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玲左手比了個奇怪的手勢,嘴裏唸唸有詞,身軀一飄,已是飛舞空中,右手一劃,一朵冰霜在劍間形成,化作片片雪花墜落,招式再一變,劍身上閃耀出一團雪白的光芒,刺啦一聲,天上的雪花突然無風自動,化爲了尖刺一般的霜花,打在青石板上,入石三分!

“好厲害!”葉逸不由讚道,葉逸發現自己這岳母大人使出的招式,完全是因爲寶劍的原因,才能發揮真正的威力。

“媽,這是什麼武功?我怎麼沒見你教過我!”蘇冰雲有些癡呆和羨慕。

陳玲寶劍丟給葉逸說道:“這叫鳳舞九天訣,是當年這霜雪劍的主人,也就是當年我東方世家一位驚才豔豔的仙子東方谷所創,這鳳舞九天訣在藏經閣裏面有,只是因爲沒有一把冰屬性的寶劍,我從未傳給你,想不到這霜雪劍竟然被收藏在了這裏,小子,既然你得到了這霜雪劍,我就把這套劍訣也傳給你吧。”陳玲手一抖,丟給葉逸一個玉簡。

“多謝岳母大人!”葉逸倒沒有拒絕,畢竟剛纔陳玲使出的招式,其中暗含的殺機,葉逸可是知曉它的厲害之處,而李欣又以冰屬性見長,這簡直是爲她量身打造的。

“媽,你好偏心,我也要!”蘇冰雲見葉逸居然獲得了這麼大的好處,心裏很不平衡。

“好了,給你就是了,你得到的那把純陰陰陽劍,用這個鳳舞九天決倒也可以。”陳玲丟給蘇冰雲一個玉簡。

見蘇冰雲鬧騰得歡,陳玲掃了一眼葉逸,說道:“好了,你們先在這裏折騰着,我去處理一些事情。”

“恭送岳母大人。”

看着這位美麗的岳母大人離去的身影,葉逸心裏感嘆道:“真是一位善解人意的岳母啊,居然知道自己成爲了電燈泡。”

“喂,說,你這劍給誰的!”蘇冰雲的話打斷了葉逸的沉思。

“啊?當然是我用啦,嘿嘿,讓我看看這鳳舞九天訣有什麼神奇之處。”葉逸掃了一眼玉簡裏面的內容,實則逃避蘇冰雲的問題。

“哼,別以爲我不知道你打的什麼算盤,給你大小姐李欣準備的?”蘇冰雲話語中帶着濃濃的醋意。

葉逸趕緊將手裏的東西收入戒指,說道:“嘿嘿,你又不缺這些東西,咳,再說了,咱們之間的關係……”

“滾!我看你是假戲真做了,別忘了,這只是我們之間的一個約定而已,我當初幫你收拾了爛攤子,你不會忘記了吧。”蘇冰雲見葉逸壞壞地笑着,心跳有些加速。

“哈哈,我只知道我叫你父母岳父岳母他們都答應了,啊哈哈哈!”葉逸一溜煙走了!

“作死啊你!”蘇冰雲一路抓狂,一巴掌拍在葉逸的肩頭。

“啊呀!”葉逸吃痛,栽倒在地。

“裝,讓你接着裝!”蘇冰雲雙手插腰,一副女煞星的模樣,只是她這般漂亮的身姿,做出這樣的動作,實在是太能勾起葉逸心裏的邪惡念頭了。

葉逸按着自己有些疼痛的肩頭,齜牙咧嘴地向蘇冰雲露出一個猥瑣的動作。

“喂,你的肩膀,流血了!”蘇冰雲用溫柔的小手移開葉逸的手,撥弄了一下碎裂的衣服,“傷得這麼深,還不老實,走去我的房間,我幫你上一下藥。”

“好,去房間好啊。”葉逸雖然覺得肩部的疼痛有些難以忍耐,但是心裏卻美滋滋的,這算是兩人關係確認的一種方式嗎?

