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明是天朝中赫國安俱樂部的專職西班牙語翻譯,原本對這趟歐洲之行就有些小鬱悶,大過年的誰願意遠赴他鄉啊!

可是中赫鋒線急需補強,鐘意對象又是西班牙球員,俱樂部大佬都顧不上過年了,自己這專業對口的小蝦米又能有什麼辦法。

所幸薩爾茨堡的雪景優美,在加上自己負責溝通的索里亞諾也比較熱情開朗,陸明的鬱悶心情也就轉好了不少。

今天俱樂部大佬在德語翻譯的陪同下和紅牛的高層談轉會費,索里亞諾不便參與,也就陪著陸明在空蕩的紅牛總部里四處閑逛。

沒想到在室內訓練場里碰到了一場驚喜,貌似有疑似是天朝面孔的年輕球員在這大冬天的獨自練球!

陸明早在一旁瞅老半天了,這小伙雖然有一副歐美球員的身形和球技,但那濃郁天朝特質的東方面孔可是不假啊!

要不是知道薩爾茨堡有日韓青年球員在,擔心鬧出個笑話來,心情激動的陸明早就回衝上來認老鄉了。

這下一聽索里亞諾說不是薩爾茨堡原來的球員,而小夥子又說出了自己的天朝名字,陸明哪裡還按捺得住自己,便是不顧社交禮儀也得強行出頭了。

「你…」

陳風不知道陸明的內心戲有這麼複雜,只是以球員的身份面對國人尚屬首次,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很高興認識你,陳風,我是中赫國安的專職翻譯陸明,也算是天朝足球的半個職業球迷,這次來薩爾茨堡是為索里亞諾轉會中赫的事,你來薩爾茨堡是踢一線隊的嗎?」

一聽陳風果然是天朝球員,陸明自然是毫不見外,除了將西班牙人的事和盤托出外,趕緊忙著確認陳風的球隊身份。

「喔,這個我知道,陳剛滿十六歲,在德甲是不能出場的,因此紅牛高層才把他外借到這裡來鍛煉,聽說還為此開出了優厚的條件。」

陳風對老鄉陸明的直率還有些不適應,倒是一直樂呵呵的索里亞諾搶答成功,還朝陳風伸出了個大拇指。

我說著這原是競爭對手的西班牙大叔怎麼如此好說話,原來是要到華超去撈金了,自己這是沾了「愛屋及烏」的光!

接下來仨人是熱烈而又親切的一番交談,直到辦公室的文員過來請人才被打斷。

陳風將自己去年夏天接觸足球然後進入萊比錫紅牛的情況簡單介紹了一下,自然沒提系統的事和外借簽約的100萬歐元,也惹來了索里亞諾的嘖嘖稱奇和陸明的眼綻精光;

不知是天性爽朗還是看在一副迷弟樣的陸明翻譯的面子上,索里亞諾前輩之光大發,向陳風介紹了薩爾茨堡的詳細情況,最後還囑咐東方小子盡量不要觸怒性格爆裂的球隊主帥加西亞;

而陸明又能說什麼呢?

除了神色激動地在一旁聆聽,陸明都恨不得用個本子將陳風那短暫而又神奇的異國足球經歷記錄下來…… 夕陽西下時,皇后還在產房未生產,婉妍隨着宮妃們坐在主殿內,康熙剛忙完摺子從養心殿過來,聽到太醫與節省嬤嬤提皇後娘娘道現在未順產,難產的可能性很大。

