氣息微弱,體弱運薄,正常人的三朵陽火都虛虛幻幻的,指不定什麼時候就會沾病死去,確實承載不了對方的賒買人的角色。

反觀那店老闆,陽火旺盛,命格硬實,關鍵氣運也不錯,守着這早餐鋪,潛心發展,有發家致富的可能,也難怪那賒刀人會看上他了。

不過經此一事,這店老闆發家倒是有可能,但致富的話,卻要打個問號了。

至於習武的江湖人?氣血雖然旺盛,但實際上命運最是多舛,刀口舔血,死亡機率最大,賒刀人自然不會將那些人當做目標。

當然,那些闖江湖的,也看不上一把只值幾兩銀子的菜刀。

搖了搖頭,陳少君就一路向着鑑寶堂走去。

鑑寶堂一如既往,守衛森嚴。

不過,當陳少君踏入其中的時候,還是明顯感覺到了,周圍的氣氛有些不同。

五感放開,耳目開明之下,他頓時就聽到了一個特殊的消息。

昨天夜裡,有人上吊死了。

若上吊之人,只是普通人倒還罷了。

但對方卻是一位朝奉大師,是朝奉這一行當中,站在頂尖的人物。

頓時就讓得整個鑑寶堂,氣氛壓抑了起來。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陳少君好奇,逮住了一人追問道。

被問話的這人也是個正式朝奉,陳少君有印象,對方好像是寶芝堂的二朝奉。

別看只是二朝奉,但寶芝堂可是盛京城內數一數二的大當鋪,大朝奉乃是朝奉大師崔水旺,他這個二朝奉,論朝奉這一行當的名聲,其實比他所在的林氏典當鋪中的大朝奉秦文山都要勝過一頭。

他見陳少君問話,也是一副謹慎的模樣,開口說道:“具體不知道。

聽說是與一件寶物有關。

昨天夜裡,上面連夜送來了一個寶物交給甲字七號房的吳大師鑑定,約定第二天早上來取。

結果今天一早,小廝上門的時候,就發現吳大師吊死在了房間裡,不僅身體都僵了,舌頭都伸得老長,十分嚇人。”

“怎麼會這樣?”

陳少君皺起了眉頭。

一般朝奉鑑寶,要麼當場被煞氣反衝而死,或者像是鑑定兵器等物,會激發刀氣劍罡,被刀芒所傷而死,可這自己上吊而死……怎麼看怎麼邪乎。

“這我也不知道,不過若是我沒猜錯的話,應該是與……”

說着,這人像是感覺到有些忌諱,連忙閉口不言,只是順勢往地下指了指,就匆匆回到了自己的鑑定房內。

而陳少君也明白了對方的意思。

地下能有什麼?

自然是鬼了。

能夠讓朝奉大師都降服不了,被逼的生生上吊。

那麼顯而易見的,這鬼極兇,十分難纏。

朝奉本就是一個十分特殊的職業,遇煞,招鬼,隨時都有生命危險,這朝奉會如此忌諱如深,也是十分正常的事情。

要是一個不小心,議論之時,被‘它’聽到了,找上門來,那豈不糟了?

“這還真是多事之秋。

明月花船的那三十來個正式朝奉,除了我之外,估計都來不了了。

現在又加上死了個朝奉大師。

細說起來,今年可比往年,死了更多的朝奉了。”

