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黑乾枯的主樹枝雖然遍無一葉,卻散發出翠綠欲滴的淡淡綠色光暈,遠遠望去,似一片綠林,在須彌山一片白草黃雲中格外搶眼。

就這樣的一株焦黑的枯木,在離地面二米多高的主幹上,卻突然猛地一下湧出了一條柔弱的枝條,上面輕輕搖曳垂掛著九片如碧玉打造的樹葉。

那九片樹葉碧綠滴翠,翠生生、水靈靈的,綠得鮮嫩。

枝條隨風微微搖動著,在陽光下閃著綠光,九片葉子似九團綠色的火焰,光暈瀰漫,如同九道綠霞編織出一個巨大綠氣縈繞的神暈光環,將整株古樹籠罩。

長生樹燒焦的黑色枯乾上冒出了裊裊香煙,香煙中影約有億萬信徒在膜拜。

各種大道經文的唱誦聲從樹中傳出,這聲音彷彿從宇宙中彙集而來,響徹而宏大,貫通天地、震撼人心。

整個須彌山都被這莊嚴、慈悲、玄奧的經文大道唱響所籠罩,一時間,浩瀚的須彌山脈沐浴在一片祥和聖光之中。

山上無數倒塌的廟宇上覆蓋的塵土盡數被祥風掃盡,一道道佛光衝天而起,彷彿又回到了荒古佛域的須彌盛世。

山中深埋的白骨上冒起了陣陣輕煙,無數冤魂屈鬼在這一刻得到了超度,化成一陣旋風消散於天空中。

「滴答、滴答……」一陣異樣的聲音響起,天空中出現了一個巨大的鐘錶幻像,指針在逆時針飛轉。

陡然間,長生樹閃爍九彩毫光,形成漩渦狂涌而出。

這一刻,時空被凝聚,時間被逆轉,空間被逆亂,須彌山彷彿回到了原始初始狀態,一切禁制在這一刻都消除了!

眾人被驚呆了,這絕非是幻覺。望著錯落相撞、交相輝映的萬道絢麗詭異的光輝,所有人都呆愕如泥塑,連話都說不出來。

「這滴答、滴答……是什麼聲音?這聲音怎麼像從我們身上傳出的?哎呀……頭痛欲裂!」

「不好了,時間逆轉了!我怎麼覺得回到了幼兒年代,兒時的事盡皆浮現在眼前?」

邪王盛寵:天才小毒妃 「我意識到光陰在流失…我的身體開始起變化了!我的身體開始縮小了!」

「我受不了…身體要炸開了!……」

所有的人都在驚恐、痛苦之中,沒有人能夠移步,身形彷彿被時空定住了一樣。

眾人的身體結構開始卒然間產生了變化,讓所有人都措手不及,無不驚恐萬分,不由自主的呼喊起來。

「長生樹到底發出了什麼力量,在解除天道壓制的情況下連帶將眾人的生命力都開始被剝奪了?」 心有不 韓星心有疑惑,盯著天空那個巨大的鐘錶幻像,百思不得其解。

「我怎麼感覺光陰在飛速倒退?」赤虹霞以戰尊修為也感覺到身外的壓力越來越大。

韓星突然有所發現:「時光逆流!快逃!快跑!離開古樹綠茵籠罩的範圍,到外面去!」

空中時鐘是長生樹顯化折射的!

它的時針在逆亂轉動,時空光陰也跟著產生變化!

韓星臉色驟然一變,大吃一驚之下,指著長生樹提醒催促眾人快離開此地!

「我不想生命被磨滅!…」

眾人都明白了問題的嚴重程度,長生樹萬古不滅,能讓萬物恢復初發,不受封印,靠的就是時間輪迴。

每個人的靈魂深處似乎都響起了「咻咻」的聲音,似乎有一種前所未有、見所未見連聽也沒有聽說過的光陰時速,在高速旋轉著……

所有人都萬分驚駭萬分,恐懼到了膽顫,他們想跑,可己經來不及了!

