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了,你倒是提醒我了!戰鬥傀儡!我可以爲你製作戰鬥傀儡,但是卻只能是小的!而且還不能是你見過的戰鬥傀儡的模樣!之所以不給你第二關內你見到的戰鬥傀儡,就是怕你懷玉其罪!”

“到時候惹來殺身之禍,就不好了!”

“那還好。”聽着勞瑞的話,周陽心中高興了許多,必定他可知道,戰鬥傀儡可是能自爆的。

“不過,你也別高興的太早!我給你製作的戰鬥傀儡並不能自爆!如果說有什麼作用的話,最多是幫你頂住一擊!要知道,龍神宮在這裏屹立百萬年,所剩的能量也以不多!即便是神晶,也是不多了!可由不得你這樣浪費。”

勞瑞好像知道周陽所想一般,連忙提醒道。

“而且,光是幫你頂住一擊,這樣的戰鬥傀儡,我也沒辦法制作多少了!材料也不多了。”

“唉!”聽着勞瑞的種種話語,周陽滿臉的沮喪,嘆氣說道:“算了,廖勝於無吧!”

“但是,希望你能牢牢記住!日後如果強大了,你還要幫你的老師,也就是奧朗德,做一點點力所能及的事。”

“這勞瑞……”聽着勞瑞的話,周陽在內心苦笑,隨即說道:“這沒問題!不過,老師現在在什麼地方?怎麼就把你扔在這百萬年之久……”

“老主人?”周陽聽得出,勞瑞的話語之中有着一絲苦澀,“老主人被人暗算了!那羣卑鄙的小人,爲了搶奪,對,就是你先前得到的那枚石戒!十多個人,圍攻老主人。”

“最後,老主人捨命拼了!而我遵囑老主人的話,回到了這裏!也因爲這樣,龍神宮也是大損!想要再次起飛,根本是難如登天!”

“除非……”

聽着老師死亡,周陽雖然沒見過自己的老師,但從內心之中還是有着一絲悲傷。

“別想了,這不是你現在該想的!如果你到時有這個能力,我自然權利修復龍神宮!如果沒有,就讓它安靜的在這躺着,也是好的。”

周陽聽得出來,勞瑞話語之中的悲傷,還有那麼一絲執着!

“現在的你,好好修煉,纔是最重要的!當然,我能給你的,我全力支持你!但是,修煉的道路上,你還得靠着你自己才行!”

“同時,你也不要妄想着,有我這麼一個強大的後盾!因爲我根本沒有戰鬥力!”

看着周陽一臉的錯愕,勞瑞朝着周陽扔了一個腕帶過去。

“這個腕帶倒是精緻了不少!”拿着勞瑞給的腕帶,自然想到了進入軍校後,就發的腕帶,周陽疑惑嘟囔道:“你給我這個做什麼?”

“聯繫!這個腕帶也是我很多年前得到的一個!只不過,我給改良了不少!正好你也會使用,那麼就沒這麼麻煩了。”

“以後再在好好研究吧!現在我們還有其他的事情要做,先戴起來吧。”


看着周陽帶上那腕帶之後,緊接着勞瑞用着無比嚴肅的聲調對着周陽喊道:


“對着那主座位置跪着。現在,我們要進行拜師儀式。”

聽着勞瑞的話語,周陽此刻面色也是凝重起來,按照勞瑞的所指,看了一眼那高大的座位,周陽跪了下去。 對於拜師,周陽所想的不多。人家把自己視爲珍寶的奎寶給你了,而且教你更多的絕學,在周陽看來,拜師自然就是天經地義,無可厚非的事情。

隨後,按照勞瑞的所說,以及各種繁瑣的禮儀之後,周陽做完了所有拜師該做的事情。

看着聚精會神在感悟魔法陣傳承圖影的周陽,勞瑞恍如自然自語的說道:“這小子雖然沒有我的控制,但是我知道,他如果實力強大後,一定會幫主人你報仇的。”

“主人,你說勞瑞說的對麼?”

