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來林婉馨想幫忙的,被陳明拒絕了。

“你還在坐月子呢,別瞎忙活,有我一口飯吃,你就餓不死。”


林婉馨輕輕應了一聲,心裏一陣小甜蜜,彷彿回到二人相識的那段光景。

“老婆,咱們還有多少錢?”陳明一邊洗菜,一邊問道。

林婉馨臉色頓時沉了下來,“你賭癮又來了?!”

“不不不,老婆你誤會了,我是想看看,咱們能不能擺個地攤啥的。”陳明連忙擺手,說不出的尷尬。

他也知道,之前三番五次找藉口向林婉馨拿錢,現在提到這個字眼,林婉馨會緊張也正常,畢竟剛看到他回心轉意,痛改前非,可別持續幾分鐘就變了。

“大概還有兩千多塊吧,我媽給的營養費,如果要擺攤可以拿去,不過最好考慮清楚,擺攤沒你想的那麼輕鬆!”這一年多以來,陳明都是好吃懶做的狀態,她還是不太相信,陳明願意腳踏實地掙錢。

“好吧,我明天先去找工作,實在不行再考慮擺攤。”陳明有點哭笑不得,他能看出林婉馨的警惕,這也不能怪她,過去確實承受了太多的欺騙。

洗完菜之後,陳明小心翼翼的切菜,笨手笨腳的樣子,讓林婉馨有些哭笑不得。

好不容易切完菜,剛準備蒸飯,突然家裏一暗,黑乎乎的一片。

“什麼情況?”陳明有點懵逼。

林婉馨反而比較淡定,輕嘆了一聲,沒有迴應,似乎是習以爲常了。

沒過一會,一陣砰砰砰的敲門聲傳來。

陳明摸着黑過去開了門,只見一位體態豐腴的中年女子站在門口。

“你他麼能不能輕點,門都要被你敲垮了!”陳明滿家不爽說道。

本來他就是一個囂張跋扈的富家子弟,體貼溫柔也只是對林婉馨。

“哈?”中年女子愣了愣,然後冷冷一笑,“陳明,離家出走一陣子,人也變橫了啊!房租拖了三個多月,有理了是不?現在就給老孃搬東西走人!”

“啊,萍姐,您消消氣,他連續打了幾個通宵的遊戲,腦袋犯迷糊了。”林婉馨連忙走了過來,拽了拽陳明的胳膊。

“哎,小馨,不是萍姐說你啊,上次你還口口聲聲說對他寒了心,餓死街頭最好,這才過了多久?他啊,就是扶不起的阿斗!別白費心思了,趕緊離了,姐給你介紹個好的,在市裏兩套房呢!”萍姐語重心長道,都懶得看陳明一眼。

“姐,我跟他是有感情的,而且這次他…”林婉馨面色尷尬,她發現陳明窩着拳頭,一副含怒待發的樣子,心裏有點竊喜,至少這個豬頭是在乎她的。

陳明這幾個月就是破罐子破摔的狀態,面對旁人的指指點點充耳不聞,更別說替她遮風擋雨。

“哈哈,賭狗都是善變的,回頭把你的營養費拿去賭沒了,你就知道哭了,行,今天我也不難爲你們,一週之後,必須把兩個月的房租交上,不然我可要找你們父母了。”萍姐口氣很強硬。

她說完就轉身離去,沒多久屋裏亮燈了,氣氛一時有些尷尬。

“房租多少錢一個月?”陳明不由問道。

“1200,加上欠幾個月的還有水電費一共5000。。”林婉馨抿着嘴。

“好,5000塊,放心吧,我想辦法。”陳明應了一聲,心裏盤算起來。

一週掙五千塊,好像有些難啊…

以前花幾十萬塊眼睛都不眨一下,現在爲了五千塊發愁,陳明不禁感嘆,真人版“變形計”也不過如此吧?

趁着林婉馨去衛生間的功夫,陳明拿出手機,發現了一個近期通話次數多的聯繫人——濤哥。

猶豫了一會,陳明撥了過去。

“喂,濤哥,是我。”

“小明,有事嗎?”電話那頭傳來一個低沉的男聲。

“我遇到麻煩了,濤哥,能借點錢嗎?”陳明硬着頭皮開了口。

頭一次體會到沒錢的痛苦,以前都是狐朋狗友找他借錢,還真是風水輪流轉。

電話那頭沉默了一會,“要多少?” “七千吧,一萬更好…”陳明也不確定,‘自己’跟濤哥的關係怎麼樣,試探性說道。

又是短暫的沉默,陳明剛準備開口。

“我這有六千,卡號報過來,待會轉給你。”濤哥也是個爽快人。

陳明拿出了銀行卡,剛準備開口,林婉馨從衛生間走了出來,一臉惱火質問道。

“你又找李濤借錢?”

