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傅!”幽冥一看到站在敵人中央的那暗紅色身影,就覺得渾身充滿了力量。

擁有暗紅色身影的主人正是幽冥的師傅,看起來也不過才四十歲左右的男子。他給人一種成熟、穩重的感覺讓任何容易就相信他。他的腰間上掛着一把紅色的劍。可是劍柄卻被一層白色的布包着。

“看來你們是很久沒有訓練了。”幽冥的師傅隨手一揮,一拳、一掌、一腳都正中敵人,沒有一擊是落空。

“嘻嘻嘻!”幽冥尷尬地笑到。

“一刻鐘到。”邁德緩緩地說道,他的話剛落下,身旁原本毫無損傷的敵人全都一一倒下。幽冥的師傅雙手負立在後,身上甚至沒有沾上半點兒血。

“長老們傳話過來說,結界已經加強完畢,我們可以回去了。”邁德接着說道,畢恭畢敬的口吻自然是對着幽冥的師傅說的了。

“徒兒,過來。”幽冥的師傅望着幽冥,淡淡地喚道。

“師傅。”在師傅面前,幽冥從來都不會調皮,這次自然也是乖乖的。御龍騎士傭兵團的其他團員都負傷,慢吞吞的走回去。

“徒兒,聽邁德說,你有一箇中意的女孩兒,是不是真的?”幽冥的師傅輕描淡寫地問道,他的問題讓幽冥愣在那兒,傻傻地看着他的師傅。

“不是嗎?”他師傅見幽冥遲遲沒有回答,就轉頭看着他。

“幽冥,你就認了它吧。”邁德笑吟吟地說着風涼話。

“邁德!!!”幽冥不管身上的傷,立刻追着邁德來揍。不過,邁德說了那句話後,就像一陣風那樣不見了,獨留下他爽朗的笑聲。 話說回來,冰月一行人已經從迷霧森林回到靈月芽。 這個殺手可真笨 ——羅雅珥歡喜的臉孔,而是黧渢等佧黎諾村的四位長老,以及靈月芽的五位長老帶着微怒的表情。

“父親,各位長老。”“黧渢叔叔,長老們,你們好。”宇斯和狄伽對着站在靈月芽正門口的各位長老說道。

“你們兩個怎麼可以那麼任性!迷霧森林是你們可以去的嗎?就連各位長老們也不敢任意妄爲,胡亂進出迷霧森林。”黧渢厲聲斥責宇斯和狄伽。

“但是…………”狄伽還想爲自己和宇斯說話、解釋。

“黧渢,別再罵這兩個孩子了,他們剛從迷霧森林回來,一定很累了。”站在黧渢旁的一位長老對着他說道。

“這次就看在煦郝長老的份兒上原諒你們。”黧渢冷冷地說道,可見他還沒完全氣消。

“生什麼事了?”一道柔和的聲音從長老們的後方傳來。一聽到這道聲音,各長老都立刻轉過身,對着來人拱手鞠躬。

“女王。”各長老同時喚道。

“歡迎回來。”羅雅珥揮揮手示意衆長老起來,然後纔對着冰月、彬星、墨厥和索說道。

“星,月,厥大哥,索大哥,你們回來了!”一見到冰月一行人,舒兒粉紅色的眸子中立刻出現莫名的光芒。

“舒兒,有沒有給精靈女王添麻煩了?”彬星寵溺地撫着舒兒的絲,笑着問道。

“纔沒有。”舒兒不滿地鼓着腮幫子,回答道。

“是是是,你最乖了。”彬星笑眯眯的說道。冰月、墨厥和索看見他們的行爲都忍不住翻了個白眼,決定漠視他們。

“各位,到靈月芽去,我有些事想和大家商量。宇斯,狄伽,你們也一塊兒來。”羅雅珥柔柔地對這種人說道。

“是,女王。”包括黧渢在內的九位長老一同說道。宇斯、狄伽也跟在羅雅珥及長老們的後面。冰月等人互望一眼,也默默地走在後邊兒。


來到被喚爲靈月芽的大樹裏,羅雅珥坐在廳中的椅子上,而各長老則分成兩邊,站在廳中的兩旁,宇斯和狄伽也同樣站在兩側。冰月一行人得到羅雅珥的允許,就毫不猶豫的坐在椅子上,沒有理會其他人那投射在他們身上的怪異目光。

