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克突然仰天吶喊。

轟——

整個世界都震動了起來!

層層烏雲裂開,有耀眼的光芒從中透出。

隱約間,陳克似乎看見了有一把巨大的刀鋒正從上方劈來,彷彿要劈開整座天地!

……

「警告,反應堆能量即將耗空!」

「警告,反應堆能量即將耗空!」

指揮室里,紅色的警報燈亮起,刺耳的警報聲讓所有人都緊張起來。

蔣小川額頭佈滿汗水,臉色蒼白。

事情的發展已經超乎了他的預料,一旦反應堆出了問題,整個虛境都有可能崩塌,後果難料!

「歐爺爺。」

蔣小川下意識轉頭看向歐銘,眼神有些無助。

哪怕再天才,他終究也只是一個剛滿18歲的孩子。

歐銘一臉鎮定,拍了拍蔣小川的肩膀,然後轉身呵斥道:「慌什麼!」

「守好自己的崗位,繼續彙報數據,將反應堆的功率推到最大!」

他的話讓其餘人安定了不少,有人緊張地問道:「部長,反應堆功率再繼續增大的話,剩餘能量最多再堅持三分鐘就會告罄。」

歐銘聞言眼睛都不眨一下,斬釘截鐵道:「就這麼辦!」

這一刻,他像是戰場上下達最後衝鋒命令的將軍。

「反應堆功率79%,81%、86%、90%!」

隨着反應堆功率不斷增大,一群人下意識屏住呼吸,眼睛死死地盯着前方的大屏幕。

大屏幕被一分為二,左邊顯示的是剩餘的能量,右邊顯示的是陳克意志力的波段曲線。

一分鐘。

二分鐘。

終於,在距離反應堆能量耗盡只剩下最後二十秒時,右邊的波段出現了變化。

「出結果了!」

「波段分析中…..分析完成!」

「是特殊意志!」

「是boss!」

在觀察員聲嘶力竭地吼叫聲中,歐銘轉身大喊道:「立刻中斷能量輸出,降低反應堆功率!」

一群人拿出生平最快的手速在操作屏上點擊著,幾秒后,反應堆功率開始降低,而能量顯示則停留在0.13%。

呼——

所有人都重重吐出一口氣,像是完成了一場戰鬥。

另一邊,不知道自己惹出多大麻煩的陳克從幻覺中醒來,睜開雙眼,回味了一下剛才的體驗,感覺挺爽的。

隨後他心中一動,下意識查看斗戰錄,目光停留在劫灰那一欄,瞪大眼睛,徹底呆住了。

……

「部長,剩餘的能量已經不足以完成最後三次儀式了。」

一名研究人員向歐銘彙報道。

陳克是第七批進行儀式的新兵,在他後面還有三批新兵等著進行儀式。

歐銘有些頭疼地揉了揉太陽穴,原本這次大虛境儀式,他們研究部因為蔣小川設計的調試方案成功,預計能夠比以往節約27%的能量消耗,但現在出了這場意外,如果要完成後面三次儀式,那最終消耗的能量反而會比以往多出22%左右。

要知道,大虛境儀式的22%差不多意味着一個軍區半年的魂器碎片損耗!

