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長風輕笑:“這就是你敢叫板我的底牌?”

他滿是不屑。

宋雨桐譏笑道:“空相大師乃禪月寺四大尊者之首。”

禪月寺!

衆人色變。

韓長風目光一閃,笑着問道:“大師可是奉苦竹大師之命而來?”

空相搖頭,“不是。”

他不說假話。

韓長風輕笑道:“如果是苦竹大師發話,我韓長風當然會給苦竹大師面子,憑你蘇武也配讓苦竹大師出面嗎?”

衆人覺得好笑,蘇武居然想靠區區一個禪月寺的尊者就想叫板韓長風。

就算金鴻飛和空相加起來,在韓家眼裏也不過是螻蟻罷了。

四大家族看着蘇武,也不禁搖頭,蘇武真是無知無畏。

沈冰看着自己父親,但是他父親顯然不想插手此事。

韓長風一步走向蘇武,笑着問道:“剛纔你說,如果我下跪跟你道歉,你便讓我安然無恙離開蜀都?”

他又邁出一步,笑着道:“我改變主意了,我不僅要廢你修爲,還要廢你雙腿,讓你永遠只能跪在地上。”

他邁出第三步,繼續笑着說:“今天,誰幫你,誰就是我韓家之敵!”


衆人一顫,現在誰敢幫蘇武?

然而衆人卻發現蘇武面不改色,滿臉笑意,居然一點也不害怕。

這小子是不是瘋了?

衆人心說。

“金總督到!”

就在這時,人羣后方有人來了。


金鴻飛!

韓長風看着金鴻飛,眼中露出不屑,區區金鴻飛,他韓三公子豈會放在眼裏。

金鴻飛笑道:“今日誰敢動蘇武,便是與我金鴻飛爲敵。”

全場譁然。

蔣千山和四大家族的族長一震,完全沒想到這種時候,金鴻飛居然還願意爲蘇武出頭,他不要自己的前途了嗎?


韓家,一言可斷金鴻飛的仕途!

所有人都認爲金鴻飛瘋掉了。

韓長風忍不住笑了出來:“金總督,你確定要與我韓家爲敵?”

他滿臉戲謔,完全沒把金鴻飛放在眼裏。

顧七劍突然開口:“韓三公子,金總督已經破境,如今已是七境武者。”

此言一出,衆人全部一震。

金鴻飛已入七境!

蔣千山和莫玄燁等人露出羨慕之色。

七境啊,那可是他們夢寐以求的境界。

韓長風笑道:“原來金總督已入七境,不過金總督似乎忘了一件事。”

頓了頓,他譏笑道:“七境,很了不起嗎?”

七境,很了不起嗎?

一句霸道無比的話,令衆人苦笑,在韓家眼中,七境確實很強,但真算不了什麼。

韓長風儘管囂張,但的確有囂張的本錢。

蘇武笑道:“七境,讓你滾出蜀都足矣!”

衆人面臉錯愕。

瘋了,這小子真的瘋了。

韓長風笑道:“你說的話,代表金總督嗎?”

金鴻飛擲地有聲的說道:“辱蘇武,就是辱我金鴻飛!”

衆人臉色鉅變。

蘇武究竟是金鴻飛什麼人?

韓長風臉色微變。

李銘澤嚥了咽口水,太不可思議了。

楊晨等人也驚呆了,金鴻飛居然連這種話都說出來了。

這是魚死網破啊。

究竟是誰給金鴻飛這種勇氣的。

得罪韓家的人,有幾個下場是好的? 辱蘇武,就是辱我金鴻飛!

這句話,迴盪整個蜀都武校。

韓長風大笑:“金鴻飛,你真要與我韓家爲敵?”

儘管他說不在乎金鴻飛,但又怎能不在乎?你當一個七境武者真是爛大街不成?隨手可殺不成?

金鴻飛沉聲道:“韓三公子的一言一行,代表不了韓家。金某何曾與韓家爲敵?”

韓長風冷笑,“顧師,讓金總督看看,我韓長風能不能代表韓家!”

顧七劍出劍,劍氣衝宵!

“出大事了!”

我的貼身女侍

金鴻飛看着顧七劍,輕笑道:“你是護國軍隊長,還是韓家客卿?”

顧七劍說道:“我不在軍中,不穿軍裝。”

今天,他爲韓家客卿!

金鴻飛笑道:“今天,金某隻是武者。”

衆人知道,他們真要動手了。

劍拔弩張!

誰能想到,堂堂蜀都市總督居然爲了蘇武和韓家客卿開戰。

就在這時,一個人落在兩人之間,說道:“兩位何必如此?”

來人是個寸頭中年人,留着絡腮鬍子。

“雷副校長!”

蜀都武校衆老師道。

蘇武看着這中年人。

他是蜀都武校的副校長,雷正!雷序列七境武者!

高傲如顧七劍,見到雷正也露出忌憚之色。

雷正看着韓長風說道:“韓三公子,校長有話讓我轉告你。”

韓長風目光一閃,笑着說道:“不知校長想對我說什麼。”

衆人好奇。

重生之晨曦 :“校長說,辱蜀都武校的特等學員,如羞辱蜀都武校!”

“什麼?”

衆人目瞪口呆。

校長居然爲蘇武說話了。

楊晨等人嫉妒不已,這絕對是無上光榮。

王家諸人臉色蒼白。

韓長風也不生氣,笑道:“韓長風敬仰校長久矣,校長既然力保蘇武,韓某豈有不遵之理?今日我便當什麼事也沒發生過。”

衆人暗道,沒想到韓長風居然也會在栽跟頭。

不過韓長風此人還真是拿的起放的下,知道校長力保蘇武之後,居然馬上便放棄打壓蘇武。

儘管校長支持蘇武,但衆人依然覺得蘇武不會有什麼好下場,除非你一輩子不離開蜀都武校。

別忘了剛纔校長的話,蜀都武校特等學員不可辱,一旦離開蜀都武校,那就不再是蜀都武校的特等學員了。

蘇武和韓長風叫板,極爲不智!

他們卻不知,蘇武乃劍宗之主,豈能受區區韓三公子之辱?

蘇武說道:“你當什麼事都沒發生過,可是我卻不能當什麼事都沒發生過。”

此言一出,衆人全部愕然,簡直懷疑是不是自己的耳朵出問題了,韓長風已經作罷,蘇武居然還不依不饒,他真以爲自己有叫板韓家的實力嗎?真是愚蠢之極。

校長能做的已經做了,如果蘇武還不知死活,那可就怪不得誰了,完全是他自找死路而已。

只有宋雨桐和金鴻飛清楚蘇武爲什麼如此,因爲蘇武是劍宗之主,因爲蘇武背後有兩位天王,因爲那兩位天王不會讓蘇武受辱。

韓長風冷笑:“你說什麼?”

蘇武笑道:“我說了,要讓你滾出蜀都。”

韓長風不怒反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