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人媳婦的末世悠然 ,而是被困在了某個地方,」被金童這麼一提醒楚凌飛抬頭看著眼前不遠搖晃的大蛇納悶的說道,

也不無這個可能,那傢伙根本就不是生物,也絕對不會擁有生物該有的消化系統,在將人吞進去之後應該也不會吞噬掉,

但當時沙龍化作黃沙飄散之後,大家並沒有見到擎攝夢的身影,應該是被拉進了某個地方吧,

砰,

楚凌飛他們迅速跳開,躲過了雙頭蛇甩過來的身子,放眼望去,被楚凌飛魔焰灼燒的一個蛇頭已經差不多了,


「就是它,」這時候,一顆土黃的晶體伴隨著不斷下落的黃沙慢慢向下落去,沒想到楚凌飛一擊得手,將隱藏在右邊蛇頭之內的晶核給暴露了出來,

要不是事先就做好查探的準備真的不容易找出這個東西,它顏色跟黃沙一模一樣,下落的速度也不快,就隱藏在黃沙之中緩緩往下落,

也許是感覺到了楚凌飛他們的意圖,另一個蛇頭竟然沒跟隨著一起化作黃沙,而是張開噁心的大嘴,露出恐怖的獠牙朝著那枚土黃色晶體咬去,

「阻止它,」楚凌飛急忙喊道,由於自己剛才剛凝聚完魔焰,體內的魔力有點空乏,隨即朝著金童喊道,

「老大,你就看著吧,」說完這話金童嗖的一聲穿過了武易支撐起的鮮紅色屏障,隻身衝進了黃沙之中,並且也拿出了古介斬,這東西可是殺人越貨的神器啊,

嗖~

金童身在半空之中,沒有任何猶豫的就將古介斬拋飛了出去,目標不是蛇頭,正是不斷下落的那枚晶體,要是放任不管的話任其落在黃沙之中想要再找就難比登天了,

而且楚凌飛剛才也知曉這巨獸的奧秘了,只要不把這枚晶體拿到手,這巨獸就會不間斷的復活,根本沒有擊敗的可能,在常人眼中那就是一頭恐怖的不死生物,

手中的冰蠶絲不斷搖晃,金童控制著古介斬在漫天黃沙之中不斷穿梭,橙色的靈力纏繞在冰蠶絲之上,遠遠看去就像一條綵線在飛騰,不斷翻飛的古介斬就如同具備了靈智一般,繞過了蛇身的各種騷擾,直奔目標而去,

這需要高難度的技巧,畢竟金童手裡捏著的是冰蠶絲,只是一絲線而已,能夠達到這麼熟練的操控絕對下了大工夫的,

最終,楚凌飛他們在不遠處聽到「噗」的一聲,古介斬在神秘晶體中間透體而過,來了個串燒葫蘆,並且在金童的控制之下慢慢飛回了自己手中,


隨著古介斬的立功,那長大的蛇嘴立刻在原地停滯不前,慢慢化作了黃沙飛散在半空之中, 「成了,」看到晶核破碎,巨蛇化沙,金童伸手一拽將古介斬收了回來,高興地道,

在沙蛇化作無盡黃沙飄散的時候,邪煉天那邊也經過了一番努力將由於傷心過度昏迷過去的毒玫瑰給救醒了,

「玫瑰姐,你先不要太傷心,通過剛才我們兄弟與這不死沙怪的一番纏鬥,我們發現這怪物並不能將吞噬的人給消化掉,」楚凌飛看到毒玫瑰醒了急忙走過來說道,「所以,我們懷疑攝夢哥並沒有死,」