“各位長老,我相信你們現在一定有很多的疑問。”羅雅珥示意用長老們坐下後,才緩緩地開口說道。

“女王…………”一個身上傳來源源不絕的木系元素能量的精靈帶着些微無奈的神情看着他們最敬愛的女王。

“這幾位外來的朋友會到迷霧森林,都是受我所託。我知道擅自讓他人進入迷霧森林是不正確的,但是,也唯有他們能夠毫無損傷的進出迷霧森林。”羅雅珥一字一句清楚地解釋道。

“女王,恕屬下愚昧,不明白女王的意思。”衆長老顯然都不明白羅雅珥的意思。

“不如讓我解釋好了。”冰月淡淡地開口說道。

“請。”他們雖然不明白,不過見羅雅珥沒有反對,自己也不好說些什麼。

“我和我的弟弟,彬星都不是神眷大陸的人民。我們來自聖光大陸,這樣說,你們能夠明白了嗎?”冰月緩緩地說道。

“你們是……神族?!”九位長老立即倒抽一口氣,驚慌地看着冰月和彬星。

“嗯,我們是神族沒錯。這次來精靈之森,除了找尋一些能夠幫助我們的人以外,還希望可以得到精靈和半精靈的相助。”冰月接着說道,也沒有理會還淪陷在驚訝神情中的衆長老。

“你們有什麼證明嗎?”水長老看着冰月等人問道。

“要證明嗎?這裏有。”彬星笑得十分燦爛,讓冰月不禁升起一股非常不妙的感覺。而墨厥、索和舒兒顯然都等着看好戲,從頭到尾都沒有開口說過一句話。

彬星伸手從[囊天袋]裏拿出一套全白色的盔甲。冰月一看到彬星手上的盔甲,不由得微微蹙起眉頭,直視彬星那充滿惡作劇似的笑臉。坐在一旁看戲的墨厥等人都掩起半邊脣,將笑容藏起來,不讓冰月看見。

“鐺鐺鐺鐺!!!”彬星笑開了,看着眼前呈現呆愣狀態的長老。

“彬星!”冰月微微提高聲量,冷冷地喚着彬星的全名。 名中醫的俏嬌妻 ,全身僵硬,頭顱機械似的轉向冰月,受其開懷的笑容,換上一絲尷尬的微笑。

“月,我…我……也不過是想幫忙而已啊…………”彬星有氣無力的反駁道。

“這……這……你是……是女神像!你就是那尊女神像!不……不對,應該說,女神像是照着你來弄的。”佧黎諾村的四位長老同時出驚訝的聲音。彬星拿出來的盔甲正是[月輝],也就是半精靈們再熟悉不過的盔甲。

