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陽不知不覺居然是念了出來,居然是與這場景融匯貫通了。他的眼睛緩緩的閉上了,用皮膚去感受着微風。

周楓看到這一幕,大拇指都舉起來了,道:“很好,居然是這麼快就入定了,看來是個好苗子,我符盟復興有望啊。”

龍陽一直翱翔在腦海裏,他的神識在雜草中不停的遊動,

“草是一種有生命的東西,它們也是有着精神的東西,仔細去感受他們的力量,你就會發現不同了。”

龍陽順着周楓的話,不停的摸索着,此刻,他居然是感覺到了陣陣的生機從草上面跳動起來,與他的靈魂都是產生了共鳴,沒想到,生命與生命之間的溝通是這樣強大。

這一刻,龍陽將所有的精神力都是釋放出來,一個人靈魂有多大,精神力就有多大,更何況龍陽是火龍的龍魂呢?

ωωω ★ttκǎ n ★CO

“找到你了?”突然龍陽眼睛睜開,大聲喝道,就是猛地站起,一爪揮出,頓時,就是一個轉身,猶如狸貓一般抓起雜草中的頭髮,又是一個翻身落在周楓的身旁。

“我找到了。”

周楓看着龍陽,摸着自己的鬍鬚道:“很不錯,你入門了。”

這時,嗖一聲,所有的雜草都是枯黃起來,慢慢的脫落,瞬間消失不見了。

龍陽愣住了,被眼前的一幕驚呆了。

“很好,你可知道你所拿的這根頭髮便是這片靈田的魂眼。”

“魂眼?”龍陽唸了出來,很是迷惑。


“對的,魂眼是一個生機翻滾的地方,凝聚着這片靈田所需要的魂力。也就是說,有了魂眼,就可以有生機。”

頓時龍陽明白了,曾經在那本符術書上只見到對精神力的控制,而此刻,周楓所說的便是精髓,精神力的精髓。

突然,龍陽又是恍然大悟,道:“若是這樣說的話,那豈不是任何東西都有他的魂眼啊?”

周楓點了點頭,看着龍陽,滿眼驚愕啊,他沒想到龍陽居然是有這般領悟,竟是將這個領悟的這般透徹,面前的人完全就是一個天才啊。

“人,也是有魂眼的吧,若是將他的魂眼擊潰,那麼這個人也是不戰則敗。”龍陽繼續說道。

這一刻,周楓坐不住了,鼓起掌來,道:“很好,很好,你是我這麼多年來見過最優秀的弟子,不過現在我就教你一些東西,但是我想問一下,你學過精神力嗎?”

龍陽很淡定的搖了搖頭。

這次換周楓不淡定了,口齒都是有些不清楚了,道:“你說的可是真的?”


“對。”

“我靠,難道是祖宗顯靈了,居然是送來這樣一個寶貝。”

龍陽頓時無語了,

而此刻,躲在不遠處的一個黑影,,突然狠狠的咬着牙,道:“看來有棘手了,龍陽,你殺我弟弟,我要你死的難看。”

黑影自以爲自己沒被發現,可是,龍陽難道是吃素的,精神力是什麼,來了人能不知道嗎?可是龍陽可不願意打草驚蛇,畢竟無準備之仗龍陽可是不想打的。

若是戰,就要贏,來個引蛇出洞有何妨?你來我就能頂,你敢興高采烈的來,我就能讓你哭喪着臉回去。

這是一種自信,現在龍陽也是明白了武穆遺書的真正含義了,唯有自信纔是最強力的武器,能將對手的神經一一割斷。

龍陽淡淡一笑,什麼話也沒說。

之後,周楓教了龍陽幾句無關重要的話,就是讓龍陽回去了。

又是回到東戶,龍陽長長舒了一口氣,今天倒是十分安靜,武大沒有站出來,這可真是出乎龍陽的意料啊。

武大坐在炕邊,一臉的悶悶不樂,龍陽覺得十分奇怪,武大不找他說話,龍陽還真是不習慣,就是隨意問道:“怎麼了?”

