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凌沒說話,半晌他問:「你來這裡是想通了?」

總監大人是鬼畜 我搖頭:「我想不通你為什麼這麼固執,留我在這裡沒有任何用處!而且這不是你的風格,你是高高在上的魔尊,應該有自己的驕傲,強留我的人沒有任何意思。」

重凌回頭,黑暗中他的臉上漸漸有了肉,一張臉,依舊英俊,邪魅,讓人著迷。

「誰說沒有用,商璟煜很痛苦不是嗎?話說,他知道你來嗎?」

我搖頭:「不知道!」

重凌發出一聲嘲諷的笑容,他走到我面前,乾枯的手骨摸了一下我的臉:「雲曦,那你來是想做什麼?我覺得你不是乖乖聽話任我擺布的人!「

「我的確不是,我來就是為了無塵土!至於你說的花無月的記憶,我可以給你!」

「我的徒弟,你真是天真,你覺得記憶是想拿就能隨便拿走的?那天我也是隨口一說而已!「

我看著他:「你為什麼這麼做?」

「我…」重凌抽回手:「說不清,就是不甘心吧,尤其我在地獄十九層待了這麼多年!」

我冷笑:「重凌,你別自以為是了好嗎?」

重凌回頭看著我。

我繼續說:「你所說的愛,無論是花無月還是我的,都太自私了,我根本不需要,想必當年花無月也不稀罕,是你自己自以為是,故作深情而已,你和陸長生本質上沒有區別!「

重凌黑洞洞的眼睛死死都盯著我。

「還有,你在地獄十九層待了十幾年也好,幾百年也好,都和我沒有關係,不是我推你下去的,我在出口等你了,可是你沒能來,我很抱歉,至於別的我不會答應你,我今天就是想告訴你,你和陸長生一樣卑鄙,你在逼我,而我是不會屈服的,不用擔心商璟煜死後沒人照顧我,因為我會陪他一起死!」

