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衣看了看我們,又看了看胖子李振,“李道長,這東西我真不知道該如何處理了,不知道你有沒有什麼號辦法,不管這些是不是虺虺,可若是真將我們包圍困住真就難辦了。”

胖子點了點頭,我實在是爬的手腳發麻了,你說這整個房間,鐵衣和李振是站着的,六子則因爲身高所限而坐着頭頂着祭臺,唯有我爲了配合六子的高度而趴在地上用腰背頂着那厚重的牀板祭臺,可以說現場最痛苦的便是我了。

“有啥招數就趕緊使吧,我實在是手腳發麻了,在這樣下去估計是等不到幾位斬妖除魔便累死了。”而這個時候眼看着密密麻麻的虺虺便朝着我們滾滾而來,實在來不及了,鐵衣急速的使出了當年在漾泉礦井內用過的鬼隱,形成了一個幽綠色的氣泡將我們和那羣虺虺蟲子隔離開來。

這個時候,我聽見身後的英子發出了一聲呻吟,這樣我們纔想起英子還在我們背後,李振一拍腦袋說道,差點把那小姑娘忘了,六子身板不行,這樣吧,六子你先講英子送出房間,交給她的父母。

記住,剛剛我已經用紫薇道陰鎖定了英子的三魂七魄,你將英子送出去後,告訴她的父母將他安置在牀榻之上,不要碰不要動,等我出去之後再想法子幫助她恢復醒來。

六子聽見胖子的安排後,迅速從桌子下竄了出來,這小子也不知道打聲招呼,驚得我趕緊移動身子,向中間位置挪去,生怕不小心坍塌了祭臺。

聽見這好事,我還未來得及主動請纓,這六子就抱起英子想着我們身後的門口跑出去了,六子的突然離開導致整個祭臺的分量都壓在我的腰部,像是揹着一座山一樣的體感,直狠的我牙根癢癢。

看着蜂擁而至的虺虺漸漸靠近鐵衣營造出的幽綠色鬼隱之中,我倒是不那麼緊張,因爲我知道這玩意看見薄薄的一層,可就算是子彈也打不穿。

可是,我萬萬沒有想到的是,這虺虺在靠近了鬼隱的外延之後,竟然一張嘴,露出了許多密密麻麻的牙齒,上來就咬,我似乎感覺到包裹我們的淡綠色光芒竟然再漸漸的減弱。

很明顯,我們此刻的處境再一次陷入危機之中,這虺虺竟然能啃食鬼隱,想着這麼多的數量,也許用不了多久這鬼隱便會被咬壞了。

“看來這虺虺似乎能蠶食鬼隱,這辦法不是長久之計。”鐵衣直接開口說道。

怎麼辦?李振陷入了沉思,看着樣子好像在努力回憶什麼東西似的,而鐵衣則拖着青銅承影,護在我身前。做出了隨時準備迎戰的姿態。

大概過了有十多分鐘的樣子,隨着一種泄氣的感覺,這幽綠色鬼隱終於在這爲數衆多的虺虺啃食之下徹底消失不見,進勢不減的虺虺向着我們而來。

“鐵哥,被這東西咬到以後會有什麼感覺,疼不疼啊!有沒有毒啊!會不會死啊?”我看着眼前漸漸靠近的虺虺,緊張的問着鐵衣。

鐵衣想了想說,“這針咽餓鬼有鬼氣有實體,如果我沒猜錯的話,被這東西咬了之後,不僅會身體疼連靈魂也會痛,應該是既能傷身也可欺魂,雖然只是推測,還是小心防範爲好。”

因爲我與鐵衣此刻都沒有什麼好辦法,於是都將目光看向了李振。

怪不得這胖子沒有答話,原來真忙着捯飭我腰背上的那些零碎東西,我努力的抻着脖子,雖然看不周全,但是也看見了升筒、木板、飯碗、燈盞、燈芯、香、油這些東西,因爲這傢伙的動作十分快,像是炒菜的感覺,所以有些東西我也看不清,也有些不認識。

接着,李震又升筒直立在臺上,上面放着一塊木板,算了其實我不想透露其實是一塊剛剛六子和這些傢俱一起拿來的李震做菜的小案板,升筒上放案板上面,然後又放了一個白瓷碗,快速的在裏面倒滿了油。這一通倒騰,若不是我知道現在的處境,我當真以爲這死胖子在做菜。

忙活完這些東西后,李振擡起頭來,發現我與鐵衣都在盯着自己,李振點了點頭,說道,“看來今天我不放大招是不行了,踏着那次在茅山廚神大賽中看到的被鐵衣叫做罡步,揮舞着手中的桃木劍,還別說這胖子雖然看起來身形肥碩,但是舞起劍來也是虎虎生風。