看到楚凌飛過來,毒玫瑰依舊是一副傷心欲絕的模樣,但聽到楚凌飛的解釋之後毒玫瑰的臉色慢慢變得好轉了起來,

對啊,只要沒見到擎攝夢的屍體就不能認定他已經拋下自己撒手人寰了,只要有希望就好,有了希望人的心就能安定下來,

「那我們現在去哪裡去找他呢,假設他還沒死,那他現在在哪裡呢,」邪煉天眉頭緊鎖,好奇的問道,隱約之間他彷彿抓住了什麼,

「怎麼回事,」

在三人談論事情的時候,四周的黃沙突然震動了起來,眾人腳下的黃沙漫漫往中間滑去,幾人腳下漫漫形成了一道漩渦,

「難道那真的是不死怪物,他還沒死,」楚凌飛無奈的看著這些不斷涌動的黃沙說道,

但現實並沒有給他們更多的時候,因為腳下的漩渦已經成型,而且將眾人往地下拉扯,更令楚凌飛吃驚的是自己等人根本無法擺脫那強大的吸扯之力,怎麼也逃不出去,

「難道,」這種情況之下楚凌飛並沒有驚慌,他有了一絲的懷疑,自己到來之前就已經確定了這個地方,這裡在地圖之上顯示的是一個惟妙惟肖的房子,而此地除了出現了一個噁心的不死沙怪外,並沒有發現任何其他的東西啊,

楚凌飛感覺這地圖之中的房屋應該就在這黃沙之下,隨即楚凌飛將魔力摻雜到聲音之中朝大家喊道:「大家不要驚慌,這黃沙漩渦並沒有什麼傷害,我們不要反抗,跟隨著它下去,」

「大家用靈力護住全身,千萬不要驚慌,穩住心神,」武易也贊同了楚凌飛的想法,剛才不死沙怪飄散的時候他就已經猜測到了,剛才擊敗的不死沙怪應該就是地圖之上那所房屋的守門巨獸,在打敗這大傢伙之前所絕對不會進入這裡面的,

相反的,在終結了這傢伙之後,就引動了前人設下的機關,讓黃沙形成了漩渦將剛才擊敗了巨獸的幾人傳送到沙地之下,

砰~砰~

「哎呦~這特么什麼玩意啊,疼死老子了,比從黿頭山頂掉下來摔得還要狠,」金童揉著被摔開了花的屁股埋怨道,

確實,剛才幾人被黃沙傳送的時候即使幾人都用靈力護住了全身,但還是非常難受的,金童更是被摔了個七葷八素找不到方向了,

「能夠輕鬆才怪呢,你不看看腳底下是什麼,」楚凌飛這下也摔得不輕,又聽到金童埋怨的聲音,出口回道,

這時候幾人才有功夫往四周查探,出現在眼前的果然不是無盡的沙漠,也不是如同地圖之上出現的那個小房子,因為眼前這個建築物已經不能用房子來形容了,而是一座城堡一般的恐怖存在,

「好大的手筆啊,」武易仰頭看著那用不知名的石頭建造的城堡,一陣唏噓,

而且這黑色的石頭之中應該還摻雜著金屬的性質,那金屬和在惰之源罪之中那個鋼鐵巨蠍的外殼是一樣的,這同樣不是混元大陸範疇之內的東西,

「等什麼啊,快點進去吧,搞不好攝夢就在裡面呢,」看到最終的目的地出現了,毒玫瑰一陣心急,到現在她什麼都不想要,她只希望擎攝夢能夠完好無損的出現在自己眼前,和以前一樣隨便說一句話惹得自己嬌嗔連連,

再強勢的女人在面臨這種情況的時候也會變得軟弱起來,愛至深處情難卻啊,

「走吧,既然來了哪有不進之理啊,即使前面是刀山火海也得闖,」楚凌飛也不是軟弱的人,先不說他對裡面有著無限的好奇,單單懷疑擎攝夢可能就在裡面就一定要進去,

「但大家都多長几個心眼的好,都提高警惕機靈點,萬一遇到點什麼意外千萬不要慌,」楚凌飛走在前面回頭超大家說這

「我感覺老大現在太嘮叨了,就像一個老太婆一樣,」銀童低聲朝著金童說道,

但這聲音怎麼能逃得過楚凌飛的耳朵呢,立馬回頭瞪著銀童不說話,

「呃…老大,我隨便說著完的,哈.哈哈.哈哈哈,」銀童被楚凌飛瞪的心虛起來,尷尬的笑道,

金童看到這一幕實在忍不住笑了起來,說道:「老大,你是不知道,銀童這小子從小就這樣,嘴巴毒的要死,所以被我管教的不怎麼說話了,你小子也別傻愣著,老大是嚇唬你的,」說這話,金童將銀童攬在胳肢窩下調笑道,