只見長生樹億萬年來早己被雷擊電劈成焦黑的那段槁木上,綠色枝條蔓延,像上滿了發條的鐘錶彈簧,漸漸編織演化成一個巨大的園形青銅盤體。 長生樹綠色枝條蔓延,像上滿了發條的鐘錶彈簧,漸漸編織演化成一個巨大的園形青銅盤體。

青銅盤體虛影古意純樸,表面刻滿了玄奧的刻度,中間有一銅柱,上面雕刻聳立著九隻九足金烏,栩栩如生,正是那九片綠葉所化。

盤體虛影凌空浮現,九隻金烏圍繞銅柱在碧綠色的霞光中不停的旋轉,山河大地、地水風火盡在盤體里顯現。

彷彿古往今來、山河變遷、改朝換代的諸般事項在時間秩序鏈的演化下,只是彈指一瞬間的事。

「是『土圭』!看形狀極像宗主古向天口中描述的能讓時光倒流,使人身體靈光熄滅,化為一捧塵士的『土圭』!」韓星脫口而出!

「土圭為何物?」南宮衡不解的問道。

赤虹霞強忍著皮肉灼辣辣的痛疼把話接了過去,說道:「土圭是最為古老的計時儀器,相傳為遠古月陰與太陽之精凝固而成,始於始皇天帝時期,以柱為桿、認盤為板,柱投影於盤之上,以刻度計時。」

傳說土圭能改變時空、能讓時間逆流,故佛教《毗曇經》中才有一剎那、一彈指、一須臾之說,為後天靈寶。

韓星聽罷,眼中射出湛湛的神光,眼球毫無徵兆的突然崩出了火花,他咋了咋舌,羨慕的抬頭看了看,暗自道:這土圭居然這麼牛……好東西啊!

此時,土圭像上滿發條的鐘錶,旋轉的越發快了……

立柱之上九隻金烏化為九個太陽,盡數投影在土圭的園盤刻度之上,上下飛升,一時間光波振蕩、時空錯亂,時光倒流……

眾人的生命也隨之在旋轉中變化、磨滅。

如果脫離不了此地的空間,生命會在比正常時間快三十倍的正、反流速中增、減壽命乃至消亡。

「波……」

危急關頭,妖族僅存的一位長老手上的龍雀套天環首先發出淡黃色的光華,這是一件道器。

緊接著所有眾人身上的靈器、法寶在這一刻都爆發出了熾色的光輝。

這些光芒有強有弱,彙集在一起形成一股光柱,與土圭產生的時間光波相抗衡,抵擋時光侵蝕之力,護住眾人不被時間完全磨滅。

所有的靈器、法寶此刻都金光閃閃,尤其是妖族長老的龍雀套天環和赤虹霞的那盞青銅古燈更是光芒璀璨,發出隆隆的雷音,將站在周邊的人一起護住。

但沒有神性的法寶靈器,在土圭面前充其量只能是很「漂亮」,被土圭發出的神秘光暈吹髮斷毫般的斬成了一堆廢銅爛鐵。

「快,都集中到青燈的光芒中暫時躲避一下!」赤虹霞一面大聲喊,一面催動法力。

她臉色越來越難看,一圈圈無形威壓,潮水般向外盪去,顯然她在用全力支撐。

所有人都進來了,唯獨韓星還沒有,此刻他正身體僵直的站立在時空逆亂之中!

他離長生樹最近,那裡空間亂流飛串,神秘光暈爆發出如天刀般恐怖氣息,若將他斬腰斬成二截!

眾人雖不知他究竟發生何事,但韓星有著抗衡後天靈寶土圭的力量嗎?沒有傻站在那裡幹嗎?找死啊!

「韓星,你快進來呀……」赤虹霞此刻面色大變,嘶喊的聲音都變了調。

眾人雖有神器護體,可依然抵不住土圭的時光扭曲之力,就連赤虹霞也漸漸支持不住了,眼見青銅古燈散發的光暈漸漸暗淡下來,只怕再有片刻,所有人的生命就會被土圭發出的時光逆流所磨滅……

所有人都認為長生樹能救他們一命,做夢也沒想到等來的是飛天橫禍!

是西天皇太高估這些人族後輩的修為了,她以為能進入荒古秘地者,修為至少能達到戰神級,足以化解土圭的威能。

皆時,再利用土圭逆亂時空,將此地恢復到原始狀態,便能將地下的封印解開,利用穿梭時空的能力,將眾人送出荒古秘地!

那知一番美意,卻給眾人帶來了滅頂之災!

