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時間血狼騎,這一把利刀捅殺進來,四周千雪大軍,一觸即散,局勢之上呈現一面倒的情況,

蕭輕塵當先一騎,身後披風獵獵作響,胯下戰馬白駒將幾名圍殺過來的千雪士卒撞飛,他往後一喝「千雪士卒,一個不留,」

隨即雙腳一踏,身子高高躍起,雙腳在空中一踏,身形直掠向城頭,

展台連戰雖然苦笑,但是見得蕭輕塵想要越過城頭,雙腳一踏,一個梯雲縱,衝天而上,

蕭輕塵冷眼見得展台連戰想要攔住自己,冷喝一聲說道「找死,」,手中天裂戟,往下猛地一斬,「噌」展台連戰用馬槊一抗,奈何蕭輕塵力道比之鬍子然更猛,將展台連戰直接砸下地面去,胸口之中氣悶不堪,

秦風見得蕭輕塵衝殺而來,想要在自己的眼皮子低下掠過城頭,猛然一喝,拔出身邊侍衛兩柄腰刀,身子躍起,雙刀便是砍向蕭輕塵,

蕭輕塵手中天裂戟霸道無比,揮灑之間,一陣旋砍,劈撩,秦風手中雙刀舞動,刀氣遮身,

兩人連連交手十下,蕭輕塵身形不止,身姿無人能敵,一斬之間,將秦風手中的兩柄腰刀斬斷,將秦風斬落城牆之上,

秦臻和白秋影兩人對敵幾百回合,四周刀痕劍網交織,刀氣劍氣瀰漫,聽得長笑「龍驤大將軍,我來領教領教你的霸刀黃泉,」

蕭輕塵手中天裂戟往下一擲,將千雪一名校尉釘死,天裂戟死死的釘在地上,戟身入半丈,

蕭輕塵右手遙遙一招,藏劍式一出,塵劍在手,

劍氣霎時衝出,劍風凌厲,蕭輕塵腳踏劍氣,衝殺向秦臻和白秋影兩人中間,

秦臻和白秋影兩人之中,刀氣劍氣交織錯亂,中間豈能留下一人之地,但見的蕭輕塵一聲長嘯,手中塵劍往下憑然一壓,刀氣和劍氣卻是被蕭輕塵這一壓,給壓下,秦臻和白秋影兩人互對一掌,迅速分開,

劍氣刀氣被蕭輕塵這一憑然而斬,消散而去,蕭輕塵身形落下,手中塵劍劍鳴不斷,劍氣縈繞劍身,

秦臻一撇蕭輕塵,然後看了看蕭輕塵手中的塵劍,白秋影手中春秋劍被蕭輕塵塵劍一引,劍鳴更強,卻是被白秋影壓下,

三人相對,無一人率先出手,

突然秦臻輕聲一笑「蕭輕塵,大乾劍道之中,也是能夠算上第二的人物了,」,蕭輕塵秦臻手中的霸刀黃泉說道「秦大將軍的刀道更勝,怕是這大乾之間,只有我北涼刀君能和你匹敵了吧,」

秦臻一按黃泉霸刀,刀尖觸地,刀氣頓時躥出,

他說道「大乾劍道之中男子以兩位扛鼎,兩位之後必然要以劍一戰,」

蕭輕塵和白秋影對視一眼,蕭輕塵說道「噢,那秦將軍,我大乾之中還有一名刀君弟子,也是想要和你討教討教你的刀道,」

秦臻眼角微微一動,奇道「莫非刀君,還受弟子了,那首男兒當殺人的殺人歌刀道看來是有傳人了,我倒是期盼這一戰,」

蕭輕塵微微一笑,白秋影卻是說道「我白秋影還是要在這裡繼續討教秦臻大將軍的黃泉霸刀了,」

秦臻輕輕一笑,然後看向蕭輕塵說道「用情者,不祥,」

本書首發來自17K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秦臻看了一眼蕭輕塵腦後的白髮.輕笑一聲「用情者.不祥.」

蕭輕塵也是看到了秦臻身後的白髮.眼帘一合.然後一睜.雙眼低垂.塵劍啷啷作響.秦臻手中霸刀黃泉刀身顫抖.濺開四周塵土.

「噌」.秦臻和蕭輕塵兩人同時出手.身子只留下殘影.手中刀劍.光芒一閃.下一刻.刀劍相交.

秦臻雙腳猛然往前一踏.手中霸刀黃泉猛然斬下.蕭輕塵手中塵劍劍尖微顫.劍氣陡然而生.嗖然之間沖向了秦臻的霸刀黃泉.

秦臻這一斬.刀氣凌厲沖向蕭輕塵.卻是迎上了蕭輕塵的那幾道劍氣.交錯散去.蕭輕塵腳下生劍氣.身形陡然加快.手中塵劍劍尖直指秦臻.

