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哈哈,這裡還真是熱鬧。」就在這時,只見一艘空艦以極快的速度飛了過來,正是艦上有人大笑。

這艘空艦不大,長不足十米,寬僅四米,與其說是空艦,倒不如說是空舟,因為相比其他空艦的體型,這也太小了點。

咻,一道人影從空艦上直接躍了下來,快要落到地方的時候,他雙足連點,硬生生逆空而起,然後復又落下。但這一次便相當於從幾十米的高度落下,自然是小意思,不會摔傷了。

這傢伙好強。

在場的108人都是真正的天才,自然看得出這輕輕一躍有多麼艱難。

從太高的地方跳下,便是擁有逆空、凝空的能力都可能摔死,因為根本無法化解那麼強大的墜落之力。

如此驚艷亮相,一下子便把所有人的目光吸引了過去。

那是一個20歲左右的年輕人,身材相當地修長,長相也極是英俊,可他的額頭上居然長著一個古怪的印記,有點像是狼,但跟一般的狼又有很大的不同。

這是天生的,還是後來畫上去的?

「閣下是誰?」有人問道。

那年輕人露出一抹微笑,溫潤如玉,額頭上的印記絲毫沒有破壞他的英俊,反而給他增添了一種莫名的吸引力。他很是隨意地道:「在下林之寧。」

林之寧,沒有聽說過啊。可這傢伙分明是八脈武宗,而且還是沒經過龍池洗禮的,若是這傢伙早到十幾天……這雛龍榜第一還可能是楚浩嗎?

想到這裡,眾人不由將目光向著楚浩看去。



林之寧隨意地轉了下手上的戒指,道:「你們這屆的雛龍榜第一是誰,我是特意來領教一下的。」

「你不是蒼州人?」聽他這麼一說,不少人已是反應了過來。

「越州、桃花郡、中天門!」林之寧淡淡一笑,「聽說這時候你們剛剛結束雛龍榜排名戰,所以我特意來找幾個厲害的人打打,讓你們這些井底之蛙知道外面的世界有多大,可不是什麼阿貓阿狗都能稱為天才的。」

越州?

這傢伙是來踢館的。

天武星九州之中,只有兩個州據說沒有戰神坐鎮,便是蒼州和越州。而這兩個州也確實是武道層次相對較弱的兩個州,可沒想到越州一個小年輕居然敢孤身一個人跑來挑戰整個蒼州的天驕。

確實,這傢伙很強,這麼年輕的八脈武宗真是罕見。但他既然是越州人,肯定已經進入過類似龍池的地方,這才能夠修為突飛猛進。

便好像雛龍榜上的前十名,現在哪一個不是八脈?

不過,八脈畢竟是八脈,有資格與林之寧交手的也就只有雛龍榜前十的人。

這時,那艘空艦也緩緩降了下來,走出來六個氣勢驚人的年輕人,男的英俊、女的艷美,皆是人中龍鳳之姿,而每一個居然都是八脈武宗。

最後,則是一個看不透修為的老者,立在了空艦上並沒有下來,卻透著一種居高臨下、俯視眾人的姿態。

四周圍的大人物不由都是哼了一聲,對方可真是好大的架子,不就是個戰王嗎,這裡雖然沒有戰尊駕臨,可戰王卻是不少。

再說了,這裡可是蒼州,你一個小小的戰王跑到蒼州來還這麼擺譜,不怕引出戰尊、戰皇、戰帝來鎮壓你?

「談華,你去向這位林兄討教一下。」原天罡開口道,語氣很是從容。

顯然,他並不屑親自出手。

這是自然,他在過去三年一直把持著蒼州第一天才的美名,向他挑戰的人多得離譜,若是個個都要自己親自出手的話,那他還有時間修鍊嗎?

