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浩宇低頭在田靜額頭親吻了一下,然後在餐桌上留了一張紙條,“寶貝,起來記得吃早餐呦,一切都給你準備好了,放在保溫箱裏,”下方署名,愛你的小流氓,還畫了一個心形。

做完這一切,龍浩宇方纔放心的離去。


龍浩宇拿好隨身文件,開車來到艾家別墅,他到時艾琳已經起來了,只是臉色還稍微有點蒼白而已,化了淡妝之後便看不出來了。

“老大,你來了。”炎龍也是第一時間趕過來。

“嗯!”龍浩宇點點頭,問:“昨天沒發生什麼事吧?”

炎龍告訴龍浩宇一切如常。

看眼手錶已經七點四十了,龍浩宇道:“我們快走吧。”

來到門外,艾琳的司機已經等在這了,安排三人上車後,龍浩宇開着自己的車緊隨其後。

他們來到宏運時,幾乎所有的員工都到了,因爲他們都知道今天是個決定命運的大日子,所以都早就到了。

艾琳等人剛下車,薛定軍正好也到了,雙方撞到了一起。

薛定軍看眼一切如常的艾琳,心裏暗罵一聲劉金是個廢物,然後笑着上前與艾琳打招呼。

“艾總,聽說您前兩天身體不適,不知怎麼樣了?是否無恙?”

聽着他這虛情假意的問候,艾琳甚是反感,估計他心裏在想自己怎麼沒死吧,所以艾琳也沒有給他好臉色,話裏有話道:“託薛副董的福,僥倖未死。”

因爲當時殺手跑了,所以艾琳也不清楚到底是誰要致她於死地,但她知道不是薛定軍就是劉金。

“那就好,那就好。”薛定軍應了一聲,伸手道:“艾總請。”

艾琳看都不看他,高傲的從他身邊走過,一馬當先的進入宏運,龍浩宇跟在她的身後。

“看你還能嘚瑟到什麼時候。”薛定軍陰沉的看眼艾琳,走了進去。

八點半整,會議室裏,除了劉金以外,宏運的所有股東都到了。艾琳坐在首位,她的下手分別坐着舒靈與薛定軍,而龍浩宇則坐在舒靈旁邊,炎龍規矩的立於艾琳身後,這是龍浩宇要求的。

艾琳看了一眼手錶問:“怎麼回事,難道沒人通知劉總開會嗎?”

艾琳話語中多了一絲不悅,轉頭看向一名男子問:“王副經理,你們經理呢?”


“這個……我也不太清楚。”被點名之人吞吞吐吐道。

“真是越來越沒有規矩了。”艾琳氣的一拍桌子道。

“說到規矩,我倒想問問艾總,您是不是應該以身作則啊?”薛定軍陰陽怪氣道。

艾琳看向薛定軍道:“薛總有話就說,如果我做錯了什麼,自然會檢討自身。”

薛定軍看眼龍浩宇道:“艾總,這是我們公司的股東大會,您讓一個外人蔘加,似乎不大合情理吧。”

他的意思很明顯,就是指龍浩宇,同時也是旁敲側擊,確定一下龍浩宇的身份。

“老狐狸,這就着急了。”艾琳看着薛定軍嘴角劃出一絲譏諷道:“龍先生是我請的貴客,至於他的身份我先暫時保密,一會再向大家透露。”

艾琳故意賣了個關子,衆人聽罷全都不由自主的多看了龍浩宇一眼。

“哼,最好是這樣。”薛定軍冷哼一聲。

大約十分鐘後,會議室的門被人推開了,劉金捂着半張臉,這才姍姍來遲。

本來艾琳還想責備他幾句的,但看他這樣,到嘴邊的話又被她給生生的嚥了回去,關心問:“劉總你臉怎麼了?”

