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體抽搐着,地上出現了一排的血跡,極爲恐怖。

羅成眼神中狠厲的光芒卻愈發濃郁,輕輕開口問道:“剛纔你碰她了是麼?”

陳生臉色木然,臉龐的肌肉狠狠顫抖,下意識的竟然……點了點頭。

刀片反射的光芒很是刺眼,陳生卻並沒有任何感覺。

嗖!

無比輕微的聲音緩緩響起,尖銳的痛苦再次襲來。

陳生卻感覺有什麼東西噼裏啪啦的掉在了地上一般,整個大腦都已經開始短路了。

木然的低頭,正好看到自己的十根手指安靜的躺在地上。

在手指根部的位置還慢慢的往外噴涌鮮血。

手指……是……我的?

陳生擡起了手,正好看到了滿是鮮血的手掌,卻已經一根手指都沒有了。

“啊!啊!啊!”陳生瞬間瘋狂,再次發出了比之剛纔還要尖銳數倍的慘叫聲。

甚至在聲音裏面已經多出了一陣輕微的哨聲。

一個聲音沉重的中年男人,竟然被硬生生的疼出了海豚音!

不知道持續了多久,陳生的聲音終於慢慢的消退了下來。

整個人也如同沒有了骨頭一般直接呆愣的跌坐在地上,臉上的表情已經徹底凝固了。

羅成也不急,拿出手機上面已經多出了一條短信,是馮騫發過來的。

短信的內容正是趙天龍的手機號碼。

羅成撥打了趙天龍的手機號碼。

沒過多久,電話接通了,那邊傳來了趙天龍訝異的聲音:“哪位?”

羅成冷聲道:“十分鐘的時間,到格林酒店。”

ωwш TTκan C〇

趙天龍臉上頓時露出了一絲怒火,可是隨後才反應過來這個聲音有點熟悉。

是……羅成?

“你……”趙天龍剛想說些什麼,卻發現電話竟然已經被羅成給掛斷了!

“他媽的!” 趙天龍憤怒的將手機扔到了一旁,自己竟然被曾經衆人眼中的廢物給呼來喝去。

出事了?

趙天龍的才智,沒過多久便已經聯想到了陳生的身上,眼神裏面也慢慢露出了一絲怒火,最終還是慌亂的備車剛想了格林酒店之中。

羅成抱着曲筱雅走出了房間, 看着旁邊一個掛着空房牌子的房門之後,直接一腳踹了進去。

砰!


門聲響起,羅成直接抱着曲筱雅來到了浴室裏面。

“熱……好熱……羅成……好熱……”

被羅成這麼一抱,感受着羅成身上那股男人的味道,曲筱雅的皮膚也更加的火紅了起來,拉扯着羅成的衣服夢囈般的呢喃道。

整個人如同八爪魚一般直接纏在了羅成的身上。

羅成心裏出現了一種異樣的感覺,直接將曲筱雅抱起來放到了浴缸裏面。

打開水龍頭,冰冷的水直接澆在了曲筱雅的身上。

沒過多久,曲筱雅慢慢的停止了掙扎,艱難的眨了眨眼,最後還是陷入了昏迷之中。

羅成將曲筱雅抱了起來溼漉漉的放到了牀上。

曲筱雅的衣服還在流水,羅成也忍不住皺起了眉頭。

湊到了曲筱雅的身邊,看好了曲筱雅釦子的位置直接將曲筱雅身上的扣子解開,羅成面無表情,目光平視着窗外。

廢了半天的力氣,羅成也終於將曲筱雅的衣服脫了下來。

用被子將曲筱雅的身體給遮蓋住,拿着曲筱雅的衣服走出了房間之中,將房門慢慢關閉。

十分鐘轉瞬即逝,服務員依舊站在門口的位置保持着剛纔的那個表情,另外一個房間牀上的曲筱雅也沒有任何甦醒的跡象。

羅成的目光直接放到了那個倒在血泊之中的身影,這種程度的流血還不會死人。

陳生的身體還在抽搐着,臉上的表情已經完全癡傻了,腦海中還存留着一絲意識,卻完全沉浸在痛苦之中。

走廊裏面便傳來了一陣沉重的腳步聲,很是雜亂。

羅成嘴角緩緩勾起了一絲笑容,翹起了二郎腿靜靜的等待着。

沒過多久,幾道身影便已經來到了房間門口的位置。

爲首的赫然便是趙天龍,剛想要走進來,卻忽然發現那個服務員正堵着門口的位置發呆,還將手塞進了嘴巴里面。

趙天龍忍不住皺起了眉頭,對着服務員一聲歷喝:“看什麼呢!讓開!”

服務員猛然驚醒,看清趙天龍之後心裏面再次出現了一種惶恐的感覺,連忙將自己的手在嘴巴里面拿了出來,還拉出了一條長長的絲線,這才退到了一邊。

趙天龍眼神裏面閃過一抹厭惡的光芒,目光也放到了羅成的身上,冷冷開口:“羅先生,這麼着急找我來幹什麼?”