「是,大師兄!」談華微微彎腰,並沒有因為原天罡輸給了楚浩而失了敬畏。

林之寧向著原天罡看去,開口道:「你應該是原天罡吧,聽說你號稱蒼州第一天才,有機會成為蒼州萬年來第一個戰神。」


這傢伙也知道原天罡的威名?

聽到這裡,眾人不由地升起一股自豪感,現在涉及到兩大州的競爭,自然希望自己州越強越好。

「現在看看你,也不過如此。」林之寧接下來這句話卻是讓不少人生起了怒火。

原天罡只是淡淡一笑,放大話的人他見得多了,但哪一個不是被他輕易鎮壓的份。

「不需要我大師兄出手,我便能敗你!」談華站在了林之寧的對面。

雖然面對著蒼州108名最強天驕,四周圍更有老一輩的大人物坐鎮,可林之寧卻是毫無緊張之色,他掃了談華一眼,搖搖頭,道:「你的實力太弱了,不要出來丟人現眼。」

「林兄,這一戰便交給我了。」與林之寧同行的六人中,一名穿著紫衣的年輕人站了出來,目光銳利,好像鷹隼一般。

「好,給你三分鐘的時間。」林之寧淡淡說道。

「不用三分鐘,一分鐘就夠了。」紫衣年輕人傲然說道,完全沒將談華放在眼裡。(未完待續。。) 一分鐘?一分鐘就要打敗談華?

要知道,這一次談華可是殺到了雛龍榜第12位,經過龍池洗禮之後,實力更是突飛猛進,一下子躍升到了七脈——他九脈武師突破,現在相當於普通八脈武宗。

居然說一分鐘內就要打敗他,當他是紙糊的嗎?

他對原天罡敬畏無比,但那是因為原天罡絕對夠強,可面對其他人的時候,他卻是傲氣無比,這是一名少年天驕的自負。

談華怒極反笑,將雙拳一振,道:「我倒要看看,你一分鐘之內怎麼敗我。」

「簡單!」紫衣年輕人飛身而上,向著談華髮起了猛攻。

談華自然不懼,與對方展開了針鋒相對的對攻。

兩人一個要在一分鐘內解決對方,另一個自然更是憋了股惡氣,戰鬥立刻就進入了白熱化的狀態,兩人都是絕招盡出,戰況激烈無比。

「居然打成了平手?」

「不不不,談華還落在了下風!」

「怎麼可能,談華可是我們雛龍榜上第12位的高手。」

「對方這幾人說不定便是越州雛龍榜上的前十名。」

「不錯,越州與我們蒼州的武道層次差不多,怎麼可能隨便跑來幾個人就能壓制我們蒼州的天才。」

圍觀之人都是議論紛紛,為越州這一行人的實力所震驚。

嘭!

才戰到半分多鐘,只見談華便被紫衣年輕人一腳踹飛,重重地飛射了出去。噗地一下,他嘔了口鮮血出來。臉色瞬間變得慘白無比。

「年輕人,你下手太狠了吧?」一名老者飛身落到談華身邊。將他扶了起來,一邊伸手在他的背上連拍,可以看到一道道星力化為實質,沒進了談華的體內。

這老者是海原宗的一名執事,五階戰王,看到門下弟子被人打得吐血,他心裡自然不會舒服,當即將雙眼向著紫衣年輕人瞪視了過去,恐怖的壓力流轉。讓那年輕人的額頭上立刻流出了冷汗。

「哈哈哈,切磋嘛,難免會受點傷,閣下何必欺負一個小輩呢?」越州那名老者也開了口,渾身氣勢立刻張開,彷彿一尊大魔神降臨,可怕無比。

「唔!」「嗯!」「咦!」

眾大人物們紛紛發出驚呼,然後用訝然的目光看向那名老者。

「八階戰王!」

越州的老者負手立於艦首,道:「蒼州的各位同仁。小輩的切磋,就讓小輩們自己解決,大的便不要出手,可好?」

這已經升格到兩大州年輕一代的比拼。蒼州這邊雖然高手眾多,一擁而上那肯定是必勝的局面,可他們好意思這麼做嗎?

