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凌菲蝶溼潤粉紅色嘴脣他有種想要親下去的衝動,可是他最終確實沒有。

就在這時,凌菲蝶直接從他的肩膀上滑了下來,倒在了他的懷裏,而凌菲蝶的腦袋直接砸在了小鈔票上面。

陳鈔票感覺有些疼痛,可是凌菲蝶卻是睡得很死,根本就沒有發現這一切。

而凌菲蝶的酥胸直接壓在了陳鈔票的左手上,那軟綿綿的感覺傳來,讓他忍不住心猿意馬。

陳鈔票糾結了很想把手一直留在那個位置,但是最終他還是把手抽了回來,把衣服給凌菲蝶蓋好,雙手搭在凌菲蝶的肩膀上。

就在這是凌菲蝶不斷網陳鈔票懷裏鑽,凌菲蝶的頭在陳鈔票的懷裏摩擦了幾下,原本陳鈔票就在想些不乾淨的東西,小鈔票本來就一柱擎天。

被凌菲蝶摩擦這兩下,陳鈔票更加難受了……


媽呀……

陳鈔票心中悲嘆,隨後閉上雙目,心中默唸“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色亦是空,空亦是色……”直接念起了心經。

不久後,小鈔票軟了下去。

陳鈔票長出一口氣,睜開雙眼,可是不經意間他又看到了不該看的東西。

一直到凌晨六點鐘,路在搶通,隨後車子出發。

而凌菲蝶也醒了過來,在車上明顯是睡不好的。

又過了兩個小時之後,陳鈔票與凌菲蝶終於到了YB市。

隨後,陳鈔票打了個電話,直接讓朋友來接他。

而他則與凌菲蝶直接去找了個早餐店吃早餐。

早餐吃完之後,陳鈔票又帶着凌菲蝶在街上逛了逛,隨後接到了他朋友的電話。

不久後,一輛摩托車出現在了陳鈔票的視線中。

摩托車用三個字完全可以形容“酷炫叼!”

隨後摩托車直接在陳鈔票身前停了下來。

隨後那人把偷窺取了下來,露出了一張英俊帥氣的臉。

“翔子,好久不見,想我沒?”陳鈔票笑道,這人名叫陸翔是和他光着屁股長大的發小,兩人一直同班到初中,小時候沒少去偷別人家的梨子橘子之類的。

“天天都在想你!鈔票誰不天天想啊!”陸翔笑着說道。

“這位是?”陸翔看向凌菲蝶道。

“我女朋友!”陳鈔票笑道。

“耶,兩個月不見,你小子逆襲女神成功了啊,本來昨天晚上我就到市裏等你們了,可是特麼你居然沒來,跑去和他們打牌輸了老子兩千多,氣死我了!”陸翔罵道。

“別再賭了!對了,小袋他們呢?”陳鈔票問道。

陸翔嘆息一聲,搖了搖頭,道:“你是不知道啊,他們都染上那玩意兒了,現在天天在市裏混!幫別人看場子,提着腦袋去做事兒,尼瑪的,拿點兒錢就去買那玩意兒,也不知道他們怎麼想的!”

“他們都沾上冰了?”陳鈔票問道。

“何止啊,**,***這些玩意兒都沾上了!”陸翔說道。

“奶奶的,真是找抽!”陳鈔票怒道。

那些人都不是別人,是他打小的發小,可是最後他們都沒有考上高中,出去打工得打工,在家混的在家,可是陳鈔票無論如何也沒想到,自己昔日的兄弟,好幾個都走上了歪路。

“小袋,小松,小五他們都沾上那玩意兒了, 還有幾個直接出去了!”陸翔說道。

“走,我們先回家去!等明天才來找他們!”陳鈔票說道。

“嗯,上車吧!”陸翔說道。 隨後,陳鈔票直接坐在陸翔身後,至於凌菲蝶則坐在了陳鈔票的後面。

對於陸翔和陳鈔票所談論的內容,凌菲蝶都不怎麼關注。

隨後陸翔騎着摩托車,帶着陳鈔票和凌菲蝶出了市區,出了市區之後又上了一處小公路。


摩托車沿着彎曲山路往上爬,不久後。

開始的一截還算好,是水泥路,可是又過了十多分鐘之後,完全就是土公路,沒有水泥,就面了一層石子兒。

隨後路變得顛簸了起來,這小可樂壞陳鈔票了。

因爲顛簸嘛,凌菲蝶偶爾就會撞在陳鈔票的背上。

撞在陳鈔票身上,那對胸自然不免貼着陳鈔票的背部。

陳鈔票心裏是那個爽歪歪啊。

這也不算我故意吃豆腐,揩油。

道路兩旁都中着蒼天大樹,時不時還要從樹林中穿過,耀眼的陽光透過樹蔭稀稀疏疏的灑落而下。

微風吹拂,坐在摩托車上,看着漫山遍野的農作物,以及那綠油油的森林,整個人都不住心中出現一共清新空靈感,好似融入了大自然一般。

“怎麼,漂亮嗎?”陳鈔票問道。

“嗯,好美!說實話我還沒來過鄉下!”凌菲蝶說道。

“還有很多好玩的呢!這幾天我帶你好好玩玩兒,讓你曉得啥子叫農村娃兒捏生活!”陳鈔票嘿嘿笑道,後面直接蹦出了一句方言。

“好啊!”凌菲蝶笑道。

“鈔票,貌似過幾天就是七夕了喲,到時候可以去捉螃蟹!好久都去了, 想着小時候,一起捉泥鰍,釣魚,在河裏洗澡,整天無憂無慮的,那日子真是快活啊!”陸翔這時候也感慨了起來。

