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彌卑確實是覺得太冤,在臺上看到魏言的表現太過奇葩,這才一時好奇,對於魏言能夠肉身抗住魔技興趣濃厚,甚至都想對魏言來個開瓢解剖,看看這小子到底是怎麼回事。

庫拉拉也懶得跟阿彌卑繼續糾纏,不耐煩的說道:“這小子的戰鬥方式你也看見了,跟狂戰士一樣,這次讓你幫他鍛一件趁手的武器出來。”

阿彌卑無奈,到底是我求他們打造武器還是他們求我打造武器,怎能感覺求人的還像個大爺似的,也是沒誰了。

不過既然是庫拉拉的要求,阿彌卑也沒法拒絕,開始仔細打量起魏言來。

指着魏言說道:“小子,來試着打我試試,我來了解一下你的作戰風格,這樣更準確一點。”

阿彌卑說完,從牀底下隨便掏出一個青灰色的魔杖,細長且帶有古木的樹紋,頂端呈鉤狀,這纔是魔杖的一般外形,至於魏言之前使用的流星杖,那是阿彌卑嫌一般的的木頭當燒火棍容易壞,才特意打造一個那種形狀的魔杖。

試着甩動幾下,魔杖輕飄飄的,一點打擊感都沒有,魏言用着很不習慣。

“大叔,有沒有重點的?這跟魔杖用起來不順手。”

阿彌卑驚奇,以往哪個牧師不是嫌魔杖太重,想要一個輕點的。

這小子倒好,偏偏還嫌棄輕了,這玩意兒是用來發動魔技的,又不是拿來砸人的。

當然,魏言的用法確實有些不一樣,他是真的用來砸的。

庫拉拉走過來,一把將魏言手中的魔杖奪過去扔掉,然後說道:“去把你的燒火棍拿來,他喜歡那樣的,先用一下。”

阿彌卑:“!!!”

將燒火棍丟給魏言,一拿起來,瞬間感覺就回來了。

與之前的流星杖不一樣,這次的魔杖要稍輕一點,不過前端更加圓潤,造型上比較接近傳統意義上的魔杖。

手中有了武器,魏言瞬間膨脹起來,雙手握住魔杖,朝着阿彌卑叫道:“大叔,你小心了,我要出手了。”

“少廢話,讓我看看。”

魏言的力量瞬間注入魔杖,高高躍起劈向阿彌卑。

“隕山崩”




阿彌卑不躲不閃,任由魏言打在他的身上,不過卻沒有任何的異樣,魔杖好似砸在了一顆石頭上一樣。

“狂戰士的戰技?”

阿彌卑發出疑問,眼神盯着魏言,像是看着怪物一樣,至於魏言的攻擊,也不知道他到底是什麼實力,竟然不痛不癢的。

魏言欲哭無淚,這些人到底都是些什麼怪物,怎麼來到這個世界,總感覺本大爺一直在吃癟,實力弱的可憐。

看到阿彌卑的樣子,庫拉拉解釋道:“就是你看到的這樣,這小子因爲某些原因,所以並不能使用魔技,雖然職業是牧師,你把他看做狂戰士就行了。”

“這次拜託你鍛造的武器也和這個有關,不需要普通魔杖的特性,只需要像大劍一樣,夠重、夠堅硬就行了。”

阿彌卑驚訝,有些不知所措,道:“哪兒有這樣的魔杖,我鍛造武器也這麼多年了,沒這麼幹過呀!”

魏言道:“大叔,那是你還沒遇見我,早遇見我早就這麼打鐵了,像你打造的這種魔杖就不錯,不過就是太不結實了,被人幾下就砍斷了。”

阿彌卑:“……”

無奈,阿彌卑只得答應,拿起圖紙開始設計魏言的武器模型。

突然間,阿彌卑擡起頭來,問道:“你們帶來的材料呢?放在這兒吧,等我設計好了就開始鍛造。”

材料?

魏言撓撓腦袋,我們帶了材料的嗎?

轉頭看着庫拉拉,發現庫拉拉也是一臉懵逼的樣子,然後她也轉過眼神,無辜的盯着阿彌卑。

這兩師徒是幹什麼?我找你們要材料,全都看着我幹嘛?好玩嗎?

“喂喂!你們兩個別告訴我都沒準備材料?難道還要我幫你們出材料嗎!”