這不是要挑起兩州的戰爭了。

「你們可聽清楚了。現在可是與越州年輕一代的戰鬥,你們若是輸了的話。丟臉可不止你們,還有整個蒼州!」大人物們紛紛向著新晉的雛龍榜108人說道。


這樣的切磋。其他人自然沒有插手的資格。

事實上,連談華都敗了,雛龍榜前十以下的也沒有哪個夠看。


「真是不堪一擊!」紫衣年輕人不屑說道,然後繼續挑釁,道,「還有人嗎?聽說原天罡乃是蒼州第一天才,我倒是想要領教領教。」

「放屁,你一定是越州數一數二的存在,打贏我們蒼州的第12名,又有什麼好奇怪的。」人群中有人叫道。

「哈哈哈哈,真是一群井底之蛙。」紫衣年輕人搖了搖頭,道,「我在越州的地虎榜上只不過排名55,哦,順便說一句,地虎榜與你們的雛龍榜在規則上是一樣的,只收錄25歲以下的人。」

什麼!

才55名?人家的55名就打敗了己方的12名,這兩大州的差距真有那麼大嗎?

蒼州向來積弱,幾萬年沒有出過戰神了,可越州也強不到哪裡去,兩大州向來是難兄難弟。可越州居然強勢崛起了,這是要一飛衝天嗎?

可你們要飛也不必來踩蒼州吧?有本事去踩最強的秦州啊。

這一屆,蒼州湧現出了許多天才,楚浩、蠻荒少女、諸無忌都是初次參加就打進了前十,楚浩甚至勇奪第一。另外,這屆雛龍榜也是新人上榜最多的一次。

原以為蒼州要迎來一個武道盛世,從此崛起,沒想到越州更加恐怖,一個55名都能戰勝他們的12名。

難道這並不是蒼州的武道盛世,而是整個天武星開啟了一個大時代?

蒼州固然冒出了許多天才,可其他州卻是更多、更強!

「原天罡,可敢一戰?」紫衣年輕人向原天罡發起了挑戰,顯然是他聲名在外,霸佔了蒼州第一天才之位長達三年之久,人家理所當然認為他依然是這一屆雛龍榜的榜首。

原天罡自然不會去解釋,其實他已經被楚浩擊敗,第一天才的桂冠也拱手讓人,他丟不起這樣的人。只是要讓他去對付越州的區區第55名,他也覺得勝之不武。

「馬揚,你已經出過風頭了,接下來一仗就交給我吧。」越州方面,又一名年輕人站了出來,他背負長劍,眼神尖銳,好像能夠刺穿人心似的。

「哈哈哈哈,既然你想出戰,我便讓與你好了。」紫衣年輕人倒也乾脆,退到了一邊。

「在下高峰,越州地虎榜排名64位。」負劍青年淡淡說道,語氣很客氣,可骨子卻流露出來的傲氣卻要遠遠超過之前的馬揚。

這是64名?

楚浩不由地訝然,為什麼給他的感覺這個高峰要遠遠強於馬揚?但他立刻釋然,像雛龍榜排名決定之後,大家便會進入龍池洗禮,每個人得到的好處都是不一樣的。

如果這個高峰體質特殊,那麼他得到的好處便會遠遠超過其他人,從「龍池」中出來之後,實力超過馬揚就毫不稀奇了。

就好像現在再重新打上一場,傅雪的排名肯定會提升一大截。

可畢竟不是每個人都有楚浩這樣的眼力,不少人已是露出了怒容,這是什麼意思,人家都是越到後面出來的人就越是厲害,他們卻是反了過來。

這得有多麼瞧不起蒼州的人?

