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你以前怎麼不給我做!」

姜辰打著哈欠進了廁所道!

「以前阿姨忙嘛!沒時間這不最近才空了嘛!你放心以後阿姨天天給你做,你每天想吃什麼跟阿姨說就是了!」

「那真是謝謝你了!」

說著姜辰準備嘗嘗,畢竟家裡的始終應該比外面的衛生很多,嗯!還不錯勉強湊合能吃!

「辰兒啊!阿姨還有個問題要詢問你,就是你和那個何行長到底什麼關係啊!對了!你大姨的那10萬塊錢中午應該會給你轉過來,她在想辦法湊錢,還有這不你小姨的兒子這不大學畢業了嗎?想拖你看能不能弄到銀行裡面去上班!」

「不能!」

姜辰想也沒想拒絕道!

「為什麼?」

陳紅霞很是不解道!

「因為我的機會用完了!其實我和何行長關係並不是太熟,我們只是偶遇想見而已,那次他在河邊散步我買東西回來,恰好他家的法斗狗掉河裡去了,何行長也不會游泳啊!在岸上那個慌亂啊!我看見了直接跳下河去,把狗給他撈上來了,何行長感激不盡說小夥子我欠你一個恩情,以後有什麼用得著我幫忙的,我肯定盡量幫助你!就這樣。。這個恩情昨天已經花了!」

姜辰一邊喝著皮蛋瘦肉,一邊雲淡風輕的說道!

「這不可能吧!我看昨天那群有錢人對你這麼恭敬,不會這麼簡單吧!」

陳紅霞不相通道!

「這有錢人肯定也會欣賞好人啊!聽何行長說過我是舍己救狗的好青年啊!都比較尊重我,敬佩我,不像有些人屁錢沒有一個還看不起人對吧!」

姜辰話中有話得說道!

「不可能!怎麼會是這樣呢!」

陳紅霞有些捉摸不透的撓著頭皮道!

「不然還能怎樣,我一個在校學生,未必還能跟他們有交際和生意往來啊!只不過是一場偶遇的緣分罷了,要不然這七大姑八大姨的這點小忙我會不幫?」

姜辰之所以這麼說,一來不想這些人動不動就想來麻煩自己,還有呢就是!不這樣扯個幌子說難不成還要說自己有9個億,存在他們銀行里?那樣的話可能隔了幾代的親戚都會來把這個家的門檻給踏平了。

「喲!媽!你這麼早就醒了,怎麼還給這個傢伙做早餐了,我看你是更年期老糊塗了吧!他配嗎?媽!我告訴你我昨天晚上直播遇到土豪了,給我刷了3萬的禮物,3萬啊!我到手都有一萬5的樣子,而且這個土豪才24歲,家裡開廠的,我要是把他撩到,一個月輕輕鬆鬆弄他幾十萬。」

血色鳳冠 「真的?那唐家榮和這個小子比到底有錢?」

陳紅霞和吳馨一個模子刻出來的立馬激動道!

「這個我目前還不太清楚,但是這傢伙一來出手就是3萬,而且還不跟我提過分的要求,比那個唐家榮好多了,唐家榮雖然有錢,但是在我身上也沒花多少啊!現在乘機可以榨一榨唐家榮,要是身上榨不出油來,我直接另謀高就了!那到時候我成了闊太太,媽!那你也跟著踏入貴賓圈了!」

吳馨無比花枝招展的笑著道!

「貴賓犬不是狗嗎?為什麼要當狗呢!」

姜辰仰著頭好奇道!

「你瞎說啥呢!快!快去讀你的書吧!」

知道姜辰並沒有鐵打的本領,而是踩到了狗,屎走了一泡狗,屎運而已,昨天狐假虎威罷了,頓時語氣有些變了。

「媽!雜了?」

姜辰上學走後陳紅霞立馬給剛才姜辰的話重複了一遍。 「我就說嘛!這蛆僥倖鑽進了龍窩裡,未必他就是一條龍了?他不還是一條蛆嗎?」

吳馨很是不屑的笑道!

「還好你大姨沒有把10萬塊給他,現在我們知道這個事兒,便可以直接把10萬塊錢給私吞了,畢竟姜辰昨天只是狐假虎威罷了,並沒有真本事兒,他就算知道了,也不能怎麼樣,而我們就說把錢給姜辰了,」

陳紅霞立馬動著歪腦筋道!

