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下,血蹄部落可吃足了苦頭,一時間,到處是陳一生號角軍團的攻擊,起初,凱恩還率領主力東奔西跑的去“滅火”,可惜等他趕到時那些人已經跑遠了,其他地方又接到了受到襲擊的警報。總之這樣來回奔波,凱恩酋長連個敵人的影子還沒見到呢。他不是沒想過以小部隊對付小部隊,但這樣子又擔心像鐵塔一樣被消滅。凱恩這下進退兩難,每天除了大罵陳一生卑鄙無恥,還真沒有什麼好辦法應付。看着部下一天天消瘦疲憊,凱恩更是火冒三丈,然而這有什麼辦法呢?陳一生和他捉迷藏,他還真沒什麼好辦法,自己的人去偵查總是撲空,或者被殺死在路上。要說陳一生在自己部落安插眼線吧,也不像,最起碼眼線不能那麼快的傳遞消息啊。

凱恩酋長陷入了苦惱之中,但那幾個長老卻沒有趁機拆臺,他們也心照不宣的意識到自己部落遭遇了百年未遇的勁敵。合力支持凱恩,幫助維持部落秩序,安撫部衆。這讓凱恩萬分感動,自己還懷疑過自己的幾位伯伯呢。

經過合計,凱恩他們想了一個“笨辦法”,就是把部落最大限度的集合在一起,“抱團”應敵。血蹄部落及其僕從部落的牛頭人們放棄了遊牧等行動,全部集中在一起,陳一生他們的小隊騷擾時,就是青壯在外,老幼在內。面對最少也是500人朝上的牛頭人營地。陳一生的各個小分隊襲擾的效果越來越差。最終,陳一生他們全部停止了騷擾,喧囂多日的金獅草原一下子靜了下來。

此時,已經是仲夏,毒辣辣的太陽掛在天上,草原上又無高大的樹木乘涼,凱恩見陳一生停止了騷擾,本來以爲機會來了,想反撲,沒想到又碰上了炎熱天氣。這種天氣對牛頭人的持續戰鬥是十分不利的,好在陳一生他們也不再騷擾,大家都開始了短暫的和平,各自開始了休整。

樹欲靜而風不止,連續的襲擾作戰,本身也很累,但陳一生他們目標小,隨便找個水草豐美的地方一紮營,就可以開始恢復了。經過一段時間的歷練,陳一生手下的金丹期人類戰士和5階精銳牛頭人又增加了,總數達到了80名,還收服了不少牛頭人,總兵力已經達到了380多人,近4個百人隊了。但是這樣一來,消耗更多了,王力這個軍需官這幾天都快哭了。物資雖多,奈何吃飯的嘴更多了,而且陳一生明顯是要走精兵路線,始終不降低伙食供應,就連安萌、梁麗、菁菁幾個後勤官都開始擔心起來,因爲,再過半個月,陳一生如果沒有大的收穫,他們真的要斷糧餓肚子了。

不過,陳一生他們也不用等太久了,第一批東華國人類修者已經踏進了金獅草原!

聽到有大批人類修者陸續進入金獅草原的消息,作爲此間最大的部落,血蹄部落自然要擔負起保護整個牛頭人部落的重任,凱恩酋長收到這個消息後,也是心中一陣慌亂,這邊陳一生還沒擺平,又來了這麼多該死的人類。這事情更棘手了。

凱恩酋長現在也顧不上陳一生他們了,反正他們也有好長時間沒活動了,估計遊蕩到其他地方也不一定。他現在不得不面對海量的人類修者入侵了。和目前的危機比起來,陳一生他們的騷擾只能算是撓癢癢。

還好,爲了對付陳一生,凱恩酋長已經將幾乎整個草原上的牛頭人全部集合了,這就省了臨時集合的慌亂。換句話說,凱恩酋長可以先下手爲強,趁人類修者腳跟未站穩的時候,率先打擊。