蘇冰雲的房間設在小河邊的一處清幽之所,古舊的小屋安靜之極,葉逸被蘇冰雲按在木椅上,然後看着蘇冰雲在屋裏倒騰着什麼。

幾秒後,蘇冰雲拿着幾個瓶瓶罐罐來到葉逸的面前,“把衣服脫了。”

“嗯?”

“把衣服脫了!”蘇冰雲強調到。

“不太好吧,這大白日青天的。”葉逸半推半就。

“去死,我看你這頭腦裏面是長蟲了吧,不脫,我幫你脫!”

“好……嗯……額……啊,輕點啊你,幹嘛那麼猴急!”屋內傳出葉逸猥瑣的聲音。

“能把嘴閉上嗎!”蘇冰雲啐了一口。

此時的葉逸外衣被蘇冰雲粗魯地扒掉,內衣也被扯在一邊,由於是傷了肩部,所以敷藥需要把衣服全部脫掉。 只是這樣一來,葉逸古銅色的皮膚和壯實有力的肌肉一展無遺,一股充滿青春男子的氣息撲進蘇冰雲的鼻孔,只見她臉色微紅,看着蘇冰雲的胸口發呆。

“咳……別看了,沒你的大,趕緊上藥吧,哎呀……疼!”葉逸的聲音哀嚎着。

“輕點……別……啊……疼!”

而不巧的是,陳玲剛好在這時候從外面走過來,站在屋外聽見了這麼銷魂的一幕。

“哼,這小子!”陳玲成熟而美麗的臉上,閃過一絲紅暈和尷尬,低頭將藥放在門口,轉身準備離去。



“誰!”蘇冰雲跳了出來,“呃……媽……你怎麼來了!”

“我給這小子送上好的藥膏來,他被火魅所傷,需要雪蓮天膏……你們……”

“媽,你想什麼呢,喂,那個誰,還不出來!”蘇冰雲臉色羞紅,一臉春色,本來她只是看了一下葉逸的肌膚而已,只是這葉逸的體型魅力也太大了一些,讓蘇冰雲有些想入非非而已。

“岳母大人,你怎麼來了!”葉逸光着膀子,露出健碩的肌肉,若非肩膀上還有沒有綁好的紗布,恐怕真要被蘇冰雲的母親誤會點什麼了。

陳玲掃了一眼葉逸,轉過身子說道:“小子,你就不會穿好衣服嗎,這麼失禮?”

“咳……抱歉!”葉逸翻出一件衣服穿上,才掩飾掉剛纔的尷尬。

“哎,你們啊……對了,小逸,冰雲,一會到正殿來一趟。”

“好的,岳母大人!”

“喂,你怎麼一點也不害臊啊,我可告訴你,出了我東方家的門,咱們的關係就撇清了啊,我是你上司,別忘了!”

“不……不,我只記得,我現在多了岳父岳母大人,哈哈哈!”葉逸得意地笑着,肩部的疼痛讓他收斂了一些。

“活該!”蘇冰雲走到葉逸面前,“袖子脫掉,還沒綁完呢。”

“謝謝!”葉逸做在院子內的椅子上。

“嗯?你又耍什麼花樣!”

“別把我想得這麼壞,細細你的貼心照顧,還沒有人能這麼關心我呢。”葉逸臉上的嬉戲之色不見,而是一臉深情地看着蘇冰雲,心裏想着,若是娶了她,沒準這一輩子就真是無憾了,當然,葉逸這念頭剛一落地,腦海裏又浮現出諸如李欣,郭子琪的身影來,不由嘆了一口氣。


“嗯?幹嘛長吁短嘆的?”

“你說,博愛,是不是一種病?”

“神經病吧你,走,去正殿。”蘇冰雲走在了前面。

“我是說真的!”葉逸追了上去。

“你沒聽說過一夫一妻制嗎!”

大殿內,東方遠和另外兩名老者早已等候着葉逸,見葉逸到來,東方遠呵呵一笑,說道:“小逸,來,坐吧,肩部的傷,沒什麼大礙吧?”

