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象當初給寒煙治病,很簡單的一種病,他都要九天才能治癒。之所以要這麼久,就是因為真氣不足。當然,這其中還有為了與女神多點時間相處。如果是現在,他十分鐘就搞定了。

「兄弟,我們可以走了嗎?」霍寒山問道。

「可以,我既然來了,那就一切聽哥你的安排!」郝仁笑道,「不過,人家是大領導,日理萬機。我們有空,人家不一定有空!」

「有空,有空,我已經讓他們安排好了!」霍寒山笑道。

兩人一起走出房間,剩電梯下了樓,來到外面的停車場。郝仁坐上霍寒山的賓士S600,直上大馬路。

「山哥,你還沒有跟我說,這個病人是誰呢?」

霍寒山說道:「他叫豐印堂,是我們江南省的副書記。在九八年的那場洪水中,他作為一個外省一個縣的主要領導,帶著幹部群眾奮戰在抗洪搶險一線,結果得了很嚴重的風濕。這些年來看了很多的醫生,這病就是治不好,而且有越來越嚴重的傾向。他今年還不到六十歲,如果這病治好了,他的肯定能夠前進一步。如果治不好,那就要進人大或者政協了!」

關於豐印堂,郝仁倒是經常聽人說起過,這是一個很能幹實事的人。主政一方的時候,他總能讓當地經濟狀況和老百姓的生活水平都有所改善。

這就很不容易了。有些人只關注GDP,不管老百姓的生活質量,離任后只留下罵聲一片。

象豐印堂這種幹部,郝仁一定要幫他一下。治好他的病,他就能多干幾年,老百姓就能多得些實惠。

「山哥,你昨天晚上說,這位豐書記跟你家伯父是朋友?」郝仁問道。

「是啊,我父親和豐書記是大學同學,又曾經一起在京城黨校進修過。只是我父親這個人好享受,無意進取,現在我省的國企里養老呢!」霍寒山說起自己的父親,倒是很為他的前程感到惋惜。

「那寒煙的父親呢?」郝仁去過雨佳山房幾次,丈母娘倒是見過幾回,但是老丈人卻從來沒有見過。

「我小叔這個人倒是很上進,但是他一直在外地工作,很少回家!」霍寒山的話里似乎隱瞞著什麼。

「他是不是不喜歡寒煙母女,去年寒煙過生日的時候,也不見他回來!」郝仁問道。

「你說錯了,我小叔最喜歡的就是寒煙了!」霍寒山終於還是沒有忍住,搖著頭說道,「我小叔最不喜歡的是小嬸娘!我這個小嬸娘眼裡只有錢,簡直俗不可耐。我小叔當年被我奶奶逼迫,娶了小嬸娘,生下寒煙后。他卻越來越無法容忍小嬸娘,只要遠赴內地,打算這輩子都不回龍城了!」

「我這個岳父倒是很悲壯的,」郝仁苦笑道,「他不回來,一個人在外面,生活上誰來照料?」

「再找一個唄!」霍寒山笑道。

「你是說我又多了一個丈母娘?」

「這有什麼?一等男人,家外有家!」霍寒山很認真地說道,「我爸是,我小叔是,我也是,你將來也可能是!」

郝仁心中暗笑:「我現在已經是了!」 並非以彼之道,還之彼身。

林風自然不是小氣之人,把當日的『仇』記得如此之深,事實上在古族到來前林風便和舜,千戀皇等人仔細商議,定下談判事宜。集思廣益,術有專精,論談判技巧舜等人自強過林風許多。

古族急,那便讓他們更急!

越心急越容易失了方寸,在外界一步步壓力下,便會將『底線』一點點的突破。

這便是談判的王道!

越窮越欺,越慘越壓,既是談判便等同與戰鬥,這就是另外一個戰場。沒有仁慈,有的只是對弈,輸的一方會讓出更多『土地』和『空間』,贏的一方則獲得更多。



第一天,古族眾強者還算平靜。

第三天,古族眾強者已是按捺不住,開始遣人詢問。

第五天,第七天,第九天……無錯小說..轉眼,十天已是過去,眾古神急的宛如熱鍋上的螞蟻,焦急不安。便連之前頗為鎮定的古笙亦開始緊張起來,第一次親自前來。

原因很簡單。

妖族,經過短暫休養和調整,已是兵分三路,正式向三大古域進軍!古族之危,迫在眉睫!

「終於來了。」林風雙瞳閃動。

「沒想到等到第十天,妖族才開始出兵。」舜微然一笑,智珠在握。

「古族的第一道心理防線,已是崩潰。」千戀皇美眸閃動,林風微微點頭,對古族來說妖族的再一次出兵等於將他們逼到絕境,距離三大古域被攻破正式進入倒計時時間。

面對強大的妖族,古族根本無力抵擋。

或是以卵擊石,又或是忍痛放棄三大古域。無論哪一個對古族而言都是難以接受的。

「可以正式提出條件了。」舜雙瞳精光閃動。

千戀皇點了點頭,「倘若最初我們提出這個要求,只怕古族立刻便會翻臉走人,彼此再無緩和餘地。」

時間,是最好的鑰匙。

對古族而言,聚靈陣是鎮族之寶。而聚靈陣所在『神域』更是古族禁地,根基所在!最重要的是,小型聚靈陣根本無法拆卸,林風想要得到小型聚靈陣,意味著最起碼神域將要大開門戶,但單是這些並不夠,林風要的——

是整個神域!實力多強,野心就有多大。

只要一個小型聚靈陣,等於在古族的『禁地』中來來去去。時間久了反是扎眼,惹得彼此不快,同盟之事起初或許配合默契,然只怕屆時神域將會成為雙方的一個摩擦點。

當然,林風也是有少許私心。

盤古梯所在,是完全不下於小型聚靈陣的存在!