在對付起人類來,血蹄部落的牛頭人們根本不用什麼動員之類的手段,完全就是自覺自願參加,個個憋足了勁兒,想要拿這些人類修者出氣。

地平線上,緩緩出現一隊隊的人類修者,這些修者修爲全部是築基期以上,個別還是金丹期修爲。長期的歷練,每個人,無論男女,臉上都少了初期的稚嫩和狂熱,沉靜老道的表情出現在一張張或英俊,或美麗的臉上。每個隊伍的人數最少的僅僅兩人,最多可以達到近百人,也有自恃實力超羣的修者單獨行動。

雖然各個隊伍互不統屬,有的互相還有很深的矛盾,但來這裏的最終目的都是一樣的,那就是,斬殺妖獸,金獅草原上的牛頭人自然是頭號獵捕對象。由於是初次來的陌生地域,每個隊伍都自覺保持着不近不遠的距離。行動也儘量做到一致,行動的速度也很緩慢。這些人都是經過生死歷練倖存的強者,沒有人敢小瞧妖獸的能力。

“好美啊!”一個年輕的女修者忍不住讚歎道。蔚藍的天空,碧綠的齊膝高青草,一陣陣富含氧氣的空氣隨着微微的小風吹來,眼前的美景讓人忍不住陶醉。

如果陳一生他們看到的話,一定會驚訝的認出來,這不是趙靈兒嗎?不過,好在陳一生沒在,因爲在趙靈兒旁邊的,赫然便是趙玄。

原來,旅館住店那夜,趙玄求歡不成,遭到趙靈兒的堅決拒絕,雖然當時趙玄心情鬱悶。但想通後,對趙靈兒的堅貞多了感佩,第二日早早誠懇道歉,一頓甜言蜜語,趙靈兒本來就有些原諒他的意思,看他那可憐樣,微微一笑,這事就揭過去了,繼續跟着趙玄歷練。而趙玄一路上即使內心再想有些非禮舉動,也是強忍着,表現的謙謙君子,反而越來越贏得了趙靈兒的好感,兩人的感情漸漸升溫。一路上,他們全是找那些修爲低的妖獸獵捕,雖然收穫不多,卻勝在保險,而且兩個人男女搭配,歷練起來也不累,修爲提升也不慢,已經到了築基頂峯,突破金丹期是完全可以期待的。現在,他們也向其他修者一樣,低階妖獸已經不能顯著提升修爲了,便選擇了前往妖獸大陸腹地歷練,這金獅草原自然就是必經之地,他們走的是大路,當然,也有部分修者走了死水沼澤,希望在沼澤有收穫,不過,這些人可能要失望了。陳一生他們已經“提前”把死水沼澤清場了。

出乎凱恩酋長的意料,這些人類修者們並沒有立即行動,而是在金獅草原邊緣停了下來。連續三四天沒有動靜,正當凱恩按耐不住,準備出擊的時候,一個手下前來報告:“人類修者開始行動,向金獅草原殺來!”

聽說人類修者行動了,凱恩酋長一顆心才放下,長出一口氣:“原來人類也怕死,也要湊夠數纔來啊,我要讓他們嚐嚐牛頭人的鐵拳!” 還真讓凱恩猜對了,每個人對未知都有天然的畏懼的心理。作爲歷經生死才艱難走到這一步的人類修者,更是對生有着無比強烈的渴望,沒有人希望因爲自己無知和愚蠢稀裏糊塗的死在妖獸手裏。大家也都抱着人多力量大的心理,儘量多聚一些人,攢夠了膽量,才能出發。終於,人數達到了數千人之多,大家也都開始等的不耐煩了,人數不是越多越好的,人太多了,反而妖獸會不夠殺呢。

“同去!同去!同去!”數千人嘈雜的吆喝着,紛紛動身,浩浩蕩蕩的朝着金獅草原前去。

“隊長,前面發現牛頭人!”一名修者向自己的隊長報告道。

“有多少?什麼修爲?”隊長急切的問道。作爲走在最前面的一個小隊,這個名叫蒲公英的小隊,自然而然擔負起偵查探路的責任。

“有十多個吧,隔得太遠沒看清。”那個隊員不好意思的答道。

“你!”隊長路旗氣的一噎。連牛頭人都沒看清,修爲就更不知道了,但也不能太責怪這個隊員,畢竟,大家不是什麼軍隊,也不是同一個單位,就是臨時拼湊起來歷練的,儘管時間不短了,但每個隊員之間都是互相平等的,隊長並沒有生殺予奪的權利。你隊長兇了,我還不在你這個隊混了呢,大不了換個地方。憑心而論,這個名叫李波的隊員還是肯幹活的呢。

