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暗器!”唐風邊說着手中的數把飛刀已經出手的,唐風用的手法是一種迴旋的勁力,只聽“嗤啦嗤啦”幾聲有幾名忍者的衣服已經被割破,唐風一聲冷笑手中又爆射出了十數道寒光。

這時候蜘蛛也反應了過來整個人騰躍而起然後在至高點的時候一手九鏢,發出了九支飛鏢分別從不同的角度射向了不同的人,接着在落地的時候又是一手九鏢,使得讓人眼花繚亂,可是偏偏又精度很準加上蜘蛛那曼妙的身子竟然有一些動態的美感。

在“咻咻咻” 宅在隨身世界

就像猛獸一般的忍者們雖然受傷了但是他們接下來肯定會發出更猛烈的攻擊,因爲受傷的猛獸是最可怕的。

然而唐風知道他們這些忍者不管如何強大卻有一個很大的弱點,一個足以致命的弱點。 樹林裏漆黑一片,危險叢生,那些幾乎透明的細線交織成了天網嚴密地圍困住了唐風他們,那些黑衣忍者們在第一次攻擊未果後立馬調整好了陣型和抓住了時機馬上就要展開了襲殺。

十數道黑色的身影就像幽靈一樣突兀地從天而降輕輕地把刀架到了你的脖子上,想一想就覺得有些不寒而慄但是事實上唐風現在所面對的就是這樣,而且最可怕的是唐風和蜘蛛他們必須以最快的速度脫險不然的話後面的敵人立馬就會趕到而且左手和趙飛他們此時也需要接應因爲他們面對的將士劉長風的暗殺兵團。

總得來說情勢很危急所以必須爭風奪秒。

唐風在蜘蛛的耳邊嘴脣飛動,快速地嘀咕吩咐了幾聲,蜘蛛邊聽邊嚴肅地點着頭然後唐風整個人就好像一隻鷂子一樣張開翅膀飛掠了出去,一個掠身,唐風已經進入了小樹林的中心地帶也是最危險的地帶。

周圍殺機叢生而唐風卻一個人孤身入內,他的臉上掛着自信從容的笑容,雖只有一人卻怡然不懼,因爲他的手中握着殺人的刀,離別刀在手,一股強大的殺氣瞬間沸騰了唐風的血液讓他無所畏懼。

那些樹木開始發出“簌簌”的枝葉搖動的聲音,好像是在興奮又好像是在疑惑。

不過唐風知道表達出這種心情的絕對不是樹而是藏身在裏面的忍者。

是的忍者們都在疑惑唐風的行爲,忍者是多疑的他們善於等待機會,等待最好的機會去殺死對方,突然這時候一個八角形的飛鏢從樹林裏面飛了出來,以飛快的速度射向了唐風的面門。

唐風身子微微傾斜就輕鬆地躲了過去,不過他知道接下來將是狂風暴雨一般的攻擊。

九道身影從不同的方位躥了出來,他們都是一身黑衣但是黑夜之中他們卻猶如暗夜精靈一般可以在漆黑的夜晚最清晰地看到敵人,他們的眼睛和狼一樣是發光的,閃爍着貪婪和狠辣。

他們的武器是那種***,輕靈而又鋒利,此時此刻此地更是閃爍着森冷的光芒就像毒蛇的獠牙一樣在以一種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無聲無息地接近着唐風的身體。

唐風的四面八方都是人影,有九道人影,有九把武器從不同的角度殺向了他身上所有的要害,只要他被任何一把武器刺中一下那麼他整個人就會廢掉因爲受傷會使得一個拳師的速度慢下來這樣狀態的唐風是無法和九名中忍搏鬥的。

這些刀都是無聲無息的,刀尖已經幾乎可以碰到唐風的身體只差那麼幾公分就能刺穿唐風的身體了。

然而這時候唐風動了,他在轉動,他的身體在轉動,他的刀也在隨着身體轉動。

刀光閃爍,刀光掠影,唐風的離別刀刀刃番外繞着身體轉了一圈使出了一招“撥雲見日”。

接着只聽“叮叮叮叮叮叮叮叮”幾聲竟然不偏不倚地就把那些***的刀鋒給磕得偏離了原本的方向,那九名忍者踩在細線上的身子不禁被唐風的勁力影響往邊上一帶差點就跌落了下來。