這兇巴巴的樣子,嚇得陳明趕緊掛了電話。

“你把李濤一家害的還不夠慘嗎?前不久他準備買房子,你騙他說還高利貸,不還人家就砍了你,結果拿着他二十萬手首付的錢去賭,錢輸光了,他婚也沒結成,換做是我,都要剁了你,現在他還把你當兄弟,你怎麼有臉找他借錢?”林婉馨語氣裏透着濃濃的失望。

陳明愕然,沒想到竟然還有這一出。


那錢到底是借還是不借?

“老婆,以前我不是人,但現在不找他還能找誰?一個星期要交五千的房租,總不能被掃地出門吧?我自己睡馬路都沒關係,你現在可不能受一點苦啊。”陳明苦笑道。

“花言巧語!”林婉馨哼一聲轉身離開。

陳明拿起手機猶豫一會,把卡號發給了李濤。

他不再是幾個月前的狀態了。

賭是絕對不會碰了。

至於欠李濤的,以後加倍奉還。

雖然前世自己是個紈絝,但也是紈絝中最深藏不露的一個。無論是學識還是眼界都遠超一般人。

揹着家族,他成立了投資公司,短短兩年便達到市值百億。

憑藉前世的經驗,自己完全不用擔心掙不到錢。


很快就收到了銀行卡到賬的短信提醒。

看一眼餘額,6000.10元。

還真是一窮二白。

六千塊錢,其中至少要留下來五千塊錢房租,否則自己和林婉馨還真可能露宿街頭。

也就是說,自己手裏可動用的資金只有一千塊。

幹什麼纔好呢?

擺地攤?

不行。

先不說攤位費,還需要一筆資金進貨,如果賣不出去,進的貨很有可能砸在手裏。

本來就不富裕的家庭哪裏還經得起這樣折騰。

想了會,陳明決定明天出去先找個工作。

做好決定,陳明便開始繼續做飯了。

雖然第一次做飯,但有網絡教程,味道還算過關,就是賣相不咋滴。

“你什麼時候會做飯了?”林婉馨看着飯菜,略顯詫異。

“網上現學的,沒讓你失望吧?”陳明期待問道。

“過得去吧,能吃就行。”林婉馨嚐了一口,話語帶着些許溫柔。


“你也快坐下吃飯,在外面這些日子,應該沒有好好吃過飯吧?”林婉馨擡頭看一眼陳明,柔聲道。

本來是很柔情的一句話。

聽得陳明一陣難受!

之前的自己可真是畜生,守着這麼好的一個女人,竟然還爛賭成性。

雖然自己前世閱女無數,可那些女人終究是風塵女子,有錢就能上的那種。

而林婉馨完全不同。


在她身上感受到了愛,是那種刻骨銘心的愛。

這份愛既是對自己的,又不是對自己的。

不過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現在他就是陳明。

“放心吧,以前的陳明對不起你的,以後我來彌補你!”陳明攥了攥拳頭,心裏暗暗發誓。

“怎麼了?快吃飯呀,愣着幹嘛?吃完飯趕緊打扮下自己,還有沒有點人樣了。”林婉馨見陳明沒動作,再次道。

回過神來,陳明笑了笑,然後坐到林婉馨對面,拿出手機把到手的六千塊錢全都轉給了林婉馨。

“哪來的錢?”林婉馨詫異道。

“這是剛纔從李濤那借的,五千留着交房租,剩下的留着你買點補品。明天我就出去找工作,你放心,拿到工資就還給他。”

“老婆,以前我不是人,沉迷賭博,無法自拔,我發誓之後絕對不會賭了,我一定會努力,讓你過上好生活,別的女人有的,我老婆也要有!”

陳明一臉信誓旦旦,眼神無比堅毅。

陳明能有這樣的決心,她當然開心了,以前她都想着怎麼才能讓陳明迷途知返。

現在,感受到陳明的改變,她鼻頭酸酸的。

看着林婉馨的笑意,陳明不免一陣舒心。

“男人身上怎麼能不留點錢,五千的房租我收下,剩下一千,你留着買菸買水。”

林婉馨說着,又給陳明轉回了一千塊錢。

看了陳明一會,林婉馨欲言又止,似乎是擔心陳明拿着錢再去賭。

“老婆,你都收下吧,我身上還有一百,夠我花好長時間了。”陳明並沒有收款。

“嗯…”林婉馨若有所思迴應一聲。

飯後。

陳明見林婉馨欲要起身收拾,連忙道:“老婆,你去休息,我來收拾。”

看着陳明端着盤子碗走進廚房,林婉馨臉上浮現一抹欣慰,然後朝客廳走去,準備把客廳打掃一下。

她還沒出月子,身體有恙,所以很久都沒有好好打掃房間了。

“老婆,你快去牀上休息吧,打掃衛生交給我就好了。”林婉馨剛拿起掃把,陳明就趕忙走上來,接過了掃把。

“我沒事,就簡單的打掃一下。”林婉馨心裏不由一暖。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