桃木劍舞動的密不透風,不過這胖子在我背後練劍,距離那餓鬼如此遙遠,顯然不是準備上前用劍砍。在說了真要是一隻一隻的用他那把菜刀桃木劍去砍的話,這麼多的數量,即便真的有效,估摸着到明年的現在都砍不完

而這個時候那些虺虺眼瞅着就快到我跟前了,這死胖子要是再不出手的話,這後果將會非常嚴重了。李振嘴裏快速的唸叨着什麼口訣,一隻手拿着三根焚燒的香,一隻手舉着那一柄菜刀桃木劍,當劍尖,焚香,油碗一線的時候,胖子默唸剛好停止,一束火焰凌空而出,彷彿胖子手裏的桃木劍是一杆噴火槍似的,在我們與虺虺之間形成了一道火牆,頓時從我耳邊傳來噼裏啪啦的燒烤聲響,我估摸着這些虺虺應該是烤熟了。

我看着胖子由衷的說道,“有兩下,這火燒的好啊,就是這東西太噁心不能吃,不然生死關頭,臨危燒烤,要是傳出去可比許多英雄好漢霸氣多了。”

鐵衣也對着胖子點了點頭,這胖子頓時得瑟起來,一副天下第一當世無敵的形象。

看見胖子一擊得手我整個人都傻了,這一道金光符竟然將號稱十分生猛的針眼惡鬼轟成缺了一條腿的殘廢,此刻整個房間只剩下餓鬼發出的嘶吼咆哮之聲。‘

我看着六子問道,“六子剛纔你師兄的那道金色符紙果真是十分霸道啊,比那紫色的強很多啊!”

六子也十分的激動,掩飾不住的興奮說道:“符咒雖然看起來都是黃色的符紙,卻可以因爲用符人的道術修爲而加持出不同的顏色,一般內丹催生加持的符咒有5種顏色,

分別是,金色、銀色、紫色、藍色、黃色五類,金色符籙威力最大,也是最難修爲的,同時要求施法者的道行也最高,消耗的功力也最大。”聽到這裏,我扭回頭看了看李震,怪不得這胖子現在滿頭大汗,臉色發白,剛纔我還以爲是這胖子體虛氣弱,脂肪太多缺乏運動的緣故,原來這老小子剛纔一擊也是下了猛力了。

六子接着說道:“銀色次之,紫色、藍色又次之,威力最低的是黃色,這也是最普通的符籙,大師兄之所以被稱爲道術天才,便是因爲很早的時候,他就可以加持金色符咒了。

而我們的大部分師兄弟由於悟性一般,終其一生都只能停留在使用黃色符籙的道行上,如果強行催生駕馭金色符咒的話,大部分情況下由於法力不足而無法施展,若是機緣巧合施展成功也會遭到符籙法力的瘋狂反噬,輕者經脈錯亂、半身不遂,重者七竅流血、當場斃命。”

原來如此,聽着六子的科普,我才漸漸感覺這胖子還真是有兩下,並沒有想象的那麼不濟。

我們幾個則都在等待,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當然我最好的預期是這餓鬼直接失血過多死亡。然後我們幾個愉快的到英子父母面前裝逼,然後大吃一頓。

當然,這是不可能的,若是這麼簡單就嗝屁着涼的話,我們也用不着緊張成這個樣子。

不過要說這胖子李振看起來胖乎乎的完全無害,可這下手也是夠狠,甩出去一張金光神咒加持的符紙之後,將那針咽餓鬼的一條右腿給整爆炸了,就在我們震撼的時候,這餓鬼竟然動了。

伴着穿透靈魂的嘶吼,我看見隨着漸漸褪去的金色光芒中,那斷腿處豁開了一個巨大的口子,誰知,這口子不但沒有流血,這針咽餓鬼也沒有失血過多,而是從這斷腿處流淌出了密密麻麻的像是小疙瘩一樣的東西,一個個大小如同乒乓球一般,不一會的功夫,眼前便黑壓壓的一片。

剛剛緩過勁來的六子小道士看着那玩意說道,這東西是那餓鬼的孩子嗎?好像蠻可愛的啊!師兄我能不能捉幾隻回去養啊!