韓星不是不過去,而是過去不。

此時,他如老僧入定一般對周圍的一切視而不見。

青衣人贈予自己修羅鬼帝半張枯木佛臉化成的那粒菩提子,不知何時飄浮在了眼前……

菩提子晶瑩剔透,隱隱可見有一樹一佛顯於其中,宛如佛祖悟道之情景,裡面傳出陣陣禪音佛唱。

菩提子一出,頓時吸引了長生樹,所發出的綠色霞光,狂涌而至,向菩提子飛去……

菩提子陡然升空擴大,迸現出七彩的光芒,光芒迅速擴散瀰漫,如同九天墜月,一個巨大的菩堤子將長生樹整株團團包在了裡面。

長生樹與菩提樹同根同源,不但不互相排斥,而且相互吸引溶合。

當長生古樹最後一部分也融入菩提子的光芒之中時,七彩光華迅速回收,長生樹也跟著縮小,消失到了菩提子中。

光華一閃,從菩提子種子中新生出了一棵寸尺高的小樹芽。

小樹寶光璀璨,耀人眼目。

菩提子帶著小樹緩緩飛向韓星,一縷白光閃過,印在胸口部位,進入到了他的體內,消失不見了。

此刻,隨著長生樹的消失,空間逆亂,時光倒流的現像也終止了。

眾人身體頓時停止了變化,又恢復了正常。

「嚇死我了,再過一會我覺得自己就要從世間消失了!」所有的人都驚魂未定,暗自慶幸沒被時光倒流所磨滅!

總裁的天價丑妻 韓星低頭向胸口看去,只見胸口多了一個像樹一樣紋身的圖案……一種神密的聯繫,將自己與小樹緊緊的聯繫在一起。

這棵小樹將根緊緊扎在菩提子上面,埋在韓星的神闕穴中,就像一粒黃豆正在發芽,億萬年來又獲新生。

小樹在韓星的丹田中沉浮,置於《道經》上方,豁然從《道經》中衝起了一道金光,將小菩提樹直接衝擊到了神闕穴左下角,神闕穴這才漸漸安定下來。

隨著小寶樹的植入,韓星腦海中浮現出長生樹與菩提子的因果關係的……

菩提樹乃『長生樹』種子所長成的先天靈根,自混沌初分之時就生長在歸墟之中,盤古大神曾取一枝用作斧柄,使其開天劈地。

鴻蒙時期,西方准提道人也取一枝煉化成七寶妙樹,封神大戰中曾用手中七寶妙樹兩次刷敗通天教主。

佛祖如來樹下曾悟道,孔宣樹下號明王。

後來菩提古樹落根於須彌山,而長生樹則為西天皇所得。

「妖荒夜」起,一場荒古大戰讓此樹傷的枝葉枯萎,所蘊有的無窮靈力流失殆盡,枯死之際,將所有木之精華凝聚成一粒種子。

這粒種子把那半張佛臉當成了載體將自己壓制封存了起來。

長生樹在大戰中也遭到了毀滅性打擊,西天皇不忍長生樹靈根絕斷,逐求准提道人拆七寶妙樹一枝,插入枯樹榦中化為枝條令其不死。

准提道人又告知她須彌山下有聖物土圭,能令時空逆轉,有混沌靈氣出,可助此樹重生,然後再將其置於母體世界之樹下,可恢復如初。

世界之樹立於天庭中央。

為打開登天仙路,西天皇這才與偽佛發生了一場驚天地泣鬼神的大戰,最後連同自已和浮玉之山一同被天道封印在了承仙台下面,直到韓星撥除了鎮仙旗才浮了上來。

為打開天道對長壽的禁錮,護人族修者成仙,以便將來藉助其力打開登天仙路,西天皇這才不惜用八千壽元來催髮長生樹的生機,助它衝出浮玉之山的封印,以時空逆轉的法則,自行尋找土圭,吸收混沌靈氣,進行自我行復。

她本想等長生樹恢復了無窮靈力再收回來,就能藉此崩開浮玉之山的封印……

可惜的是天算不如人算,西天皇萬萬沒想到菩提古樹竟留下了一粒種子沒被毀掉!

機緣之下,種子被韓星所得。

而長生樹則借菩提種子新生輪迴,連西天皇自己烙印在長生樹上的道韻規則都剝離掉了,再也收不回去,只是便宜了韓星。

長生樹與菩提種子雜交成了一個新品種—–建木,成為了可溝通天地的橋樑……

非旦如此,也化解了這場時空逆流的天大危機。

眾人眼見周圍一切又恢復平常,只是少了長生樹,均以為是被仙關深處那人收了去。

「韓星,你過來,扶我過去…離開這裡…到那邊去!」赤虹霞雖然恢復過來,但適才法力透支太大,身體還是虛弱……

女人心細,她發現在長生樹消失之際,樹所在的位置下面有古怪,隱隱約約似有五色光華衝起!