“夠了!現在你們相信了吧,可以談正事了嗎?”冰月淡淡地問道,眼睛始終停留在彬星的身上,讓彬星覺得渾身不自在。

“對不起,我們居然懷疑你們的身份。”水長老畢恭畢敬地對着冰月道歉。

“只要是你們需要用到我們的地方,我們精靈族和半精靈族會全力支持你們的。”衆長老就像是起誓一樣,信誓旦旦的說道。

“謝謝你們。”冰月緩緩的道謝。

“我想有一件事,還是由我們親自問你們會比較好。”彬星手起[月輝]後,對着在場的衆人說道。

“兩位請說。”羅雅珥溫柔地笑着說道。

“我們希望你們能讓宇斯和狄伽跟我們一起走。”彬星也不想拐彎抹角,直接開門見山地說道。

“爲什麼?”黧渢不明白,在精靈之森多的是人才,爲何一定要狄伽和宇斯?不是說他的兒子不好,只是若可以的話,他並不希望這兩個孩子離開精靈之森。

“因爲他們有無限的潛能。”冰月接着說道。

“不過,如果你們不願意讓他們到帝國去的話,我們是絕對不會勉強的。”彬星輕笑着說道。

“你們兩個意願如何?”其他長老,包括羅雅珥在內都沒有說話,將事情交給黧渢自己處理。這畢竟是人家的家務事,他們插手的話,似乎說不過去。

“父親,我想跟他們走。”宇斯沉默了片刻,才緩緩地開口回答道。

“…………”黧渢沒有回答雨絲,只是靜靜地看着他。

“我希望能學到更多的東西,我想保護精靈之森。”宇斯的綠色眸子中只剩下無比的堅定。

“狄伽,你呢?”黧渢轉頭看向狄伽,啓脣問道。

“我也想去。”狄伽直視黧渢的眼睛,泛起一絲笑容,堅決地回答道。

“叔叔,我已經長大了,更何況,我想去看看爹孃他們生長的地方,到底是怎樣的。”狄伽在黧渢還沒開口說話的時候,就已經搶先說道。


“既然你們都下定決心了,我也不好阻止你們,你們……萬事小心。”這是黧渢唯一能夠說的。

“謝謝父親(叔叔)。”狄伽和宇斯同時說道。

“兩位大人,我想和你們定下同盟契約,可以嗎?”羅雅珥見他們處理完宇斯和狄伽的事情後,纔對着冰月等人說道。

“如果你不介意的話。”冰月這才泛起一絲微笑。


“吾以精靈女王之血爲契,精靈之森子民爲源,願以上天爲證,請見證吾代表精靈一族,與神族立下同盟契約,以吾之壽命爲契約期限,立,同盟契約!”羅雅珥咬破自己的手指,用指尖上的血在空中寫下‘契’一字,並念上咒語。

“吾以月之神之名,謹代表所有神族,父神爲證,天地爲鑑,與精靈一族立下同盟契約,與之共同進退,決不被判,以吾血化爲契約之印,立,同盟契約!”冰月和羅雅珥做着相同的動作,口中念着神族的同盟契約的咒語。

“契約完成。”冰月和羅雅珥同時說道。在場的衆人無一不露出笑容,這代表他們從今以後多了一個強勁的同盟。 “各位,不知你們什麼時候會離開呢?”羅雅珥好奇地問道,她相信想知道這件事的人不止她一個,長老們應該也會很有興趣吧,尤其是黧渢長老,她心想。

“過兩天吧。”冰月想了一會兒,然後緩緩的開口回答道。而且,宇斯和狄伽應該還有些事情需要處理,所以就給他們一些時間吧。

“謝謝。”宇斯對着冰月等人說道。

“既然全部事都解決了,我們可以去休息了吧?”墨厥笑吟吟地問道,褐色的眸子帶着些微的疲累。

“對不起,我都忘了你們剛從迷霧森林回來。”羅雅珥這纔想起冰月等人已從迷霧森林回來就被他們帶到這裏來,都還沒好好休息過。

“我們先走了。”彬星笑着說道,然後冰月等人便往先前的樹屋前進。

“女王,黧渢先行退下。宇斯,狄伽,你們兩個跟我來。”黧渢別過羅雅珥後,就帶着宇斯和狄伽離開了。

黧渢帶着狄伽二人來到他在靈月芽的一間住所。一進到裏面,黧渢就讓他們兩人坐下。黧渢語重心長地對着他們說道,“既然你們決定要到帝國去,就不要給別人添麻煩,知道嗎?”

