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子裏的范家護院反應也快,一窩蜂朝草料房衝來。

但,剛才還一臉憨厚地給他們挑水喝的老黃,提一把長刀守在草料房門口,來一個殺一個。

一輪槍響后,二十幾個九箕山老匪提着刀子像狼群一樣衝進了院子。

范永升眼睜睜看着自己的護院一個個躺在血泊中,身體止不住的哆嗦。

很快,他看到了孟圭明。

那小老頭兩眼赤紅,瘋了一樣衝進院子。

「好漢饒命,好漢饒命……只要饒我性命,我介休范家必有重酬……」

范永升意識到大難臨頭了,嘶啞著聲音連連求饒。

但,秦川只是冷笑。

羅大牛一甩手,把范永升扔到了院子裏。

「你個狼心狗肺的王八蛋,我好心收留你們,你竟然恩將仇報,殺我全家,你納命來!」

孟圭明狀若癲狂,撲到范永升身上,張口就咬。

范永升慘叫着推開對方,撒腿就跑。

老黃咧一口大黃牙,憨笑着遞了一把長刀給孟圭明。

孟圭明接過長刀,哇哇大叫地追了上去。

兩人就在院子裏,在一堆堆的屍體叢中你追我趕。

沒多久,范永升倒下了,孟圭明不理會對方的凄慘哀求,一刀又一刀地剁了下去。

「你們等著……我范家絕繞不過你們……」

范永升臨死前,一直在念叨這句話。

羅大牛又把那兩個范家後生丟了出去。

殺紅眼的孟圭明提刀撲了過來。

「大牛,老黃,拿着火把,再把軍師叫上,咱們進去看看。」

秦川對院子裏的殺戮沒興趣,只對密室里的東西大感興趣。

等羅大牛和老黃拿來火把,並率先在前面開路之後,秦川便帶着宋知庭跟了進去。

密室的入口只有三尺見方,但裏面並不狹窄,沿着入口下十來步樓梯,便是一條可供人直立行走的通道,寬度足可兩人並排通行。

通道長約四五丈,朝向北邊黑山的方向,盡頭有個黑黝黝的房間。

由於擔心裏面還有人,羅大牛和老黃把刀子對準前方,做出隨時突刺的姿勢,一步步往前探。

到了盡頭,羅大牛脫下衣服,往裏邊一扔,見裏邊沒動靜,又扔了一根火把,這才往裏面探了一下頭,然後跟老黃一道閃身躍了進去。

「大當家的……」

羅大牛的聲音在微微顫抖。

秦川進去一看,裏面是幾間隔起來的房間,已被無數個大麻袋堆滿了,還有好幾個擺在地上的大箱子。裏面是幾座大麻袋壘起來的小山,還有好幾個擺在地上的大箱子。

「大當家的,咱們發了。」

羅大牛咽了咽乾澀的喉嚨。

老黃則咧著大黃牙一個勁傻笑。

「他姥姥的,咱們這次是真發了。」

就連一向裝文雅的宋知庭,也冒了粗話,兩眼直發光。 「槐影,別忘了你的身份!」

暴怒下,楓王臉色愈發難看,說話間,言語更加尖銳,甚至直呼起槐王真名。

槐王也不動怒,看向一旁的武王,說道:「怎麼,楓戟,同為真王,誰比誰地位高不成?

你我說說無妨,可別讓武王弄出誤會。」

他以前是投靠個主人,可他投靠的主人多著,一個楓戟,算得了什麼。

更何況他可不信楓戟敢把這事說出來,他敢說,自己也不會幫他隱瞞。

楓王此刻極為憋屈,正如槐王猜測那般,他還真不敢暴露什麼。

他身後是二王,自己敢說楓王暗中投靠自己,槐王就敢把這個暴露出來。

二王是否存活四大王庭都不確定,一但傳出自己是二王的人,那自己很可能直接被四大王庭真王殿殿主盯上。

甭管對方信不信,這麼一來自己的謀算全都會打水漂,王的任務也完不成了。

更何況旁邊武王虎視眈眈,槐王實力也不真的是廢物,自己若是真的對槐王出手,那高興的可就是武王了。

給本王等著,等王出世,就是清算叛徒的時候。

楓王心中暗自發狠,張濤倒是目光玩味的在兩人身上徘徊。

「你們別在意我,我就是一個打醬油的無關群眾。

楓王,槐王有什麼身份,他不會是投靠你現在又背叛了吧?