我看着六子心想這小道士心智還真是單純呆萌,想想便知道從這餓鬼體內流出的能是什麼好東西啊!不過我確實也不知道這些像是變異的蝌蚪究竟是什麼。

於是我和六子好奇的看着李振,發現這死胖子的眉頭都皺成了一個疙瘩。

鐵衣則直接開口說道,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這東西應該叫做虺虺。

聽見鐵衣的話,我和六子不約而同的看向鐵衣,我感覺這名字還挺好聽的,“鐵疙瘩,這虺虺是什麼東西啊!”

鐵衣想了想說,算是餓鬼體內的一種鬼菌,好像是有迷惑人心智的能力,實話說我也是聽說而已,具體情況也弄不明白,隨着地上的虺虺越來越多,開始還靜止不動,像是死去的樣子,可現在竟然一個個蠕動起來,眼看着就朝着我們幾個而來。

鐵衣看了看我們,又看了看胖子李振,“李道長,這東西我真不知道該如何處理了,不知道你有沒有什麼號辦法,不管這些是不是虺虺,可若是真將我們包圍困住真就難辦了。”

胖子點了點頭,我實在是爬的手腳發麻了,你說這整個房間,鐵衣和李振是站着的,六子則因爲身高所限而坐着頭頂着祭臺,唯有我爲了配合六子的高度而趴在地上用腰背頂着那厚重的牀板祭臺,可以說現場最痛苦的便是我了。

“有啥招數就趕緊使吧,我實在是手腳發麻了,在這樣下去估計是等不到幾位斬妖除魔便累死了。”而這個時候眼看着密密麻麻的虺虺便朝着我們滾滾而來,實在來不及了,鐵衣急速的使出了當年在漾泉礦井內用過的鬼隱,形成了一個幽綠色的氣泡將我們和那羣虺虺蟲子隔離開來。

這個時候,我聽見身後的英子發出了一聲呻吟,這樣我們纔想起英子還在我們背後,李振一拍腦袋說道,差點把那小姑娘忘了,六子身板不行,這樣吧,六子你先講英子送出房間,交給她的父母。

記住,剛剛我已經用紫薇道陰鎖定了英子的三魂七魄,你將英子送出去後,告訴她的父母將他安置在牀榻之上,不要碰不要動,等我出去之後再想法子幫助她恢復醒來。

六子聽見胖子的安排後,迅速從桌子下竄了出來,這小子也不知道打聲招呼,驚得我趕緊移動身子,向中間位置挪去,生怕不小心坍塌了祭臺。

聽見這好事,我還未來得及主動請纓,這六子就抱起英子想着我們身後的門口跑出去了,六子的突然離開導致整個祭臺的分量都壓在我的腰部,像是揹着一座山一樣的體感,直狠的我牙根癢癢。

看着蜂擁而至的虺虺漸漸靠近鐵衣營造出的幽綠色鬼隱之中,我倒是不那麼緊張,因爲我知道這玩意看見薄薄的一層,可就算是子彈也打不穿。

可是,我萬萬沒有想到的是,這虺虺在靠近了鬼隱的外延之後,竟然一張嘴,露出了許多密密麻麻的牙齒,上來就咬,我似乎感覺到包裹我們的淡綠色光芒竟然再漸漸的減弱。

很明顯,我們此刻的處境再一次陷入危機之中,這虺虺竟然能啃食鬼隱,想着這麼多的數量,也許用不了多久這鬼隱便會被咬壞了。

“看來這虺虺似乎能蠶食鬼隱,這辦法不是長久之計。”鐵衣直接開口說道。

怎麼辦?李振陷入了沉思,看着樣子好像在努力回憶什麼東西似的,而鐵衣則拖着青銅承影,護在我身前。做出了隨時準備迎戰的姿態。

大概過了有十多分鐘的樣子,隨着一種泄氣的感覺,這幽綠色鬼隱終於在這爲數衆多的虺虺啃食之下徹底消失不見,進勢不減的虺虺向着我們而來。

“鐵哥,被這東西咬到以後會有什麼感覺,疼不疼啊!有沒有毒啊!會不會死啊?”我看着眼前漸漸靠近的虺虺,緊張的問着鐵衣。

鐵衣想了想說,“這針咽餓鬼有鬼氣有實體,如果我沒猜錯的話,被這東西咬了之後,不僅會身體疼連靈魂也會痛,應該是既能傷身也可欺魂,雖然只是推測,還是小心防範爲好。”

因爲我與鐵衣此刻都沒有什麼好辦法,於是都將目光看向了李振。

怪不得這胖子沒有答話,原來真忙着捯飭我腰背上的那些零碎東西,我努力的抻着脖子,雖然看不周全,但是也看見了升筒、木板、飯碗、燈盞、燈芯、香、油這些東西,因爲這傢伙的動作十分快,像是炒菜的感覺,所以有些東西我也看不清,也有些不認識。

