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她的表情王越能夠知道,這些人根本就沒想起自己,只是碰巧遇到自己而已。

王越聽到鄭爽的話後,也沒有生氣,而是淡淡的說道。

"我只是碰巧在這裏和朋友喝酒而已。"

田亮這時候也反應了過來,轉過頭看着鄭爽,撓撓頭笑着說道。

"你看我這馬虎眼,竟然還走錯包廂了,對了,你們在哪個包間?" 鄭爽聽到後,笑着迴應道。

"就在隔壁啊,對了,王越要不你也一起去吧,大家都是初中同學,好不容易碰到。"

"就是王越,大家都是同學,好久沒見了,一起去喝點酒慶祝一下。"

田亮倒是對王越挺熱情的,隨後摟着王越笑着說道。

王越看到田亮邀請自己,想了想,也不好意思拒絕他。

畢竟田亮初中那會兒倒是和自己玩的還不錯,並沒有歧視過自己。

所以他現在邀請自己,王越也並不準備去拒絕。

隨後,幾個人就向着隔壁包間去了。


"多少人曾愛慕你年輕時的容顏……"

鄭爽推開門後,裏面有人在唱歌,周圍看起來挺熱鬧。

王越擡起頭看了看,包間裏面差不多有十來個人,大多都是自己的初中同學,看來大家都喝了不少酒,許多人都有點醉醺醺的樣子。

此刻的劉琦和趙麗蓉就在其中,兩個人看起來很恩愛,一臉甜蜜的樣子。

"老同學們,你們猜我碰到誰了?"

鄭爽打開門後,笑着對着所有人說道。

包間裏的人聽到鄭爽的話後,擡起頭看了過去,然後熱情的說道。

"田亮啊,真是好久不見,沒想到你竟然來了。"

"就是啊,聽說你開了好幾家公司。現在混得這麼好,以後帶大家一起發財啊!"

"就是啊,亮哥有錢大家一起賺。"

衆人看到田亮來了,急忙走過去,熱情的和田亮打招呼。

"哎呦,這不是王越嗎?你怎麼來了,聽說你在4s店上班,一個月就掙幾千塊錢。現在來這裏不是下班想來這裏蹭飯吧,要知道這裏可是夜總會,只有酒沒你吃的晚飯。"

"哈哈哈……"

其中一個叫鄭凱的傢伙,故意冷笑的看向了不遠處的王越,說道。

而其他人聽到鄭凱的話後,也哈哈大笑了起來。

其實大家早就發現了王越,不過沒人想搭理他,畢竟王越在初中的時候,就很沒有存在感。

很多人都喜歡欺負他,那個時候的王越還有點自閉,所以很多人都不喜歡和他玩。


鄭凱的話一說出來,大家都哈哈大笑了起來,在場的人家庭條件都很不錯,所以他們經常會聚在一起。


王越在初中的時候就是大家欺負的對象,後來同學們聽說王越大學畢業後在4s店上班,只是個臨時工而已,所以大家沒少背後嘲笑他。

只不過沒人當面說出來,而且大家這麼多年聚會從來沒有請過王越。

王越也懶得和他們解釋什麼,既然不是一個世界的人,王越也覺得沒有留下來的必要,他轉身就要離開。

"王越,別走啊!別理他們,大家都是開玩笑的,你別介意,來喝杯酒。"

一旁的田亮拍拍王越笑了笑,隨後安慰着往把他往沙發上拉。

一旁的,鄭凱也拉住王越,說道。

"就是,大家好不容易聚一次來喝杯酒。你這麼着急走幹嘛?難道4s店晚上還上班嗎?"

"那可不一定,像王越這種給人家當臨時工的,就得隨叫隨到。對了,王越你這身衣服在哪裏買的?上次我見過我父親的朋友穿過,光這襯衣就價值好幾萬呢,你這一套下來不得十幾萬啊!"

"哈哈哈,什麼時候假貨做的這麼真了?"

鄭凱笑了笑,一臉鄙視的看着王越,故意說道。

王越看到鄭凱一臉得意的笑子,想了想並沒有解釋什麼。

別說自己重生之後,已經遠遠的超過眼前的這羣紈絝子弟,就算是前一世的王越,也是風光無限。

如果不是被柳媚兒陷害,光是他的上億資產,就抵得過在場所有人了。

不過王越知道,他們總歸不是一路人,所以自己並沒有打算和他們多說什麼。

正所謂狗咬你一口,你還去咬狗嗎?

而在這時一直摟着趙麗蓉的劉琦有點忍不住了,上次王越可是沒少讓自己難堪,這口氣一直都沒有出,他心裏面十分的難受。

他可不相信王越真的能開得起保時捷,那種豪車肯定是他借來的,所以劉琦故意冷笑着說道。

"同學們,上次我去註冊公司的時候,你們都想不到我碰到王越了。人家現在也是大老闆,開的也是保時捷豪車,可有錢了。"

"什麼,王越開着保時捷?"