這種程度的損耗,哪怕歐銘是研究部的一把手也不能擅自做主,必須向上請示。

「通知剩下的人原地待命,我去打個電話。」

歐銘臉色難看地說道,然後邁步走出了指揮室。

走廊上,歐銘用手機撥通了一個號碼。

「喂?」

電話那頭傳來一個老人的聲音,正是於塵。

歐銘用很生氣的語氣說道:「於司首,你知不知道你招進來的那個小子惹出多大的禍?」

「哦,他怎麼了?」

於塵的聲音依然淡定。

於是歐銘把剛才發生的事大致說了一遍,最後說道:「就因為他,我們原本可以節約27%的能量消耗,結果現在反而要多消耗22%才能完成這次儀式!」

電話那頭,於塵沉默片刻,開口道:「多消耗的能量你那邊辦個手續直接發我這兒來,我給你批。」

歐銘聞言瞪大眼睛,他沒想到於塵這次竟然會這麼好說話。

要知道以往每次他找於塵要研究經費,要魂器碎片,那都得使出渾身力氣,甚至大吵一架,還不一定能達到目的。

「於塵,你給我說實話,這個陳克到底是怎麼回事?boss我不是沒見過,哪有像他這樣能搞出這麼大動靜的?」歐銘嚴肅地問道。

「這事兒你不用管,另外記得,今天發生的事要列入特級機密!」於塵說道。

「特級機密!」

歐銘瞪大眼睛。

在演武司,除了『boss』以外的另外四種特殊意志人員名單和資料全部都會被列入『二級機密』,而『boss』的人員資料則會被列入『一級機密』,另外還有一些研究部的重點研究成果,比如這次大虛境儀式的調試方案等,也會被列入『一級機密』。

至於『特級機密』,整個演武司有資格看的人不超過二十個。

列入的標準也很簡單:一切有可能左右人類和戰魂之間這場戰爭勝負的人或物,可以被列入『特級機密』!

7017k正思慮間,似乎注意到了淺井長政的視線,織田信長豁然轉頭,直接望向了他所在的位置。

一瞬之間,淺井長政注意到了對方的眸子中有綠光隱現,接着一個朦朧的,通體翠綠色,甚至還往外散發着七彩光芒的孔雀一閃而過,隱約之間,還伴隨着某種大型貓科動物所特有的低吼。

淺井長政頓時聽到體內傳出

《不想當大名的武士不是好陰陽師》第一百零一章天眼孔雀 「啊?」

曹操沒想到楊默不去聊郭嘉給他的信,反倒去聊什麼虞姬和項羽的事。

微微皺了皺眉,想起了昨日里荀彧從國公府中僕人嘴裡聽到消息。

王珪去醫館捉虞姬,反倒被楊默羞辱一番。

當時曹操和荀彧得知這件事的時候,並沒有多想。

此時楊默一提,倆人方才對視一眼:對啊,王珪乃是李建成的人,他去捉虞姬豈不就是李建成去捉虞姬。

為什麼早不捉,晚不捉,偏偏黃巾軍快打到太原城下,確定黃巾軍中有項羽的存在後方才派人捉虞姬呢?

「這…」

曹操猶豫一番,不知道該如何回答。

對啊,李建成身為這個時代的土著民,他是怎麼知道虞姬和項羽的關係的呢?

「這位國公府世子身邊,應該沒有與你我一般的穿越者吧。」

曹操有些不確定,楊默則白了他一眼:「有沒有你心裡還沒數么?」

一邊嫌棄一邊給自己倒水:「郭奉孝在李建成身邊安插了探子,雖然不是什麼特別親近之人,但李建成大部分的舉動是可以偵查到的。」

楊默看了看門外:「國公府里的探子給你傳遞消息的時候,我也沒讓人攔著啊。」

話說在了臉上,饒是曹操也有些不好意思,尷尬的咳了一聲道:「具我所知,李建成身邊並沒有像是你我一樣的穿越者。」

「那就奇怪了,既然沒有穿越者,他是怎麼知道可以用虞姬試著招降項羽的呢?」

楊默百思不得其解,他在意識到李建成捉虞姬醉翁之意不在酒後,就一直派人暗中調查。

並沒有發現李建成身邊有任何穿越者的蹤跡。

屋內瞬間安靜下來,連荀彧也想不明白。

愣了好一會,曹操有些不確定:「莫非這位世子爺也是與公子一般?」

言外之意就是和楊默一樣,是魂穿過來?