接着,李震又升筒直立在臺上,上面放着一塊木板,算了其實我不想透露其實是一塊剛剛六子和這些傢俱一起拿來的李震做菜的小案板,升筒上放案板上面,然後又放了一個白瓷碗,快速的在裏面倒滿了油。這一通倒騰,若不是我知道現在的處境,我當真以爲這死胖子在做菜。

忙活完這些東西后,李振擡起頭來,發現我與鐵衣都在盯着自己,李振點了點頭,說道,“看來今天我不放大招是不行了,踏着那次在茅山廚神大賽中看到的被鐵衣叫做罡步,揮舞着手中的桃木劍,還別說這胖子雖然看起來身形肥碩,但是舞起劍來也是虎虎生風。

桃木劍舞動的密不透風,不過這胖子在我背後練劍,距離那餓鬼如此遙遠,顯然不是準備上前用劍砍。在說了真要是一隻一隻的用他那把菜刀桃木劍去砍的話,這麼多的數量,即便真的有效,估摸着到明年的現在都砍不完

而這個時候那些虺虺眼瞅着就快到我跟前了,這死胖子要是再不出手的話,這後果將會非常嚴重了。李振嘴裏快速的唸叨着什麼口訣,一隻手拿着三根焚燒的香,一隻手舉着那一柄菜刀桃木劍,當劍尖,焚香,油碗一線的時候,胖子默唸剛好停止,一束火焰凌空而出,彷彿胖子手裏的桃木劍是一杆噴火槍似的,在我們與虺虺之間形成了一道火牆,頓時從我耳邊傳來噼裏啪啦的燒烤聲響,我估摸着這些虺虺應該是烤熟了。

我看着胖子由衷的說道,“有兩下,這,這火燒的好啊,就是這東西太噁心不能吃,不然生死關頭,臨危燒烤,要是傳出去可比許多英雄好漢霸氣多了。”

鐵衣也對着胖子點了點頭,這胖子頓時得瑟起來,一副天下第一當世無敵的形象,這火燒的好啊,就是這東西太噁心不能吃,不然生死關頭,臨危燒烤,要是傳出去可比許多英雄好漢霸氣多了。”

鐵衣也對着胖子點了點頭,這胖子頓時得瑟起來,一副天下第一當世無敵的形象,這火燒的好啊,就是這東西太噁心不能吃,不然生死關頭,臨危燒烤,要是傳出去可比許多英雄好漢霸氣多了。”

鐵衣也對着胖子點了點頭,這胖子頓時得瑟起來,一副天下第一當世無敵的形象,這火燒的好啊,就是這東西太噁心不能吃,不然生死關頭,臨危燒烤,要是傳出去可比許多英雄好漢霸氣多了。”

鐵衣也對着胖子點了點頭,這胖子頓時得瑟起來,一副天下第一當世無敵的形象,這火燒的好啊,就是這東西太噁心不能吃,不然生死關頭,臨危燒烤,要是傳出去可比許多英雄好漢霸氣多了。”

鐵衣也對着胖子點了點頭,這胖子頓時得瑟起來,一副天下第一當世無敵的形象,這火燒的好啊,就是這東西太噁心不能吃,不然生死關頭,臨危燒烤,要是傳出去可比許多英雄好漢霸氣多了。”

鐵衣也對着胖子點了點頭,這胖子頓時得瑟起來,一副天下第一當世無敵的形象,這火燒的好啊,就是這東西太噁心不能吃,不然生死關頭,臨危燒烤,要是傳出去可比許多英雄好漢霸氣多了。”

鐵衣也對着胖子點了點頭,這胖子頓時得瑟起來,一副天下第一當世無敵的形象,這火燒的好啊,就是這東西太噁心不能吃,不然生死關頭,臨危燒烤,要是傳出去可比許多英雄好漢霸氣多了。”

鐵衣也對着胖子點了點頭,這胖鐵衣也對着胖子點了點頭,這胖鐵衣也對着胖子點了點頭,這胖衣也對着胖子點了點頭,這胖子頓時得瑟起來,一副天下第一當世無敵的形象燒的好啊,就是這東西太噁心不能吃,不然生死關頭,臨危燒烤,要是傳出去可比許多英雄好漢霸氣多了。”

