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小玉此時終於清醒,她知道自己有救了,自己沒有得絕症。

鄧小玉露出感激表情,道:“謝謝你,陳幸你果然是我看中的男人!”

陳幸一愣,隨後尷尬的笑了笑。

張珂敏在陳幸身後輕輕的哼了一生。

陳幸回頭衝張珂敏嘿嘿一笑,低聲道:“我發誓,我只愛你一個,其他人我沒有想法。”


張珂敏氣嘟嘟的,隨後輕輕的撅了一下陳幸,道:“哼,以後不準搭訕別的女人。”

這時候嚴恆不知道從哪裏走了出來,來到了衆人面前。

大家一驚,齊聲道:“主任!”

嚴恆點頭示意後,隨後對金遲道:“你應該好好反省一下,你是醫生,不是工匠。”

金遲擡頭看着嚴恆,嚴恆不在理會金遲而是轉身離去。

陳幸等人也一一離開病房,金遲一人呆呆的喃喃自語:“我是醫生,不是工匠?”

夜已深,陳幸同張珂敏手拉朝着住宿的方向回去。

一路上張珂敏緊緊抱着陳幸,不停的說着今天的收穫。

陳幸爲此也感到非常滿足,張珂敏成長很快,但是他也擔心文雄的目的。

“小敏,你要小心那個文雄,我感覺他色眯眯的看你。”陳幸擔憂着。

“放心,如果他敢越雷池一步,我立馬讓他難堪。”張珂敏吐着舌頭說道。

“你呀!”陳幸無奈笑了笑。

就在兩人走出電梯來到外科大樓門口的時候,陳幸看到了一幕。

李廣華拉着呂貞的手朝着不遠處的樹林走去。

而身後卻有一人遠遠觀望着,陳幸定睛一看。

陳幸隨後臉色大變,張珂敏也感覺不對,輕聲道:“怎麼回事?”

陳幸艱難的說道:“尹飛在跟蹤呂貞!”

PS:祝福大家除夕夜快樂! 陳幸突然想起尹飛昨天突然回來,這非常反常。

(難道他昨天開始就跟蹤了?)

陳幸暗自推測着可能性,最近尹飛神神祕祕,公司的事情明明很忙,他還能這時候跑來,肯定是有問題。

“怎麼了?”張珂敏問道。

“跟過去看看,到底發生什麼事。”陳幸輕聲道。

張珂敏顯得很疑惑,不過她還是非常乖巧的點點頭同意了。

陳幸跟過去,只是想看看尹飛想幹嘛。

陳幸知道呂貞已經換人了,而且跟着李廣華這個色鬼去樹林,肯定沒什麼好事情。

快穿攻略:這個男神有點甜! ,心中就有一團怒火。

陶小娟的死,還有王文玲的死,都是這個男人搞的事情。

他必須把他送進監獄,他不能讓這樣的兇手逍遙法外。

陳幸同張珂敏兩人一路悄悄潛行,兩人遠遠吊在尹飛身後,尹飛反正在跟蹤李廣華,只要跟着尹飛,自然一定能找到李廣華。

陳幸雖然不明白尹飛爲什麼跟蹤,但是眼下跟着過看總會明白些事情。

夜色越來越黑,天空中掛着一輪明月,但是月光在今晚顯得十分慘白。

這裏的環境陳幸越發熟悉,這裏就是急診科身後的樹林。

急診科後面的樹林平時顯得十分優雅安靜,而在今晚慘白的月光照射下顯得陰森恐怖,樹木彷彿在獰笑,越往深處走的時候,黑暗已經籠罩。

陳幸發現此時已經深入樹林,這裏幾乎已經看不到身影,只能要微弱的月光辨認前方。


而尹飛此時與陳幸等人相隔一百米左右,即便是踩在樹葉上發出的聲響,並沒有讓尹飛聽到,更加不要提李廣華會發現。

隨後沒多久,陳幸聽到一陣嬌-喘的聲音,隔着這麼遠陳幸卻能聽的很清楚,很難想象在附近的時候會是什麼樣的情況。

張珂敏此時已經臉紅的低下頭了,陳幸微微一笑用手堵上了張珂敏的耳朵。

張珂敏依偎在陳幸的懷裏,靜靜的沒有說話。

不遠處尹飛蹲下身子,從口袋裏掏出了一個東西,陳幸雖然看不到,但是他知道一定是拍照或者是拍視頻的東西。

(難道他要拍下李廣華幹這些事情的畫面?這有什麼用?威脅?)

陳幸百思不得其解,隨後他又想到了一種可能,昨天的時候尹飛說去拜訪陳院長,之後陳幸因爲忙,今天並沒有聯繫以尹飛。

所以陳幸不知道,尹飛和陳院長到底說了什麼?

陳幸還是有點好奇,陳院長既然不喜歡李廣華上位,而爲什麼有大力推薦李廣華?