“是啊,還是小時候好,什麼都不用想,就讀讀書,到處玩兒!那日子纔是最舒服的,雖然什麼都沒有,但是很快樂!很滿足!”陳鈔票笑着說道。

“嗯,不過長大了要有長大了的目標,人生不能虛度!”陸翔說道。

“這句話我贊同,這次我回來,一是看看我爺爺,二是想問問你們幾個願不願意和我去成都,我們哥兒幾個闖出一番名堂出來!”陳鈔票說道。

“好啊,反正我也沒事兒做,不過小袋他們就不知道了,我是一定會給你走的,到時候你可得給我吃,給我喝,給我住!”陸翔笑道。

“沒問題!”陳鈔票笑道。

摩托車繼續前行。

陳鈔票看着那些樹蔭,茂密的樹林,緩緩流淌的溪流,想起了自己小時候在這個地方的一點一滴。

這個地方是他長大的地方,他童年的美好回憶都在這裏。

只有每次回到這裏他纔有到家的感覺,雖然這兒很窮,沒有城市的燈火酒綠,但這兒卻充滿了鄉土氣息,被懷抱在自然中。

凌菲蝶則坐在摩托車上看着這新奇的一幕幕。

不久後,一座村子出現在了遠方。村子中房屋林立,都是一些平房,更是能到看到幾個孩子在公路上奔跑着,歡笑着。

陳鈔票看着他們就想起了曾經的自己,曾經他也是在這段路上跑來跑去的。


“鈔票回來咯!”這時一個小孩兒看到了陳鈔票頓時呼喊道。

“鈔票回來咯……”隨後幾個孩子跟着呼喊了起來。

“等下去哥哥家,哥哥買糖給你們吃!”陳鈔票笑道。

“好啊!”

“咦,還有個漂亮姐姐,鈔票那是你媳婦兒嗎?”這時一個孩子看到凌菲蝶張口問道。

“叫嫂子,等下買雞腿給你們吃!”陳鈔票嘻嘻笑道。

“鈔票,別這樣,別人又沒嫁給你!”凌菲蝶嬌嗔道。

“遲早的事兒!”陳鈔票嘿嘿笑道。

“嫂子好!鈔票哥哥帶着媳婦兒回來咯!”這時候那幫小孩兒又鬧騰了起來。


陳鈔票笑得合不攏嘴。

陸翔也露出了微笑。

凌菲蝶則是俏臉微紅。

不久後,摩托車直接在一棟三層樓得平房面前停了下來。

平房裝修得還可以,一個七十多歲的老人守候在門前。老人白髮蒼蒼,臉上佈滿了皺眉,可是嘴角卻掛着微笑,精神也挺好,不過身體卻是有些消瘦。

這正是陳鈔票的爺爺。

“陳爺爺,我把鈔票給您接回來了,今天我可要在您這兒蹭飯!”陸翔笑呵呵的說道。

“好,沒問題,我今天可是弄了好多好菜呢!”超鈔票爺爺笑着說道。

陳鈔票爺爺名爲陳百元。

“爺爺,我回來了!”陳鈔票微笑道,隨後下車就向陳百元撲了過去。

“鈔票啊,讓爺爺想死了!”陳百元直接抱住了陳鈔票,滿臉和藹的笑容,佈滿魚尾紋的雙眼直接變成了兩個月牙。

“鈔票啊,你還不快介紹介紹?”陳百元鬆開陳鈔票看向凌菲蝶道。

凌菲蝶尷尬的笑了笑,道:“爺爺好,我叫凌菲蝶,是鈔票的女朋友!”還未等陳鈔票介紹,凌菲蝶自己就直接說了出來。

“好姑娘,不錯,不錯,走走走,進去慢慢說,等下爺爺給你們做好吃的!你五姨估計半個小時以後能到!”陳百元說道。

“小媳婦要見婆婆了……”陳鈔票心中嘀咕道,但是面上卻沒有說出來,他還不想讓凌菲蝶知道他的身份。

陳鈔票掰了掰手指,算了下,如果有女人嫁給他,那他媳婦兒就得有將近二十個婆婆。

這尼瑪什麼概念?如果陳鈔票是個女的堅決不嫁。

“好啊,爺爺,我給你打下手!”陳鈔票說道,隨後直接走了進了院子。

院子內種着不少蔬菜,遠處還搭着一個葡萄架,葡萄架下面有一張石桌,石桌上放着一副茶具。

四人並未在院子裏停留,直接走進了客廳,客廳內裝飾頗爲精緻,但卻不是奢華,但是卻有幾分雅緻。

“菲菲啊,你去上網吧,裏屋有電腦那些東西!翔子你幫我招呼一下菲菲啊!鈔票給我打下手!今天有不少菜,我一個人做慢!”陳百元說道。

“爺爺,我也去給你打下手吧,我們一起做也能快些!”凌菲蝶說道。

“好啊,那一起一起!”陳百元笑得都合不攏嘴了,對於凌菲蝶的印象直接加分了。

“你會嗎?不會就別去幫倒忙了!”陳鈔票說道。

“少瞧不起人!”凌菲蝶哼哼道。

隨後四人直接走進了廚房,廚房內用的並不是煤氣竈這些東西,反而直接用的大竈,大鐵鍋,整個廚房極爲乾淨,除了地上放着的柴火,沒有一點雜物。

“我燒火!”陸翔說道,隨後直接跑去燒火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