鐵衣也對着胖子點了點頭,這胖鐵衣也對着胖子點了點頭,這胖衣也對着胖子點了點頭,這胖子頓時得瑟起來,一副天下第一當世無敵的形象燒的好啊,就是這東西太噁心不能鐵衣也對着胖子點了點頭,這胖鐵衣也對着胖子點了點頭,這胖衣也對着胖子點了點頭,這胖子頓時得瑟起來,一副天下第一當世無敵的形象燒的好啊,就是這東西太噁心不能鐵衣也對着胖子點了點頭,這胖鐵衣也對着胖子點了點頭,這胖衣也對着胖子點了點頭,這胖子頓時得瑟起來,一副天下第一當世無敵的形象燒的好啊,就是這東西太噁心不能鐵衣也對

鐵衣也對着胖子點了點頭,這胖子頓時得瑟起來,一副天下第一當世無敵的形象。

“看來這虺虺似乎能蠶食鬼隱,這辦法不是長久之計。”鐵衣直接開口說道。

婚途漫漫 怎麼辦?李振陷入了沉思,看着樣子好像在努力回憶什麼東西似的,而鐵衣則拖着青銅承影,護在我身前。做出了隨時準備迎戰的姿態。

大概過了有十多分鐘的樣子,隨着一種泄氣的感覺,這幽綠色鬼隱終於在這爲數衆多的虺虺啃食之下徹底消失不見,進勢不減的虺虺向着我們而來。

“鐵哥,被這東西咬到以後會有什麼感覺,疼不疼啊!有沒有毒啊!會不會死啊?”我看着眼前漸漸靠近的虺虺,緊張的問着鐵衣。

鐵衣想了想說,“這針咽餓鬼有鬼氣有實體,如果我沒猜錯的話,被這東西咬了之後,不僅會身體疼連靈魂也會痛,應該是既能傷身也可欺魂,雖然只是推測,還是小心防範爲好。”

因爲我與鐵衣此刻都沒有什麼好辦法,於是都將目光看向了李振。

怪不得這胖子沒有答話,原來真忙着捯飭我腰背上的那些零碎東西,我努力的抻着脖子,雖然看不周全,但是也看見了升筒、木板、飯碗、燈盞、燈芯、香、油這些東西,因爲這傢伙的動作十分快,像是炒菜的感覺,所以有些東西我也看不清,也有些不認識。

接着,李震又升筒直立在臺上,上面放着一塊木板,算了其實我不想透露其實是一塊剛剛六子和這些傢俱一起拿來的李震做菜的小案板,升筒上放案板上面,然後又放了一個白瓷碗,快速的在裏面倒滿了油。這一通倒騰,若不是我知道現在的處境,我當真以爲這死胖子在做菜。

忙活完這些東西后,李振擡起頭來,發現我與鐵衣都在盯着自己,李振點了點頭,說道,“看來今天我不放大招是不行了,踏着那次在茅山廚神大賽中看到的被鐵衣叫做罡步,揮舞着手中的桃木劍,還別說這胖子雖然看起來身形肥碩,但是舞起劍來也是虎虎生風。

桃木劍舞動的密不透風,不過這胖子在我背後練劍,距離那餓鬼如此遙遠,顯然不是準備上前用劍砍。在說了真要是一隻一隻的用他那把菜刀桃木劍去砍的話,這麼多的數量,即便真的有效,估摸着到明年的現在都砍不完

而這個時候那些虺虺眼瞅着就快到我跟前了,這死胖子要是再不出手的話,這後果將會非常嚴重了。李振嘴裏快速的唸叨着什麼口訣,一隻手拿着三根焚燒的香,一隻手舉着那一柄菜刀桃木劍,當劍尖,焚香,油碗一線的時候,胖子默唸剛好停止,一束火焰凌空而出,彷彿胖子手裏的桃木劍是一杆噴火槍似的,在我們與虺虺之間形成了一道火牆,頓時從我耳邊傳來噼裏啪啦的燒烤聲響,我估摸着這些虺虺應該是烤熟了。

我看着胖子由衷的說道,“有兩下,這火燒的好啊,就是這東西太噁心不能吃,不然生死關頭,臨危燒烤,要是傳出去可比許多英雄好漢霸氣多了。”

鐵衣也對着胖子點了點頭,這胖子頓時得瑟起來,一副天下第一當世無敵的形象。

看見胖子一擊得手我整個人都傻了,這一道金光符竟然將號稱十分生猛的針眼惡鬼轟成缺了一條腿的殘廢,此刻整個房間只剩下餓鬼發出的嘶吼咆哮之聲。‘

我看着六子問道,“六子剛纔你師兄的那道金色符紙果真是十分霸道啊,比那紫色的強很多啊!”