可是他們畢竟都是一些中忍手段也算高明,黑暗中的他們腳步一換,腳下勁力一衝就把唐風的勁力給抵消了下一刻他們的***再一次居高臨下地刺向唐風。

唐風沒有擡頭去看就能“想象”得到這番情景,因爲他能夠感受到周圍的勁風正在瘋狂地向他切割而來,刀鋒未至於可是刀氣已經讓他感覺到了壓力。


唐風再次使出了八卦纏身刀。

他在原地團身旋轉中刀隨步走,隨走隨變,螺旋滾裹翻纏;在身械高度合一的情況下如陀螺般旋轉滾纏,刀法變化多端,螺旋勁兒層出不窮。

由於唐風的刀帶着強大的螺旋慣性所以唐風在抵擋所有攻擊後把所有的勁力凝聚加上強大的慣性順勢一刀狠狠地劈在了一個忍者的刀上。

只聽“砰”的一聲那把***竟然被唐風劈斷了而唐風的刀已經切入了那名忍者的肩膀裏面一寸之多,已經劈斷了他的肩胛骨。

忍者蒙着面看不到他什麼表情可是他那雙眼睛裏面卻沒有顯現出任何害怕和恐懼的神情,他的眼睛裏面只有瘋狂,他猛地喊了一句日本話然後兩隻沾滿血的大手已經像死神之爪一樣向唐風伸了過來。

忍者說的那句日本話到底是什麼唐風也沒聽清但是唐風知道他想幹什麼他想用手死死抓住唐風的手和刀,讓唐風一時之間無法動彈,然後讓那些同伴趁機把唐風給幹掉。

“找死!”唐風暴喝了一聲,他已經看穿了這個小日本的意圖立馬蹬起了一腳直接踹在了忍者的胸口上,一股強大的勁力將那個忍者的身體拋飛了起來,然後重重地落地狂吐了幾口夾雜着內臟碎片的血,他的五臟六腑直接被唐風踹碎了,不消片刻這個忍者就一命嗚呼。

這時候另外八名忍者繼續攻了上來,唐風持刀行勁,身轉臂轉,刀風籠罩了他們八個人,正當唐風準備用一招“懷中取珠”趁機把自己左側的那個傢伙給幹掉的時候這些忍者居然飛上了天空。

是的,他們消失了,他們暫且逃了回去,而唐風卻沒有辦法因爲他不會忍術,假如到上面去和忍者們搏鬥那只有死路一條。

忍者退回去不過片刻就立馬迴歸,又是突兀地降下來攻擊然後一擊未果又退了回去。

唐風的臉上沒有出現任何惱怒他正在觀察着什麼。

然而這時候唐風腳下的泥土突然鬆動了,然後地上的落葉竟然開始“沙沙”地作響,如果唐風以爲這是風的話那麼唐風肯定就死定了。

驀地,一個黑色的身影從地面下疾射而出然後化爲一道寒芒殺向了唐風。

唐風猛地一躲,而那人也趁勢一個拋物線往地下一鑽又消失了,居然是那些地下忍者。

這和那種所謂的隱身術有點像,隱身術其實就是忍者事先挖好一個地洞,然後趁着煙霧掩護跳入地洞,令追捕者失去目標,以爲真有"隱身術。

而地行術其實也是一路貨色,而且唐風知道地下的絕不會只有那麼一個忍者,這些泥土應該是那種鬆軟的特質泥土,所以說這是一個大陣麼,大陣裏的一切都是人爲完成的。

這時候又有兩把刀殺了出來,唐風腳下八卦步一滑閃過了攻擊那兩名忍者消失,可是下一刻他的落腳處卻又冒出來了一把刀。

唐風嚇了一跳趕忙身子一扭,身子內部發勁轉變方向。

這時候唐風最怕什麼?最怕雪上加霜,最怕趁火打劫,最怕那些從天而降的忍者也一起來對他進行攻擊,不過唐風知道這是必然的因爲這就是一個設計好的殺人局罷了。

然而世間的一切往往怕什麼來什麼,唐風心中不過那麼一思量那原來的八名忍者已經從天而降殺了過來。

他們手中的***就化爲驚鴻的劍光劃破夜幕,看上去有一種月光的美可是卻充滿着致命的危險。

地面下的忍者在蟄伏着等待着最好的殺人時機。

天羅地網,上下夾擊,唐風只能使着“九宮神行步”開始了躲避,他疲於應付這一切。

不過幸好唐風的八卦步已經練到了“起無影虧去無形,去意好似卷地風。身形影約難尋覓,走化沾打笑談中。”