康熙沉吟道:「若是難產,母子只得保一,就先保住皇后才是。」

廖嬤嬤站在旁邊,聽到康熙的回答,懸著的心落地了。

皇後娘娘臨近生產,御醫們就有言在先,娘娘大概率會難產,主僕二人當初擔憂康熙惠選擇小阿哥,從而放棄救治皇后。

廖嬤嬤跪在地上,老淚縱橫:「多謝萬歲爺,奴婢馬上告知給產婆們。」

廖嬤嬤慶幸太皇太后已經不在,否則,皇後娘娘絕對是被放棄的那個。

產房內,產婆們有些緊張,瞧著皇後娘娘的情況,有些擔憂一會要做二選一的決定。

「楊嬤嬤,萬歲爺說了,若是娘娘與小阿哥二選一,萬歲爺說要先保住娘娘。」廖嬤嬤焦急的說道。

幾位產婆安心了,萬歲爺早早的有了決斷,否則,她們只能按照宮內的潛規矩來處置了。

「廖嬤嬤,您在皇後娘娘的身側獃著,還能給娘娘鼓勁兒。」楊嬤嬤提醒道。

廖嬤嬤趕緊坐在床邊,從石榴的手中接過絲帕,溫柔的給皇後娘娘拭汗。

「娘娘,萬歲爺的心裏是有您的,您難產的話,選擇抱住您,而不是小阿哥。」廖嬤嬤淚眼說道。

連赫舍里府邸都有為抱住孩子,犧牲嫡妻的事兒,皇后擔憂自己離開后,只是留下奴婢們照顧嫡子,孩子無法健康的長大。

淚水順着的皇后的雙頰流淌下來,徑直沒入了枕頭內,肚子感到一波波的疼痛。

「萬歲爺來了?」皇后聲音嘶啞的問道。

「恩,已經來了,兩位貴妃都在外面坐鎮。」廖嬤嬤簡單的介紹了一下外面的狀況。

皇后徹底安心了,萬歲爺親自坐鎮,兩位貴妃不會再插手了,女眷們在生產是最危險的時候,被人悄悄做了手腳也是有的。

康熙餘光一直關注婉妍,擔憂她是否能撐住,皇後生產時,婉妍無法早退的。

大殿很安靜,眾人的目標全部集中在產房內,女眷們反而希望皇后能儘快平安生產,她們已經餓了一天了,除了婉妍因有喜的原因,回去用了午膳外,其餘的人都沒有吃一口的東西。

翊坤宮的奴才們首次經歷皇後生產,不少事情都被疏忽了,宮妃們都乖巧的坐在椅子上,一點不敢造次,更不敢越級指使。

「月季,你回鍾粹宮準備晚膳,拎着膳食盒子過來。」鈕祜祿貴妃提道。

廖嬤嬤的所有注意力都放在皇后的身上,沒太注意這些細節,等皇后平安生產了,翊坤宮這邊會認為這舉動有些打臉。

「是!」月季領命離開了。

康熙看了鈕祜祿貴妃一眼:「皇后這邊有些亂,肯定有些地方招待不周,你多做些安排是可以的。」

鈕祜祿貴妃安心,有了康熙這句話,皇后都沒辦法找茬。

臨近子夜,一聲嬰兒的啼哭聲響徹翊坤宮內,廖嬤嬤聽到產婆說是個小阿哥,懸著的心落地了,康熙的嫡子降生,哈豐阿應該要退居二線了。

婉妍坐在椅子上,聽到裏面一聲聲的恭喜聲,緊張的情緒輕鬆了不少。

哈豐阿這一年來,沒少被人算計,她巴不得皇后趕緊生下嫡子呢。