沒辦法,大家都是面對陌生的環境,牛頭人什麼實力誰心裏也沒數,誰也不想當小白鼠,犧牲自己,成全他人。

這種情況,在整個人類修者隊伍裏都普遍存在着。正是人人都抱着“死道友不死貧道”的信念,結果就是人類修者們雖然有着大量法寶,還掌握着牛頭人所沒有的飛行能力,卻奇異的至始至終都沒有摸清牛頭人的情況,大家就像一羣魚一樣闖入了牛頭人佈置的非常簡單的大網。


這些年輕的修真人類,沒有正確認識自己的能力,還沒有從舊時實力不濟時和妖獸歷練的陰影中走出來,最終會爲自己的不自信和自私自利付出代價。

“這羣人,一個個都是太聰明瞭啊,吃虧也吃到自己太聰明的頭上!”陳一生感嘆道。

“就是,就是,要是稍微有那麼幾個不自私的人,搶先和牛頭人交交手,測試一下實力,哪怕飛到天上去觀察一下,估計也不會掉入這麼簡單的陷阱!”王力不無惋惜的道。

“要不要通知他們?”徐豪忍不住問道。

“不用,這些人都是築基以上修爲了,特別是都有御空飛行能力,前期由於不明情況肯定會吃點虧,估計不久就該牛頭人吃苦頭了。”陳一生淡淡的道:“別忘了!我們是怎麼救的羅威!”

這時,趙一楓他們幾個才從思維誤區裏走出來,他們第一次襲擊獵殺牛頭人不就是從空中突襲,一舉擊殺牛頭人,才救出的羅威麼?

陳一生也有些差異了,難道身邊的朋友們跟牛頭人混久了,智商也下降到和牛頭人一樣的程度?然後讓牛頭人們用豐富的經驗來打敗麼?


陳一生他們埋伏在血蹄部落營地附近,邊無聊的胡亂猜想,等着撿便宜不提。

而此時,人類修者們已經完全進入了血蹄部落牛頭人佈置的伏擊圈。

“嗚嗚!”一聲悠長淒厲的號角聲響起,四周轟隆隆響起了震徹大地的腳步聲。一片茫茫灰塵沖天而起,上萬的四階牛頭人戰士同時奔跑着,吶喊着,身上的黑色板甲在清晨的陽光下閃耀着異樣的光芒。猶如恐怖的黑色潮水,在上百面大旗指引下,朝人類修者四面衝擊而來。凱恩酋長帶領二百名五階精銳牛頭人帶頭衝擊,漸漸的成爲各個攻擊箭頭最尖銳的部分。

看着牛頭人酋長高山般偉岸的身軀,猙獰的面孔,帶着上百名同樣殺氣騰騰的部下,猶如地獄惡魔般,地動山搖的朝自己小隊衝來,處於最前沿的蒲公英小隊瞬間慌亂起來,包括隊長路旗在內的五名隊員心神慌亂之下,急忙發射了自己最拿手的法術,而他們身後的其他小隊表現也好不到哪兒去,伴隨着喝罵聲,尖叫聲等等人類在危機之下本能產生的各種聲響動作,近百道絢麗無匹的法術已經先後發出,向衝來的牛頭人們打去。

“砰砰砰”一連串法術擊中身體的響聲傳來。就在路旗他們滿心企盼,希望看到牛頭人們死亡倒地時。

法術的餘光消逝,凱恩他們的衝擊更近了,已經能夠清楚的看到那些牛頭人身上岩石般的皮膚和發紅的眼睛。

“石化?”看出點門道的修者情不自禁的驚呼起來。

石化,防禦類法術的一種,主要用於力量型近身肉搏修者。並不能完全對法術和魔法免疫,卻能大幅度提高本體的防禦能力,減輕甚至無視低階修者的法術或者魔法傷害。修者可以憑此硬抗攻擊,通過近身肉搏消滅對手。