鄭凱聽到後,冷笑了一聲,故意說道。

"他不會是偷偷開着客戶的車,出來裝有錢人的吧,就他那點工資能買得起保時捷的輪胎嗎?"

"就是,肯定是虛榮心作祟,他一個窮打工的,哪能買得起那種好車?"

"如果王越能開的起保時捷,那我不得開上勞斯萊斯。"

"就是,大家都是同學,誰不知道誰幾斤幾兩,有必要那麼裝嗎?還開保時捷,我信你個鬼。"

**看到大家的反應一臉的得意,因爲他和所有人想的都一樣,像王越這種窮屌絲,根本不可能開得起那種好車。

王越只是個臨時工而已,怎麼可能買得起上百萬的豪車?

"王越,就你一個窮打工的,裝什麼裝。偷偷開客戶的車,小心被客戶舉報了,到時候你連工作都丟了,我看你還拿什麼裝。"

趙麗蓉此刻也站出來,一臉鄙視的看着王越罵道。

"王越,你能要點臉嗎?我和劉琦訂婚,誰邀請你來了?趕緊滾!"

上次王越說自己是低級女人,讓趙麗蓉可是氣壞了,她一直想找機會,狠狠地羞辱一下王越。

如今機會來了,她哪裏能放過這個來之不易的機會?

王越看着劉琪和趙麗蓉這對小人得志的嘴臉,懶得和他們去吵鬧。

就在王越準備離開的時候,包間門忽然打開,一羣人衝了進來,氣勢洶洶的樣子。

鄭凱站在門口被推了一把,直接把他推得摔倒在了地上。

鄭凱心裏面十分的發火,要知道還從來沒有人敢這麼對自己,隨後他看着來人大罵道。


"你們他媽眼瞎了,來這裏鬧事,我可是認識這家夜總會的天佑哥,趕緊給我滾!"

鄭凱可是知道這家夜總會是趙天佑罩着的,這些年來還沒有人敢在這裏鬧事。

鄭愷看到這羣人來勢洶洶的樣子,雖然不知道他們來做什麼,但是他還是決定把趙天佑的名頭亮出來,估計這羣人聽到就不敢來這裏鬧事了。

這時那幾個人聽到趙天佑的名字後,愣了一下,隨後不說話了。

旁邊的鄭凱爬起了,看着衆人更加得意了,沒想到趙天佑的名字這麼好使。

"你認識趙天佑?"

站在門口的中年人一臉兇狠的看着眼前的鄭凱,他就是趙天佑。

原本他是想來找王越算賬的,畢竟他打了自己表弟,這件事情不能這麼算了。

沒想到竟然碰到替王越出頭的人了,還打着自己的名聲,這讓他頓時樂了。

而一旁的鄭愷聽到後,牛逼轟轟的說道。

"呵呵,這你就不知道了,這趙天佑和我可是同學,想當初我們兩個還拜過把子呢。"

"啪!"

鄭凱的話剛說完,趙天佑一巴掌就打了過去,隨後上前直接對着鄭凱就是一頓暴揍。

"我和你拜過把子,我怎麼不記得?"

"你個混蛋,敢打着老子的名頭招搖撞騙,簡直是找死。"

趙天佑上前一腳一腳的踹着鄭凱,這讓鄭凱被打的滿臉鮮血,門牙被踹掉了好幾顆。

在一旁的劉琦有點看不過去了,雖然他們也被嚇壞了,可是他今天這場聚會是自己組織的,所以現在鄭凱被人這麼打,他也看不過去。

而且劉琦覺得自己有的是錢,大不了給趙天佑一點小費,這件事就算了。

"哥們兒,給我個面子這件事算了吧,今天你們的消費我買單,怎麼樣?"

趙天佑聽到劉琦的話後,擡起頭問道。

"你買單?"

"對啊,今天你們的消費我買單,這樣我再拿1萬塊錢,這件事就算了。"

趙天佑看着眼前的劉琦,竟然拿出錢來侮辱自己,就讓他更加火了,隨後上前就是一巴掌。

"啪!"

"小爺我是像缺錢的人嗎?竟然敢拿錢來侮辱我。"

趙天佑一腳把劉琦給踹的飛了出去,隨後躺在地上痛苦地大叫了起來。

接着,他看看在場的人,直接冷笑着問道。

"誰是王越,給我滾出來,今天我倒要看看,是誰吃了熊心豹子膽,竟然敢動我趙天佑的弟弟。"

"趙天佑,他竟然就是趙天佑。"

"完了,這下可慘了。"

周圍的人聽到趙天佑的名字後,嚇壞了,每個人臉色都變得蒼白了起來。

那邊的鄭凱聽到後,眼前一黑,直接嚇得暈了過去。

要知道趙天佑可是惡名遠揚,哪個人不害怕?現在他竟然得罪了這樣的人物,簡直是找死啊!

"原來趙天佑找的是王越,和我們沒什麼關係。"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