她用顫動的手指向長生樹消失的方位,示意韓星扶她過去,希冀能在此找到走出去的希望!

韓星聞言,三步並作兩步走到赤虹霞身邊,一邊小心翼翼的將她攙起身來,一邊從青銅鼎中招出一粒至少能達到神級的補氣丹放入了她的口中。

經青銅鼎煉化的區區一粒丹藥,其中所蘊含的藥力竟及得上一名修士人百年所聚的混元真力。

霎時間赤虹霞便恢復如初!

她覺得眼中有些濕潤,幸福的咬了下嘴唇,揚了揚臉:「你給我吃了什丹藥,竟有如此奇效?謝謝你!」

「不用,要謝謝我師付吧,我給你吃的丹藥叫『生死相依丸』乃我師尊所傳!」韓星哈哈一笑。

他突然變得眉飛色舞起采,因為剛才驟然想起,殷天祥為怕自己把妹吃虧,要傳他一包『生死相依散』來對付赤虹霞之事。

「啊!」 總裁的逃跑新娘 赤虹霞臉上飛起一抹紅暈,明知對方是開玩笑,但心中卻有些芳心狂跳的感覺:敢情這小賊早就掂記上了自己,連那不著調的師付也在後面幫襯!

那小賊到也罷了,老賊決不能放過,自己得給這殷天祥記上一筆,就憑這「生死相依散」幾個字,也足以能狠狠敲他一筆竹杠! 天己經開始漸漸黑了下來……

當韓星與赤虹霞二人走到長生樹消失前的位置,只見巨樹連根拔起時,竟將下方遺留下了一個很大的坑……

這坑如同是巨大隕石撞擊而形成,四面環形凹陷,貌似天坑一般。

光線昏暗看不太清坑底都有什麼,只能靠反光約約瞧見在坑中四周,壁上竟是由五色石頭砌成,坑底有些熒熒的光點在閃動。

二人靜靜的站在坑邊向下望去……

眾人跟隨而至,望向坑中卻沒有看到任何東西,滿臉疑惑……

長生樹怎會挑選這等寸草不生且無半點土壤的地方落地生根?

韓星也覺的很納悶!

他轉頭向其它各派僅存的幾位飽富閱歷的長老問道:「這坑中巨石堅硬如鐵,且分五色,莫不成長生樹是在無土壤的環境中生長不成?」

幾位長老眼晴直勾勾的望向坑的中間,彷彿在回想什麼……眼睛死死盯著那些巨石,明顯的流露出一絲貪婪。

聽到韓星的問話,妖族那位長老首先回過神來,道:「非也。這些五彩之石,有毫光閃現,定是其內含有巨大能量,長生樹能夠逆亂時空,也許與這些能量有關聯。」

韓星沉吟……

長生樹選此落地生根,這一切絕對不是巧合,不然斷不會無緣無故的顯化出土圭這種逆天的東西。

難道……

他張開覲天神眼,用測地術在心神上感應,清晰地感應到下面似有一個方形輪廓建築在下面。

「怎麼會這樣?」韓星此刻心中納悶,因為這建築物帶有人族的風格!

火雲宗的一位長老用鼻子聞了聞空中氣流,道:「老夫有幸曾隨我宗一位隱世強者拜祭過炎火大帝,在其坐化之地發現有五色土構建的祭壇,散發出一種特殊氣味,此種氣味不同於古墓腐朽之氣,帶有廟宇的神聖氣息。如今這五色石在空中散發、漂浮的氣息與五色土的氣息一樣,有種蒼古的神密味道,這下面可能是一座祭壇!」

「五色石?」韓星深吸口氣,很快便冷靜下來,豁然點了點頭……

據大荒鑒寶錄記載,在遠古年間,祭壇多為五色石構成,除了用來祭祀神靈、祈求庇佑,進行人神對話外,更有的祭司或大神通者,把他們對天地的的感悟以方位、陰陽、布局等形式融入祭壇中,達到用其破開空間壁壘,從一界抵達到另一界的目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