陳少君也皺着眉頭,一步步向着自己的鑑定房走去。

心中也在猜測着,那吳大師到底鑑定的是什麼寶物,竟然會被逼的上吊自殺…… 星野今天心情很不錯,難得的一個周末,昨天又遇上母親鼓勵她,讓她下定決心做一件事。

這對於她來說是十分罕見的。

要知道,星野留美自詡是一個懦弱的人。

在面對真正困難時,她並沒有一往無前的勇氣與決心。

只有退讓和妥協,以及得過且過。

但這一次,她並不打算繼續下去,她打算好好問一問,好好說出口,好好將她的想法傳達出去。

這也是星野第一次鼓起勇氣,來勇敢面對一件事。

這勇氣似乎是因為母親的鼓勵,但更深層次的原因,或許是來源於某種未知的感情。

「一定要好好傳達到!」

一路上,星野都在默默地低聲念叨著這句話。

直到……

「喵哈哈,這不是留美醬嗎?」

一路來到浩仁家門口,星野還沒來得及按門鈴,就聽到浩仁家的院子內傳來一聲熟悉的呼喊。

星野抬頭一看,卻是發現,院門不知何時被打開了。

門後站著一位身穿哥特蘿莉服,頭戴一頂小氈帽的蘿莉少女,正揮手向她打著招呼。

「呀~是緋鞠小姐,早上好!」

星野很快認出了門后的人,連忙回禮道。

「喲,留美醬,今天穿的挺漂亮嘛,是不是又有什麼情報要送給九尾大人喵?」

對於星野留美前往太史局做間諜的事,緋鞠自然也是知情的。

而且前幾次星野來浩仁家都是為了送情報而來,所以理所當然的,這一次緋鞠認為她也是一樣的來意。

「啊~不是……哦,是……我是來送情報的,浩仁他在家嗎?」

星野下意識搖了搖頭,但很快又像是想到了什麼,連忙點了點頭,臉色變得有些微紅。

「在呢,不過他現在有點忙,你先進去吧,可以坐在客廳等等他!」

由於浩仁只是以吃鯡魚罐頭為由,把緋鞠支開了,並沒有交代她攔住其他人不讓進門。

當然,主要是浩仁沒想到這個時候會有人來拜訪。

畢竟這還是一大早,才剛剛吃過早飯。

即便是隔壁經常喊他去家裡吃蓋飯的武藤太太,也不會在早上來打擾他。

「好……好的……」

有些拘謹地點了點頭,星野沒有立即邁步,而是站在原地,盯著大門愣愣看了半天。

不知為何,越是臨近浩人家,她反而越緊張起來,這會兒要進去了,她都有些緊張地無法邁步了。

最終她還是深吸一口氣,平復了一下心情,這才小心地挪動著腳步,慢慢進入了浩仁的屋子。

進屋后,星野在一樓並沒有發現浩仁的身影,她也沒到處亂走,直接在客廳的沙發上坐了下來,慢慢等待著。

本來對於平時不怎麼出門的星野來說,坐著應該是一件十分舒服的事。

但不知為何,明明坐在柔軟的沙發上,她卻有種如坐針氈的感覺。

「一定要好好傳達到!一定要好好傳達到……」

一邊扭動著身體,變換著坐姿,星野一邊低聲重複念叨著這句話。

彷彿只有這樣,她的心情才會稍稍放鬆一些。

就這樣坐著等了好一會,也是在星野快要有些坐不住時,忽然間,樓上傳來一聲哐當的巨響。

隨後整個二樓都震動了一下,天花板上甚至還被震掉了一些細碎的牆體粉末與灰塵。

「發生了什麼事?」

星野被這聲巨響驚動,直接站起了身,正好她也坐不住了,於是就打算上樓去看看。

也是在她剛剛爬上二樓,拐入一樓視線的死角時,院子內,剛吃完鯡魚罐頭的緋鞠,推開房門走了進來。

「怎麼回事喵?連房子都震動了一下,九尾大人與雪姬在做什麼,怎麼這麼激烈喵?」

進門后,緋鞠疑惑地抬頭看了一眼樓上。

雖然有些奇怪,但她並沒有打算上去看看,因為浩仁交代過她,讓她不要上二樓來。

於是乎,她伸了一個懶腰,快步來到了電視機旁。

「嗚喵~吃飽了,那麼接下來,又到了愉快的看動漫、看電影的時間!」

緋鞠一邊說著,一邊開始在電視機下面的柜子里翻找著什麼。

觀看電影或是動漫,是自從緋鞠來到浩仁家后,養成的一個習慣。

這是因為浩仁平時要去上學,緋鞠一個人呆在家裡無聊,沒啥事做,為了打發時間而養成的習慣。

諸如《黑獸》這些片子,都是緋鞠在這半年內看過的CD光碟。

在浩仁家的電視機下,有一個老式的CD播放機,其中還有一些光碟。

播放機是浩仁過世父親留下的遺物,而光碟則是他在舊貨市場內低價淘來的,給緋鞠打發時間用的。

畢竟現如今,隨著智能手機的普及,也沒有多少人家裡,還會用CD播放機來看片了。

「喵~我是不是忘記了什麼事?嘛,算了!」

找到一半,緋鞠忽然停了下來,疑惑的歪了歪頭。

想了一會兒也沒想起忘記了什麼事,她又繼續低下頭找片去了。

而被她遺忘的星野,已經爬上了二樓,來到聲音傳出的地方,正是之前她在浩仁家住的那間客房。

客房的門虛掩著並沒有關死,隱約看到其中有兩道人影,以及聽到其中傳來的對話聲。

「雪姬姐,要不還是算了吧!」

「現在我是姐第,你要聽姐姐的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