「那必須55分賬,不然我必須得去舉報你!」

「好你個死丫頭,你不是有金龜婿了嗎?老娘得存點養老錢。」

就這樣兩個女人又在房間裡面爭執了起來。

姜辰有錢了以後還是選擇走著去學校,因為早上空氣好,還可以鍛煉下身體,走著走著突然微信收到一筆2000塊錢的轉賬,姜辰有些好奇點開頭像一看原來是自己的好基友黎志元轉過來的,下面還發了一段語音。

「姜娃子我今天剛發工資,4700塊錢,跟你轉了2000塊錢過來,你努力讀書,我下個月發了工資多給你轉點」

聽到這語音消息,姜辰眼睛一下就不爭氣紅了起來,黎志元外號黎胖子,是唯一把姜辰當人,當兄弟看的,和姜辰從小穿一條褲子長大的。兩人是一起看過片,搓過管拜過把子的兄弟,,而且以前黎胖子家裡殷實,父親開了個小型鋼材廠的,16歲就不讀書了要出來當企業家,華陽市所有的夜場會所都有他的會員卡,號稱夜場小王子,兩個月耍了他爹一輛奧迪Q5出去,後來耍夜場不過癮,要自己開夜場,開了一家皇室KTV卻迷戀上了網上打魚,無心經營KTV都輸出去了,後來他爹的鋼鐵廠也經營不善面臨倒閉,差了幾百萬的外賬,從一個我行我素的富二代變成了一個欠款幾百萬的老哥,用他一句自我安慰的話便是,「看成敗,人生豪邁,只不過是從頭再來!」

雖然說他從頭再來的機會大不大姜辰不知道,但是可以確定的是,黎胖子是把自己當兄弟的人,以前也叫過姜辰和他一起耍小妹,但是姜辰知道自己有幾斤幾兩那些地方不是自己能去的,前面幾年的學費都是黎胖子贊助的,只不過這一年來跑出去躲債不敢怎麼聯繫,而如今打工賺到4700塊錢都願意轉2000給自己,這份情誼已經不能用語言來形容。

因為馬上要進教室了,姜辰快速拿微信發了一段語音過去。

「兄弟!外面風大,早點回來,家裡還差好多賬你回來,我跟你想辦法,我沒跟你開玩笑,因為我以前跟你說過,苟富貴勿相忘!我馬上要上課了,行!就先這樣!」

說著語音發了過去,那2000塊錢姜辰也沒收,確實不忍心啊!

很快那邊便發了語音過來。

「你爸是不是放出來了?聽你狗日的說話這麼豪氣呢?」

「我草擬妹!我在上課不要發語音!我求你回來說!回來說!」

說著姜辰便把手機調成了靜音,生怕黎胖子給自己打一個電話過來,那到時候只有手捧籃子「玩蛋」完蛋,畢竟任課老師都已經上了黑板了,全班都挺安靜的。

上課的時候姜辰也在想這個問題,黎胖子整個家裡對自己有恩,當時黎胖子的爹還準備送姜辰去讀貴族學校呢!覺得姜辰是個讀書的料,就算他家差幾百萬,對於目前的姜辰來說,完全就是簽個字的事兒,關鍵點在於,看到這麼多錢,姜辰還沒飄,不代表黎胖子不飄,還有一點重中之重就是自己爹信你寫的,一年之後卡里的錢必須是現在的5倍,這是家族對自己的考驗,也是家族的希望,當然家族是不可能拿錢幫自己培養成超級敗家子的,而自己沒有任何經商頭腦,但是黎胖子不一樣啊!以前跟自己吹起生意牛逼來,吹得頭頭是道的,姜辰也愛聽,雖說他爸當時拿了20萬給他創業,三個月以後倒差別人30萬,但是總得來說黎胖子有生意經驗啊!當然這些都要等黎胖子回來在說。

很快一節課就結束,第二節課是班主任老師的課,班主任老師一上台就把班長馮月月請了上來,馮月月手裡拿著兩個禮物盒,有些害羞的低著頭,而班主任老師趙一曼立馬代替說道!!