秦臻腳步穩如泰山.一踏.刀氣凌厲衝出.

蕭輕塵劍氣護體.與秦臻的護體刀氣連連碰撞.刀氣劍氣交錯不分.

秦臻手中霸刀黃泉刀刀霸刀.勇往直前.威猛無比.蕭輕塵手中塵劍見招拆招.輕靈至極.劍氣凌厲.

刀氣劍氣碰撞之下.蕭輕塵雙腳一踏.身子高躍而起.手中塵劍往下一拍.壓下秦臻漫天衝起的刀氣.手中塵劍一顫.霎時間地面之上突然迸發出萬千劍氣.衝殺向秦臻.

秦臻握刀的雙手一松.刀身旋轉沖向衝天而起的蕭輕塵.然後秦臻雙掌往下打出一掌.這一掌乃是威力無比.將蕭輕塵的玩萬千劍氣紛紛擋下.

霸刀黃泉帶著音破聲衝殺向了蕭輕塵.蕭輕塵手中塵劍往下一斬.劍氣叢生.迎殺向霸刀黃泉.

秦臻一掌壓下蕭輕塵的劍氣.身子拔高而起.一把握住了被蕭輕塵劍氣纏繞的霸刀黃泉.手臂一震.震開蕭輕塵的劍氣.手中霸刀黃泉抽起.便是一刀斬下.

蕭輕塵手中塵劍橫在胸前.一擋.擋住了秦臻的這一凌厲一斬.聽得「叮」的一聲.刀劍相交.真氣激蕩而開.四周勁風如刀.

地上白秋影.手中春秋劍一橫.一指.沖向自己的勁氣頓時被止住.

秦臻和蕭輕塵兩人落地.秦臻一道橫削.削向蕭輕塵的頭顱.蕭輕塵雙腳往後一踏.一個墊步.身子往後一轉.一蹲.手中塵劍直接刺向秦臻腋下.

秦臻眼見的蕭輕塵手中塵劍反刺向自己腋下.頓時一曲肘.手中霸刀黃泉往後一擋.擋住了蕭輕塵手中的塵劍.

蕭輕塵手腕連動.塵劍連點.點刺向秦臻.秦臻手中霸刀黃泉連連劈砍.擋下蕭輕塵的塵劍.

蕭輕塵手中塵劍一劍化萬劍.劍尖繞過身形.從各個放下飛刺向秦臻.秦臻手中霸刀黃泉刀氣護體.凌厲衝出.以一刀破萬劍.

秦臻一刀擋下蕭輕塵手中的塵劍.隨即一刀點斬向蕭輕塵面門.蕭輕塵手中塵劍一豎.身子一轉.一劍磕偏秦臻手中的霸刀.秦臻見得蕭輕塵轉身擋開自己的一刀.單手一松.然後一掌打向蕭輕塵面門.

蕭輕塵一轉身.見得秦臻打來一掌.一掌迎向.

「砰」.兩人交掌一次.紛紛倒滑開去.兩人滑開三丈.蕭輕塵單腳猛然往後一踏.猛地一止.身子一個凌空旋轉卸去勁力.落在地上.秦臻雙腳滑行.三丈之距.勁力被他卸去.手中霸刀橫然一指指向蕭輕塵.

蕭輕塵咳出一口血來.他之前和舒天羽、撻拔玉壺兩人交手.陷入千軍陷阱之中.身子早就受了傷.剛才那連連劈下攔住自己的兩員大將.看似勢不可擋.實則是勉力而行.

秦臻看向蕭輕塵.又見得蕭輕塵握劍的右手微微顫抖.其中有鮮血流出.笑道「你還是被舒天羽和撻拔玉壺給傷了.」

蕭輕塵用手擦了擦嘴角上的血跡.然後紮好護腕.說道「皮外傷罷了.」.秦臻以一種不可置疑的語氣說道「是不是皮外傷還另說.你身上的傷是被誰上的.我清楚的很.」.說完便是看向了白秋影.又說道「你說呢.」

白秋影看了一眼蕭輕塵.哼笑一聲.看向秦臻並沒有說話.

連城所之內蕭破軍手中長槍揮舞.槍下亡魂無數.四周千雪士卒潰散而去.

秦風冷眼看向城外中勢不可擋的蕭破軍.最終一揮手.讓的一萬大軍調轉槍頭.殺向連城所內的大乾士卒.

而秦風則是提著一桿長槍衝殺向了蕭破軍.

蕭破軍手中長槍乃是彈槍.劈掃彈刺之間力道十足.秦風手中的長槍也是他的貼身長槍.同樣的也是彈槍.他腳步連踏衝上前去.隨即腳步猛然一停.極動到極靜.隨即長槍猛然彈向蕭破軍胯下戰馬的雙腿.