庫拉拉和魏言竟在此時有了默契,同時點頭。

阿彌卑:“我……”

庫拉拉拍拍他的肩膀,說道:“你不是說我們很熟嗎?就幫這小子出點材料吧,反正也用不了多少。”

“材料的事就這麼說好了,對了,大概要多久的時間才能把武器鍛造好?我還等着給這小子來個加強特訓呢!”

真是兩個土匪!遇到她們算我今天倒了八輩子黴了,有哪個鍛造師有我慘的?

阿彌卑沒好氣的回答道:“七天,七天過後自己來取。” 武器的製造工作還在繼續,之前在黑麻子那裏順走了點奇美拉礦石,魏言沒含糊,把東西給了阿彌卑,讓他加進武器之中。

如此放心的交給阿彌卑,魏言也沒有擔心會有公報私囊的情況出現,材料大部分都還是人家出的,就算真的剋扣一點也沒啥,更何況,以阿彌卑的身家,恐怕真的還看不上自己那點礦石。

這邊,庫拉拉趁着武器還在製造,順便把魏言也拉了出來,隨手扔給他一根木棍,讓他好好拿着。

兩人來到一片空地,庫拉拉從地上撿起一顆石子,道:“混小子,現在來提升你的戰技熟練度,之前不是說過嗎,你資質不夠,就能夠特殊的訓練方法來補足。”

“看着我,你現在需要做的就是用這根棍子擊打石子,每次打出都要在同一個點,不能差半分,一旦你能做到,那麼你十字劈的準確度提升,也會讓你的熟練度差不多能夠到達第一個瓶頸點。”


魏言一聽要每次都打在同一點,瞬間沒了進,喪氣的說道:“用這根棍子怎麼可能?要是能夠輕易做到,那不是人人都可以成爲射擊運動員了,還比什麼?”

庫拉拉冷哼一聲,拋起石子,一棍打出正中十米外大樹中間,再次拋起,打出,竟然打在同一點。

“這不就可能了?沒什麼不可能的,只是怕你不肯練而已。”

庫拉拉丟出木棍,魏言側身堪堪接住。

女流氓剛纔的樣子好帥,算了,練就練吧,方正對本大爺來說也沒有壞處。

有模有樣的學着庫拉拉的樣子,拋起石子一棍打出,卻連石子都沒有碰到,舞空了!

庫拉拉在一旁冷冷看着,心中無奈:這臭小子一點幹勁兒都沒有,老孃親自教你還不珍惜,放到外面,還不知道有多少人搶破了頭皮。

可惡的小子,要不是怕你以後真的死在了決鬥臺上,現在多讓你有點自保之力,老孃才懶得教。

這小子一點危機感都沒有,成爲我弟子的事還沒有被王都的那些貴族子弟知道,一旦暴露,以他現在的實力,用不了兩天就會死在決鬥臺上。

唉!收了這麼一個沒有鬥志混賬玩意兒,老孃也真是操碎了心,當初咋就稀裏糊塗的答應了呢!

想當初,還不如穆斯德斯選的弟子好,一個沒天賦卻能有鬥志的人遠比有天賦卻沒鬥志的人好教,更何況,這小子是又沒天賦又不肯努力,氣死老孃了!

看着魏言那有氣無力的樣子,才十幾米的距離,別說每次都打在同一個點了,他連對面的樹都挨不着,庫拉拉越想越氣。

走過去,魏言還沒有反應過來,提起他就是一頓狂揍,幾分鐘後,魏言再次成爲了豬頭,庫拉拉將人扔到一邊,舒坦點了。

這個時候,她的心中終於下定決心,要好好的鞭撻鞭撻這小子,最後能夠想狠一點的辦法,給他製造點危機,這種叫危機進步法,對付這種懶學生最有效果。

第二天,魏言好不容易恢復,立即就被庫拉拉提走,一點面子也不給,像猴兒似的。

再次來到決鬥臺,庫拉拉隨手扔給他一根棍子,魏言接住一看,這不是阿彌卑的燒火棍嗎?咋又被女流氓順走了,還有,把本大爺帶到這裏再給我武器幹啥?