“多謝岳父大人關心,小逸已經沒事了。”葉逸恭敬地稱呼東方遠。

東方遠看了一眼蘇冰雲,見她偷偷地掐了一下葉逸,本來想反駁的,也只得默認了葉逸這個稱呼。

“小逸啊,這一次,你幫了我東方家一個大忙,還爲我東方家多爭取到一個名額,我看這樣吧,下個月的十五,你和冰雲還有家族的其他三位晚輩一同去玄天峯祕藏世界吧。”

“這……多謝岳父大人。”

“不過……小逸,我還是要提醒你,這玄天峯裏面危險重重,到時候還要拜託你照顧一下我族中的晚輩。”

“哪裏,哪裏,岳父大人太高看我了。”

“哼,你以爲那火魅真是逃走了嗎……好了,你小子那點小心思就別瞞老夫了,總之,我東方家的人視你爲一家之人,你就不要再推辭了。”

葉逸神色愣了一下,只得說道:“全憑岳父大人做主,不過,小逸有一事不明。”

“哦?說來聽聽!”

“據小逸所知,這玄天峯似乎在黔西的烏蒙山深處,而這一次,爲何不見郭家人?”葉逸本來想說爲什麼郭子琪這丫頭沒有來。

東方遠微微愣了一下,說道:“原來是這事,哎,說起來,這玄天峯的祕密,當初並不是我東方家最先發現的,而是郭家發現的,之所以這一次郭家沒來參與此次的名額爭奪,是因爲郭家掌握着進入玄天峯的真正鑰匙。”

“嗯?原來是這樣。”葉逸若有所思,看來,當初在郭家領地,自己看到的確實是玄天峯了。

“不過,郭家掌握着真正鑰匙的祕密,只有我東方家的人知曉而已,當然,除了我東方家有一把仿造的鑰匙之外,其他的一些暗地裏勢力也擁有這個鑰匙,就連華夏異能組織,都擁有兩把仿造的鑰匙,所以這玄天峯裏面的危險,大多數還是因爲一些外來因素而已。”

“岳父大人的意思是說,這玄天峯開啓之時,會有各方勢力進入裏面搶奪資源?”

“沒錯,不僅如此,進入裏面的人,更是沒有規則可言,所謂誰的拳頭大,誰就是規則,現在你明白了我爲何要你幫襯一下我東方家的另外三個晚輩了吧,當然,他們三人現在正在閉關當中,以後,你自然會有機會見到他們的。”東方遠盯着葉逸說道,眼中閃過一絲神祕。

葉逸將東方遠的神色看在眼裏,喃喃自語道:“這麼說,如果我在裏面殺人奪寶,也是沒有人管了?”

“咳……這個自然!”東方遠見葉逸這般開竅,有些意外,“只不過,很多人偷雞不成蝕把米,這種事情可得有準備才行,當然了,在玄天峯裏面丟了性命的人,可不在少數,你可別大意。”

葉逸打了個哈哈,說道:“我可不會做這樣的壞事。”

“嗯,你怎麼做我可管不着,不過,你要是出了事,可別委屈了我女兒。”

“爸,你說的什麼呢,爸明天我打算回BJ市了,反正這裏的事都處理完了。”

“這麼快?小逸都還沒領略我東方家的風景呢,也罷,其他也沒什麼事了,你們自己決定吧,別忘了,晚上族裏準備舉行一次慶祝,別誤了時間,你們去玩吧。”

蘇冰雲向葉逸使了個眼神,兩人出了正殿。


待葉逸走後,東方遠轉頭對兩名老者說道:“兩位叔伯,依你們看,這個葉逸如何?”