“是,父親。”宇斯點點頭。

“宇斯,不管生什麼事情,都一定要冷靜。而且,一定要聽從兩位主神大人的話,知道嗎?” 高手下山

“知道了,父親。”宇斯輕笑着回答道。

“還有就是你,狄伽,你的個性在外邊兒很容易吃虧,記得不要多管閒事,有些事情並不如表面上看起來那麼簡單。少惹禍上身,一切要以自身安全爲重。”黧渢轉頭對着狄伽說道。

“是……叔叔。”狄伽垂下頭,微微頷。

“狄伽,你即將到外面的世界去,可是,以你現在的能力恐怕還不足以自保。”黧渢輕緩地說道。

“叔叔,我沒有那麼差吧?”狄伽有些不滿地嘟起嘴,小聲抗議道。

“並不差,可是也不強。”宇斯笑着說道,他的話惹來狄伽的一瞪作爲回禮。

“我不是說你差,只是帝國不如精靈之森那麼和平,多一技防身也無妨,不是嗎?”黧渢徵求狄伽的同意。

狄伽原本想搖頭說不的,可是,她又找不到任何的理由反駁黧渢的話。更何況黧渢只是爲了她好,所以她除了同意以外,就沒有其他的答案了。“我不反對。”

“所以,我想和你立下契約。”黧渢的話剛落下,只見宇斯和狄伽都一副呆愣的模樣,顯然還沒會意過來。

“對不起,叔叔,請問你剛剛說什麼來着了,我好像聽錯…………”狄伽搔搔頭,尷尬的說道,她怎麼覺得自己好像產生幻聽了,一定是聽錯了。

“你們沒有聽錯,我確實是這麼說了。”黧渢看着眼前兩個孩子,開口說到。

“叔叔,可是…………”狄伽想要說服黧渢放棄這個念頭。

“不用可是了,就這麼決定。”黧渢打斷了狄伽的話,堅決地說道。狄伽和宇斯這兩個好友互望一眼,也只能服從黧渢的話了,誰讓黧渢是長輩來着。

在另一邊兒,幽冥、邁德,以及御龍騎士用兵團的團員都圍坐在一塊兒。而坐在桌子正中央的正是幽冥的師傅。自從完成任務以後,幽冥和邁德就想要回駐地去。可是,卻遲遲找不到一個適當的時機和幽冥的師傅開口道別。畢竟,他們可是難得纔來這裏一次,一年也只有少數的幾天。

“徒兒,你什麼時候要把那女孩兒帶過來讓師傅瞧瞧了?”自從邁德‘不經意’說漏口以後,幽冥的師傅就一直問着相同的問題,話題始終圍繞在這兒。

“師傅,我說過了,邁德只是說笑而已,不能當真啊!”幽冥並沒有告訴他師傅冰月的存在,這是因爲他根本不確定冰月對他到底是怎樣的一種感覺。如果只是當他朋友的話,那還真是糗大了。

“前輩,請相信我,是幽冥親口說的。”邁德毫不死心地再接再厲,繼續努力。

“師傅,我從來都沒騙過你啊!”幽冥不由得提高聲量,而綠色的眼眸則死死地瞪着邁德,只要邁德敢再說一句話,他保證,絕對會讓他死無葬身之地的。

“徒兒,愛情歸愛情,不要因此而荒廢了修煉。”幽冥的師傅拍拍他的肩膀,緩緩地說道。

“師傅,我不會的,更何況她比我還強…………”幽冥的話剛出口,就意識到自己居然不小心說出來,這次真的是水洗也不清了。幽冥機械似的轉頭看着他的師傅,祈禱他老人家一時耳背沒有聽到那句話。


“徒兒,你還真是不適合說謊。”他的師傅無奈地搖搖頭,可是眼中卻盡是滿意的光芒。

“師傅…………”幽冥忍不住**,他這次死定了。

“那女孩兒是個怎樣的人?”他師傅開口問道,可惜,陷入自怨自哀的幽冥並沒有注意聽他師傅說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