「馮月月呢!今天上台來呢!是感謝昨天班上的各位同學們對她母親的捐助,在這兒呢!還準備了一份特別的禮物,送給咋們班昨天的愛心大使,姜辰同學,感謝你為馮月月的家庭奉獻的巨額愛心善款,請姜辰同學上來大家掌聲鼓勵!」

重生八零有寶妻 有班主任在,大家的掌聲鼓得還是挺賣力的,姜辰也帶著這份女神之愛的榮耀登上了講台。

說著馮月月低著頭有些不好意思的把一個藍色的小盒子遞給了姜辰。

「謝謝班長!你放心吧!你媽媽肯定會好起來的!」

姜辰聲音無比響亮的說道!發自內心的榮譽感彷彿讓他胸前飄起了鮮艷的紅領巾。

「噗!哈哈!如果我猜得沒錯的話,那個大盒子一定是送給高三的羅凱的吧!」

謝海威立馬在下面笑了起來,場面頓時變得有些尷尬,姜辰起初還沒反應過來,但是一看剩下得那個盒子的確比自己這個盒子大的多,頓時心裡還是有些小小的失落的。

「這沒什麼啊!畢竟羅凱同學人家承擔得多吧!據說昨天已經存了10萬塊錢在醫院了!我想大家應該都能理解吧!不過我覺得姜辰也已經很棒了」

趙一曼老師立馬打著圓場道!

「聽見沒有!人家趙老師都說了,一萬塊錢就別想追班長了,要追十萬起步!姜辰你把腎賣了也沒10萬吧!打開盒子看看吧!說不定班長送你的是一面鏡子,讓你好好照照你那副屌樣,還想癩蛤蟆吃天鵝肉啊!」

謝海威陰陽怪氣的聲音,立馬讓全班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來。

「行了!我在怎麼也比你強!你捐了多少!」

姜辰特別不服氣的吼道! 姜辰特別不服氣的吼道!

「我捐多少不重要,我只是獻出我得一份愛心就可以了,那像你心懷不軌,我有錢可不會拿來泡妞,而是為整個班級做出貢獻!這不!天熱了,同學們上課都挺難受的,我自費給大家買了一台空調,還有一台飲水機!放在教室里,讓大伙兒免費使用,畢竟喝飲料喝多了不好!」

說著姜辰吼了一聲,教室後門,立馬有兩個工人抬著一台格力空調進來,後面還有一個抱飲水機的工人,都是嶄新的還沒有撕塑料包裝呢!

「哇!謝海威你可真是個暖男啊!這麼懂得會心疼班上的同學,」

「牛逼啊!威哥,要知道這頭上的電風扇可一點都不管用啊!我記得其他班也有買空調的不過都是班費大家湊的,威哥真是大善人啊!還給我們準備飲水機,比那個什麼打腫臉沖胖子的窮狗好多了!」

「就是啊!那天不是在講台上那麼牛逼哄哄嗎?怎麼不做點實事兒出來,你看看人家威哥!嘖嘖!枉費我們以前給你捐學費哦!」

「別說了!那天叫他請客吃點東西都不肯的,還假惺惺的去買個蘋果Max,你買了,你以為班上的哪個女生就會多看你一眼嗎?」

同學們七嘴八舌的數落著姜辰,而姜辰則無語的笑了,自己幹嘛要去服務這群混賬同學,管自己屌事兒!自己不痛不癢,百毒不侵。

「對了!這個周末不是要組織這學期的夏令營了嗎?到時候車費,聚餐的費用,我謝海威全包了。」

謝海威站了起來,好像掃視著自己的江山子民是的說道!

「哇哦!威哥萬歲!你簡直就是我們的救世主!不活菩薩!」

「萬歲!窮狗!你看見了嗎?這些操作是你打不出來的!」

同學們瞬間歡呼道!

「行了!都別吵了!謝海威同學,老師知道你家庭條件比較好,但是這得花很多錢啊!」

趙一曼老師立馬制止道!