看到牛頭人根本無視法術攻擊,不少修者頓時信心大挫,乾脆放棄了施放法術,準備伺機逃跑,這樣一來,自然形成的人類修者防線更是漏洞百出,凱恩他們幾乎毫髮無損的就如一把把尖刀刺入人類修者羣體。

路旗眼見凱恩酋長的巨斧摟頭砍來,大叫一聲,本能的向右側閃避,並準備自然轉身逃跑。沒想到凱恩的劈頭的一斧只是虛招。近身戰鬥經驗異常豐富的他早就判斷好了路旗逃跑的姿勢和方位,甚至比路旗自己都清楚要躲到那個方向。這種本事不是天生的,如果路旗也能近身生死戰鬥上萬次並最終活下來,他肯定也能擁有這樣的意識。雖然路旗是金丹期修者,修爲上和凱恩酋長平級,但在近戰意識上,就是村學生和帝國大學生的差距了。

路旗低頭右轉,速度飛快,本以爲躲過了致命一斧,沒想到巨大的斧刃竟然橫亙在自己的喉嚨前方,就好像自己送過去的一樣。

“噗,啊!”一聲淒厲的慘叫,路旗的頭顱與身體齊齊脫離,朝斜前方飛去,伴隨着一道血箭從脖腔中衝出。整個無頭屍體頹然倒下。而遠去,路期翻滾的頭顱上,一雙圓睜的眼睛仍然在閃着不甘心的眼光,扭曲的臉上全是不可思議的表情。

同階秒殺!牛頭人酋長凱恩做到了!向人類修者們展示了近身搏鬥的強橫實力。

在敵我雙方實力相當的情況下,是很難做到同階秒殺的。人類修者進入金丹期和妖獸晉階五階後,肉體總體強度上是沒什麼本質差別的。如果路旗和凱恩酋長面對面,不使用任何法術,你一拳我一腳對攻,雙方要麼同歸於盡,要麼就是同時精疲力竭,絕對不會出現被秒殺的情況。但問題是,搏鬥不是刀對刀,劍對劍的理想量化。 傾國不傾城 ,技巧佔着相當大比例。如果路旗發揮自己優勢,當即飛上天空,就是耗也把無法還手的凱恩耗死。可惜,路旗就如一個懷中揣着上百萬大鈔的餓漢,還沒來得及花錢買吃的就餓死在了去飯店的路上。

此時,整個戰場上一派混亂,對於習慣於混戰的牛頭人來說,這簡直就是天賜良機,一路砍殺,直殺的人類修者們如無頭蒼蠅般亂竄,不少修者還死在其他修者的法術攻擊下。更有卑鄙的小隊,趁機打壓報復與自己有仇的小隊。


一股末日來臨般的死亡氛圍籠罩整個修者羣體。人人面色慘淡,不少人乾脆放棄抵抗,任由牛頭人巨斧斬斃,被收拾走空間戒指或者儲物袋。

所謂天無絕人之路,失望和希望,混亂和秩序總是一對形影不離的好兄弟,在這種亂象下,有的修者小隊就非常有秩序的節節抵抗,還有不少修者聰明的飛上了天空攻擊。

“哇哈哈,牛頭人不會飛!大家飛上來打他們!”不知道那個修者在生死搏殺時意外也好,冷靜觀察也罷,總之是發現了這個致勝的竅門,一傳十,十傳百,人類修者們紛紛升空,凌空向地面上暴跳如雷的牛頭人們施放法術攻擊。

“該死的人類,有種下來打!”凱恩酋長大怒,指着天空中的人類修者大罵。其他牛頭人眼見對手飛上了天,乾瞪眼沒辦法之餘,也是紛紛破口大罵。

“哎喲!”凱恩忍不住慘叫起來,迎接他叫罵的,是上百道法術攻擊,大家可是恨透了這個領頭的牛頭人。饒是凱恩防禦強橫,也開始受傷流血了。

“哈哈哈,今天終於體會到歷練的輕鬆快樂!”一個修者忍不住高興的喊道!