楊默則搖了搖頭,他想過這個可能,但根據搜集李建成的情報分析,沒有這個可能。

第一,李建成的性子沒有任何的變化。

第二,李建成的情緒也沒有任何的變化。

第三,李建成也沒有什麼怪異的行為舉動。

最重要的是,如果李建成也是穿越過來的,那他不得親手掐死李世民啊。

見楊默只搖頭不說話,曹操也斃掉了這個可能。

楊默這個人他還算有些了解,輕易不會對某件事下結論,一旦下結論了,基本就是有鐵證。

「楊公子,不瞞你說,這些日子我與文若在分析長安與太原之間的關係時,也發現了許多疑點。」

曹操思慮再三,決定和楊默情報共享。

太原的強大和楊默現在的處境,曹操清楚的很。

他現在基本可以確定自己很快就可以離開太原了,那麼接下來該如何讓自己這次被迫的太原之行變的有意義,就是重中之重了。

李建成的實力要比楊默強上很多,和李建成甚至和李家合作,對於曹操時最有利的。

但實際上,以曹操現在的勢力和身份,李家幾乎是不可能與他有什麼交集的。

這也從李建成來到太原那麼久,卻一直假裝不知道自己被楊默綁到太原來就可以看出。

因為自己和長安的關係,因為長安那邊賜婚給他曹操,李建成沒把曹操搞死就已經很給楊默面子了。

「哦?曹公發現了什麼疑點?」

楊默倒是來了興趣,曹操卻沒有說話,只是喝了喝水,眼神看向荀彧。

「主要是兩點,第一,為何長安沒有把玄武門之事公開,將弒君謀反的名義扣在李家頭上。」

荀彧慢條斯理的說著:「自從隕石事件后,楊氏宗室除了公子和楊芳一系外,死傷殆盡。天下諸侯蠢蠢欲動,而李家則是風頭最盛的一個,甚至有段時間,在朝堂上就差逼宮造反了。」

「楊芳登基之後,李家不僅無人前去長安朝賀,甚至還佔據了洛陽。」

「如此行徑,與謀反無疑。但長安卻只是陳兵在洛陽邊境上,在政治上更無任何手段,全然不像是嚴嵩能做出來的。」

楊默聽了連連點頭:「沒錯,嚴嵩在長安翻手為雲覆手為雨,頃刻之間就能把董卓置於死地,將李儒收入麾下。這等手段著實驚人。」

他從未輕視過嚴嵩這老賊,嚴嵩能夠在嘉靖這位號稱有史以來最聰明的皇帝手裡當那麼多年首輔,對於權謀政治已經是登峰造極的段位。

在對付李家上,他有千萬種手段可以使用,但目前來看,這老小子卻一種也沒有用。

「雖然北隋不到半年連死三個皇帝,朝堂不安,四野震動,不少人更是別有心思,但北隋國運正盛,縱然各地有不少穿越者出現,卻一時之間難成氣候。」

曹操也跟著道:「此時縱然天下諸侯均有問鼎之心,卻因為實力不足,大半都還是想要韜光養晦,願意奉長安為主,靜待時機。」

「此時,若長安將李家定為逆賊,天下諸侯必然應詔征討,李家縱然實力雄厚,卻非天下之敵。」

「這一點我也很納悶,這一招驅狼吞虎看起來很妙,但會不會是因為嚴嵩等人害怕各路諸侯在征討李家的過程中順勢壯大,最後李家雖然滅了,但卻養肥了這些諸侯呢?」

楊默的視線落在了曹操的手指上,說出了心中的疑惑。

荀彧和曹操則搖了搖頭:「李家雖大,卻還養不肥各路諸侯,而且長安現在手中有精兵二十萬,進退有餘…」

「最重要的是,各路諸侯滅了李家,反倒會給讓他們不敢擅動,唯恐成為下一個李家,被長安打成叛逆之臣,又被其他人圍剿。」

「所以,兩位認為這應該是什麼原因呢?」

楊默心裡有了模糊的答案,卻並不確定。

曹操略微遲疑,道:「我與文若認為,嚴嵩父子應該是與李家暗地裡達成了某種合作…」

說罷向著楊默看了一眼,眼神之中別有他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