話音落下,勞瑞憂傷的閉上雙眼,不知道在緬懷着什麼。

······

“周陽,如果你想一直在這龍神宮閉門造車,而不出去實戰,以及經過血的洗禮,那麼你始終不會成爲最強大的存在。”

看着一直不肯離開的周陽,勞瑞終於忍不住提醒說道。

當然,最重要的是,他想隨着周陽一起,看看外面的世界。

“勞瑞,不是我不想離開!你也知道,我在森林之海的事情!甚至,你根本不知道,在這之前我還殺了一個趙家人的直系弟子。”

“現在的我,你認爲可能對抗的了那樣龐大的家族嗎?不是我怕,而是現在死了太不值了!再者說,我現在更是在龍神宮得到傳承。”

“如果,我要是落在他們的手裏,你應該可以想象得到後果。其實你不知道,我比誰都想早出去。再等幾天,我相信這龍神宮出口,就不會有人監視了。”

“不會的,之前的所有人都被我抹掉了記憶,沒人知道你還在龍神宮。”

“你別不信,你不信的話,你可以用你先進的設備,看一下就知道了。”周陽白了一眼,在他心中這老化的機器勞瑞,苦笑道。

當勞瑞打開影像圖,發現果然在這石林之地,依舊還有許多的人在,他信了周陽所說的話。

······

“不對!這神晶對於身體的強化,有時候可以提升很多!而有時候,卻根本沒有提升很多,便不能再繼續使用!”

“現在的神晶根本沒有魔獸血液好使,不應該啊!”周陽睜開眼簾,站起身來,“不行,得問問勞瑞,他或許知道。”

“勞瑞。”

“怎麼了?”聽着周陽的互換,勞瑞的聲音頓時在周陽的識海響起。

“你知不知道,這神晶的使用,爲什麼越來越差!”

周陽急忙問道。

“這個?”思索良久,勞瑞繼續說道:“我給你舉個例子。”

“拿雞蛋來說。”

“雞蛋?”

“嗯。”沒等周陽說完,勞瑞繼續說道:“是雞蛋!現在的神晶對於你來說,完全就是雞蛋!”

“你想想,雞蛋是不是有着蛋白以及蛋黃?其實,神晶也可以這麼理解!最外層,不重要的能量就是蛋白,而其中最珍貴的就是蛋黃!”

“反而,你能吸收的就是那最不重要的蛋白,而不是蛋黃!第一次收取時,神晶內的蛋黃作爲最好的單屬性或者雙蛋黃,雙屬性的存在!第一次可以更改你體內的屬性。”

“這並不誇張!可第二次使用時,就沒有這樣的效果了!除非你到達了那種境界,可以全部吸收。現在的你,只能吸收這些不重要的蛋白,對於蛋黃,你只能是白白的浪費了。”

“只不過,你浪費和別人浪費的方式不同!別人是吸收在身體內,緩緩消散!而你,則是身體內那虛無,把不能使用的蛋黃吸收掉了!而沒有效果。”

虛無的問題,周陽早就告訴了勞瑞!聽着勞瑞的話,周陽恍然大悟。

“原來是這樣!”周陽眸子一亮,隨即擺手說道:“那行,你繼續忙吧。”

周陽的空間戒指,最大的只有一百個平方!而這個戒指,還是從孫老那裏得來。

此時,周陽的空間戒指內。

“這小子,垃圾真多!而且這空間戒指也太小了!”此刻,戰鬥傀儡模樣的勞瑞就在周陽的空間戒指內。

看着周陽滿戒指的垃圾,有些鄙夷。

“還好,這小子不知道從哪裏得來這麼多鎧甲,還有不少具戰鬥傀儡的碎片,按照他的要求,估摸着能給他製作出不少他想要的魔法卷軸了吧。”

······

“周陽,你小子的空間戒指太小了!以後你必須要整個大的,不然我根本施展不開!再說,這還是我以後的‘家’!”在周陽空間戒指內忙碌的勞瑞,埋怨的對周陽咆哮道。

“勞瑞,不是有個好的空間戒指麼!可是你不讓用。”一聽勞瑞的抱怨,周陽就想着此時左手上帶的這枚石戒。

“那個你絕對不能用,而且你現在必須給我收起來!不能讓別人發現!你要知道,老主人就是因爲他而死!趕緊的收起來!”