所以他只是疲於應付暫時還沒有生命危險,只見人身閃爍,唐風使出遊身八卦。

他的身形連閃,或粘或走,或開或合,或離或即,或頂或丟,他的身體往往一下滑去三四米遠,一下又扯身回來,就像在水裏面遊動的魚一樣自如彷彿沒有了重力的牽絆,實在是靈活至極,巧妙至極。

而八名忍者也是使出了自己最快的速度死死纏住唐風,他們肆無忌憚因爲唐風分心二用,而且一旦唐風騰出手來攻擊他們,他們立馬就牽着細線往上逃,這裏的細線實在太多就算砍也砍不完而且抽不出時間去砍,而且那些細線很多都牽連在忍者們的身上卻無法對忍者產生束縛,這是一種很隱祕的技能。

最重要的還是地下的忍者動不動就以刀尖在地上滑行讓唐風無處落腳,又或是躥起來攻唐風下盤或者從後面攻擊唐風的後心,唐風被這羣難纏的人纏上真是可以說是陷入死地。 藤原美惠子今天穿着一身紅色的“忍者服”,她的下身露着兩條白花花的修長美腿隨意地晃動着肆意地放射着她的魅惑力,她雖然穿着忍者服可是卻掩蓋不住她那豐滿挺拔的身材,胸前高高聳立着兩個玉峯。

突然她笑了,笑得很嫵媚,就連眼睛都笑得彎起來,那塗着紅脣的嘴巴慢慢地張開透出了無限的誘惑,長長的睫毛和粉嫩的臉龐實在讓人無法想象她居然是一個忍者,一個冷血的殺手。

女人天生就是這樣不管任何時候都十分注意自己的妝容。

她爲什麼笑呢?因爲今天是她晉升成爲上忍後的第一次作戰而且還是由她獨立領導的一次戰鬥,這是山口組對她的器重,對她的重用,這讓她怎麼能不高興呢?

從小到大她的父親母親都和她說要效忠山口組,要效忠自己的國家,不管是殺人還是出賣肉體進行任務都是一件十分應該和理所當然的正義的事情。

在她的生命中只有效忠山口組這句話,在她的生命中用自己鮮美可人的肉體去取悅男人是一種理所當然的事情,是的,理所當然,這只是一種任務,有時候還能獲得榮譽。

今天藤原美惠子她就要完成人生第一個不依靠任何男人的大任務了,她冷冷地看着前方的那羣人,裏面竟然還有一個穿着黑衣服的女人,她冷冷地一笑身邊那幾名中忍們揮了揮手,然後中忍們飛速向前躥了出去,躥向了那羣人。

中忍們輕手輕腳,無聲無息就好像一隻只大狸貓在走路一樣充滿着小心翼翼,很快他們就摸進了那羣人的二十米範圍之內。

藤原美惠子再次揮了揮手,中忍們互相點了點頭,然後尋找了一個默契點接着他們同時出手,左手爲平臺,右手飛速地發射着八角飛鏢。

“咻咻咻!!”數十枚飛鏢就像一堆小蝗蟲一樣急速地飛向了蜘蛛、朱莫他們,殺機瞬即涌現。

蜘蛛耳朵動了動,她突然感覺到銳物破空的刺耳尖嘯聲在耳邊不斷地響起,她立即意識到了什麼大叫道:“大家小心,有暗器。”

