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茂丹衝陳幸微笑道:“她們說的那個實習醫生,是醫院的實習明星了,如果不是你前天的那場手術出名,蓋了他風頭,他現在還是當下最火熱的。”

陳幸聳聳肩道:“我不跟他爭這個明星位置,讓他自己玩去吧!”

李茂丹掩嘴笑道:“你呀!”

陳幸突然正色道:“馬上就是考研報名時間了,你準備好考試了嗎?你有想報什麼醫院和專業嗎?”

陳幸突然的提問,李茂丹顯得措手不及,很明顯,她根本沒有這個想法。

片刻後李茂丹支支吾吾道:“我可能畢業後改行吧,這裏對我的傷害太大了,我也是混完這些時間,後面回魔都看看找別的工作。”

陳幸默默點頭,他沒有勸說李茂丹,因爲路是自己走的,沒有人能幫你選擇。

“好了,別想那麼多了,順其自然。”李茂丹微笑着說道。

陳幸點點頭,“走吧!去查房看看病人,今天跟袁大路老師查房。”

兩人也沒有在辦公室逗留,立刻朝着病房的方向走去。

而這時候剛剛路過一個病房外,陳幸聽到一陣叫罵聲。

“你會不會打針啊?你他媽的紮了我五針了!”

陳幸好奇的走了進去,卻發現一個老女人,正在呵斥呂貞。 李茂丹看着陳幸在發呆,沒有往前走,好奇問道:“怎麼了?”

陳幸沒有說話,而是走了進去。

此時呂貞雙眼已經通紅,而她的臉上已經有了一個五指紅印。

看來在這之前呂貞已經被家屬打了。

就在剛剛說完,老女人旁邊的男家屬怒道:“快換人來!”

呂貞委屈說道:“老師們在別的病房,今天這個病房是我處理。”

男家屬衝了過來伸手要甩呂貞一巴掌,說時遲那時快,陳幸伸手就掐住了男家屬的手。

“你!你是誰!敢打我!”男家屬怒道。

陳幸沒有想到這個人這麼不講道理。

而陳幸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牀上的老女人立刻叫道:“打人啦!醫生打人啦!!要出人命了!醫院醫生打人了。”

老女人不停大聲叫着,陳幸看着很是頭痛。

“把門關上!”

陳幸立刻發出指令,李茂丹想着沒想,就把門關上了。

老女人的聲音傳導減少,而外面本來就嘈雜,剛剛聽到聲音,都還沒聽清楚。

陳幸隨後用力一捏,男家屬痛的跪了下來。

“你他媽放手啊,他媽的給我放手!”男家屬痛苦呻-吟。

“你再說一遍!”陳幸冷漠說道。

此時老女人不幹了,抓起枕頭就拍向陳幸。

呂貞嚇的大叫“小心”。

然而陳幸絲毫不畏懼,一把提起男家屬擋面前。

枕頭直接砸在男人身上。

“哎,你打錯了,老婆!”

老女人心中焦急不已,隨後再次叫喊。

陳幸冷冷看了老女人一眼,一股殺氣散發出去,瞬間整個房間的溫度都降低了。

老女人被陳幸的眼神嚇到了,突然不敢開口了。

“道歉!”陳幸冷漠說道。

老女人一愣,隨後急道:“她沒給我扎到針,是她……”

陳幸立刻打斷了老女人,“那你也不能打人,我們這也是人,有尊嚴,不是讓你羞辱的。”

老女人被陳幸這一喝嚇到了,隨後看着自己老公痛苦的表情,掙扎了一會,隨後對着呂貞說道:“對不起!”

說完老女人,立刻低着頭不敢說話。

這時候門突然推開,一個護士走了進來,“怎麼回事啊,打了半天還沒出來。”

陳幸知道,一定是這羣護士故意整呂貞,知道這個家屬脾氣暴躁。

而護士一進來後,就嚇到了,陳幸一隻手反扣一個男人,而牀上的老女人乖乖的坐着沒有出聲。

“怎麼……”護士嚥了咽口水,“你們……”

“這裏沒有你的事,滾!”

陳幸立刻訓斥了那個護士,陳幸認得這個人,就是剛剛交班後一直在碎碎唸的那個人。

“我……”

“滾!!!”

那名護士被陳幸嚇到了,不敢反駁,關上門出去了。

這時候陳幸對着男人說道:“該你了,道歉!”