六子也十分的激動,掩飾不住的興奮說道:“符咒雖然看起來都是黃色的符紙,卻可以因爲用符人的道術修爲而加持出不同的顏色,一般內丹催生加持的符咒有5種顏色,

分別是,金色、銀色、紫色、藍色、黃色五類,金色符籙威力最大,也是最難修爲的,同時要求施法者的道行也最高,消耗的功力也最大。”聽到這裏,我扭回頭看了看李震,怪不得這胖子現在滿頭大汗,臉色發白,剛纔我還以爲是這胖子體虛氣弱,脂肪太多缺乏運動的緣故,原來這老小子剛纔一擊也是下了猛力了。

六子接着說道:“銀色次之,紫色、藍色又次之,威力最低的是黃色,這也是最普通的符籙,大師兄之所以被稱爲道術天才,便是因爲很早的時候,他就可以加持金色符咒了。

而我們的大部分師兄弟由於悟性一般,終其一生都只能停留在使用黃色符籙的道行上,如果強行催生駕馭金色符咒的話,大部分情況下由於法力不足而無法施展,若是機緣巧合施展成功也會遭到符籙法力的瘋狂反噬,輕者經脈錯亂、半身不遂,重者七竅流血、當場斃命。”

原來如此,聽着六子的科普,我才漸漸感覺這胖子還真是有兩下,並沒有想象的那麼不濟。

我們幾個則都在等待,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當然我最好的預期是這餓鬼直接失血過多死亡。然後我們幾個愉快的到英子父母面前裝逼,然後大吃一頓。

當然,這是不可能的,若是這麼簡單就嗝屁着涼的話,我們也用不着緊張成這個樣子。

不過要說這胖子李振看起來胖乎乎的完全無害,可這下手也是夠狠,甩出去一張金光神咒加持的符紙之後,將那針咽餓鬼的一條右腿給整爆炸了,就在我們震撼的時候,這餓鬼竟然動了。

伴着穿透靈魂的嘶吼,我看見隨着漸漸褪去的金色光芒中,那斷腿處豁開了一個巨大的口子,誰知,這口子不但沒有流血,這針咽餓鬼也沒有失血過多,而是從這斷腿處流淌出了密密麻麻的像是小疙瘩一樣的東西,一個個大小如同乒乓球一般,不一會的功夫,眼前便黑壓壓的一片。

剛剛緩過勁來的六子小道士看着那玩意說道,這東西是那餓鬼的孩子嗎?好像蠻可愛的啊!師兄我能不能捉幾隻回去養啊!

我看着六子心想這小道士心智還真是單純呆萌,想想便知道從這餓鬼體內流出的能是什麼好東西啊! 銀鸞 不過我確實也不知道這些像是變異的蝌蚪究竟是什麼。

於是我和六子好奇的看着李振,發現這死胖子的眉頭都皺成了一個疙瘩。

鐵衣則直接開口說道,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這東西應該叫做虺虺。

聽見鐵衣的話,我和六子不約而同的看向鐵衣,我感覺這名字還挺好聽的,“鐵疙瘩,這虺虺是什麼東西啊!”

鐵衣想了想說,算是餓鬼體內的一種鬼菌,好像是有迷惑人心智的能力,實話說我也是聽說而已,具體情況也弄不明白,隨着地上的虺虺越來越多,開始還靜止不動,像是死去的樣子,可現在竟然一個個蠕動起來,眼看着就朝着我們幾個而來。

鐵衣看了看我們,又看了看胖子李振,“李道長,這東西我真不知道該如何處理了,不知道你有沒有什麼號辦法,不管這些是不是虺虺,可若是真將我們包圍困住真就難辦了。”

胖子點了點頭,我實在是爬的手腳發麻了,你說這整個房間,鐵衣和李振是站着的,六子則因爲身高所限而坐着頭頂着祭臺,唯有我爲了配合六子的高度而趴在地上用腰背頂着那厚重的牀板祭臺,可以說現場最痛苦的便是我了。

“有啥招數就趕緊使吧,我實在是手腳發麻了,在這樣下去估計是等不到幾位斬妖除魔便累死了。”而這個時候眼看着密密麻麻的虺虺便朝着我們滾滾而來,實在來不及了,鐵衣急速的使出了當年在漾泉礦井內用過的鬼隱,形成了一個幽綠色的氣泡將我們和那羣虺虺蟲子隔離開來。

這個時候,我聽見身後的英子發出了一聲呻吟,這樣我們纔想起英子還在我們背後,李振一拍腦袋說道,差點把那小姑娘忘了,六子身板不行,這樣吧,六子你先講英子送出房間,交給她的父母。