剛纔還是愁雲慘淡,東逃西竄的人類修者們幾乎轉眼間就掌握了戰場主動權,而攻守逆轉,僅僅只是發現了牛頭人不會飛行的致命缺點。

征戰就是這麼奇妙,不到最後一刻,誰也不能說自己就是勝利者。

而此時在血蹄部落牛頭人大營,陳一生他們也是喜得眉笑顏開。凱恩把所有能戰的牛頭人戰士都帶走了去和人類修者玩命。正好陳一生他們可以又一次偷襲牛頭人大營,大掠一把。這也是他們提前計劃好的,與其帶着幾百人像一滴水一樣去大海般的戰場上,冒着生命危險撿些芝麻般的小便宜,何不直接去牛頭人的老窩找寶呢?這可是積累了上萬年的部落呀,那財富!想想都讓陳一生他們興奮的睡不着。 果然,與上次夜襲難度不同,這次陳一生他們很輕易的擊退了那些留守的老弱病殘牛頭人的抵抗。

“要不要全殺光?”看着一堆堆的牛頭人俘虜,徐豪眼中閃過一絲厲色。

“耗子,你可夠狠的,不過我喜歡!”趙一楓幫腔道。

“多殺無益,我們不要結下千年不解的仇恨,快去找寶!”陳一生不忍再看那些牛頭人老人小孩兒悲傷無助的眼神,讓大家不要管俘虜,抓緊時間找寶貝。

這次陳一生犯了一個以己度人的錯誤,他覺得自己藏東西恨不得自己都找不到,牛頭人藏好東西肯定也是在某個極其隱祕的所在。可惜他錯了,錯的還非常離譜。

“什麼?都在車上?”陳一生他們有點不相信自己的眼睛,看着整整齊齊的一輛挨着一輛的大車,每輛車上面整整齊齊疊放着十多口大箱子。再回頭看着這個抓過來帶路的老年牛頭人,陳一生他們非常想確定他有沒有撒謊。

“人類大人,千真萬確,我們牛頭人世代遊牧,又罕逢對手,爲了搬家方便,自然把歷年收藏全部裝到車上,好搬家移動!”老年牛頭人慌忙解釋道。

“打開看看不就得了?”徐豪大大咧咧走上前去,打開了一輛車上的其中一口大箱子。

“哇!”徐豪驚歎道,大家忍不住湊上來觀看,整整一箱子的空間戒指,裏面全部存放着中品靈器法劍。這可是不少金丹期修者都夢寐以求想裝備的東西啊。陳一生他們有在煙霞瀑布的際遇,也不過是才裝備了上品靈器。更讓陳一生他們吃驚的是,他們還看到了其他整箱整箱的空間戒指,裏面塞滿了四階妖獸晶核,靈石、名貴藥材等提升靈力物品。


“真尼瑪是狗大戶啊!”徐豪忍不住感嘆道。

“呵呵,大家不要光顧高興了,看看有沒有類似於龍紋赤果那樣的至寶。”陳一生忍不住囑咐道。

“一生,合着你是找仙家般的天材地寶上癮了是不?那是萬年一遇的機緣,現在這纔是常態。牛頭人部落不過是億萬妖獸界中的滄海一粟而已,能收藏什麼逆天的寶貝?他們的實力合起來也沒那個蛇妖大!”趙一楓很有條理的分析道。

“嗯,我也是一時糊塗忘了,一楓提醒的對!”陳一生知錯就改,絲毫沒有因爲趙一楓當衆“頂撞”他這個“軍團長”而介意,全力指揮大家搜刮財物。正是這種無意中表現出來的寬容和大氣,才使得陳一生小隊遠遠比其他小隊更開明團結,更有凝聚力。

牛頭人部落雖然異寶珍寶不多,但是大路貨色的寶物真是海量了。陳一生他們數了數,足足有三十輛大車那麼多!