「我還沒發現,原來你兄弟倆一個德行,」楚凌飛笑著朝裡面走去,

「老大,我來開門吧,」金童甩開自己的親兄弟,急忙衝到了前面去,在說話的時候已經伸手落在了門環之上,

「吱呀~」一聲清脆的聲音落在了楚凌飛的耳朵之中,由於常年沒人開門的緣故,上面落下了大片的灰塵,

但楚凌飛還是察覺到了一絲的端倪,這地方若是常年沒人住的話應該多多少少會有點昆蟲之類的生物的,為什麼只查探了半天,門前這麼大一個空地上竟然沒有絲毫的生靈氣息,這完全不合常理啊,

「啊,」正在楚凌飛愣神的時候,去推門的金童那邊傳來了一聲驚呼,一下子就消失在了門口,

「怎麼回事,」楚凌飛急忙衝過去,金童一定是被什麼機關給算計了,他就知道,金童冒冒失失的過去絕對會出問題的,金童這傢伙這個臭毛病什麼時候能改啊,

原來在金童推門而進的一瞬間,從門內伸出一個機關手,直接將金童給拽了進去,他根本連反應的時間都沒有,只能堪堪驚呼一聲就沒了影子,

「哎,」楚凌飛恨恨的嘆了一口氣,大步朝裡面邁去,他早該想到的,在罪惡之源前面經歷的所有機關都能夠看出來,這個地方的主人絕對是一個心機很重的人,不可能不在自己的大本營里設下機關的,

而金童就傻乎乎的貿然推門而進,正好著了他的道,

「咔咔咔咔…」

楚凌飛進去一眼就看到了被機關控制住的金童,楚凌飛看的目瞪口呆,因為除了先前將金童拽進來的那跟機關獸之外,還有另外四根機關手將金童的四肢完全固定住了,更加讓人膽寒的還是金童面前那個不斷轉動的機關手,

那個機關手不同於其他四個,上面四根彎曲的尖刺蜿蜒前伸,直指金童的喉頭,而且還在不斷轉動,剛才一進門咔咔的聲音就是其不斷轉動發出來的,


「老…老大,救我啊,」看到楚凌飛進來了,金童戰戰兢兢的求救道,因為這個旋轉的機關手就距離自己的喉頭幾尺距離,幸虧它沒有再前進,而是就這樣停在那裡,不然的話,金童怕是已經…

更加無奈的還是這機關手是用那種特殊金屬做的,金童更是一點靈力也使不出,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被完全固定住不能動彈,還要被這旋轉的機關手威脅,

「你先別動,一定穩住,」楚凌飛急忙走過去,叮囑道,現在的情況非常棘手,他也不敢善舉妄動,幸虧位於金童喉頭的機關手沒有再前進一分,

但這樣也不是辦法,剛剛進來就碰到這麼棘手的事情,叫人真的不知道該怎麼下手,

現在楚凌飛已經開始著手研究這機關手了,看看能不能將其給拆卸下來,但機括世家用來鎮宅的機關手怎能如此就被楚凌飛這個沒有過任何研究的孩子給拆了呢,那不就相當於打臉嗎,