男人罵道:“我道你媽,你給我記着,我出去讓你完蛋,我……啊!!!好痛,快放手!我道歉!”

陳幸加大力度後,男人最終屈服了。

“對不起!”男人低着頭道歉了。

這時候陳幸放下了手,男人喊着痛,隨後躲在一旁。

陳幸扶起了呂貞,呂貞此時淚水已經止不住的流下來了,他好想抱着陳幸,但是她不敢,她一想到她的過往,她的內心就難受。

“沒事,我來教你!”陳幸輕聲說道。

呂貞擡起頭看着陳幸,陳幸一臉的笑容,讓她瞬間感覺整個世界就在眼前。

李茂丹在一旁看到了呂貞的表情,她若有所思。

陳幸轉身抓起治療盤的針頭,開口道:“首先消毒,其次就是找血管……”

呂貞認真的聆聽着,陳幸十分仔細的把心得傳授給呂貞,隨後他拿着呂貞的手開始一起穿刺。

老女人非常緊張,但是此時她已經沒得選擇了。

針頭很順利的進去了,血液迴流後,陳幸立刻打開輸液器,血流再次返回,隨後液體慢慢滴了下來。

呂貞此時很興奮,她感覺自己真的掌握了。


“謝謝你!”呂貞此時已經擦乾了淚水,羞澀的看着陳幸。

這時候門再次推開,一個年紀稍大的護士一臉怒氣的衝過來。


陳幸瞧了一眼,知道她是周護士長。

“是那個實習生敢讓我們護士滾啊!”

陳幸轉身,冷冷回道:“我!”

周護士長指着陳幸罵道:“你一個小小實習醫生,算什麼東西!”

陳幸緩緩走到護士長身前,“你再說一次!”

周護士長見陳幸絲毫不懼怕她,心情更加差了。

“好好好,我一會和主任彙報,你這實習完蛋了。”

陳幸絲毫沒有害怕表情,他冷漠說道:“如果讓我發現你再欺負我朋友,你這個護士長就當到頭了。”

面對陳幸的威脅,周護士長憤怒到了極致,她準備破口大罵,這時候她身後那個護士,悄悄拉了拉衣裳。

“護士長,他認識洪書記,我們要不……”

小護士的聲音非常低,但是周圍的人也大概聽到了,這時候周護士長剛剛想說出來的話,硬是活生生的憋住了。

現場氣氛一度尷尬。

“陳幸死哪裏……”袁大路突然衝了進來,尷尬的氣氛瞬間被瓦解了。

周護士長冷哼一聲,直接走了。

陳幸其實知道袁大路在門外,看到氣氛尷尬才進來緩解。

“你小子,周護士長可是醫務處主任劉偉的老婆,你呀別得罪人了,你的實習畢業還得別人蓋章呢。”袁大路無奈的嘆了口氣。

時間很快就過去,下午會議的時間來了,陳幸突然很好奇,到底是誰來接任。

此時袁大路對陳幸喊道:“下班吧,一會去看看新來的院長是誰。”

陳幸點點頭,隨後對李茂丹說道:“走吧,一起去看看。”


而李茂丹盯着樓道間的電視機發呆。

陳幸好奇道:“怎麼了?”

李茂丹沒有回頭,而是說道:“你快來看看,這裏發生命案了。”

陳幸很好奇,一個命案和李茂丹有什麼聯繫,會看的如此認真。

隨後陳幸擡起頭盯着電視看,畫面中主持人在報道:“本市區昨天發生一起自殺事件,自殺人王某自服***中毒而亡,同時經過警方緊急調查,改男子爲三陽市中心醫院肇事逃逸司機,進一步情況警方並未繼續說明,以下是三陽衛視播報。”

李茂丹轉過頭指着那個畫面:“我們昨天吃飯的那個地方,我感覺好恐怖啊。”

陳幸沒有回答,他的神情非常凝重,他知道有些事情不是那麼簡單。

陳幸親眼看到尹飛在那附近房子出來,說明這個事情一定和尹飛有關係。

(到底是怎麼回事!尹飛,你到底變成什麼樣的人了!)

就在陳幸內心思考時,袁大路走了過來。

“發什麼呆,快點走,不然一會沒有好位置。”

隨後袁大路按下個電梯,而陳幸依舊陷入了沉思,李茂丹見狀立刻上前拉着陳幸的手,拖着他往電梯裏走。

不遠處,一雙眼睛盯着這一幕,她的眼眶再次溼潤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