武大擡起哭喪的臉,道:“沒什麼。”

龍陽那是那麼容易就能被騙過去,他一把抓住武大的肩膀,道:“快說,什麼事?”

武大還是緊咬着嘴脣,一句話也不說。

龍陽徹底怒了,道:“是不是誰欺負你了,靠,你這小子居然是不說,昨天老子不是答應過罩你了嗎?”

龍陽的一番話說了出來,頓時武大的眼淚都是流了出來,看着龍陽,遲遲不說話。

這很明顯就是受了委屈的樣子啊,看的龍陽居然是有些動懷。

不知道爲何,和武大才生活這麼兩天,可龍陽覺得這好像是生活了好多年,就好像是一對很親密的兄弟,看到兄弟受傷,龍陽豈能坐視不理,更何況,在書院的這幾年,他們兩個都要坐在一起。

武大擦去了眼淚,一個大男人現在居然是像一個哭啼的女孩子。

“陽哥,我是來自很遠的小鎮上,來這裏求學就是我的資質好了一些。所以我來到書院之後,總是希望和別人搞好關係,可是別人卻是覺得我這樣好像是欠他們的。我雖說好說話,但我也不是奴隸啊。”

“他們居然是讓我從他們的褲襠下鑽過去。那怎麼可能,男人是有自尊,我怎麼能那樣?”

聽到這話,龍陽的拳頭都是緊的了,沒想到這書院之中居然是有這般鼠輩啊。

“我不鑽,他們就羣毆我,父親送我來的時候對我說,你要忍,忍,忍者無敵,你要爲家族爭光,”

“忍”龍陽聽到這個字,突然想起了自己,當年他不是也忍嗎?可是忍了之後,又是換來了什麼?


家破人亡?

龍陽慘笑起來。眼睛中憤怒的火焰升起,看着武大,道:“明日我隨你前去,我到時要看看誰敢欺負我龍陽的兄弟。”


兄弟二字一出,武大的眼睛又是溼了一大片,抱着龍陽就是痛哭起來。

“我靠,能這麼沒出息嗎?”龍陽受不了這個,但是他沒有拒絕,因爲這是一個人對另一個人的信任。

敢動我兄弟,找死嗎?龍陽怒了,

第二天,龍陽要求武大帶着他去找那個人。

東楚學院有一個專門爲學生解決私人恩怨的地方,名字叫做剩死門。

在這裏你們可以翻天覆地的打,只要你們的恩怨全都瞭解,只要你們把氣全都撒掉,就行了。


龍陽給周楓請了一會兒假就是奔向剩死門,此時也是新入學,也沒幾個人有啥恩怨,所以剩死門這裏是靜寂的。 剩死門這邊也是一塊大廣場,在廣場中央有一尊左手拿劍,右手拿盾牌的壯漢,他張開大嘴巴向天空咆哮着,彷彿在訴說着他的戰意。

越來越近,龍陽纔是看到了一羣人。

當然武大也在其中。經過昨日龍陽的鼓勵,武大也是不再忍了,

忍無可忍無需再忍。戰便戰。

對面是一羣人,看起來年齡還是挺大,有着十八九歲的模樣,當看到龍陽的時候,都是紛紛譏笑起來。

“傻帽,這就是你的幫手嗎?老子一隻手就能捏死他。”爲首的是一位年輕人,他捧着肚子,大聲嘲笑道。

他一笑,所有的人都是笑了起來。

龍陽微微一笑,就是緩緩走近衆人,手上魂力釋放,猶若蛟龍一般,頓時,三色火焰齊放,將龍陽的手臂圍繞。

”我靠,”欺負武大的那羣人嚇的腿都顫抖起來,沒有想到這武大居然是有這樣的狠角色朋友,當初還真是不應該欺負武大啊。這個時候,他們的腸子都是悔青了。

武大也是驚呆了,沒想到龍陽居然是這般強悍,頓時心裏都是暖洋洋的。

火焰迸發,頓時就把那羣人嚇了一大跳。

“你是哪裏來的混小子?你敢動我嗎?我老大是修羅殿的夜修羅?”