我看說完轉身就走。

重凌自始自終沒有再說一句話。

出了別墅,我舒了一口氣,回頭看了一眼別墅,心中說不出什麼滋味,重凌於我,始終是有恩的,我這麼說,只希望他能夠死心而已。

畢竟,活著,總比死了好。

千面鬼卻追了出來。

「你不怕被太陽曬魂飛魄散嗎?」冷冰冰的問。

千面鬼道:「大人,讓我問問你,會不會後悔?」

我笑了一下,看向別墅大聲道:「我這一生被人算計的夠多了,忍耐的也夠多了,我以為這樣就能換來安定的生活,但我錯了,忍耐只會讓人變本加厲!」

… 回到酒店,進門,看到商璟煜已經醒了,他看著我,目光中有我看不懂的情緒。

「我以為你不會回來了!「他說。

「不回來去哪裡?你死了,我還要幫你買棺材呢!」我沒好氣的說。

「你就盼著我死!」

「是啊,你死了,我在找一個更帥的!」我走到他身邊,掀開衣服看了看,然後道:「想不到冥天戰神虛弱成這個樣子,要被人笑掉大牙了!」

星空煉神 商璟煜抓著我的手:「你去找重凌的?」

我點頭:「我去試探了下,我感覺他手裡沒有無塵土!「

「你怎麼知道」

我把見重凌的事情說了。

「如果有無塵土,重凌就不會是一堆白骨了!「

商璟煜點頭:「或許他知道在哪裡!「

「無塵土太飄渺了,陸長生都沒有想必很難找,我心裡有個其他主意,我們可以試試,無論如何我不會眼睜睜看看著你死…」

「什麼主意!」

「你忘了小鐘的事情了!」

「你想去找那個島?」商璟煜問。

我特意看過小鍾,他渾身都冒仙氣,那座島一定是蓬萊仙島,如果你能上去調養,一定能化解落殤妖樹的妖氣!」

「小鍾能遇到蓬萊仙島是因為有仙緣,我現在這個樣子,恐怕是沒有機會了!」

我笑:「你也有沒信心的時候嗎?這可不像是無法無天的商璟煜!「

商璟煜還想說什麼,我打斷他:「別的不要說,如果找不到蓬萊仙島,我就和你一起死!」

商璟煜看著我最後還是點點頭,笑了。

我們在雲城待了幾天,這幾天,商璟煜精神看起來好多了,陪我走了挺多的地方,還一起坐了過山車,在公園附近吃了路邊攤,爬了山,在山頂看了日出。

晚上,我們又一起去看了一場電影,愛情片,看起來很無聊,兩個人卻看完了,回去的時候,下了小雨,我和商璟煜在雨中花飛奔,回來的時候還是被淋了個落湯雞。

我哈哈大笑,在我印象中商璟煜的頭髮一直都是整齊的,從來沒有這麼亂過,他也笑了,在我頭上拍了拍道:「你該洗頭了!」

「要你管!」

我們兩個哈哈大笑,笑著笑著,我的眼眶就紅了,好希望時間永遠停留在這一刻。

回去后,我洗了個澡收拾了半晌東西才睡。

我睡著后,商璟煜起來,臉色蒼白的看著我,在我額頭上輕輕吻了一下,轉身出門。

小鍾靠牆站著,看著他,皺眉:「真的不告訴我姐嗎?」

「不了,你多勸勸她,萬一我回不來…」他笑了下:「讓她改嫁吧!」

小鍾一怔:「這不是你的性格!「

商璟煜佔有慾極強的人,怎麼會…

商璟煜長舒了一口氣:「難道我死了,還要她也一直痛苦下去?想起這個,我就覺得比起我的自尊心來說,她的幸福更重要!」

小鍾問:「你的身體還行嗎?」

商璟煜點頭:「行,你好好照顧她,我走後,你們一起回首都,溶月和致遠都在,有孩子們,她總會想開的!「

小鍾朝商璟煜點頭。

商璟煜不舍的看了一眼房門,這才慢慢的下了樓。

第二天,我醒來的時候卻沒有看見商璟煜,我心一沉,意識到哪裡不對勁,我起身,在房間找了一圈沒有找到,轉身出門,正好遇到買早點回來的小鍾。

「看見商璟煜了嗎?」我問。

小鍾遲疑了下道:「姐,先吃早點!」

「他在哪?」我問。

小鍾為難道:「他走了,自己去了蓬萊仙島,讓你不要找他!」

我轉身回去拿了手機,打他的電話已經關機了。

我茫然的坐在床上,床頭還放著昨天在公園買的紀念品,我的心沉到了谷底。

他居然自己去了…

小鍾把早餐放在桌上:「姐,他…他不希望看到你這樣!」

我擦了擦眼淚,洗了臉,抓起小鍾買的東西吃了,想了下,開車去了重凌的別墅,果然大門緊閉。

他果然是和重凌一起走了。

有重凌在,我安心了一點,回到酒店,收拾了下東西。

小鍾說:「姐,他讓你回首都,找溶月和致遠!」

我點點頭沒說什麼。

小鍾見我不太好,又問:「你沒事吧?」

我看了小鍾一眼:「沒事!你跟我一起回首都,還是留在這裡和李靖一起?」

小鍾一怔:「我…我和一個男人婆待在一起做什麼?當然是和你一起回首都了,我還沒見過溶月和致遠呢!」

我點點頭,正好李靖進來了,聽到了小鐘的話,神色一暗,不過很快她就調節好了,說道:「我和你們一起回首都!

「你去做什麼?」小鍾急道。

「我已經申請了調令,很快會調回去!」李靖說。

小鍾「…」

下午正好有一趟回首都的飛機,我們晚上就到了首都,小鐘沒地方住,正好我們在首都由一套別墅,就一起搬了過去,我打電話叫了溶月和致遠。

晚上,溶月和致遠倒是來了,同時來的還有離堯和另外一個漂亮的女孩子。

致遠看到鳳夏,神色不自然道:「我去買飲料!」

溶月想了下:「我也去!」

兄妹兩個,在我還沒有來得及反應的時候已經出去了。

小鍾進門看到離堯和鳳夏,熱情的走過來,坐在他們兩個中間。

「溶月吧,我是小鍾叔!」小鍾哈哈一笑,然後轉身拍了拍離堯的頭:「你是致遠吧,和商璟煜長得真像!」

我「…」

李靖:「白痴!」

離堯的事溶月電話里說過,我也沒太吃驚,此時眼睜睜看著小鍾那個傻瓜在拍神宮太子的頭,我沒法做到無動於衷,還沒做出反應,小鍾又和一旁的鳳夏道:「你怎麼長的有點像鳳沉希,不知道的還以為是我姐和鳳沉希的私生子呢!哈哈!」

