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情也要分輕重緩急懂不?我要去救人啊!”

“哦……哦。那好吧。但是,那個鬼真的太可怕了。光天化日之下竟然敢出現在一羣人的面前……”

“萬一不是鬼呢,只是有人假裝鬼把你們嚇得屁滾尿流的,也未必沒有可能。我說你個大男人的,能不能淡定一點。不知道有句話說得好麼,比鬼神更可怕的是人心。人你都不怕,鬼你怕什麼。掛了,等我這邊完事了再給你電話。”

不等那邊再說什麼,秦陽直接掛斷了電話。

秦陽剛掛了電話,門鈴響起。

這個時候有人?

秦陽當即心中一跳。

來到門口,從貓眼裏往外一看。

赫然站着雙手靠背的凌浩。

果然是他。

秦陽這下幾乎可以斷定,剛纔那輛白色大衆就是他的人了。

他心中冷笑。虧他以前一直以爲,凌浩是一個還算靠譜的男人,畢竟還跟他爸有過交情。

沒想到。

秦陽開了門。

門外的凌浩一點一點露出全身。

門外的人朝裏面擡頭看,對上的是秦陽那雙似乎看穿一切的眼。

“凌隊,你最好先跟我坦白一些事情,不然的話,我不確定會把你往哪個方面想。”

秦陽是一個隨和的人,非常好相處。

但這不代表他沒有脾氣。

你觸碰到了他的底線,他就會對你失去信任。

凌浩似乎苦笑一聲。

“看來,你是知道了什麼了。”

他往前走了兩步,擡頭:“那就再說聲抱歉吧。”

秦陽還沒反應過來,面前的男人突然伸出背後的手,用毛巾捂住了他的口鼻。

乙醚的味道…… 秦陽從未想過,有朝一日自己竟然會被熟悉的人用這種方式帶走。

乙/醚持續的時間沒有很久。等他恢復意識的時候,周圍的環境早已大變樣。

白色的天花板、熟悉的消毒藥水的氣味,有一瞬間,秦陽還以爲自己在醫院。

“你醒了。”一個聲音在耳畔不遠處響起。秦陽頓時感覺頭皮一陣發麻。

他沒有第一時間表現出警惕狀態,反而是安靜地躺着,努力嘗試去捕捉到一些或許有用的信息。

當然,很快,他得到了一些信息——現在的他並不是在醫院,也不是在他期待的地下室,而是在一輛車上。雖然開車師傅的車技很棒,把車開得四平八穩,可秦陽還是第一時間發現了。

所以他現在這是要去哪裏?

秦陽剛從昏迷中恢復意識,還沒有時間觀念。他甚至不知道現在是幾號。有那麼一瞬間,他的心是狂躁的,恨不得現在就跳起來,把離自己很近的那個聲音的主人大卸八塊。

不過,他硬生生剋制住了自己的想法。

他記得這個聲音。

喻思茜,那個看向自己時,目光帶着侵略性的女人。對於她的出現,秦陽現在反倒一點也不意外。甚至在被凌浩捂住口鼻,昏迷之前,他腦海中一閃而過的名單裏,她的名字佔了首位。

“很抱歉用這種方式把你請過來。但是,我現在迫切需要你的幫助。”喻思茜這話雖然是“很抱歉”、“需要你的幫助”這種場面客套,但從她的語氣中,一點兒也看不出她有哪個地方顯示了她的“抱歉”。

秦陽睜開眼睛,坐了起來。

他們現在這是在一個大型集裝箱車裏。喻思茜坐在精緻的單人沙發上,旁邊還有一個小推車,上面擺着一些英式下午茶的餐點。整個風格都透露着上個世紀英國貴族的氣息。

“要嚐點嗎?現在這個時間,正適合來點下午茶。”喻思茜一邊端起一杯現磨咖啡,輕輕抿了一小口,而後取了點心架上的一些鬆餅,穩穩當當,不快不慢地送進嘴裏。

一點瑣屑都沒有掉下。

秦陽冷冷的看着她,一邊約摸着乙/醚失效的時間不會太長。他現在應該只是在當天下午的車裏而已。

只不過,這輛車要開往哪裏去。

他注意到喻思茜這一身行當。身邊放着一個手提包,似乎只是回家而已。可這車速……至少是在高架上。

太古吞噬訣 沒有問多餘且無聊的問題,秦陽直接看向窗外。

“我們現在去泰國。”身後的聲音主動響起,替他解答了這個疑惑。

秦陽頓時轉身,狠狠地盯住她。

去泰國!去泰國幹什麼?給他做變性手術麼?!

