶走了?那蛋真人以後可還怎麼混?

蛋真人能躋身於郭城十大修士之列,也是因爲有這石蛋,若是沒有了這石蛋,蛋真人就蛋也不是了。

他不會將這責任怪到我頭上吧?孫明玉想道。


這時候蛋真人還沒想到責任的事情,只是大聲哭號:“我的蛋啊,我的蛋啊。”

一想到蛋真人沒有了蛋,那以後還能叫蛋真人嗎?難不成以後只能叫作無蛋真人了?這名字聽上去真是奇怪。

“既然他有後臺,老師,咱們退一步海闊天空,回去吧,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啊。”孫明玉小心地勸道。

“好,只能這樣了。”蛋真人倒還真沒有怪罪孫明玉的意思。

一行人便要往回走,可是走了兩步,卻發現誰也走不動了。

“不好,這裏有陣法。”

“難道我們就要被困死在這裏了?”孫明玉十分懊悔,想着若是自己不來找蛋真人,自己便應該不會困在這陣法當中,可是現在說什麼都遲了。

“破陣,這陣一定能破的。”蛋真人不相信自己竟然連連受打擊,人也有些瘋狂起來,以金丹期的靈力不停地轟擊陣法。

洪武佈下的陣法,一般人哪能破得開,這幾下一轟,反震之力倒是將身邊的好幾個隨從給震暈了,其他的修士也是被震得七葷八素不好過。

蛋真人暴怒,使盡全身靈力,猛地向陣壁撞去,結果自己又被再度撞暈過去。

就在這時,洪武走了出來,看着陣中被困的一大堆人,皮笑肉不笑地道:“怎麼樣?還敢打我的主意不?”

“不敢了,我們不敢了。”孫明玉是個見風使舵慣了的主兒,倒是十分機靈。

“你們這麼說,我可是不相信你們。”洪武道,“反正這陣法三年五年的也壞不了,你們便在這裏困個三年五年算了。”


“大人饒命啊,我們知道錯了。”孫明玉連忙跪下磕頭。

“你應該是孫明玉吧?”

“正是小的。”

“你是東郭孫家的七少爺,東郭城第七順位繼承者?”洪武又問道。

“是的,不過第七和沒有希望是一樣的,所以大人啊,我無錢也無勢,現在好不容易攤上一個金丹老師,卻又被大人您給治暈了。”孫明玉道。

“像他這種飯桶要來幹啥,這樣,我倒是有個主意,能讓你順利繼承孫家,你想聽聽嗎?”洪武似笑非笑地提出一個建議。 洪武想把孫明玉發展成爲自己的一個助力,這種想法卻是即興而成的。

孫明玉此時雖然不知道洪武打的什麼算盤,但是洪武既然能有實力把蛋真人給弄暈了,還搶了蛋真人的東西,那就說明自己投靠了洪武,要比投靠蛋真人要強。

同時孫明玉也是個很有眼力見兒的人,這時候形勢比人強,自己還被困在這陣中,根本由不得他自己做決定。

不過他還是很明智的問道:“那前輩希望我做點什麼呢?”

洪武點了點頭,他對孫明玉還是相當滿意的,能說出這句話來,說明孫明玉還是一個可以值得一幫的人,至少他還是很上道兒的,知道世上的人,大多都是爲了利益。

“我只是想扶你成爲東郭城之主,甚至有可能的話,我還可以將你扶上郭城之主的位置。”洪武說道。

“郭城之主?”孫明玉的心動了,但是卻也更加懷疑洪武的目的。

“是的,我們可以簽訂一個契約,在這種契約之下,我們可以相互扶持,各取所需。”洪武說道,“當然,你有兩個選擇,一個是和我合作,一個是我將你變成我的奴僕,這兩個選擇你自己來選,你會選哪一個呢?”

變成奴僕,對啊,其實洪武完全可以將自己變成奴僕,這樣的話,自己還是要受着洪武的控制,還得替洪武做事,而自己的自由便完全喪失了。

可是爲什麼這個前輩能做到把自己變成奴僕,卻不肯把自己變成奴僕呢?孫明玉絕不相信洪武是爲了自己好,難道?

孫明玉的心中一動,馬上想到了一個答案:難道他根本就在是虛張聲勢?他根本沒有能力將自己變成奴僕?

就在這時候,孫明玉聽到了蛋真人的傳音:“你叫他撤了陣法,我好伏擊他,如果這小子在我們手上,我們也不用怕他背後的那個人。”

孫明玉一聽,便爲難起來,現在蛋真人顯然不會放過洪武,自己到底要站在哪一邊呢?

孫明玉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覺得和蛋真人在一起比較靠譜,於是他假裝做出選擇道:“前輩,既然你希望我們雙方簽訂一個平等的契約,那就要有相對的誠意,不如這樣,你將這陣法撤去吧,放我出來,我們再談。”

“好啊。”洪武手一伸,頓時將這個陣法給收了起來,陣法一收,孫明玉還沒動,蛋真人突然身子往前一躍,手上拋出一隻大鐘,這靈器大鐘是蛋真人的本命法寶,已經煉到了巔峯法寶的層次了,蛋真人平時不捨得用,但這次卻是拼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