李靖實在看不下去,走過去,在小鐘頭上狠狠的拍了一巴掌:「白痴!「

小鍾跳起來:「你幹什麼?男人婆!」

李靖忍著怒氣:「我怕你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拍神宮太子的頭,說西山公主是私生女?

白痴果然嫌命長。

「你別太過分!」小鍾說。

李靖看白痴一樣看了他一眼,沒說話轉身去了廚房。

看著他們的樣子,我感覺很溫馨,同時更加想念商璟煜。

致遠和溶月很快就回來了,一進門就看見小鍾和離堯鳳夏相談甚歡,致遠見過小鍾照片自然認得他。

「小鍾舅舅!」

「小鍾舅舅?」

小鍾聽到有人喊他,回頭看到致遠和溶月,笑容僵在臉上,他剛剛其實是客套話,如今看起來這兩個人才像商璟煜吧?

「你們是?」小鐘的話問不出口。

「我是致遠!」

「我是溶月!」

小鍾「…」 他看了一眼左手邊的離堯,然後又看了看鳳夏,乾笑:「所以你們不是商璟煜的兒女,那你們是誰?」

「商璟煜的女婿吧!」離堯說。

鳳夏看了一眼致遠,最後道:「從輩分上說,鳳沉希是我三叔!」

小鍾「…」

他僵硬著挪到了廚房。

我端了水果出來,忍著笑,看了一眼離堯又看了看鳳夏。

「希寶回神宮了嗎?」我問。

鳳夏笑了笑:「嗯,我們出來的時候,他在西山造反了,具體的我們就不知道了!」

離堯乾咳了一聲。

鳳夏回過神來,忽然詫異的看著我:「你是雲淺落?」

我點頭:「算是吧!「

鳳夏又看了看致遠,又看了看離堯,最後閉了嘴,拿了一串葡萄不在說話了。

離堯看了看我,也沒多說什麼。

倒是飯菜很快好了,一桌子,很豐盛,一部分從外面買的,一部分我和李靖做的。

小鍾尷尬的想撞牆。

倒是致遠很快意識到不對:「我爸呢?」

「先吃飯!「我說。

致遠也沒有多問,到是小鍾看了看離堯問:「你是溶月的男朋友?」

「是!」

「不是!」

溶月和離堯同時回答,然後彼此嫌棄的看了一眼。

離堯說:「我以為是了!」

溶月冷哼:「神宮太子高攀不起!」

「神宮太子…」小鐘的右手有點哆嗦,他剛剛是拍了神宮太子的頭吧?

鳳夏低頭吃東西,偶爾抬頭看一眼致遠。

李靖朝我使了個眼色,我看了看鳳夏又看了看離堯,忽然有種自己老了的感覺。

「這是有故事吧!」李靖小聲說。

我笑了下沒說什麼,但是我不認為離堯和鳳夏適合致遠和溶月,比起去神宮,我覺得他們留在人間自由自在更好。

故而,我不發表任何看法,何況商璟煜又不在,這個時候我沒有心情想其他的事情。

吃過飯,小鍾倒是和鳳夏他們混熟了,在一起玩牌,我把致遠和溶月叫進了房間。

致遠大概猜到了什麼。

「我爸是不是出事了?」

我點頭,把事情大概說了一遍,雖然盡量讓自己的顯得不那麼沉重,但是說到最後,我還是忍不住紅了眼眶。

溶月一臉吃驚。

致遠也是,因為在他們的認知里商璟煜無所不能,而且不會死…

「那個蓬萊仙島,靠譜嗎?」溶月問。

神色間也滿是擔憂。

「我師父和他一起去了,但是能不能找到只有聽天由命了!」想到這我的心就像是被什麼扯著一樣的疼。

屋子裡陷入了沉默,我們都不知道商璟煜這一去還能不能回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