他第一想到的就是這個,然後才反應過來。泰國除了人妖之外,還有到處氾濫的小鬼、佛牌……面前的喻思茜既然肯斥巨資支持神祕調查局的工作,勢必是相信這世上還有鬼魂存在的。她現在去泰國,秦陽瞬間就想到了很多。

“不用白費力氣想着怎麼逃出去。我們很快就要到了。”喻思茜似乎看穿了他的心思,紅脣輕笑,“我喜歡乖順的孩子,尤其喜歡調/教那些不聽話的孩子。你要是有這個愛好的話,等下了飛機,我可以親自讓你體會一下,怎麼樣。”

女人的聲線成熟,又帶着魅惑。她的眼眸中彷彿有着無窮的吸引力,能夠攝人心魂。比起那些迷惑人心的鬼魂,這位貌似更配得上是顛倒衆生。光是聽着她的聲音、看着她的眼睛,感受着她上半身前傾時,胸口那處呼之欲出的圓潤,以及那交疊着,有意無意緩緩廝磨的玉腿……

別說男人都精蟲上腦,就算是正常男人,看到她這個風情萬千的樣子,不被撩撥得心猿意馬都難。

秦陽年輕,血氣方剛,若是放在平時,他也沒有信心能抵擋得住這樣的邀請。但現在是現在。他剛從昏迷中甦醒過來,身體各個反應都還沒有完整恢復。又在得知了一些不怎麼好的消息,面前的女人有着什麼樣的嘴臉,他再清楚不過。在這種情況下,他確實是得讓面前這位無往不利的美女失望了。

不是所有男人都只靠下半身思考問題。

“你要去泰國,帶上我幹什麼。”秦陽思考着可能的答案。他想了好多理由,卻沒有一條是足夠支撐喻思茜把他帶到泰國的。

“當然得帶走你。想知道具體是什麼原因?”喻思茜故意衝他吐了口氣,笑了起來。她的笑聲玲瓏,可在此刻卻顯得異常突兀。

肯定是有必須的理由……秦陽一邊看着她,一邊飛快想着可能的情況。

等等!

“你封印了我家那個百年女鬼。”秦陽想到了這個情況,目光如鷹隼,瞬間盯住喻思茜的眼睛。

高跟鞋的聲音……眼前這個女人的鞋子,正是黑色紅底的高跟鞋。

“算你還有點腦子。”喻思茜只是愣了一下,隨後又笑了起來。她矜着手,裝樣子捂着嘴。嘴角那層笑意一圈一圈盪漾開。

這下,秦陽不能再保持淡定了。

他不僅不能跟着女人去泰國,更不能讓她把鬼阿姨帶到泰國去。

她要把鬼阿姨變成她的“小鬼”,一旦得逞,鬼阿姨便永世不得超生。秦陽絕對不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

“她在哪裏!”秦陽一把上前拽住喻思茜的衣領,粗暴得毫不憐香惜玉。

“這麼關心她?”喻思茜對自己被秦陽這麼對待一點都不在意,還是有恃無恐地垂着眸,似乎永遠都勝券在握。秦陽現在的反應,似乎對她而言一點威脅都沒有。

看到她的反應,秦陽敏銳地感覺她並沒有那麼簡單就能對付。現在的他,最主要的還是效率問題。

環顧了一下四周,很快,他在路上發現了死於車禍的遊魂。他手一揮,把它抓了過來,下達指令:去找一個兒童像,然後打碎它。

只要能在儀式完成之前,把那個兒童像打碎,裏面的封印就會解除,鬼阿姨就能出來了。

面前的喻思茜還在有恃無恐地看着他,似乎是篤定了他拿她沒辦法。 “喻總,我不知道你抓了我的女朋友,扣了我的阿姨,還把我這麼費勁心思的帶走……這一切的一切到底是出於什麼目的。你跟蘇銘有什麼關係,又或者說,你跟最近一直猖獗的那個陰陽師,又有什麼關係。”

秦陽並沒有任何證據證明他說的話裏,那些事情都跟喻思茜有關係。但現在這個時候,他還是這樣說了。

喻思茜的反應在他意料之內。

她像是聽到了什麼笑話似的,放肆地笑了起來。笑着,突然收起笑容,盯住了他的眼睛,一字一句壓低了聲音道:“想套我的話?難道我在你的眼裏,就是這樣一個愚昧的女人嗎?”