「砰」.秦風手中長槍直接將蕭破軍戰馬前腿彈折.戰馬霎時間倒塌下來.蕭破軍雙腳一踏馬鐙.身子躍起.躍到一邊.手中長槍拖地.

秦風雙眼一眯.身子衝上前去.一個轉身.手中長槍一舞一轉.反掃向蕭破軍.

蕭破軍雙手持槍.一拉一收之間.長槍擋在身前.「砰「兩槍猛然向碰.可是就在一碰的一時間.秦風手持的長槍前段儼然沿著那股力道.彈刺向蕭破軍.蕭破軍一時不察.手臂被秦風的長槍前端彈到.整隻胳臂發麻.

蕭破軍手中長槍一震.震開秦風的長槍.隨即手中長槍猛然往下一砸.秦風身子連轉.躲過蕭破軍這一砸.

蕭破軍長槍在地面之上砸出一個槍痕.蕭破軍左腳往後一踏.手中長槍一收.一拉.端起長槍.看向秦風說道「彈槍.」


秦風邪邪一笑.

城外.蕭輕塵、秦臻、白秋影三人對視而立.四周喊殺之聲.震天.白秋影手中的大軍已然是呈現頹勢.

秦臻手中霸刀黃泉.刀鋒掠過寒光.白秋影手中春秋劍微微一轉.蕭輕塵凝神靜氣.

「叱.」

三人身形同時而動.秦臻一道破開兩人合攻圍殺自己之勢.身子連進.手中霸刀黃泉刀影重重.刀刀凌厲.

蕭輕塵被秦臻那一刀給逼開三丈.雙腳一踏.身形又是猛然襲進.手中塵劍化作漫天劍氣.

白秋影手中劍氣循環不息.


本書首發來自17K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下午寫論文,結果被學校強制性拉去聽講座,現在才敢回來,論文明天一早就要交,而且要考試,今天不能更新實在是抱歉!

本書首發來自17K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天下之大,劍者為百兵之君,主輕靈飄逸,刀者乃百兵之王,使霸道凌厲,

如今天底下三大刀劍者,在這大乾西線之外,萬軍之中決一生死,蕭輕塵手中塵劍劍法詭異,一劍化萬劍,劍氣浩蕩;白秋影手中春秋劍劍法浩然,一劍變化多端,劍氣生死相換;秦臻冷眼看去,心似平波之湖,手中霸刀黃泉合著鬼谷子之中縱橫捭闔之術,擋下蕭輕塵和白秋影劍勢,


蕭輕塵手中塵劍一劍而去,腳踏劍氣,身形看似飄渺更似凌厲,步步緊逼秦臻,白秋影手中春秋劍接天地浩然之氣,身形浩正,劍法堂正,乃是儒雅之氣,在一旁封住秦臻手中霸刀黃泉,

蕭輕塵一劍直刺,秦臻霸刀黃泉往下一壓,身子一旋,手中黃泉霸刀滑過塵劍,然後一刀劈砍向蕭輕塵,

蕭輕塵單手一掌拍在秦臻霸刀黃泉之上,只見的真氣漣漪,秦臻霸刀黃泉被蕭輕塵單手一掌給壓下,秦臻手腕一翻,刀身一轉,霸刀黃泉反削向蕭輕塵的左掌,蕭輕塵左手一畫圓,頓時陰陽魚圖案浮現,擋下秦臻這一刀,隨即手中塵劍劍鋒一壓壓下秦臻手腕之處,

霸刀黃泉猛然和蕭輕塵的一擊,被蕭輕塵單手畫圓的陰陽圓手給化去,左腳腳尖點地,藉助陰陽圓手反震之力,身形一旋,手中霸刀黃泉反殺蕭輕塵,

蕭輕塵手中塵劍憑然一擋,兩人腳步連踏,身形錯開,互相背對,蕭輕塵手中塵劍在手腕一繞,然後反握塵劍往後一捅,秦臻聽得天地之間隱隱劍風之聲,左手單手往後拍去一掌,

掌力和蕭輕塵的劍氣一撞,蕭輕塵雙腳連踏,身子輕躍而起,在空中一個轉身,一個鷹飛之狀落下地來,秦臻也是急急向前踏去幾步,身後赫然炸起塵土,他腳步一停,身子一矮,一個掃堂腿,掃起四周塵土,

就在塵土之中一道寒芒來到,乃是白秋影的春秋劍,白秋影春秋劍自上而下刺向秦臻,秦臻雙腳猛力在地上一塌,真氣頓時激蕩開去,數道刀影衝上天去,白秋影不得不由刺改為劈擋,擋下衝天而起的刀影,雙腳在空中一借力,身子在空中猛地一旋,向後退去,