同時,她手中的短劍憑什麼拿感覺飛速地舞動着,形成了一個劍影護住了自己的周身。

朱莫和其他的殺手也迅速拿出武器抵擋只聽“叮叮”的金屬交擊聲不斷地響起,衆人的反應及時中忍們的偷襲未果,但是卻讓朱莫他們身上驚出了一身的冷汗。

忽然,蜘蛛整個人往前躥了幾步,這時候朱莫把隨身的唯一一個照明彈往前面一扔,啪的一聲前面瞬間一片光亮同時那些忍者的形跡也暴露了。

蜘蛛嘿嘿一笑,那十根青蔥一般的手指開始飛速地舞動着,就好像靈蛇一般充滿着靈性,然後只見數十道細小的寒光從她的指尖以一種驚人的速度滑射了出去。

她十根手指都在舞動着,跳躍着彷彿一個靈魂舞者一般可是越美的東西卻越有危險,那些寒光足足有三十六道並且透過了不同的角度射了出去,射向了不同的忍者。

那些忍者們嚇了一跳,幹嘛交替地換了一個位置躲過了暗器密密麻麻的攻擊,正當他們準備發動第二次攻擊的時候突然有兩個同伴慘叫了兩聲,衆人回頭只見這兩個忍者的背後全部都是暗器,原來蜘蛛的暗器竟然是迴旋鏢一樣的暗器。

蜘蛛看到這一幕臉上露出了一絲笑意,她的這一招叫做“蝠翼輪迴”,可用於任何暗器,最高可用36個暗器,其攻擊方式詭異,需要經過大量的腦內軌跡計算,可以令暗器如同迴旋鏢一般來回飛行,暗器的最終目標只有釋放者知道。

“什麼!這個黑衣女人竟然這麼厲害!”

藤原美惠子在不遠處看到這一幕有些震驚,因爲在她看來這次的任務雖然名義上是大任務可是實際上卻是一件簡單的手到擒來的事情,所以她沒想到這次居然會啃到硬茬子,但是她好歹也是一名上忍,作爲上忍的職業本能告訴她必須立馬殺了這個女人。

所以她整個人已經飆射向前,單手提着一把***,寒光流轉。

“八嘎!該死的女人!”一箇中忍罵了一句:“快一起出手先把她幹掉。”

言罷,剩餘的五名中忍手中的飛鏢更是迅猛地撒向了蜘蛛,這些飛鏢的目標只有蜘蛛一個人,當然因爲數目很多所以朱莫他們也不得不躲開以及用兵器抵擋。

蜘蛛人如其名,就像一隻黑色的蜘蛛一樣竟然輕鬆地斜着飛竄了起來然後正好和那些暗器擦身而過,蜘蛛身法很快就好像黑色的幽靈一樣瞬間就找到落腳點,那是一棵樹只見蜘蛛的兩隻腳在樹身上輕輕點了兩下,然後整個人借力彈射而出。

同時無數道閃爍着致命寒光的暗器從她的手中發射了出來直接迎着中忍們的面門就急奔而去,同時蜘蛛的身子也飛射向了敵人。

中忍們看到臨門的暗器嚇了一跳趕忙施展全力去躲閃,他們有的是往地上施了一個懶驢打滾,有的是往後倒空翻,有的則是拔出了***抵擋。

然而正當他們忙於抵擋這些暗器的時候突然一陣香風鑽進了鼻子然後他們聽到了一個同伴的慘叫聲接着就是割喉的聲音,他們看到了一道血箭射向了天空,最後他們看到了一個像幽靈一般的黑色身影,這個身影雖然很嬌小但此時在他們的眼中卻充滿了強大的威懾力。

蜘蛛的短劍在空中一個迴旋就要再次割向一箇中忍的喉嚨,她這一劍是橫切出去的,帶着勁風和劍氣。

那名中忍只感覺到自己彷彿全身不能動了雖然精神上想躲開但是身體卻無法躲開因爲蜘蛛的劍實在太快了,一道劍光直接劈在了那名中忍的脖子上“喀拉”一聲脖子直接被切開了半個裏面的模糊血肉直接暴露了出來,不斷地有殷紅的鮮血在像噴泉一樣地涌出來。

“八嘎!你這個臭女人!”藤原美惠子目呲欲裂地罵道,要知道這裏每一箇中忍的死去都將給她此次任務的榮譽抹上一點不光彩的顏色,所以她必須殺了眼前的這個女人這樣才能換回那些中忍的命。


