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青青卻是一點也不妥協。

“好好好,我陪你一起總行了吧?”林凡無奈的說道。

“耶!”

夏青青頓時興奮的跳了起來,這才把林凡的手臂給放開。

林凡被小姨子饒的不行,有些沒好氣的道:“幹嘛一點要讓我陪你一起去,既然是慶功宴,到時候肯定會有很多人,我一個外人去到那裏,總會有點格格不入的感覺。”

夏青青露出一絲歉意道:“我不也是沒有辦法嘛,有個討厭的傢伙,最近一直在追求我,等下在慶功宴上,他也一定會出現,所以我想讓姐夫等下你幫我打發掉他。”

“打發掉,怎麼打發掉?”林凡奇怪的問道。

“當然是假裝我男朋友讓他知難而退啊!”夏青青理所當然的說道。

林凡卻是一臉古怪的看了夏青青一眼,然後在小姨子額上用手指輕輕一彈。


頓時,夏青青不滿的驚呼一聲道:“姐夫,你幹什麼,幹嘛彈人家的額頭?”

“我是想看你有沒有清醒着!”林凡沒好氣的說道。

“啊……”

夏青青不明所以的叫了一聲,一臉的疑惑。

“人家當然是清醒的啊!”

“既然清醒着,幹嘛要說胡話!”

“呃……”

見夏青青還是一臉的不明白,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自己,林凡只能是繼續解釋道:“我是你姐夫,你讓我假裝你男朋友,那不是胡鬧嗎?”

雖然這種事,也在夏曉茹身上發生過,但是卻和如今的形勢完全不同。

一次是由於葉雙雙自己誤會他是夏曉茹的男朋友,另一次是自己答應過夏曉茹幫她做三件事,林凡才不得不答應她。

可是夏青青就不同了,那是自己的親小姨子,讓自己扮她男友,怎麼都有點過不了自己心中的那一關。

“都說了只是假扮而已,又不是真的,有什麼不得了的嘛?”夏青青撇撇嘴,毫無在意的說道。


林凡無語,你是不在意,可是我在意啊,要是讓你姐知道了,還不打死我啊!

想到這裏,林凡那是堅決不能答應,趕忙道:“不行,這事我不可能答應你,讓我陪你去可以,但是假扮你男友那是萬萬不行的!”

“你……”

夏青青頓時有些生氣,賭氣道:“那你有什麼更好的辦法嗎?”

“這個……”

林凡想了一下,試探性的問道:“既然你不喜歡他,直接拒絕不行嗎?”

“當然不行,那傢伙是投資商的兒子,要是直接拒絕了他,他肯定會惱羞成怒,到時候要撤資,我們會十倍賠償對方損失,那可是一個天文數字。”

“呃……”

林凡有些無奈,只能是道:“那我也沒辦法了。”

“既然沒有,那就按照我說的就是了,反正你又不吃虧。”夏青青沒好氣的說道。

林凡頓時苦笑一聲,“這不是吃虧不吃虧的事,你可是我小姨子,要是這事落入岳父岳母,還有你姐的耳朵裏,你要他們怎麼想?或者知道我們關係的人曉得了,他們又怎麼嚼舌根?”

“這……總之我不管,除非姐夫你有更好的辦法。” 我要是有更好的辦法,還苦口婆心的跟你說這些做什麼?

林凡心中暗暗想着。

不過看到小姨子一臉委屈的表情,林凡最終還是語氣軟了下來,有些心有不忍。

“姐夫,你是不是嫌棄我?”

夏青青突然眼眶泛紅的問道,就差淚水直接落下來了。

林凡頓時一愣,“我嫌棄你,這話怎麼說?”

“那你一副對我避之不及的樣子,好像我是什麼洪水猛獸似得。”夏青青委屈的說道。

林凡無語,感情自己說了半天都白說了。

“青青,你怎麼聽不明白我的意思呢?”林凡苦笑道。

“姐夫,究竟是我不明白,還是你想多了,哪有你想的這麼複雜,不就是客串一下男友嗎,打發掉那個人就行了,你不說,我不說,爸媽還有姐怎麼可能知道這事,而且劇組裏面除了夢妮姐知道我和你的真實關係,根本就沒人知道你是誰,你怕什麼?”

“額……”

聽起來似乎很有道理的樣子,難道真是自己多想了?

見林凡一臉沉思,夏青青頓時覺得有戲,再次勸慰道:“姐夫,別多想了,肯定不會有麻煩的,只要你答應假裝我男友,我就再告訴我姐一個祕密。”

“什麼祕密?”

聽到是關於夏夢的祕密,林凡頓時來了興趣。

夏青青看到林凡這一副興奮的樣子,不屑的撇了撇嘴小聲嘀咕道:“剛纔還一臉正氣死活不答應,現在一聽我說姐姐,就比什麼都興奮,男人!”

林凡六識敏銳,自然是把夏青青的話聽的一清二楚,頓時只覺得老臉一紅,自己的光輝形象算是徹底崩塌了。

於是咳嗽一聲,藉以掩飾自己的尷尬。

“那個青青啊,你別誤會,之前我也是爲你考慮,我是個男人被別人說一下沒事,但是你可是女孩子,而且還沒有結婚,要是這事被一些八婆傳出去了,不知道會傳成什麼樣子。不過既然你都這麼說了,我想了一下,其實只要我們注意一下,應該是不會有問題的。”

“是這樣嗎?”

夏青青一臉笑意的看着林凡。

林凡頓時有些不自然,乾笑一聲道:“那個青青,你別這樣看我啊,現在我已經答應假裝你男友陪你過去了,你是不是應該告訴我你姐的祕密了?”