龍陽微微一笑,道:“不認識。”

頓時,一拳轟擊而出,空氣中的氣流都是涌動起來,竟是猶如刀割一般,擊向縮在一起的人。

噗噗噗,所有人的臉上都是出現一道血痕,陣陣鮮血猶如涌泉一般流了出來。

“哇,哇,哇。”

所有人的都是**起來了。

這可是樂的武大興奮極了,終於打了出頭的一天了啊,長期積攢的怒氣都是涌動而出,道:“讓你們還敢欺負我?”

龍陽緩緩收起魂力,道:“給我滾,我不想傷害你們。”

與這羣雜碎說太多話,完全是浪費時間,還不如去修煉。

一羣人都是逃竄了,可是,帶頭的年輕人跑到很遠處,才停下腳步,大聲哈哈笑了幾聲,道:“你小子給我等着,我大哥夜修羅是不會放過你們的?”

這時,龍陽看向武大問道:“這夜修羅是誰啊?”

“夜修羅,只不是一股垃圾勢力的頭頭啊,仗着有幾分實力就建立了一個小混混的勢力,然後胡作非爲。”

“可是那夜修羅的實力還是有幾分強悍的,畢竟是武榜第一百五十七名。”

“武榜?”龍陽疑惑問道。

“武榜是東楚書院來探測學生實力來制定的榜,每月的月底,大家可以隨意挑戰對手,若是能贏的話,便可佔據對方的名次,話說,陽哥,你老師沒有給你講這一些嗎?”

當日周楓直接進入了教學,那還給龍陽講這些,作爲一個符修,周楓可不希望龍陽去爭那無聊的排名,所以對此事就是一口未提。

當武大講完這些的時候,龍陽也是明白了幾分,道:“沒事,敢欺負的兄弟的,那就與我爲敵,我倒不怕把他們一一整死。”

對於龍陽這種霸氣,武大也是相信的,畢竟剛纔龍陽所展現出來的實力已經另他刮目相看了,面對一羣魂痕二十層的人居然是可以秒殺,這完全的不符合邏輯啊,若是夜修羅來了,他也不能做到這麼棒。

許久,龍陽纔是回到符盟,對於剛纔打架的事,龍陽可是隻字未提,只是仔細聽着周楓講課。

“今天我們要學習的是精神力操縱,這也許對你來說已經不是什麼難事了?現在我給你一張符紙,你製作一張火符如何,讓我看看你符術師的等級?”

說完,周楓就是遞出去一張黃紙於龍陽的手掌。

龍陽想都沒想就是操縱着魂力和精神力遊走於黃紙上。

火符,乃是最簡單的符紙,只需要簡單的用魂力堆砌成火焰就可以了。

只見,龍陽的魂力順着手指慢慢的瀰漫出去,藍色魂力遊走上紙上。

“魂力真是清純啊?”周楓嘆道:“這般魂力若是放在武盟也是佼佼者啊。看來這次我收了一個好徒弟啊。”

突然,陣陣光芒亮起,這可是另周楓又嚇了一大跳。

“火屬性的身體,我靠,”

龍陽手指上的火芒突然晃動起來,上面漂浮着陣陣光芒, 紅青黑三色圍繞轉了起來。

“我靠,這是火之本源啊,我靠,我靠,這傢伙真應該參加藥盟,那羣煉藥師知道了有一存在火之本源的人在學習符術,看不得氣死啊。”周楓越來越覺得面前這個學生不一般啊,這簡直是一個全才啊。

突然,黃色符紙居然是發生劇烈變化,竟是漂浮起來閃動着陣陣亮光,突然,整個房子都是亮了起來,一個火焰巨魔就是從符紙上漂浮出來,揮舞着鋒利的火焰刀,朝着周楓咆哮着。

這一次,周楓徹底的不淡定了,眼睛不停咕嚕咕嚕的轉,看着龍陽就像看到一個怪物一般。

這傢伙還是人嗎?怎麼天賦這麼遭人恨啊,

突然,那火焰巨魔就是重新鑽進符紙當中,印刻在上面。而龍陽的魂力也是停止了輸入,眼睛緩緩睜開。

可是龍陽一睜開眼睛就是看到了吃驚的周楓,道:“老師,你沒事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