“全部拉走!”陳一生果斷吩咐道。這一點上,沒必要婦人之仁,大家都是依靠搶劫度日,不搜刮足夠的財貨怎麼能配的上“強盜”這個名號呢。

這邊陳一生搶的歡樂,數千裏之外的戰場上,人類修者也是殺的盡興。除了初期因爲不明底細,被牛頭人殺了幾百人之外,現在人類在天上已經爲所欲爲了,饒是牛頭人防禦強橫,但在幹捱打無法還手的窘況下,已經有近千名牛頭人在從天而下的法術攻擊下死亡。照這個樣子進行下去,牛頭人全軍覆沒只是時間的問題了。

此時,凱恩從最初的暴怒中清醒過來,欲哭無淚,開始後悔自己的魯莽舉動了,他見情況不可挽回,一狠心,拿出一隻白玉般的玲瓏號角來。

這隻玲瓏號角是如此小巧,和凱恩的巨大身軀極不相配,但是,周圍的牛頭人眼中頓時都閃出崇拜狂熱的目光,彷彿遇到了救星。

“嗚……” 異世驚華:逆天紈褲妻 ,穿透靈魂的聲音響起。

天空中的人類修者也是一愣,下意識的停止了法術攻擊,想看看是怎麼回事!

然而,片刻過去了,什麼事也沒發生!人類修者們放心下來,紛紛自嘲自己疑神疑鬼,開始更加放肆的攻擊。

“難道金獅王拋棄我們了?不要他的金獅草原了?”凱恩心中也是一頓失落,他早該出現了!是了,金獅王也不會飛行,他來了也沒辦法。


“唉”凱恩忽然感到一陣陣的無力感襲來,他覺得自己肩上的擔子有千斤重。他想不通,爲什麼這些人類修者不安守本分,要跑這麼遠來殺他們?難道和平相處就不行嗎?“哦,我也殺過他們不少人,這可能就是報應吧!”凱恩忽然又想到。

看到自己偉大的酋長不再指揮征戰,而是低頭默默不語。整個牛頭人隊伍開始漸漸亂了起來,許多牛頭人的士氣低落到極點,沒有了凱恩燈塔般的精神力量指引,他們好像被抽走了靈魂,一個個慢慢遲鈍下來,有的已經完全停止了抵抗,默默迎接即將到來的宿命般的殺戮。

“小子們莫慌,大哥來了,這些人類一個也別想跑!”一陣洪亮霸氣的聲音隔空傳來。

不管是人類還是牛頭人,都紛紛朝聲音傳來的西方望去。只見一個健壯的高大***在一頭巨鷹上,刀刻般的英武面容不怒自威,滿頭金髮在勁風中飄舞。

“牛頭人拜見金獅王!”上萬牛頭人齊齊單膝拜倒,齊聲向如神般的金獅王禱祝。

“哈哈,小子們莫慌莫慌,我把老賊鷹請來了收拾這些該死的人類!”金獅王一指腳下的巨鷹道。

“個老雜毛,小心我一把摔死你!”巨鷹王不滿的嚷道。

“牛頭人拜見鐵翅巨鷹王!”上萬牛頭人又是一齊聲禱祝。

“孩兒們請起!”巨鷹王一定要佔個彩頭,從言語上比金獅王自動高了一輩。

“我娘咧,原來是六階鐵翅巨鷹王來啦!”有懂事的人類修者認出了這個巨鷹的來歷,心中大駭,就要瞅機會溜走。

鐵翅巨鷹王,六階,與金獅王同階,相當於人類元嬰修爲。他還和金獅王是拜把兄弟。一個天上,一個地上,都是一方霸主。據傳,鐵翅巨鷹王當年不滿靈禽界鳳凰大帝的統治,帶着手下從靈禽界遷移到妖獸界,在最落魄的時候被金獅王收留和熱情款待,巨鷹王深受感動,與金獅王拜了把兄弟,後來定居到離此數萬裏之外的摩天崖,但還是與金獅王保持着特殊友誼和來往。

金獅王之所以從億萬妖獸中脫穎而出,成爲統治一方的強者,除了自身實力強橫,更重要的是他有着其他妖獸不具備的遠見和睿智。巨鷹王落魄而來的時候,他沒有像其他妖獸那樣排斥打壓,而是欣然接納,還慷慨解囊幫助巨鷹王的隊伍恢復元氣。就是他早就發現妖獸大部分沒有飛行能力,在中階對上天上飛來飛去的人類強者很是吃虧,高階後當然妖獸也和人類修者一樣能飛,但關鍵是由於血脈限制,靈力資源等等諸多限制,沒有多少妖獸能升到高階的,而且人類歷練慾望最強,最想拿妖獸開刀的時期就是中階時候,欺負的就是妖獸不會飛。