而這時蕭輕塵卻是將手中的塵劍憑空一按,秦臻之上,空中忽地出現一道碩大劍影,劍影似蕭輕塵手中塵劍,蕭輕塵輕聲說道「劍入,」

那道碩大劍影倏然之間便是沖向秦臻所在之地,劍氣秉然,如磅礴大雨,

秦臻呼嘯一聲,手中霸刀黃泉豎然一指天,喝聲說道「天若擋我,我必斬天,」,然後霸刀黃泉往下斬,一道刀影衝天而起,刀影之中只看的霸氣十絕,四周勁風全被秦臻這一刀給掀開,

刀劍相交之間,只見的刀劍無聲無息消散,但見的靠的近的士卒皆是被刀氣劍氣攪成血泥,

「轟」,突然之中,秦臻周身三丈之內地面之下衝起劍氣,襲殺向秦臻,秦臻穩立當中,手中霸刀黃泉貼身而舞,周身交織出一層刀網,將那劍氣全部擋下,

蕭輕塵雙腳輕踏,腳不沾塵,再次退去三丈,然後看向白秋影,白秋影手中春秋劍斜里一指,劍尖觸地,

秦臻哈哈大笑,手中霸刀黃泉刀身一轉,刀氣霸道衝出,

三人交戰數百回合,秦臻以一敵二不落下風,蕭輕塵傷勢卻是加重,而白秋影也是受了震傷,

而四周大軍交戰之下,白秋影手中的兩萬大軍早已開始潰散,只有烽火連城還在苦苦支撐,但是看模樣也是和陷入萬軍之中,性命堪憂,

蕭輕塵身形變化之間,攔在秦臻身前三丈,然後說道「秦大將軍你的以鬼穀道的劍法入刀法,縱橫捭闔威力更勝,果然不愧是在千雪軍中僅此與舒天歌的人物,」,秦臻手中霸刀黃泉隱隱受到蕭輕塵塵劍劍氣牽引不斷的顫動,他說道「蕭輕塵今日一戰並未盡興,至於你的真實實力,總有一天我會逼他出來的,」

白秋影幾個跳躍之間一把拉起烽火連城,拉出包圍之外,然後劍氣揮灑之中給拿還在苦苦血戰的金刀侍衛和大軍士卒殺出一條血路,帶著他們往外殺去,

秦臻看向那殺出一條血路的白秋影,一轉身,便是走向自己戰馬所在之處,蕭輕塵也是轉身即走,走的幾步,秦臻卻是突然開口說道「聽我一句,用情者不祥,更何況是你我這兩等人,我欠她一個情分,我不希望你將她連累了,」

蕭輕塵聽得這句話,腳步一頓,面無表情,只是兩頰之中的咬肌突然鼓起,下一刻,蕭輕塵雙眼殺氣十足,走向連城所,

白秋影帶著自己還能存活下來的士卒,殺向了蕭輕塵這個方向,

蕭輕塵走的幾步,將自己的天裂戟一拔,背著自己的天裂戟,看向白秋影,然後又轉過頭去看向那秦臻,

秦臻白髮飄揚之間,一揮手,連城所城門立刻打開,蕭輕塵帶著白秋影和剩下的不過千餘名將士走進了連城所內,


秦臻也是大手一揮,大軍開拔,走向連城所內,

蕭輕塵一人走在前面,殺氣十足,手中天裂戟戟鋒還在滴血,他一人在前,一步一步走向連城所內,四周千雪士卒,憑然之間不敢看向蕭輕塵的眼神,不敢靠近蕭輕塵身前一丈,皆是往後退去,

連城所大門洞開,所有人看去,只見的蕭輕塵身姿威武不可擋,無人趕去阻攔片刻,

蕭輕塵前有千雪士卒,後有龍驤軍精銳,絲毫不懼,手持長戟,腰間佩刀,入連城所如入無人之境,

舒天羽,展台連戰,秦風,成陸羽,鬍子然,蕭破軍等人也是紛紛停下手來,看向這裡,原本喊殺震天的戰場,寂靜下來,

蕭輕塵每踏一步,便彷彿踏在千雪士卒心臟跳動的瞬間,讓的那些千雪士卒心臟隨著蕭輕塵的步伐遭受重擊,

此刻,蕭輕塵便如戰神一般,立於萬軍之中,霸氣十足,誰敢攔我,,

本書首發來自17K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蕭輕塵身後剩餘千人隨著蕭輕塵的步伐走去,心中只覺得膽戰心驚,兩萬餘人被秦臻三萬五千大軍打的只剩下千餘人,這一戰的損失實在是太大了,大的幾乎出乎白秋影的意料之外,

蕭輕塵帶著那千餘人從連城所內橫貫而入,所過之處,紛紛讓出大路,但是細細看去蕭輕塵雙目之中殺氣凝聚,卻是心神飄遊,只怕是被秦臻那一句「用情者,不祥,」給引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