「沒事兒!我爸媽知道!我媽本來就是愛心大使,經常在手機上給希望愛心工程捐款,這個事兒是我媽支持我做的,畢竟服務同學嘛!大家相聚在一起也是緣分,再說這點錢對於我家來說真算不了什麼,還不夠我爸打一場牌呢!我拿來做好事兒多好!對了!趙老師我得補充一點,你也知道我和姜辰同學有矛盾,那天他在講台上那麼公然侮辱我,不是我謝海威小氣,別人罵我,我不可能還請他喝水,坐車,吃飯啥的啊!所以這些福利全班同學都可以享受,但是姜辰除外!」

「贊成!我們都贊成!這是謝海威同學自己掏的錢,並不是公共設施他有權讓人使用和不準使用!」

「對!再說姜辰為我們班上做了什麼,讓我們出錢捐學費也就算了!有幾個臭錢還打腫臉充胖子,真是看見就噁心!」

此刻全班都成了謝海威的擁護者紛紛針對姜辰罵,畢竟牽扯到他們的利益享受了好處

「我覺得!同學之間有點矛盾和誤會解開了也就沒什麼吧!沒必要鬧這麼僵」

班主任老師提議道!

「行了!趙老師!我不喝就是了吧!我本來就不愛喝水!夏令營我自己趕車過去就是了!」

姜辰倒很洒脫的說道!

「好!好吧!那現在開始上課,請同學們把書翻到第137頁!」

很快便開始正常上課,而謝海威美滋滋的轉過頭去,輕蔑得看了一眼姜辰暗罵道!

「垃圾!跟我玩!看老子不玩死你,就你那幾個渣渣錢還在我這裡顯擺!」

姜辰認真的聽著課,根本無視與外界的聲音。

一下課大伙兒紛紛去飲水機前接水喝,還在姜辰面前邊喝,邊美滋滋的感慨!

「啊!生命的源泉!但是有些人卻感受不到哦!」

「嘻嘻!真好喝!姜辰你想喝嗎?」

葉珊珊謝海威的女朋友俏皮的在姜辰面前嬉笑道!

姜辰閉口不談而是盯著課本看書,幻想著9個億的現金從天而降,應該能把這群人屎給砸出來吧!

「喂!空調朝那邊掰啊!別吹著那個傢伙!」

「但是他在這個教室里都能感受到啊!要不讓他搬走廊上去聽課去!」

葉珊珊提議道!

「算了!到時候老師肯定會罵人的,要不這樣吧!吹空調可以,叫他付費,吹一節課多少錢啥的!他給不起錢,就主動幫我們當值日生,擦黑板掃地啥的?你們看怎麼樣?」

「這個好!這個好!那以後幾乎所有的值日生都是姜辰來做了!哈哈!」

「這有什麼!本來他就是一個干苦力的料,人家不是說了,平時放學的時候在工地搬鋼筋嗎?」

班上的大伙兒都圍著姜辰嘻嘻哈哈的笑了起來。

「請問一下姜辰是誰?」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中年男人走進教室拿著一張收據單詢問道!

「這兒呢!」

姜辰站了起來道!

「來!這是你訂得超大立體式空調,還有果汁飲料機,還有雙開門的冰箱!你簽一下字!」

一下字全班都安靜了,安靜得彷彿都能聽見姜辰拿筆簽名的聲音。

「來!都抬進來!」

說著中年男人大手一揮,這個空調剛一抬進來,立馬把謝海威得那個比了下去。要知道這可是多功能的立體式空調啊!

「我去!這裡不是有一個空調了嗎?怎麼你們班還買一個!」

中年男人看著最後面的角落裡放著一個嶄新的空調道!

「沒辦法啊! 縱橫天下從鐵布衫開始 他們不讓我吹!還要我吹一節課就得付費,我只好自個兒買一個了!快抬過去吧!不然一會兒得上課了!對!就擺哪兒,空調口對準我就好了,果汁機,放那幾張空桌子上,冰箱放中間。」

「我的乖乖啊!現在學生都這麼享受的嗎?這麼多家電我真擔心你們的學校的電壓能拖得起不!」

「沒事兒!拖不動我送學校一個變壓器就可以了!」

姜辰無所謂的說道!

當這幾個工人走後,全班同學的嘴巴驚訝得現在都還沒合上,而姜辰則拿著杯子在飲料機那裡悠閑自得的接飲料喝,什麼咖啡,雪碧,可樂,全部混合放在杯子里晃動一飲而盡,真TM爽! 看著身後幾乎全班同學都瞠目結舌的看著自己,姜辰咧嘴一笑道!