當然不是。

秦陽其實自己也心裏有數了。他只是想試一試,沒有得到答案,他一點也不失望。

“不過,你能想到蘇婭在我手上,確實是難爲你了。還有那個小傢伙……看來,不給點教訓就不知道自己是誰了。”

秦陽意識到她在說的是誰。心中一凜。少女伊伊就在神祕調查局裏,接受所謂“國家”的管理。之前,她口裏的“金主”,想必就是這位喻思茜大老闆了。

既然現在,金主都已經能吩咐神祕調查局隊長來充當她的下手,這個神祕調查局究竟歸誰管,答案已經心裏有數了。這個喻思茜真是太大膽了。甚至說不定,那個地下室都是她的手筆。作爲一個商人,永遠把利益放在首位,這是他們的本性,一點不意外。

秦陽在很早之前就跟蘇婭有一次討論過。神祕調查局裏的人個個都有特殊的本事。如果能把他們的這些特性轉嫁到普通人身上,從而獲取利益,這樣的話,世界恐怕是要迎來全新的格局。

而喻思茜現在在做的,恐怕就是那件事。

再看着面前這張微笑的臉,秦陽只覺得她是瘋子。 總裁大人玩夠了沒 一個爲了自身利益而喪心病狂,甚至不惜違法犯罪、攫養小鬼的女人,已經成了社會上的一枚定時炸彈。再這樣下去,絕對會炸死一大片。

“我是不會讓你得逞的。”秦陽一字一句說着。

一想到蘇婭很有可能被拿來當作實驗體來進行人體實驗。 異界之超炫魔法師 他抓着面前這個女人的手就不由得更加用力。

“你抓痛我了。”喻思茜故意裝出可憐的樣子,可眼中卻滿滿的都是挑釁。秦陽的指關節都恨得發白。他已經盡了自己最大的力氣來剋制自己,不讓他的另一個拳頭直接往她身上招呼。

車子還在平穩又快速地朝着私人飛機場開去。很快,一聲清脆的瓷器破碎的聲音在不近不遠的地方響起,透過車廂傳到秦陽和喻思茜的耳中。

一股熟悉的陰氣頓時以極其恐怖的速度蔓延開來。

秦陽的嘴角微微揚起笑。他看向手中的喻思茜:“永遠都不要惹一個陰陽師。這世上,只要有鬼的地方,我就有永遠都不會到絕境。”

喻思茜原本自信的笑顏瞬間變得陰沉。她死死盯着秦陽,恨不得就這樣用目光把他刺穿了。

當久違的鬼阿姨再次出現在秦陽面前的時候,秦陽總算還是鬆了一口氣。鬼阿姨的嫁衣髒了不少,特別是下襬,甚至有一片幾個巴掌大的地方已經燒焦了。但她的氣息沒怎麼變。想來喻思茜爲了能讓到時候的小鬼變得更強大了一點,沒怎麼削弱鬼阿姨的能力。

真是人心不足蛇吞象。現在也算是陰差陽錯,反而讓秦陽爽了一下。

簡單詢問了一下鬼阿姨的情況。鬼阿姨表示無恙,已經恢復了。

“阿姨,麻煩你控制一下,讓司機掉頭回市區。”

秦陽鬆開了喻思茜的衣領,這一回,還他有恃無恐地坐在了原地,慢慢感受着車子的轉頭。

他順便把剛纔幫他的那個倒黴鬼超度,送往了鬼門關。

“喻總,現在,我之前的那些問題,不知道你能不能回答我了呢?”短短一分鐘,風水輪流轉。秦陽從“階下囚”搖身一變,對面眼線上挑的美女反而落了下乘。

他一點都沒有負罪感。既然大家各憑本事吃飯,他這麼做一點問題都沒有。

秦陽從喻思茜的手提包裏取出了自己的手機。

看了一眼時間,9月4日下午6點18分。

他本來還打算等到明天再動手,可沒想到喻思茜會那麼迫不及待,竟然在前一天就動手。

對了,還有凌浩。

他不知道凌浩到底是什麼意思,但是就他的表現來看,秦陽眼眶微微一眯,一絲寒光閃過。

撥通一串號碼。

“小高,警惕凌浩。”