既然已是準備提出如此苛刻的條件,倒不如提的更苛刻一點,更果決一點!



「什麼!?」古笙面色大變。

目光投向林風。露出震駭之色,夾雜著一分不敢置信。

儘管料到林風的『要求』會很高。卻沒想如此之高,古笙緊抿雙唇,一言不發,面色難看至極。但他卻也怪不得林風,當日錯在古族,便是最後古族反對結盟他也未露面。

今日古族有求於林風。對方提出要求自是理所當然,只是沒想到……

林風的野心,如此之大!

「整個古域!林兄你這未免太強人所難。」古笙緊咬牙關,隱隱有些怒氣,卻無從發泄。


這還算是同盟么?簡直是搶劫!

而且搶的是古族的根基!

林風淡然一笑。也不以為意,倘若第一次碰面彼此就能談攏,說明自己提的『要求』著實太簡單,「這是我們人類高層商議后的結果,不好意思,古兄,我雖為人皇,但內政外交之事非我所管,還望見諒。」…

一番話語剛柔並濟,讓的古笙打落牙齒往肚裡吞。

林風怎會做不了決定?

只要他說一句話,其它人類高層只會聽從!

林風在人類族群中的地位,和巫皇帝江在巫族的地位是一模一樣的,但眼下林風這麼說,他也只能這麼信,沒有其它選擇,誰讓古族處於弱勢一方,誰讓他們之前自己斷送了大好機會!

有時候,機會錯過就沒有了。

「如若古兄實在覺得難以接受,要不….算了吧。」林風眼眸輕閃,徐徐開口。

以退為進,無謂逼迫古族,如此反會得到反效果。

古笙面色難看,低聲道:「此事我做不了主,等我回去與諸位師傅商討后再給林兄你一個答覆。」言罷也不待林風回話,便是拂袖而去,卻是古笙真的悶了一肚子氣在心中,無從發泄。

望著古笙離去的背影,林風淡然一笑。


古笙的反應,比自己想像中要『好』的多,起碼未是暴跳如雷,眼下這般反應,說明……

希望,還是挺大的。




果不其然,第二天古笙便與眾古神找上門來。

然,林風只見了古笙一人,經過第一輪的談判彼此心中已是有數,開始試探雙方底線。這般碰撞早在預料之中,得不到任何結果,但卻是一個好消息,說明古族是有讓步可能,而且……相當之大!

因為如今的局面,對古族太不利!

七大古神兩個重傷,只剩四個主持大局,還有一個蔄鷂古神已被摒棄在外,沒有神殿之主古正可依靠,蔄鷂古神就算再怎麼敵視人類,仇恨人類亦無力回天,故而此次談判他連參加都不願參加。

金戮古神,大地神母及蒼木古神,便是古神的代表。

而古笙,則代表了其父親古正,為神殿之主的繼承人,權利可以說最大。

確實,林風運氣不錯。

若是古正未傷,又怎輪得到古笙做主?聽到林風這如此『過份』要求,只怕當場便是翻臉。對古正來說就算國破家亡也不會低半點頭,更不用說向人類低頭!

古族的驕傲,決不能丟!

但古笙和其父親卻又不同,他所考慮的更多是古族安危,族群的延續,在某種程度上來說古笙和林風的觀念比較接近。這便是老一輩和新一輩強者的差異。性格差異,觀念差異。

要求,確實很過份。

但設身處地,林風相信古笙最終還是會接受。

神域不久后將會被攻破,到時便會屬於妖族,包括其它兩大古域同樣如此,既然如此,『送』給人類又何妨?反正已是保不住。但這更多是尊嚴和驕傲,是低不低頭的問題。

林風。並不急。

因為他相信,隨著妖族大軍距離神域越來越近,古笙答應的可能便越來越大。

決不讓步!

同時,以南方域為主,其它八大域為輔,人類大軍正有條不紊的集合著,隨時準備與妖族開戰。這在之前早已定下來,無論古族讓或不讓。與妖族這一戰已是必不可免,所區別的是……

若能同盟。便能更添古族一分力量,成功幾率更高!

若不能同盟雖說幾率小,但在林風估計有心算無心,這場神域之戰也有三成到四成的把握拿下!就算拿不下,起碼讓妖族吃足苦頭,本體屆時便會破關而出。發揮最強戰力,自己相信如今的本體實力絕對是斗靈世界最強的——…

天神者!

擁有群攻能力的天神者,將會是戰場上無比可怕的存在,尤其是當這個天神者的火焰耗之不盡時,更是等同死神。

林風擁有足夠實力。故而底氣十足




第十三天。

第十五天。

第十七天。

妖族,一步步的逼近,古族,一步步的退讓。

一直堅守的底線,終是被跨越雷池,儘管再不甘願,再痛苦,彷如割地求和那般低下尊貴頭顱,然為了古族的命運,為了族群的安危,古笙寧可自己做千古罪人,亦是做出了一個令他引以為恥的決定——

將神域讓給人類!

「相信我,你不會後悔的。」林風望著古笙,徐徐開口。

「或許今時今日看來,這個決定是錯誤的,但百年後,千年後再看,你會發現……這個決定是最正確的抉擇。」林風淡然而笑,「因為這一個決定,古族不會成為亡族之奴,而是會繼續傳承下去,萬年,十萬年,百萬年,更久更久。」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