這其中的緣由很只得去深思,但是如果往細裏想,卻又十分恐怖。

一個領導不喜歡另外一個人,但是有扶持他上位,而且還會接替自己位置,那麼這個領導要麼是傻,要麼就是另有目的。

陳幸相信陳斌不是前者,因爲他能當上院長這個職位,不緊緊是因爲尹飛父親的支持,更加是因爲陳斌本身出色的能力。

陳幸曾經瞭解過陳斌的發家史,在當院長之前,他最開始是骨科的小醫生,後來當上了主任,最後競聘了院長。

上位後宣佈了多項政策,給醫生帶了巨大的福利,保障了醫療環境的發展。

而且經過這麼多年的努力,醫院的發展越來越快,這裏面至少有他一半的功勞。


如果讓陳斌這麼拱手把輝煌時刻的醫院交給別人,他肯定不甘心。

陳幸相信,陳斌肯定沒有想過要推薦李廣華,而同時,陳幸想起一個問題,在他重生之前的時候,我記得副院長不是李廣華。

也就是說李廣華根本沒有可能當上呢副院長,而爲什麼在自己重生之後,李廣華當上了副院長?

這其中的緣由,難道和自己有關係?

陳幸不停的思考着,他知道這裏面一定影藏了一個巨大的陰謀,目前自己卻是什麼都不知道。

不遠處嬌-喘聲音彼此起伏,持續了二十分鐘後,終於聽到李廣華一聲叫喝,隨後聲音停止。

這時候陳幸送開了在張珂敏耳朵的手,隨後做了一個噓的手勢。

張珂敏乖乖的點着頭,並沒有發出任何聲音。

片刻後陳幸看到尹飛開始動身了,陳幸悄悄的拉着張珂敏躲到另外一邊,沒有任何月光照射的地方,此時一片漆黑,人的肉眼根本無法邊境。

陳幸默默的看着尹飛後退,隨後他通過微弱的月光看到了尹飛神情凝重的表情。

隨後尹飛的身影逐漸消失在樹林裏,而片刻後陳幸看到了李廣華牽着呂貞的手,漫步在樹林中。

“哼,你壞死了,今天爲什麼帶人家來這裏?”呂貞一邊走一邊說着。

“呵呵,刺激不?我告訴你,我在這片樹林裏幹過很多人,呵呵,只有你讓我最舒服,原本之前那個也很爽,只是她突然跑了,呵呵,我不會讓她好過的,等我忙完這些事情,一定讓她跪着求我。”李廣華邪惡的笑着。

呂貞突然感到一陣害怕,全身忍不住的顫抖着。

李廣華感受到呂貞的變化後,隨後露出迷人的微笑。

“別害怕,只要你乖乖聽我的,跟着我,我會讓你幸福,無論是哪個方面都會幸福,你明白嗎?”

呂貞沒有說話,只是乖巧的點點頭。

李廣華十分滿意,隨後在呂貞的屁股上又捏了一把。

“果然是個尤物,讓我非常開心,比那什麼跳樓死的好多了。”李廣華輕笑着。

而一旁的陳幸卻聽的清清楚楚,隨後內心的怒火忍不住的爆發,但是張珂敏卻及時的捏着陳幸的手,陳幸瞬間冷靜下來。

(你給我等着,我不會讓你這麼舒服的過日子。)


陳幸暗暗發誓,他絕對不會讓這個歹徒逍遙法外。

“對了,最近你在胸外科實習,怎麼樣?” 盛金王朝

“還……還好,怎麼了?”呂貞顯得很詫異,她不明白,李廣華爲什麼要問她這些。

“有沒有注意到陳幸最近的動向?”李廣華面無表情,繼續問着。

“啊?”呂貞顯得很吃驚,因爲她不明白李廣華怎麼認識陳幸,而且爲什麼問這些。

隨後呂貞立刻回道:“沒什麼,還好吧,看他最近接了一個病人,也是個醫生,具體情況我不瞭解,我也就跟着打針,其他的事情沒去看。”

毒舌萌寶彪悍媽 :“接下來的日子,你多關注下陳幸,如果發現他犯錯了,立刻告訴我。”

呂貞一愣,她不明白李廣華爲什麼要針對陳幸。

他們兩人之間發生的事情,呂貞一無所知。

呂貞沒有任何疑問,她只是乖巧的點點頭,她知道,有些事情自己不要去問。

“需要我怎麼樣去做?”呂貞問道。

“發現他醫療上有問題,用手機偷偷拍下來,發給我,我會讓他滾蛋,現在我要讓他嘗試什麼叫絕望!”李廣華得意的笑着。

一旁的陳幸拳頭捏的越來越緊,幾乎忍不住的想跳出來揍李廣華一頓。

“這個臭小子,讓我吃了大虧,我是不會放過他的,還有他的女人,我也會一一弄到手!”李廣華瘋狂的表情讓呂貞有點害怕。

李廣華也察覺到呂貞的變化後,輕聲道:“放心,我會取你的,不過還不是時候,等我當上院長就好,我的計劃越來越成功了,團隊基本確立,董事會的成員九成已經支持我,這個月馬上就要宣佈了。”

呂貞詫異道:“這麼快?你不是才當上……”

呂貞的話沒說完,隨後又閉上了嘴,她知道自己可能說多了,她只需要安靜的聽着就好。

李廣華笑道:“沒關係,這些是可以告訴你的,要成功,就要付出代價,而我已經付出了這些代價。”

呂貞點點頭,正準備迴應時,突然一個聲音傳來。

“狗東西,原來是你在泡我的女人!”一個男人的聲音傳來,隨後陳幸看到一個高大的身影漸漸靠近。

陳幸認得出來,那個人就是當日被自己揍的李陽。

(難道兩人沒有分手?呂貞再次劈腿?)

李陽滿臉怒意道:“我就說你最近神神祕祕,是不是消失不見,原來是揹着我找了別人啊!”

呂貞一陣驚慌失措,她不知道該怎麼說。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