高子騫平時確實看上去太悶了,但是在這個時候,他什麼都不需要理由,秦陽一句話,他就表示“知道了”,這樣的態度還是非常省心的。

秦陽又給姜浩澤他們打電話,讓他們都有個提醒。當然,最主要的還是向立農、裴青他們。

“喂,裴青,我現在有要緊事跟你們說。談戀……現在這個時候談什麼戀愛,我的女朋友還被關着呢,你還好意思跟我說什麼戀愛。快告訴你師傅,神祕調查局有問題……理由到時候再說,我剛被綁架了,現在在趕回來的路上。”

剛掛斷電話,一個來源未知的電話撥了進來。

秦陽想了想,接通了,但只是放在耳邊,沒有說話。

“是我。”

一個熟悉的聲音響起。

秦陽當即開了話閘:“我被凌浩迷倒。”

“我知道。”

秦陽想了想,覺得自己剛說了一句廢話。預言少女什麼能不知道。

喻思茜現在雖然有些狼狽,但姿態卻沒有一點階下囚的意思。照樣拿着咖啡吃着點心。

“我儘快回來,那邊還是得拜託你了。”秦陽道了謝之後,叫了歸塵過來。

兩人用鬼文進行交流,速度極快,又很輕。喻思茜想要聽,卻也完全聽不懂。

等歸塵離開之後,秦陽側過臉看她,露出了他一貫的露齒笑容。

“掌握一門外語就是好處多多,你看,我當着你的面說那些機密的話,你一點都聽不懂。”

喻思茜緊抿嘴脣,一言不發。 對於鬼文,秦陽的精通程度可比他的大學專業更高。他要是改變氣息,僞裝成鬼魂的樣子去陰間,就憑他這口地道的鬼文,沒有人會懷疑。

車子很快就離開了高架,在轉了兩個多小時之後,重新回到了市區。

“看來,你這次綁架我還是提前早有計劃的。”

他被凌浩襲擊的時候是差不多下午3點多,能在迷倒之後,馬上把他搬到這裏,並且開出了兩個多小時,中間還要趕上下班晚高峯時期。要是這是臨時起意,他一點也不信。

喻思茜現在一言不發。

趕到自己的地盤之後,秦陽拿走了喻思茜的手機,而後瀟灑地下了車。轉身,看向還坐在車裏的喻思茜。

“那就請喻總繼續在這裏,繼續享受你的下午茶吧。”

秦陽直接把車廂後面的門給關上了。

高子騫還不是很明白現在是要幹什麼。

“我們現在要去哪裏?”

他按照秦陽剛纔電話裏的吩咐,開着他的車過來的。秦陽飛快上車,啓動之後,飛快開往市中心的那個居民樓。

一路上,他快速把事情說了一遍。

高子騫再怎麼面癱的臉,在瞭解這樣的真相之後,也露出了一點詫異。

秦陽一路把車開得飛快,終於在最快時間內趕到了現場。

天色已經暗了下來。萬家燈火亮起,已經是晚飯時間了。

“你在外面等着,給我望風。一有特殊情況先自保。”秦陽提醒了之後,飛快隱匿在了黑暗之中。

歸塵悄然出現,跟在了秦陽身邊。

就在秦陽靠近居民樓的時候,旁邊突然伸出一隻手,拉住了他,沒讓他走進去。轉頭一看,是少女伊伊。

“你怎麼出來了。”秦陽有點意外。

“不出來,難道還等着被他們滅口麼。”少女語氣還是那樣,聽上去讓人蠻不爽的,但其實細想也沒什麼惡意。

“跟我來。”

歸塵看向少女伊伊,似乎若有所思。

“怎麼了?”秦陽注意到了他的眼神,“她能夠預言到未來的事情。我不知道神祕調查局到底是怎麼組成的,但是,光從他們能找到這麼多超能力者,不得不說他們還是很厲害的。你看看,這些人跟普通人有什麼差別。”

少女伊伊回頭看了他們一眼,主要是看了歸塵一眼。

“你……”她微微眯起眼,似乎有什麼話要說,但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好,還是放棄了,“先辦正事。”

秦陽點頭,嚴肅起來,放輕了腳步。

“從正門不能去,我們只能從停車場那邊動手。把那幾個看上去像是路人的防衛解決了,再下去。”少女伊伊還是那身長斗篷,幾乎包住自己的全身。一邊往下走,一邊小聲介紹。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