“着急什麼,等這事完了之後,我再告訴你也不遲。”

夏青青自然是不可能如此輕易就把這個祕密告訴林凡,否則就不值錢了。要是林凡突然反悔,那她怎麼辦?

“真的不能提前說嗎?”林凡露出一絲失望道。

“不能!”夏青青肯定的點點頭。

“那好吧!”

林凡只能是妥協,一臉的垂頭喪氣。

醉仙樓是東海市一家國風餐館,不論是建築風格還是餐館的名字都透露出滿滿的古韻。

最近,國風興起,不時有人倡導恢復漢化。

因此,在飲食、服裝和音樂都出現了具有漢化風格的東西。

而這醉仙樓就是飲食界的其中一個代表,一經開張,就吸了很多人進來。

醉仙樓,一間大大的包廂內,七八個大約四五十的中年男子正圍坐在一張八仙坐邊喝着茶,一派高手風範,眼色不時的看向門口,似乎是在等着什麼人。

而這些人身份都不一般,各個都是國術界各個流派的一派館主,像什麼洪拳、八卦、八極、詠春、形意、通背、太極之類的。

國術界是和古武界是兩個完全不同的地方,是屬於世俗圈子裏的人,並不像古武界一樣隱於山林,不問世事。

國術不同於古武,往往一個流派可以有很多個館主,只要你覺得你有資格開武館,都可以做館主,不像古武界,通常一個門派就是一個大勢力。

此時,一個看起來十分儒雅年紀略大中年男子對着身後的兩個站着的弟子詢問了一下時間。

當聽到還有十分鐘就到八點的時候,頓時臉上升起一股不易察覺的慍怒,有些不耐煩的皺起了着眉頭,不過最終還是自持身份沒有多說什麼。

但是其中坐着的一個形意拳的館主就已經不耐煩了,撇了一下嘴冷嘲熱諷道:“董館主,看來樑青山是一點也不把您放在眼裏啊,都到了現在,人還沒有出現,架子不是一般的大,他看不起我們不要緊,但是連董館主您這位國術界的六省盟主都不放在眼裏,那就有點說不過去了。”


“就是說啊,這個樑青山簡直是目中無人,他以爲自己是誰,居然不把董館主您放在眼裏實在是可惡,他以爲就他會八卦掌,別人眼中的武功全是垃圾,等下董館主一定要好好給他一點顏色瞧瞧,看看究竟是他的八卦掌厲害,還是您的厲害。”

“那還有說,當然是我們董館主的八卦掌更厲害。董館主的八卦掌可是師承董海川一脈,是正宗的八卦掌,豈是樑青山那個野路子出身可比的。”

“是啊,等下董館主,您一定要好好的教訓一下他,將他給當衆打敗,看他還怎麼猖狂?”

其餘各派館主,也都紛紛露出不滿之色,不停的怒罵起趙青山起來,拍着這位六省盟主董館主的馬屁。

董館主顯然很享受衆人的擡高,忙拱手對着衆人謙虛道:“各位館主擡愛了,董某愧不敢當!”

“董館主太謙虛了,如果連您這位六省盟主都不敢當的話,這華夏國術界,還有誰有這個資格。”

“說的沒錯!”

其餘衆人紛紛應和。

林凡開着車載着自己的小姨子,用了十幾分鍾,就到了醉仙樓。

剛一到門口,林凡就碰到了有一些時日未見的樑青山父女。

樑青山父女在這裏突然碰到林凡顯然也是有些意外,特別是樑紅英,那看向林凡的眼神帶着溫柔和關切,做爲一個女人,夏青青非常敏銳的就察覺了樑紅英看自己姐夫的眼神不一般,頓時一臉警惕的盯着這個女人。

其實,上次婚禮上,樑紅英有去,但是夏青青根本就不知道樑紅英是誰,自然不會去注意她,因此算起來,夏青青這纔是第一次正式和樑紅英碰面。

“小飛哥!好久不見,最近還好嗎?” 其實樑紅英心裏有很多話想對林凡說,可是話到嘴邊,便只剩了這麼一句,心中不禁一陣苦澀。

“嗯,我蠻好的,你呢?”

林凡也不知道該如何面對樑紅英,畢竟這個女人是段飛打小就喜歡的女人,每次看到樑紅英,他都會發自內心的欣喜。

他自己也搞不明白,自己究竟是喜歡樑紅英,還是因爲受到了段飛的影響纔會如此。

“我?”

樑紅英苦笑一聲,一時之間不知道該怎麼說。

這時,夏青青突然掐了一把林凡,林凡這纔想起自己來這裏的正事,忙對着樑青山道:“樑叔,你們今天來這裏是……”

樑青山臉上頓時浮現一抹憂色,隨即就露出一絲笑意道:“沒什麼,只是過來和幾個老朋友聚一下。”

樑紅英一聽,頓時就要開口,但是卻被樑青山用眼神制止了。

樑紅英只能是跺了一下腳嗡聲生悶氣。

林凡眼中光芒一閃,覺得有些蹊蹺,但是樑青山極力隱瞞不說實話,林凡也不能逼着人家說,於是只能是道:“樑叔,你們在幾號包間,既然是樑叔您的朋友,我也應該過去拜訪一下,等下如果方便的話,我過去找你們。”

“這……”

樑青山頓時猶豫了一下,不過林凡的話真誠實意,他也不知道該怎麼拒絕,只能是將包廂的房間號告訴了林凡,這才離開。

看着樑青山三人離去的背影,林凡一時間陷入了沉思,究竟是什麼事讓樑青山不惜說謊也要瞞着自己呢?

“姐夫,人家美女都走了,你還看什麼啊?”

這時,一旁的夏青青有些不瞞的嘟着小嘴開口出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