“你纔是臭女人,不要臉的小日本。”蜘蛛那雙大眼睛不屑地瞥了藤原美惠子一眼罵道。

“該死的女人,殺了你!”這時候剩餘的四名中忍也衝了上來準備和藤原美惠子一起虐殺蜘蛛。

“小姐,我們來幫你了,哈哈,這些小日本就留給我老朱了。”朱莫哈哈大笑着帶着殺手們衝了過來包圍住了那四名中忍切斷了那四名中忍和藤原美惠子的聯繫。

接着朱莫猛地一下刺向了一名中忍,殺手們也趁勢各展奇能,而那四個中忍也組織起了戰圈開始了反擊,刀光劍影,拳腳相擊。

戰圈外只剩下黑衣的蜘蛛和紅衣的藤原美惠子在對峙着,她們手中提着刀和劍,距離不過五米,身邊的手下已經開始了搏殺但是她們的眼中卻只有對方,因爲她們知道對方是不弱於自己的高手而現在她們必須集中注意力才能戰勝對方。

藤原美惠子練的是“薩摩示源流”的劍術,講究有有效地打擊對手,每次攻擊都是攻擊對方要害或者直接以力破巧。

“鏘~”一身紅衣,露出美腿的藤原美惠子的***倒垂着她拖着刀在地面上滑出了一道火花然後提了起來,雙手握住:“你去死吧!”

這個“死”剛一說完,藤原美惠子的兩隻大腿就猛地蹬地整個人就好像一隻羚羊一樣奔跑着飛竄了出去,然後騰空而出接着下墜的重力一刀狠狠劈向了蜘蛛。

蜘蛛手中的短劍反手拿着整個人弓着身子,腳下紮了一個馬步然後一劍迎向了那把***。

“叮”的一聲,火花四射,兩把武器的劍身都在不斷地顫抖着發出“嗡”的聲音,蜘蛛只覺得一股大力震得她手腕虎口發麻,好像遭到電擊一樣。

可是藤原美惠子卻並不會因爲放過蜘蛛而是選擇了趁勢攻擊,藤原美惠子整個身子在空中橫着旋轉着然後一刀接着一刀地就像狂風暴雨一般地砍向了蜘蛛,快如閃電,讓人避無可避。

蜘蛛兩手一起拿着劍柄奮力抵擋着只聽“叮叮叮”幾聲,藤原美惠子一刀兇似一刀,一刀力大過一刀越戰越勇,而蜘蛛只是在那裏抵擋,她的手臂被她震得已經有些發麻了。

“叮”的一聲,藤原美惠子最後一刀已經用盡全力,蜘蛛臉上露出了痛苦之色,招架不住,被她這一刀的衝力直接給震到了地上去。

藤原美惠子大喜刀刃一翻,寒光一閃,已經快若閃電地橫切了出去,切向了蜘蛛那細細的喉嚨,蜘蛛要是被這一刀給切中那肯定是有死無生。

然而突然在半坐在地上蜘蛛眼中的精光暴閃,露出了陰險的笑容,她的脊椎崩成了一個壓緊了的彈簧,呼的一聲,整個人飆射着向前出劍了。

手臂向上,手中勁力爆發催動激發着劍氣,劍刃反削而上,一道清亮至極的劍光爆發出無限的殺氣直接反削而上切割向了藤原美惠子的腰間。

藤原美惠子俏臉已經被嚇白了,就像最白的紙一樣的白,毫無血色,她那***猛地向後一晃閃過了這一劍可是蜘蛛臉色卻掛着一絲冷笑,手腕一轉,轉削爲刺又殺向了藤原美惠子。

蜘蛛練的是“如影隨形”劍法,一旦被她的劍纏上那就是噩夢。

蜘蛛瞬間掌控了戰局的主動權開始瞭如影隨形地刺殺可是藤原美惠子也不是簡單的人物,她的步法十分精妙不斷地後退尋找着時機反擊以及趁機一舉把對方給殺死。

就這樣,兩人都是一心一意地想殺了對方可是偏偏卻又勢均力敵所以你來我往,主動和被動不斷地轉換着,可是一時之間卻根本分不出勝負出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