叛徒最可恥,你放心,你清理門戶,我絕不插手。」

張濤正煽風點火呢,下方地窟七八品武者成片的死去,就連九品也再度隕落兩人。

九品自爆的焰火,直接將楓王驚動。

楓王精神力察覺到紫禁地窟情況,頓時渾身氣息釋放,厲聲說道:「這一戰神陸認輸,要不現在停戰,要不徹底大戰。」

楓王此刻展露實力,本源道約走了五六千米,當真算是極強,此刻懸空在御海山上空,四周空間裂縫不斷出現,卻是毫髮無損。

精神力死死地盯著張濤,似是一言不合就要出手。

下方還有近二十名九品,這一戰參戰神將眾多,此刻竟是死傷過半,這股力量可不是槐王一人能夠調動的。

至少剩下的二十人中,就有五名神將屬於他的麾下,神將,他也不敢忽視,算是不小的力量了。

面對楓王這咄咄逼人的氣勢,張濤卻是根本不慣著他。

一拳揮出,直接擊碎楓王氣勢,緊接著,氣血鼓動,整個空間竟是不斷顫動,一雙目光冷冷望向楓王。

「楓戟,我是不是給你好臉色看,讓你忘了什麼?

威脅我,我武王最不怕的就是威脅。」

一個小小楓王,也敢威脅他,這是失心瘋了吧?

楓王臉色鐵青,可是此時竟仍是不自主地氣勢收斂幾分,不得不承認,同張濤相比,他哪怕走出第二條道,也跟本算不得什麼。

好在還不等他如何,一旁虎王也是展露氣勢,同張濤爭鋒相對。

「天命王庭也是一個意思。

要麼罷戰,要麼全面開戰!」

不是他和楓王有什麼協定,這個時候他也只能幫楓王。

不提南十九域還有近半天植王庭的高品武者,就說姬瑤的存在,他就不能作壁上觀。

此時兩大強力九品協力,竟也才堪堪擋住武王壓力。

下一刻,松王、樺王等人紛紛露面,妖命王庭也有兩名真王現身。

大戰一觸即發,他們也不敢在藏於暗處。

這兩年真王隕落太多,他們也不敢再放任武王各個擊破。

見到對面人多,武王也是將氣息收斂,從空中飛了下來。

「幹啥啊幹啥啊,別這麼激動,大家都冷靜下,我也只是開個玩笑。」

「少廢話,武王,要不停戰,要不開戰!」

虎王冷著臉說著,下方妖命一脈情況可不妙,尤其是姬瑤殿下和姬紫鳶兩人還在裡面。

姬紫鳶方才出手,早就被華國大宗師盯上,南雲月一擊被絕巔的精神力分化體抵擋,此時九品戰場緩解,林龍直接將姬紫鳶纏住。

吸收楊老祖本源絕學后,林龍此時本源道已走六七百米距離,本就不弱於姬紫鳶,對方先前一戰更是重傷在身。

此刻一對一交手,姬紫鳶已是岌岌可危。

另一邊,姬瑤更是被方平盯上,手持九品神兵,在這地窟中可是顯眼的很。

上次神兵拍賣后,華國對於神兵的需求倒是小了許多,可九品神兵仍是珍貴至極。

哪怕趙興武這等強力九品,此刻手中也不過一柄八品神兵,也就是吳川、李長生這些人,和方平這個財主關係近,才能搞到九品。

虎王很清楚,南十八域妖命一脈的人死光了都沒事,這兩人決不能死。

一個是王主之女、命王孫女,一個是王主義妹。

命王只有姬瑤一個後代,姬紫鳶還和禁忌海深處的勢力有所關聯,若是隕落在這裡,那麻煩可就大了。

張濤看著對面已經被逼急的眾人,在看到下方佔據,也知道過猶不及。

真逼急了,這些人也不是只會吃草不會咬人的兔子啊。

「此戰,就此結束,人類,大勝!」

張濤發話,聲音直接傳遍整個地窟,所有人都停手了。

地窟眾人見狀,紛紛撤離,不敢再有停留。

他們氣勢早就散盡,若非有真王在御海山督戰,早就潰不成軍。

華國這邊,雖然想要趕盡殺絕,可也還是紛紛停手,沒有再去追擊這些九品,反倒是掉過頭來屠殺那些七八品武者。

九品武者,若是一心想逃,哪怕張衛雨,也不好強留。

這一戰打下來,雖是大勝,但哪怕幾位九品巔峰強者,這一刻也是精力耗竭,若是對面臨死前反撲,說不得還會有所損傷。

下方,姬瑤眼中滿是恨意,死死地盯著蘇北和方平。

她這一戰就是為了蘇北來,可是卻只能眼睜睜地看著他在八品戰場大殺特殺。

還有眼前這個叫方平的混蛋,就是盯著自己的九品神兵,哪怕停戰,也不停手。

「我記住你們兩了,下次見面,必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