「怎麼辦怎麼辦,老大你快想想辦法啊,」都好一會了,楚凌飛還是沒解決金童的困境,而他一直都在機關手的威脅之中大氣都不敢喘一聲,自己也急了,

「這不正想辦法嗎,你先別急,我會救你下來的,」楚凌飛一邊研究這個機關手一邊勸慰道,

但留給金童的時間並不多,他已經被機關手困在這裡兩個時辰了,單單隻是被吊在這裡就讓人難以忍受,更不要說隨時都有被咔嚓的危險,

在金童再一次求救的時候,機關手動了,一寸寸的朝著金童的喉頭移動著,

「老大,它過來了,我可不想不明不白的死在這裡,」金童雙目瞪圓,冷汗順著兩頰就流了下來,這次他真的怕了,雙腿也在不自覺得顫抖著,

眼看著旋轉機關手就要接近金童的喉頭了,楚凌飛心生一計將原先將鋼鐵巨蠍的特殊金屬碎片給拿了出來直接放在了金童的喉頭之上,在旋轉機關手達到之前能夠有個時間保證,

但這也不是辦法啊,單單機關手上的力度就能夠把金童戳死,即使有了特殊金屬的阻擋,

沒幾個呼吸間,旋轉機關手已經開始與特殊金屬接觸了,兩者相交的地方不斷摩擦出耀眼的火花,快把金童都快尿了,

「小夥子,這樣早晚你還得死,」這時候從內堂傳出一聲蒼老的聲音,這聲音他們幾個相當陌生,從來沒有聽到過, 「誰,」突然有個陌生的聲音出現在自己耳邊,楚凌飛非常警覺的就跳脫了出來,

看到楚凌飛離開,金童求道:「老大,你救救我啊,」他以為楚凌飛要離開呢,但楚凌飛怎麼可能拋下自己的好兄弟自己逃走呢,

楚凌飛站在原地朝著後堂的的方向鞠躬道:「不知道是哪位高人在此,我們兄弟前來並無惡意,還請高人高抬貴手,放過我兄弟,」

「並無惡意,沒有惡意就把我的做的蠍子給拆了個七零八碎,哼,油嘴滑舌的小子,」後堂之內傳來了怒喝聲,看來楚凌飛他們在惰之源罪的經歷他都知道,

也就是說,自從自己幾人來到這裡之後,就一直在這個神秘老人的監視之下,本來自己幾人闖進來就不對再先,更何況還把那個鋼鐵巨蠍給大卸八塊並且瓜分了,

「這位高人,我們兄弟幾個來此真的沒有惡意,將鋼鐵巨蠍拆卸確實是我們的不對,但我們來這罪惡之源確實也是無奈之舉,一個黑袍人帶走了我這位兄弟的師傅,」在人屋檐下就得低頭,聽聲音後堂之內是一個老人,楚凌飛盡量讓自己的言語恭敬一些,畢竟自己的兄弟還在他手上呢,

「老大,救…救命…」在說話的空當里,旋轉機關手已經壓迫的楚凌飛放在金童喉頭的那塊特殊金屬壓在了其喉頭之上,金童說話都很困難,不出幾個呼吸,金童的頭顱會活活被擠壓下來,

「前輩,還請高抬貴手啊,」楚凌飛急聲求道,

「罷了,我這破地方好久也沒這麼熱鬧過了,就饒過你這個冒失的小子吧,」後堂終於傳來了讓大家欣喜的聲音,緊隨著就聽到了一身脆響,

聲音過後,楚凌飛他們四周的書架、傢具迅速移動,看來機關是解開可,緊隨著壓迫在金童身上的機關手慢慢後撤,另外困住金童四肢的機關手也都鬆開了,

金童渾身癱軟的被扔在了地上,楚凌飛將你過去朝他嘴裡扔了一枚清桑膠,剛才被困的這一會金童體內的靈力已經被特殊金屬吸收的一乾二淨,渾身沒有一絲的靈力波動,

「年輕人啊,做事不要那麼莽撞,你要曉得,不是每次跌倒都能爬起來,人要有熱情,也應該有血性,但更應該有理性,」隨著所有的機關解體,後堂之內傳出一陣軲轆之聲,老者的聲音也越來越近,

剛才情況真是太緊急了,在金童脫離危險之後,楚凌飛才對這老者的出現感驚訝,按照他人的描述,這個地方已經是五百年之前就消失的地方了,他沒想到竟然還有人存在,那這人至少也得五百歲了吧,

軲轆之聲慢慢加重,後堂之內出現了一個身坐輪椅的老者,放眼望去,他的雙腿已經不見了,只剩下乾瘦的軀體留在一塊木質的輪椅之上,而且他的雙臂也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兩隻特殊金屬製作而成的雙臂,