吳世通卻是雙眼放光,立刻一躍而出,搶在所有人的前面落到了高峰面前。他手握刀柄,道:「在下吳世通,向高兄請教一下。」

高峰的目光掃過吳世通,眼神也是立刻發起了光來,道:「沒想到在這裡居然可以遇到一名純粹的刀客。哈哈哈,不過,你的修為要比我弱了兩脈,這樣吧,我自封二脈的力量,與你公平一戰。」

他是七脈,而吳世通卻是五脈,差距確實有點大。

聽他說願意自封二脈的修為,不少人都是驚訝無比,這是何等強大的自信?

「請!」吳世通神色肅然。

高峰則是在身上點了幾指,氣息立刻跌落了下去,臉色也微微發白。

只要實力達到七脈武宗的人都能看得清楚,他確實自封了兩脈的修為,力量跌到了五脈。

吳世通緩緩拔刀,「吱——」金屬摩擦的聲音無比刺耳,猶如魔音一般,讓不少人直想將耳朵捂起來。

鏘鏘鏘,這時,高峰背上的長劍卻是自己震動起來,劍音清鳴,立刻魔音壓了下去。

這是一場龍爭虎鬥。

楚浩在心中說道,如果高峰和吳世通與他交手的話,他都是一掌便能將兩人鎮壓,沒辦法,力量差距得實在太大,讓他擁有了絕對的碾壓優勢。

但將力量壓制到與兩人齊平的程度,楚浩自忖就是能夠戰勝兩人也要付出相當的代價。

這二人各在劍道和刀道上有著超越境界的理解,同境界一戰,誰也不能小看了他們。

鏘、鏘。

兩聲清響,吳世通與高峰同時將刀劍拔了出來,然後向著對方攻了過去。

刀氣如虎、劍氣如龍,瞬間交織到了一起,聲勢可怕無比。

「這這這這,這真是五脈可以擁有的戰力嗎?」有人立刻驚呼了起來。

這二人的戰力都太強了,遠遠超過了一般的五脈武宗,一刀一劍都彷彿擁有了自己的生命,衍化出無窮的變化。

不少大人物們已經露出了惜才之色,在之前雛龍榜的爭奪中,吳世通雖然也小露鋒芒,卻遠遠沒有現在這麼恐怖。看來,他在龍池洗禮中不但提升了修為,還將對於刀道的理解推進了一大截。

這個年輕人,未來說不定會成一代刀皇,甚至刀帝!

走眼了,走眼了,幸好越州的人來鬧上了一鬧,讓這塊美玉綻放出了璀璨的光芒。

高峰當然也是一塊極好的料子,可人家是越州的人,天賦再佳又和蒼州有什麼關係呢?

這些大人物們摩拳擦掌,他們在這裡一方面是為了等自己的小輩出來,二來也是為了招攬像是楚浩、吳世通這些從中九郡跑出來的人。

所謂人往高處走,一品、二品宗門拋出了橄欖枝,這些最高不超過四品宗門的弟子會不欣然接過?

吳世通與高峰卻是忘了一切,都是極盡升華,綻放出璀璨的光芒。

半個小時、一個小時、兩個小時,時間過得飛快,但觀者卻沒有一個露出不耐煩的表情,這二人的戰鬥實在太精彩了,特別本身就是用劍用刀的,能夠得到極大的啟發,提升自我的實力。(未完待續。。) 又戰了半個小時之後,吳世通終是不支。

不是他在「技」的方面不如高峰,而是他的力量消耗太大,已經無法再維持這樣高強度的對抗。而高峰,他雖然將力量限制在了五脈,可他的力量積累卻是七脈。

他壓制的只是單次攻擊的威力,可星力的總量又絲毫沒有減少,說到持久的戰鬥力,吳世通顯然不能和他比。

「罷了!」高峰主動停手,道,「這一戰以和收場如何?你畢竟比我弱了兩脈之力,再戰下去你必敗,而我也勝之不武。」

吳世通點頭,他又不是傻瓜,知道對方所言不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