聽着勞瑞的責備,周陽只好無奈的把世界收在空間戒指內。

······

“三個月!只不過還有最後的三個月,就到了約定之期了!”

“該走了!”

盤腿而坐的周陽,收拾掉勞瑞爲他專門製作的‘魔法卷軸’後,在識海之中喊道:

“勞瑞,咱們該走了!”

“走?!終於要走了麼?”勞瑞的聲色,激動無比。

“嗯!時間差不多了!而且,你看那屏幕上,整個石林之地,零零散散的還有這麼幾個人外,人也都不多了!”

“最重要的是,我沒時間了!”

“好!那咱們就走吧!雖然這麼多年,我都知道外面的景色,也知道外面一些事情!可必定是許多年沒有在面走過了!”

“走,咱們現在就走吧!”

隨着勞瑞的話音落下,周陽整個人便出現在龍神宮大門處。



仰望高大的大門!周陽心中此時感觸頗多。

“沒想到,這最後,龍神宮都是我的了。呵,就是帶不走……”

“對了,勞瑞!我問你個事!你說,這裏只要得到傳承的人,他不會忘記傳承!那麼在第三關,可都是傳承圖影呢。”

“多心了!第三關傳承圖影是多!可是,那也要看他得到沒得到!只有得到的人,腦海之中會有傳承!而且,這些傳承還不能外傳,只能一輩子自己使用!否則,我設定的‘鼓’,將會自爆!”

“除非,他的實力超過了老主人!當然,他的實力要是超過了老主人,那麼他就一定不會看得上這些傳承了。”

“這樣就好,不然我還要以爲,這傳承到處都是呢!”聽着勞瑞的話,周陽樂呵的點點頭。

聽着勞瑞這麼個智腦的說話,周陽轉身走進了傳送門。

下一刻,蛟龍洞內,原本灰暗的洞窟,傳送門的光澤再次開啓,華光流轉,周陽的身影顯現而出。

“終於,回來了。”看着奇黑無比的洞窟,周陽的眸子被傳送門的反光,精光乍現。他雙手握拳,冷冷的哼道:“韋領?韋沉?” “周陽,現在的這個世界格局與我先前見到的當真是變化太多!”

“以往的古老參天大樹,現在也是不多見了!而且,現在這林間的猛獸,也是比之以前少了太多!”

“人類纔是這個世界上最殘忍的動物!”

一路上勞瑞就像是一個好奇的寶寶,問東問西,看什麼都覺得新奇。

聽着勞瑞的話,周陽嘴角一挑,面帶微笑,他能理解,一個有思維的人,被關在一個地方長達百萬年之久的心情。

而這一路上,周陽也是小心翼翼,儘量的避開他人!現在,對於周陽來說,最主要的就是趕緊去西大軍校。

時間不多了。

還有另外一種因素,那就是,周陽怕趙家人暗中還存在暗哨!

周陽不清楚趙家人知道自己死沒死!就是因爲知道自己生死不明,那自然會派下來一些人暗中注意着!

而且都必然是高手!周陽清楚,自己能躲避神話鏡強者的直接探查的能力,趙家肯定也是一清二楚!

一個兩個神話鏡強者不能抓住自己,十個八個還不能麼?

周陽自然不敢小視,這帝國三元帥之一的趙家!他更知道,趙家肯定有這個能力。

······

全力疾奔,速度奇快!

“實力提升了那麼多之後!這疾奔之時,虛無完全可以一直開着!雖說時間不是很長!但是半天的時間是有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