巨鷹王和他的數千手下是妖獸界唯一的飛禽,平常請都請不來,現在自動上門,怎麼能不好好結交呢?有了這個好朋友,人類修者賴以憑藉的飛行優勢就會大打折扣了。事實證明,金獅王是絕對正確的。

一個遠見的想法,一個正確的選擇,過去幾十年後看很簡單,但在那個迷霧重重的時刻做出來,正是智者和愚者的區別,也是偉大的人和普通的人的分水嶺。

這次東華國傾巢派出修者來妖獸界歷練,金獅王早在修者們還在歷練3階以下妖獸的時候就有了危機感,這些人類修者早晚會來到金獅草原的。金獅王算來算去,發現自己的唯一弱點就是沒有飛行能力。他考慮來考慮去,最終還是選擇去請巨鷹王過來幫忙。

誰知道人算不如天算,走的時候人類修者大部分還在歷練3階妖獸,巨鷹王見老友來訪,異常高興,兩個人就在摩天崖吃吃喝喝玩玩樂樂了足足小半年,金獅王估計人類修者應該快來金獅草原騷擾了,才催促巨鷹王帶着手下動身,無巧不巧,快到金獅城的時候正好聽到血蹄部落牛頭人酋長使用玲瓏號角報警。

這個號角已經數百年沒用過了,如果不是**煩,那個驕傲的凱恩酋長才不會使用。金獅王於是趕緊和巨鷹王一起來到了戰場。

金獅王援兵的到來,讓牛頭人士氣大振,特別是凱恩,竟然像個孩子一樣激動的哭了起來。而人類修者還沒有從激動興奮中回過神來,許多人想,不就是個扁毛畜生麼?有什麼好怕的?

穿成豪門警犬!巨萌!超凶! 。而且牛頭人都死在地上,這些人類修者還沒有撿拾戰利品呢,怎麼能逃跑?

“哼哼,不知死活!”巨鷹王千米長的巨翅一扇,突然掃開了身後的雲朵。兩千餘隻白頭黑身的五階巨鷹排成整齊的攻擊隊形靜靜守候,每個巨鷹背上都站在一頭巨大雄偉的五階金毛獅子! 在衆人類修者驚駭的目光中,巨鷹王一個漂亮的俯衝,在將要擦着地面時,金獅王借力輕輕一躍,落下地來,而巨鷹王則振翅高飛,向天空中的人類修者飛速衝去。其他巨鷹也紛紛如法炮製,將金獅們放到地上,追隨他們的鷹王衝擊人類。

巨鷹與人類,在天空較量,完全就是不對稱的攻殺,或者可以叫做屠殺。

作爲生來就在天空翱翔的強者,巨鷹們飛翔就和人類吃飯睡覺一樣平常,對氣流的把握,對飛行技巧的掌握已經到了爐火純青的極致,看他們的飛行簡直就是在藝術表演,就連致命的攻擊都帶着抹不去的暴力美感。當然,人類修者們是沒空欣賞的。

反觀天上的人類修者,在天上靜止或者慢悠悠擊殺地上的牛頭人時,姿勢還是非常瀟灑,看不出來什麼。一旦面對專家級別的飛行高手,對比起來,他們的飛行技能拙劣的就如同蹣跚學步的兒童,技巧什麼的根本談不上,東躲西藏間連施放法術的空隙都很難獲得。即使偶爾發射出法術,對防禦變態的巨鷹來說,根本就夠不成任何傷害。這些堪比人類金丹期修爲的空中殺手,擊殺起築基期的人類修者來就和砍瓜切菜一樣利索,即使是金丹期的人類修者,也因爲飛行技巧太差,很輕易就被巨鷹的利爪撓破肚皮,用鋼喙啄瞎雙眼。天空中淒厲的鷹嘯和人類修者的慘叫混合在一起,震懾着每個人的心靈。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