“艾總,沒事,昨晚不小心摔了一跤。”劉金說着來到薛定軍旁邊坐下,目光含恨的看眼薛定軍。

雖然他掩飾的很好,但還是沒有逃過對面龍浩宇那銳利的目光。


“好,人都到齊了,那就開會吧。”薛定軍道。

“薛副董,請注意你的身份,艾總在這,哪裏輪到你來說話了?”舒靈毫不客氣道。

“你……。”舒靈一句話頂的薛定軍說不出話來了。

“那就請艾總兌現你的承諾吧。”

薛定軍說完,衆人全都看向艾琳,這纔是關鍵,不能解決這次危機,說什麼都是空話。

艾琳見狀環視衆人道:“各位,請大家放心,S市的博海集團,已經答應對我宏運伸出援助之手。”

“什麼?這不可能?”薛定軍驚呼一聲。

其他人也是目不轉睛的看着艾琳,臉上滿是懷疑之色。

“沒什麼不可能的。”艾琳起身看向薛定軍道:“難道就只許你們找盟友嗎?”

“砰。”薛定軍拍案而起,怒道:“胡說八道,你根本就連博海的門都沒有進去,還想在這欺世盜名。”

“哦,是嗎?”艾琳轉頭笑道:“看來薛副董對我的行蹤很是清楚啊?”

事到如今,薛定軍也不怕艾琳了,如實承認道:“不錯,瞭如指掌。”

“哈哈,好一個瞭如指掌。”艾琳環視衆人道:“各位,實不相瞞,龍先生就是博海派來的代表。”

“什麼?他是博海的人?”

“怎麼可能?他不是一個送快遞的嗎?”劉金震驚的看着龍浩宇,眼中滿是難以置信。

“哈哈……。”

這回倒輪到薛定軍大笑了,他指着龍浩宇道:“艾琳啊艾琳,你就算花錢僱人,那好歹也僱個像樣的啊?竟然僱個送快遞的。”

薛定軍環視衆人道:“大家都還記得吧,上次我們宏運,快遞發生爆炸,就是此人送的,可是現在艾總竟然說他是博海派來的代表,你們說可笑不可笑,艾琳啊,你此舉真是貽笑大方啊。” 龍浩宇憐憫的看眼薛定軍,淡淡道:“以前我確實是送快遞的,不過今時不同往日。”

龍浩宇說着,從文件包裏拿出一疊文件,道:“大家可以看看,這是艾總與李總籤的合同。”

合同每人一份,傳遞了下去,衆人詳細的看了一遍,不錯,上面白紙黑字寫的清清楚楚。

“哎,我們宏運怎麼成了博海的附屬了?”有人提出疑問。

薛定軍看罷指着艾琳怒道: “艾琳,你竟然以宏運爲交換,讓博海出手,你知道這是什麼行爲嗎?你這是在賣公司。”

“薛副董,請你看好了,只是附屬而已,博海實力雄厚,和博海合作對我們有百利而無一害。”艾琳道。

嗯,衆人聽罷也點頭贊同,可是這是好說不好聽啊,畢竟,淪爲了附屬。

“唉!——”

不少人都發出了嘆息。

薛定軍趁機鼓動衆人道:“艾琳的行爲,實在是令人不齒,我薛定軍今天在這發出抗議,有同意的請舉手。”

薛定軍話落,不少人都舉手了,只有少數人舉棋不定。

“抗議,薛定軍你有這個資格嗎?”艾琳不屑道。

“資格?”薛定軍笑眯眯的看着艾琳問:“敢問艾總,如何纔有資格?”

“股份超過我。”艾琳淡定自若道:“如果你的股權能超過我,我主動退位讓賢。”

“嘿嘿,不好意思艾總。”薛定軍露出小人得志的神色,道:“我剛好超過你。”

話落,薛定軍將百分之四十七的股份扔在了會議桌上,所有人都被驚的目瞪口呆,只有龍浩宇例外,因爲在他看到劉金的時候,已經預料到了。

艾琳驚訝的看向劉金,道:“劉總,你竟然……?”