記住,剛剛我已經用紫薇道陰鎖定了英子的三魂七魄,你將英子送出去後,告訴她的父母將他安置在牀榻之上,不要碰不要動,等我出去之後再想法子幫助她恢復醒來。

六子聽見胖子的安排後,迅速從桌子下竄了出來,這小子也不知道打聲招呼,驚得我趕緊移動身子,向中間位置挪去,生怕不小心坍塌了祭臺。

聽見這好事,我還未來得及主動請纓,這六子就抱起英子想着我們身後的門口跑出去了,六子的突然離開導致整個祭臺的分量都壓在我的腰部,像是揹着一座山一樣的體感,直狠的我牙根癢癢。

看着蜂擁而至的虺虺漸漸靠近鐵衣營造出的幽綠色鬼隱之中,我倒是不那麼緊張,因爲我知道這玩意看見薄薄的一層,可就算是子彈也打不穿。

可是,我萬萬沒有想到的是,這虺虺在靠近了鬼隱的外延之後,竟然一張嘴,露出了許多密密麻麻的牙齒,上來就咬,我似乎感覺到包裹我們的淡綠色光芒竟然再漸漸的減弱。

很明顯,我們此刻的處境再一次陷入危機之中,這虺虺竟然能啃食鬼隱,想着這麼多的數量,也許用不了多久這鬼隱便會被咬壞了。

“看來這虺虺似乎能蠶食鬼隱,這辦法不是長久之計。”鐵衣直接開口說道。

怎麼辦?李振陷入了沉思,看着樣子好像在努力回憶什麼東西似的,而鐵衣則拖着青銅承影,護在我身前。做出了隨時準備迎戰的姿態。

大概過了有十多分鐘的樣子,隨着一種泄氣的感覺,這幽綠色鬼隱終於在這爲數衆多的虺虺啃食之下徹底消失不見,進勢不減的虺虺向着我們而來。

“鐵哥,被這東西咬到以後會有什麼感覺,疼不疼啊!有沒有毒啊!會不會死啊?”我看着眼前漸漸靠近的虺虺,緊張的問着鐵衣。

鐵衣想了想說,“這針咽餓鬼有鬼氣有實體,如果我沒猜錯的話,被這東西咬了之後,不僅會身體疼連靈魂也會痛,應該是既能傷身也可欺魂,雖然只是推測,還是小心防範爲好。”

因爲我與鐵衣此刻都沒有什麼好辦法,於是都將目光看向了李振。

怪不得這胖子沒有答話,原來真忙着捯飭我腰背上的那些零碎東西,我努力的抻着脖子,雖然看不周全,但是也看見了升筒、木板、飯碗、燈盞、燈芯、香、油這些東西,因爲這傢伙的動作十分快,像是炒菜的感覺,所以有些東西我也看不清,也有些不認識。

接着,李震又升筒直立在臺上,上面放着一塊木板,算了其實我不想透露其實是一塊剛剛六子和這些傢俱一起拿來的李震做菜的小案板,升筒上放案板上面,然後又放了一個白瓷碗,快速的在裏面倒滿了油。這一通倒騰,若不是我知道現在的處境,我當真以爲這死胖子在做菜。

忙活完這些東西后,李振擡起頭來,發現我與鐵衣都在盯着自己,李振點了點頭,說道,“看來今天我不放大招是不行了,踏着那次在茅山廚神大賽中看到的被鐵衣叫做罡步,揮舞着手中的桃木劍,還別說這胖子雖然看起來身形肥碩,但是舞起劍來也是虎虎生風。

桃木劍舞動的密不透風,不過這胖子在我背後練劍,距離那餓鬼如此遙遠,顯然不是準備上前用劍砍。 近婚情怯 在說了真要是一隻一隻的用他那把菜刀桃木劍去砍的話,這麼多的數量,即便真的有效,估摸着到明年的現在都砍不完

而這個時候那些虺虺眼瞅着就快到我跟前了,這死胖子要是再不出手的話,這後果將會非常嚴重了。李振嘴裏快速的唸叨着什麼口訣,一隻手拿着三根焚燒的香,一隻手舉着那一柄菜刀桃木劍,當劍尖,焚香,油碗一線的時候,胖子默唸剛好停止,一束火焰凌空而出,彷彿胖子手裏的桃木劍是一杆噴火槍似的,在我們與虺虺之間形成了一道火牆,頓時從我耳邊傳來噼裏啪啦的燒烤聲響,我估摸着這些虺虺應該是烤熟了。

我看着胖子由衷的說道,“有兩下,這火燒的好啊,就是這東西太噁心不能吃,不然生死關頭,臨危燒烤,要是傳出去可比許多英雄好漢霸氣多了。”

鐵衣也對着胖子點了點頭,這胖子頓時得瑟起來,一副天下第一當世無敵的形象。

看見胖子一擊得手我整個人都傻了,這一道金光符竟然將號稱十分生猛的針眼惡鬼轟成缺了一條腿的殘廢,此刻整個房間只剩下餓鬼發出的嘶吼咆哮之聲。‘

我看着六子問道,“六子剛纔你師兄的那道金色符紙果真是十分霸道啊,比那紫色的強很多啊!”