看到老者出來了,楚凌飛從驚訝之中恢復過來,躬身道:「剛才多謝前輩手下留情,」

看到楚凌飛這個反應,輪椅老者眼神閃動,沒想到這個少年心境如此成熟,能夠如此從容的在驚訝之中恢復過來,

「好了,老頭子我這麼多年第一次見人過來,不想見血,」看到楚凌飛彎成九十度恭敬的身體,老者滿意的點點頭,他能夠看出楚凌飛的行動之中沒有絲毫的做作,完完全全是處於本意的感謝,

「剛才你口中的那個黑袍人還被困在貪之源罪裡面呢,不過也快出來了,」老者朝著大家說道,當說起黑袍人的時候滿臉的不屑,「沒想到你們這個大陸上現在依舊是活力十足啊,一個個小娃娃都已經達到了鬼仙的境界了,很不錯,」

「鬼仙,」聽到老者這話,楚凌飛疑惑的喃喃道,

看到楚凌飛這表情,老者突然醒悟,解釋道:「哦,人老了便會糊塗,忘了這不是我的家鄉了,呵呵…」說完這話,輪椅老者一臉的遺憾,

「恕晚輩冒昧,前輩口中的鬼仙是什麼境界,」通過老者的言語楚凌飛也確定了自己的猜測,這個人絕對不是混元大陸上的原著居民,「還有你們機括世家是為什麼來到這裡的呢,」隱約間楚凌飛彷彿猜測到了什麼,再加上先前星魂言辭閃爍不正面告訴自己這些事情,他能夠猜測到,在混元大陸之外應該還有其他的大陸,

「機括世家,哈哈…」當聽到這個稱呼的時候,輪椅上的老者大笑起來,「這可是五百年前初次來到這個大陸的時候你們當地的人私自給我們家族起的外號,我們的家族是無極界的公輸家,由於惹到了無極界的大家族被逼無奈舉族遷移,來到了你們這個叫做混元大陸的低等位面…」

說道這裡老者臉色突然變得猙獰起來,繼續說道:「沒想到啊沒想到,在很久以前無極界的巨魔一族已經佔領了這片土地,並且派遣了大量的軍隊駐紮,也就是世人嘴裡所說的魔族,」

聽到這句話,兄弟幾人一同看向了楚凌飛,沒想到楚凌飛的魔族血脈竟然不是混元大陸之上的本土種族,而是老者口中的無極界的巨魔一族,怪不得魔族被稱為混元大陸上最強悍的戰士,原來是外族之人,這個消息將大家搞蒙了,就連楚凌飛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而公輸老頭還在低著頭回憶那些不堪回首的曾經,絲毫沒有注意眾人看向楚凌飛的眼神,

也許是好多年沒見到外人了,公輸老頭話有點多,繼續向大家訴說道:「他們巨魔一族向來霸道,以為我們公輸家的到來會威脅到他們的地位,就不擇手段的想要將我們滅族,其實我們要的並不多,只要有個一畝三分地能夠讓我們安安靜靜的生存就行,」

「他們的手段確實狠毒,派遣來了大量的戰士,危難時刻,族長啟動了護族大陣將此地深陷地下,形成了無盡的沙漠,當時我還只是一個孩子,被壓在了廢墟之下才逃過這一劫,但從此以後整個公輸家就只有我一個人空守著這樣一個偌大的家族基地,」說到這裡公輸老者低聲嘆了一口氣不再說話,但現場的悲傷氣息卻籠罩在每個人的心頭,

在他們的思想之中,魔族之人雖然嗜殺,但沒想到就是因為一個沒有任何根據的猜測就在一年之內冒然出手將剛剛來到混元大陸的公輸家給滅族了,真是天理難容啊,

幸虧楚凌飛從來到這房間之內開始一直沒用過魔焰,不然的話這公輸老頭早就察覺出楚凌飛的魔族血脈了,那時候可不是現在這麼好說話了,搞不好金童現在已經被機關手給刺穿喉嚨了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