“對不起艾總。”劉金起身對着艾琳深深的鞠了一躬,然後轉身默默的走出了辦公室,因爲他留在這已經沒有意義了。

同時離去的,還有一些被迫賣掉股份的那些小股東。

“卑鄙!”舒靈憤怒的起身,卻又被龍浩宇拉住了。

龍浩宇用眼神示意舒靈與艾琳稍安勿躁,順手端起面前的茶水,邊喝便饒有興趣的看着薛定軍,他倒想看看對方還能玩什麼手段。

“艾總,你放心,我不用出賣公司,也一樣可以令公司度過這次危機,現在就請大家用最熱烈的掌聲,請我們的合作伙伴,閃亮登場吧!”

薛定軍得意的看眼滿臉失落的艾琳,然後指着門口意氣風發道。

這突然的變故打了衆人個措手不及,全都茫然的看向門口,不知道薛定軍口中的合作伙伴是什麼人,竟然令他這麼自信。

隨着話音剛落,會議室的大門被人推開,一位身着黑色勁裝,擁有一頭飄逸銀髮的絕美女子,猶如高傲的女皇一般,一馬當先的走了進來,在她身後還跟着四人,三男一女,都是帥哥靚女。

“啊!好美——。”

“好有氣場。”

所有人都是驚豔的看着這突然出現的絕美的銀髮女子,都被她這氣場十足的出場氣勢,所震懾的無以復加,半天都回不過神來。

如果說艾琳是高傲冷豔的公主,那這銀髮女子便是絕塵的不食人間煙火的仙子。

“噗,咳咳……。”

突然一聲不和諧的被水嗆住的咳嗽聲,打破了現場的氣氛。

龍浩宇手扶着會議室的桌子,低着腦袋不斷的咳嗽着。

還是他旁邊的舒靈最先反應過來,邊輕撫着他的背邊焦急問:“龍大哥,你怎麼了。”


“老大?”炎龍也是箭步來到近前。

“咳咳……。”龍浩宇只是不斷的咳嗽着說不出話來,扶在桌上的手指顫抖的指向銀髮女子。

顧小穎黛眉微皺的看眼龍浩宇,然後來到他對面坐下,她身後的一名嘴角掛着微笑的俊逸男子也是並排坐下,而其他人則是自覺的站在他們身後。

偌大的會議室裏只有龍浩宇那不斷的咳嗽聲迴響其間,其他人都是奇怪的看向龍浩宇,眼中不由露出厭惡之色。

“看來龍先生身體好像有些不適啊?不要緊吧。”薛定軍見狀不懷好意的笑道。

艾琳沒有理會小人得志的薛定軍,而是目不轉睛盯着顧小穎身邊的男子,怒道:“顧凱,果然是你?”

“呵呵,識時務者爲俊傑,艾總……。”

“龍大哥,你怎麼了,怎麼突然咳血了?”

然而不待他把話說完,便被舒靈的驚呼打斷,艾琳見狀忙跑過去問:“怎麼了?”

龍浩宇終於停止了咳嗽,剛纔他太激動了,一時氣急攻心,這才導致了咳血,擡手擦擦嘴角的血跡,龍浩宇慢慢擡起頭來。

見龍浩宇這幅模樣,薛定軍嘴角劃出一抹奸笑,對顧小穎附耳低語道:“顧小姐,就是這人剛纔差點壞我們大事。”

顧小穎聽罷眼皮都沒擡,同樣低聲冷語道:“妨礙我們的人,就讓他……。”

突然,她說不下去了,原本看着對面那冷峻的面容上,多了一絲驚訝,接着坐着的嬌軀微不可查的顫抖了一下,接着瞬間驚起,不可思議道:“阿噬,怎麼是你?”

不光是她,跟着她的四人也是驚呆了。

“怎麼會是他?”

所有人全都看向了顧小穎與龍浩宇,目光不斷在二人的身上來回打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