「恭喜萬歲爺,賀喜萬歲爺,娘娘生下了小阿哥!」廖嬤嬤再說小阿哥時,偷偷瞄了一下婉妍。

自從哈豐阿降生,康熙大多時間呆在承乾宮,皇后只能吃癟,都不敢勸說康熙一句。

「萬歲爺,恭喜萬歲爺有了嫡子。」德嬪率先恭喜,「娘娘生下嫡出小阿哥,算是頭等大事兒。」

德嬪暗戳戳的挑釁婉妍,哈豐阿是健康的立住了,身份卻不如小阿哥。

婉妍和鈕祜祿貴妃起身行禮,康熙給奴婢們分了賞賜,轉首瞧著廖嬤嬤。

「你在這裏好好照顧皇后,朕還有不少的摺子批閱。」康熙有些疲憊了,準備去承乾宮歇著。

「嗻。」廖嬤嬤領命道。

康熙滿意道:「等皇后醒了,讓人去承乾宮通知一聲。」

「是!」廖嬤嬤後悔,為何沒提前打發宮妃們離開。

皇后在產房內疲憊的睡過去了,身邊幾個奴婢聽到康熙的話,明顯是在維護婉妍。

廖嬤嬤只能瞧著康熙攜著婉妍離去,她的眼神微微一閃,有了小阿哥,哈豐阿的地位應該慢慢的下降了,若是哈豐阿敢爭奪小主子的位置,佟佳氏一族就別怪她心狠了。

婉妍總覺得身後有一道不善的視線,伸手戳戳康熙。

「阿諢,我總覺得後面有人盯着我呢。」婉妍吐糟道。

康熙對着李德全打了一個手勢,在小蘇拉的隊伍裏面,有一人暗戳戳的離開,潛藏去了翊坤宮內準備打探消息。

「婉妍,最近幾日別去翊坤宮了。」康熙交代婉妍道,「皇后需要照顧小阿哥,肯定沒時間召見你們的。」

婉妍嗯了一聲:「阿諢,我發現產婆今日神色不對勁,要不讓李德全過去問問?」

「不對勁?!」康熙狐疑道,「我瞧著產婆的神色與當年你生產時類似,應該是母子平安的緣故。」

「不對,楊嬤嬤閃過一抹心虛的眼神,阿諢,你最好過去問問才是。」婉妍雙手一攤,「現在是母子平安,應該是皇後娘娘或者小阿哥的身體有狀況。」

康熙聽完她分析,心裏有了盤算。

「婉妍,一會讓胡御醫過來一趟,李德全會把楊嬤嬤領來。」康熙不贊同赫舍里氏一族的做法,為了拼的一個小阿哥,連皇后的身體都不顧慮了。

「阿諢,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想法,娘娘大概在意子嗣,更在意家族呢。」婉妍是不喜家裏人摻和過多。

佟國綱和佟國維在佟國賴的吩咐下,一直沒過多插手婉妍的事兒,集中家族的人脈和勢力,讓她自己單獨在宮內站穩了腳跟。

「婉妍,若是如你所說,這份功勞要記載你身上。」康熙在意的是顏面,皇後為生子折損了身體,外人該怎麼看他。

。 眾人到達法國的時候正是中午,王家衛大手一揮,決定請客吃飯,法國這個浪漫的都市連餐廳都透露著浪漫的氣息,吳華坐在法國的餐廳中,看著紅色重重疊疊的簾幕,撲面而來的法式熱情氣息,情不自禁的想到周敏,一定喜歡。