六子也十分的激動,掩飾不住的興奮說道:“符咒雖然看起來都是黃色的符紙,卻可以因爲用符人的道術修爲而加持出不同的顏色,一般內丹催生加持的符咒有5種顏色,

分別是,金色、銀色、紫色、藍色、黃色五類,金色符籙威力最大,也是最難修爲的,同時要求施法者的道行也最高,消耗的功力也最大。” 重生之絕壁要離婚 聽到這裏,我扭回頭看了看李震,怪不得這胖子現在滿頭大汗,臉色發白,剛纔我還以爲是這胖子體虛氣弱,脂肪太多缺乏運動的緣故,原來這老小子剛纔一擊也是下了猛力了。

六子接着說道:“銀色次之,紫色、藍色又次之,威力最低的是黃色,這也是最普通的符籙,大師兄之所以被稱爲道術天才,便是因爲很早的時候,他就可以加持金色符咒了。

而我們的大部分師兄弟由於悟性一般,終其一生都只能停留在使用黃色符籙的道行上,如果強行催生駕馭金色符咒的話,大部分情況下由於法力不足而無法施展,若是機緣巧合施展成功也會遭到符籙法力的瘋狂反噬,輕者經脈錯亂、半身不遂,重者七竅流血、當場斃命。”

原來如此,聽着六子的科普,我才漸漸感覺這胖子還真是有兩下,並沒有想象的那麼不濟。

我們幾個則都在等待,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當然我最好的預期是這餓鬼直接失血過多死亡。然後我們幾個愉快的到英子父母面前裝逼,然後大吃一頓。

當然,這是不可能的,若是這麼簡單就嗝屁着涼的話,我們也用不着緊張成這個樣子。

不過要說這胖子李振看起來胖乎乎的完全無害,可這下手也是夠狠,甩出去一張金光神咒加持的符紙之後,將那針咽餓鬼的一條右腿給整爆炸了,就在我們震撼的時候,這餓鬼竟然動了。

伴着穿透靈魂的嘶吼,我看見隨着漸漸褪去的金色光芒中,那斷腿處豁開了一個巨大的口子,誰知,這口子不但沒有流血,這針咽餓鬼也沒有失血過多,而是從這斷腿處流淌出了密密麻麻的像是小疙瘩一樣的東西,一個個大小如同乒乓球一般,不一會的功夫,眼前便黑壓壓的一片。

剛剛緩過勁來的六子小道士看着那玩意說道,這東西是那餓鬼的孩子嗎?好像蠻可愛的啊!師兄我能不能捉幾隻回去養啊!

我看着六子心想這小道士心智還真是單純呆萌,想想便知道從這餓鬼體內流出的能是什麼好東西啊!不過我確實也不知道這些像是變異的蝌蚪究竟是什麼。

重生之貴女嫡謀 於是我和六子好奇的看着李振,發現這死胖子的眉頭都皺成了一個疙瘩。

鐵衣則直接開口說道,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這東西應該叫做虺虺。

聽見鐵衣的話,我和六子不約而同的看向鐵衣,我感覺這名字還挺好聽的,“鐵疙瘩,這虺虺是什麼東西啊!”

鐵衣想了想說,算是餓鬼體內的一種鬼菌,好像是有迷惑人心智的能力,實話說我也是聽說而已,具體情況也弄不明白,隨着地上的虺虺越來越多,開始還靜止不動,像是死去的樣子,可現在竟然一個個蠕動起來,眼看着就朝着我們幾個而來。

鐵衣看了看我們,又看了看胖子李振,“李道長,這東西我真不知道該如何處理了,不知道你有沒有什麼號辦法,不管這些是不是虺虺,可若是真將我們包圍困住真就難辦了。”

胖子點了點頭,我實在是爬的手腳發麻了,你說這整個房間,鐵衣和李振是站着的,六子則因爲身高所限而坐着頭頂着祭臺,唯有我爲了配合六子的高度而趴在地上用腰背頂着那厚重的牀板祭臺,可以說現場最痛苦的便是我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