“咳,老夫這一生,見過不少驚豔的天才,不過他們最後都化爲平庸之人,究其原因,還是因爲心氣浮躁,做事沒有原則,你也看到了,這小子面對我東方家如此多的寶藏而不改其本心,可見他是成大事之人,再加上他是無妄道友的親傳弟子,老夫倒是覺得,冰雲這丫頭交了個不錯的對象,若能成這一段婚姻,對我們東方家的未來肯定是大有好處。”

“我同意大哥的話,不過,這小子到底太年輕,那一臉的紈絝之色,總是讓老夫覺得不爽,依我看,如果要他成爲我東方家的女婿,還得好好敲打磨練一下才行。”

“三叔,現在的年輕人,哪個沒點怪脾氣,我倒是覺得這小子雖然有些滑頭,倒不失真性情,只要我女兒願意,這事也算成了。”陳玲插嘴道。

老者掃了一眼陳玲,又看看東方遠,說道:“哎,看看吧,連你都被他給蠱惑了,不過這小子倒是有些像當年的你,只不過,我觀他臉色,是個犯桃花之人,只怕你們的女兒會難以接受這小子。”

“只要叔伯兩人都覺得這小子秉性沒問題,其他一些事,就交給他們年輕人去處理吧,兩位叔伯,除了說葉逸這小子的事,還有一件事,就是關於南家這一次的事,元覺得,此事很是蹊蹺。”

“哼,他南家若真想撕破臉,我們也不必過分謙讓,那南霸心胸狹隘,遲早會和我們東方家翻臉,你身爲一家之主,自然要有準備,不如這樣,把這一次的祕藏取出一些來,分發給族中晚輩,讓他們潛心修煉兩年,以備南家的鬼胎吧。”

“是,我也正有此意。”

DW市的某處山頭,南羽一身是血,周圍有幾具屍體栽倒在地,已是死得不能再死,遠處傳來一聲慘叫,幾秒後,南霸擦拭着帶血的寶劍,手中握着幾枚黑色的令牌。

“都解決了?”南霸陰沉地掃了一眼周圍。

“嗯,張家的人,沒有一個逃脫,爸,要不要我們再去洗劫一家?前面好像是長白山的吳家。”南羽臉上閃動着殺氣和貪婪。

“算了,我們已經洗劫了三家了,加上我們本來的兩個名額,已經有五個名額了,就算那姓葉的把名額讓給東方家,咱們也和他們持平了,沒必要再犯風險了,我們的人損失了多少?”


“咱們埋伏在這裏的人,死了近半,傷的也不少。”南羽陰冷地說道,“不過,比起這次的收穫來,這點死傷不算什麼。”

“混賬,你啊,真是長不大,這些人都是我南家這些年培養出來的心血,你竟然這般無視,別以爲你真有幾分本事,就不依靠家族的力量了,哼,比你強的人,可不少,且不是胡家出了一個怪胎,那白昆也絕不輸於你,而且此人更是善於隱忍,是你的大敵,當然了,葉逸這小子,有機會,必須要除掉,這次回去,你就閉關一月吧。”

“哼,我總有一天,會把這小子碎屍萬段的。”

“好了,叫人收拾一下這裏,然後你帶着人回去吧。”南霸說道。 “嗯?爸,你不跟我們一起回去?難道說,你要一人去洗劫其他家族?”南羽眼中閃過火熱。

“哼,不要貪得無厭,其他家族都比較強悍,我還沒那本事,我是要去東方家的領地一趟,拿回一些利息來。”南霸手一握,眼中煞氣閃動。

“回去?”南羽有些疑惑。

南霸突然哈哈一笑,說道:“兒子,你以爲,我在那麼多人面前嚥下這口惡氣,是我害怕東方遠那老狐狸嗎?你錯了,兒子,你記住,只有足夠的利益才能讓我們用心去做事,那個蘇冰雲不過長了一副美貌的皮囊罷了,原本我極力促成兩家的婚姻,只是因爲一樣重大的利益而已,就我所知,東方家曾有一處祕藏,即使是他們族人也不知曉,本來,我是打算讓你成爲東方家的人之後,讓你去尋找的,如今看來,只有我親自走一趟了。”

“祕藏?”

“沒錯,哼,若是我能獲得這一出祕藏,到時候,我們南家就能輕鬆掃平東方家了,時候不早了,別忘了我交代你的事。”南霸的話音飄蕩在空中,最後消失不見。

“祕藏,嘿嘿,蘇冰雲,葉逸,你們等着!”南羽得意地笑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