相比於第一次出國的吳華,其他人就顯得鎮定多了,拿起菜單開始點菜,吳華很少吃西餐,更不要提法國菜了,他看不懂菜單上的法文,索性跟王家衛點了一樣的菜品。

第一道上來是法式鵝肝,吳華曾在中國的西餐廳吃到過,口感不錯,味道是遠遠不如中國菜的。西餐吃的就是情調,吳華三口兩口就把鵝肝吃得一乾二淨。

餐廳里很安靜,偶爾傳來張國榮和梁朝偉小聲交談的聲音。王家衛注意到吳華情緒不高,貼心的問道,「怎麼樣?你不愛吃西餐嗎?」

吳華笑著擺擺手說道,「談不上不喜歡,只不過是吃不慣罷了。」

王家衛笑了笑,「我也吃不慣這些,多少吃一點吧,下午我們還要去找幾位導演,到時候可有的忙的,不吃點東西肯定是撐不過去的。」

吳華點點頭,心中卻想著,如果是見導演,多餓他都能撐下去。眾人吃完了飯,就往訂好的酒店走去,這是一家法國五星級酒店舟周身都透露著昂貴的氣息。

「每人一間房。」王家衛說。

一個金髮碧眼的女侍者走到了吳華的身邊,引著吳華上樓,乘坐電梯來到了15層,一進去就是紅色鬆軟的地毯,吳華覺得他好像是一隻住進皇宮的土鴨子。

被自己這個比喻逗笑了,吳華哈哈一笑,女侍者奇怪的看了他一眼,用英文說道,「怎麼了先生?有什麼可以幫到你的嗎?」

吳華擺擺手,進了房間,女侍者就安靜的退了出去。將行李擺放好,吳華就急匆匆的下樓去,到了0102房間。

王家衛剛才說過,他住在這裡,眾人放好行李就可以來這裡找他。吳華是第一個到的,王家衛剛剛打開行李箱,驚訝的看了吳華一眼,「你收拾的很快。」

吳華笑了一下說,「我帶的東西少,沒什麼好收拾的,下午我們都要去見誰?」

王家衛撐著腿站了起來,拍了拍他的腰,「見幾個外國的導演,中國導演,我們是第一批到的:估計明天他們才會陸陸續續來。看過第五元素沒有?」

吳華愣了一下,第五元素這部電影他曾經看過。不過還是上一次看的,只是有一些印象,具體是怎麼回事,已經記不太清了。不過他還是點了點頭說道,「我知道這部影片,它的導演是呂克貝松吧?」

王家衛笑了起來,豎起了大拇指,「沒錯,就是他一會兒我們就去見呂克貝松。這次第五元素也入圍了戛納獎,是技術特別獎,雖然跟導演沒有什麼關係,不過他還是來了,我們大陸的影片還是缺少技術拜訪一下,他至少可以交談一下技術方面的問題。」

吳華點點頭,安靜的坐在沙發上,不一會兒其他的演員和工作人員就陸陸續續的來了,張國榮和梁朝偉有自己的任務,沒有來。

他們要去拜訪入圍戛納獎的其他男演員,這也算是分頭行事了,王家衛打了個電話,用英文跟對方交談無法猜測,八成對面那個人就是呂克貝松。

過了一會兒,王家衛指了指上面說道,「他在房間,我們上樓去就好。」

呂克貝松導演了許多著名的影片,吳華記得其中最出名的就是這個殺手不太冷,還有尼基塔的電影版,未來他還導演過颶風營救和超體,都是很有口碑的電影。

見這樣一位著名的導演,吳華有些激動,他們來到了呂克貝松的房間,他正在喝咖啡。看到王家衛來了,他熱情的張開了手臂,與王家衛擁抱了一下。兩人熱情的交談著,就像是許久不見的老朋友,吳華沒有打擾,安靜的站在一旁傾聽,她的英文還不錯,能聽清兩個人之間交談電影的事情。

他們簡單聊了聊入圍戛納獎的幾部電影導演,呂克貝松稱讚道,「中國的電影勢頭越來越猛了,今年你入圍了戛納獎,李安也來了,他導演的冰風暴取得了不錯的成績,據說獲得的是最佳編劇獎。」

李安導演?吳華忘記了第50屆的戛納電影節李安也來了,可能是因為獲獎的不是他吧,所以印象不是特別深。吳華知道此時的大陸幾位出名的導演,除了王家衛以外,數得上的就是李安了。此時李安已經導演了不少好萊塢的作品,例如斷背山,理智與情感。

甚至還有中國最出名的一部影片,卧虎藏龍。如果這次他也來到戛納電影節的話,吳華就十分的興奮,那就意味著她在戛納電影節也能看到李安導演。

如果以後進軍大熒幕的話,他先認識了王家衛,又認識了李安,可以說是不用愁了。

吳華在那邊想著,王家衛一江湖華將吳華引薦給了呂克貝松,「這位是我很看好的一個編劇,他雖然年紀輕輕,但是很有才華,想介紹你們兩個認識一下。」

呂克貝松絲毫沒有,因為自己是個大導演,而輕看吳華。她熱情的跟吳華握手,大笑著說道,「你好,很高興認識你,王家衛是一個很挑剔的導演,如果他說你是一個好編劇,那麼你一定非常優秀。」

吳華連忙搖頭說道,「我的編劇事業才剛剛起步,希望有一天我能配得上王家衛導演的稱讚。」

接下來他們又拜訪了幾名導演,第二天,李安導演來了,王家衛將吳華引薦給李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