「你們也想喝嗎?不過得付費,10塊錢一杯,收費該不貴吧!」

然後又打開超大頻率的空調對著自己吹,雙開門的冰箱,姜辰看著空空如也不好看,便把自己早上從家裡帶來的一個蘋果給凍了進去。

這麼大一個冰箱就凍一個蘋果,完全亮瞎了同學們的鈦金狗眼,然後人群里又人開始紛紛小聲議論起來,這三樣東西加起來得多少錢,這空調應該比謝海威那個更高級吧!聽著謝海威臉一會兒紅一會兒綠的,剛才的牛逼哄哄此刻蕩然無存。

沒一會兒便響起了上課鈴,這節課是數學老師的課,數學老師是一個有些禿頂的古板中年人,一走進教室頓時嚇了一跳。

「這什麼情況?家電大促銷?都促銷在學校裡面來了!」

你說空調還能理解,畢竟這炎炎夏日但是這兩台空調又是怎麼會事兒,這雙開門的冰箱更是怎麼會事兒,後來班主任老師也來了,把校長都叫來了。

結果發現是班上的兩名學生惡意攀比,校長勃然大怒,兩個人一人5000字的檢討,並且全校批評,要堅決扼殺這種不正的校園之風,讓這些家電全部拿回去退了。

穿書後她成了惡毒女配 班主任老師趙一曼也好奇姜辰哪裡來的錢,姜辰低著頭道是「擼小貸擼的!」

謝海威還在逞強,說他的退不了,還有這是自己父母的一片好意,心疼同學們,而校長則直接果斷道,你父母的心意心領了,退不了直接搬回自己家裡去,還批評整個班上,年紀輕輕這點熱都受不了,以後怎麼在社會上生存。

姜辰倒無所謂哦,反正自己也用不了,那大伙兒都用不了,大不了寫5000字檢討罷了。

「我曹尼瑪的姜辰,趕明兒你不能吹,你讓我大伙兒都不能吹還是怎麼的?」

「老子還以為你牛逼了呢!原來是擼得小貸啊!你TM真是個狼人啊!不過你沒錢裝什麼大尾巴狼!」

一下課同學們一下子圍了上來,紛紛對姜辰咆哮道!抒發內心的不滿

「我能有什麼辦法?你們不讓我吹,我還不能自己買還是怎麼的?行了!都別吵了影響你們威哥寫檢討了!」

而這個時候校園的廣播裡面開始播報高二一班姜辰和謝海威這種不良的攀比行為之風。

而正在寫檢討的謝海威氣得感覺手裡的圓珠筆都快被他捏斷了是的,自己今天這個臉沒給他打爛不說,反而被這傢伙「自爆」給脫下了水,成為了全校批評的對象。

都說人怕出名豬怕壯,這一仗姜辰出名了,捐錢風波就已經讓他小有名氣,這一次全校通報,更是讓姜辰名聲更旺,尤其是一手擼小貸「自爆」不光炸光了高二一班的空調,更是炸爛了華陽高校其他班級3台空調。

因為校長當即下令,學生必須發揚吃苦耐勞的精神,一點日晒雨淋都承受不了,怎麼成為以後祖國的棟樑,起先班級買空調的數量還不是很多,校長也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但是這已經出現了惡意攀比的情況,所以必須要扼制,所有教室有空調的必須立馬搬離。

其中就有高二3班蘇安嵐所在的班級,以及高二4班富二代聚集最多的太子黨班級。

高二3班裡坐最後一排的蘇安嵐,每天本來就指望這空調吹著自己趴在課桌上好睡覺的,她是非常怕熱的,這空調是她組織大家買的,她出了一半的錢,如今眼睜睜的看著校方搬走了。

「敲你瞄的!這混蛋姜辰是誰啊?胖豬我要這個人的資料速度給我找來!」

蘇安嵐拿著一本課本不停的扇著無比火大道!

「嵐姐!這傢伙就是我們昨天搶得那個小子啊,你忘了?」

胖豬喝著礦泉水打著飽嗝道!

「砰」

蘇安嵐一拳錘在課桌上,胸口氣得此起彼伏道!

「那個混蛋!我不是警告他,在學校最好低調一點嗎?不然我見他一次打他一次,現在到好!趕明兒騎到我頭上尿尿來了!」

「嵐姐息怒!你就說怎麼辦他就是了!我立馬去叫小山東!現在就走高二一班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