下一刻,在魏言驚懼的目光中,庫拉拉把他直接扔上了決鬥臺,順便在下面立下一塊牌子,悠閒地靜坐在一旁。


古拉凱學院的學生們也漸漸圍了過來,當魏言剛出現在這裏的時候,古拉凱學院的學生們的注意力就一直在他身上,可以說是萬人矚目。

可惜,這種被人關注的樣子不是好的那一方面,古拉凱的學生望着他的眼神好像仇人似的,如果不是庫拉拉在身旁,魏言真的擔心下一秒這些人就會一擁而上,把他給生吞活扒了。

古拉凱的學生此刻也無心訓練,全部圍了過來,看着牌子上面的文字。

“決鬥擂臺,本人阿爾卑斯,四紋牧師”

“現開設決鬥擂臺一枚,上臺生死勿論,歡迎各位古拉凱學院的同學前來挑戰。”

“每場時限爲一個小時,如果能夠在時間內讓本人主動認輸或者倒地不起,獎勵金幣十枚,不限制沒人蔘加的次數。”

“參賽條件:所有古拉凱學院一年級生,無論等級。”

看完牌子上的東西,整個決鬥場的人立即炸開了鍋,一時間,謾罵聲鋪天蓋地而來。

“魂淡!敢來我們古拉凱學院擺擂臺,這是在挑釁我們學院的尊嚴,欺負學院沒人了嗎!打死他!”

“打死他!一個四紋的牧師而已,竟然敢口出狂言,真是不知道死字怎麼寫!”

“上面說的生死勿論,老子要先上去,打死這個魂淡!”

……

魏言一臉懵逼,這是幹什麼?拜託你們能不能眼睛雪亮點,這些東西不是不是本大爺弄得啊!沒看到都是女流氓自說自話搞的嘛,我很無辜的好吧。

本大爺這麼和平友善的一個人,怎麼可能會搞出這些東西,這是誤會!這是栽贓陷害!你們別這麼激動好不好。

下一刻,決鬥臺下立即就跳上來一人,看清人影之後,魏言驚呼出來。

“杜魯斯!!”

來人正是杜魯斯,從魏言進來的那一刻,他就一直關注着,本來就想找魏言的麻煩,眼下機會就這麼來了,他怎麼肯輕易放過,第一個就蹦了上來。


杜魯斯一上來就開始摩拳擦掌,看着魏言的身影陰笑,彷彿這是一塊爲他準備好的肥肉,說道:“喲!阿爾卑斯,好久不見。”

魏言這邊一看到是杜魯斯這傢伙,雖然又那麼一絲絲驚訝,更多的還是不屑。

想當初,這傢伙是最傻最憨的一個,別人都知道打不贏他要躲,只有杜魯斯每次都憨憨的盯着他,沒少被收拾。

魏言的心中也有了輕視之心,道:“杜魯斯,你跑上來湊什麼熱鬧,去去去,一邊玩泥巴去吧!”

臺下,安迪和杜卡奧一聽到魏言的話,立馬開始咯咯咯的笑個不停。

“老大也太慘了,在鐵石村的時候被阿爾卑斯欺負不說,就連成爲職業者了還被看不起,簡直就是他的一生之敵。”

“阿爾卑斯這是在找死,老大早就今非昔比了,竟然在這個時候還敢對老大用這種語氣說話,找死吧他!”

臺上,不出兩人所料,杜魯斯被魏言的話刺激之後,惱羞成怒,從背後拿出一把漆黑的大弓,拉弦開戰。

“破風箭”

一道青色箭矢射出,仿若疾風一般,箭矢旁呼嘯着烈風纏着魏言射來。

還沒來得及反應,箭矢就已經射中魏言的右臂。

撲哧

一股鮮血飈出,只是簡簡單單的一箭就破開了魏言那變態的防禦,射進他的肉裏,讓他吃痛。

“哈哈哈,阿爾卑斯這魂淡終於吃癟了,以前欺負我們挺爽的啊,現在知道是什麼滋味了吧!”

“老大威武,他的破風箭雖然是由能量組成,即使射中人之後也不會有箭矢存在,可是被射中的地方還是會出現傷口,很難止住血的。”

慘叫一聲,儘管吃痛,魏言還是從背後抽出燒火棍,立即開始反擊。

“隕山崩”

“迴旋舞”

魏言高高躍起劈過去,杜魯斯彷彿早已預料一般,嘴角冷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