羅成並沒有開口,向着浴室的方向揚了揚下巴。

趙天龍眉頭皺起,詫異的看了羅成一眼之後這才慢慢將視線向着羅成所指的方向看去。

當目光觸及到那一片血紅之後,趙天龍瞳孔驟然緊縮!

嘶!

倒吸冷氣的聲音也在另外幾個大漢的嘴巴里面發了出來,儘管接受過特殊的訓練,可是看到眼前的一幕依舊忍不住出現了一種心驚肉跳的感覺。


強忍着心裏面的恐懼,趙天龍再次慢慢擡頭,視線也逐漸的集中到了陳生的面龐上面。

看清楚的那一刻,趙天龍心中猛然一沉!

果然!


咕咚!

趙天龍艱難的吞嚥了一口口水,後面其他幾人那驚駭的目光也都放到了羅成的身上,誰能想到看似人畜無害的羅成下手竟然如此狠辣!

看着趙天龍的樣子,羅成輕聲呢喃道:“有什麼想說的。 ”

趙天龍心裏面莫名一陣心驚,顫顫巍巍的開口說道:“不好意思羅先生,是我失職!”

羅成冷聲道:“怎麼解決。”

趙天龍一愣,再次看了一眼面容癡傻的陳生一眼,心裏面也更加恐懼了起來。

這……還沒解決完麼?

看着羅成清冷的表情,趙天龍心裏面也已經有了答案,再次看了陳生一眼,手中拳頭忍不住暗自緊握,眼神裏面也露出了一絲怒意。

趙天龍牙關緊咬,輕笑着說道:“這小子不知好歹惹羅先生生氣了,自然要交給你處理,只要不把他弄死了,羅先生請便。”

似乎是聽到了趙天龍的聲音,浴室裏面的陳生也慢慢的恢復了一絲知覺,艱難的睜開了眼睛,看到趙天龍之後眼神裏面瞬間釋放出陣陣精光。

可是就算是將全身的力氣都用出來,陳生還是根本發不出任何的聲音。

可是下一刻,陳生這才猛然注意到了趙天龍嘴角那一抹略帶獻媚的笑容,心中瞬間一沉。

一種絕望的氣息,瞬間在陳生的心裏面開始蔓延。

羅成輕聲呢喃道:“你應該慶幸。”

趙天龍一愣,忍不住開口問道:“不知道羅先生說的是什麼意思。”

羅成看了趙天龍一眼,緩緩開口道:“如果我晚來五分鐘的話,躺在裏面的可就不只是陳生了。”

聽到羅成的話,趙天龍瞳孔驟然緊縮,以爲羅成說的是趙強。

雖然對於羅成也很憤怒,可最終的矛盾點還是在陳生的身上,趙天龍手中拳頭也忍不住開始暗自緊握了起來。

只不過趙天龍還是沒能領悟羅成的話,羅成所說的也並不是趙強,而是趙天龍。

“現在想好怎麼做了麼。”羅成繼續緩緩開口,也沒有絲毫着急的意思。

趙天龍目光陰沉,眼神中也開始跳動出了憤怒的火焰,對着羅成輕聲說道:“知道了。”

陳生聞言差點沒直接嚇得再次昏死過去,虛弱的目光之中也出現了無比駭然的表情。

趙天龍也不再猶豫,陰狠的目光死死的盯在陳生的身上,陳生可是差點就害了他的兒子啊!

隨後直接對着旁邊幾個人輕輕揮手。

旁邊幾個大漢臉上露出了一絲遲疑的表情,面面相覷。

“嗯?”趙天龍憤怒的看向了他們。

幾個大漢無奈,也只好慢慢的向着浴室裏面走了進去,卻根本不知道如何下手。

羅成嘴角露出一絲輕笑,輕聲呢喃道:“不如你們也躺在那裏,我教教你們。” 幾個大漢聞言一愣,身體紛紛顫抖了一下,看都不敢看羅成一眼,最終憤怒的目光也都放到了陳生的身上,似乎想要將羅成身上的氣都發泄出來一般。

“倒水!”

不知道是誰呼喊了一聲,旁邊一個大漢連忙接了一盆水狠狠的向着陳生的身上潑了過去。

嘩啦!

“啊!”

一盆涼水下去,陳生也不知道哪裏來的力氣瞬間發出了一聲吼叫,這一下也讓他麻木的身體慢慢的恢復了過來,那種尖銳的刺痛也慢慢的恢復着!

陳生表情瞬間無比精彩,眼神裏面更是已經散發出了要吃人的目光一般!

幾個大漢見狀也不再猶豫,紛紛在旁邊拿起了各種各樣的小工具開始折磨着陳生,那痛苦的哀嚎聲此起彼伏,最終慢慢的消沉了下去。


趙天龍直接將浴室門關上,酒店的隔音很好,那種刺耳的嚎叫聲頓時沉悶了下來。

可一道嬌喝聲卻在門口的位置響起:“你給我滾出來!”

羅成眉頭微皺,發現盧聘婷站在門口的位置,俏臉上面也滿是怒火。

頭髮依舊溼漉漉的貼在脖子上面,可是身上卻已經穿好了衣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