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冷妻不好寵 ,收拾房間。」陳城主一見陸川答應,臉上笑意更甚。

「有勞城主了,我的千里噴雲獸,還請城主代為照顧。」陸川抱了抱拳。

「上使客氣了,上使這邊請!」

陳精神當真是非熱情,親自把陸川和湯霖兩人送到城主府最好的客房,還安排了兩個漂亮的侍女。

不過,不管陸川還是湯霖,對此,沒有人興趣,洗漱一番,吃過晚飯,兩人都在各自的房中,開始修鍊。

另一方面,陳景勝安排好陸川和湯霖之後,便直奔書房,叫來一個貼身侍衛。

「陳大,你去打聽一下,查探這陸川到底是什麼人?有什麼背景?」陳景勝看著侍衛陳大,吩咐道。

「是,城主!」陳大也沒有問什麼,點點頭,行了一禮,恭敬的退了出去。

「陸川!陸川!這個名字我絕對在哪裡聽過,可是一時間怎麼想不起來了?」看到陳大走出去,陳景勝眉頭緊皺,手指無意識的敲著書案。

不過想了一會兒,依舊沒有想出來頭緒。

……

一夜的時間,陸川絲毫沒有浪費,完全把時間,花費在凝練大須彌劍氣之上,不過此刻,他身上沒有妖核,一個晚上,僅僅只是凝練了五道劍氣。

「上使!」第二天見到陳景勝,依舊滿臉的熱情,顯然是還不知道陸川的身份,不然絕不會這麼熱情。

「恩,陳城主,不知我需要的嚮導,你準備好了嗎?」陸川也沒有和陳景勝鬼扯的心思,直接說出自己的要求。

「上使請放心,下官已經把一切準備妥當。」陳景勝儒雅一笑,一拍手,身後走上前一個中年男子

陳景勝馬上介紹道:「這是我們北歌城城衛軍隊長,曾經幾度帶領城衛軍圍剿風林山盜匪,經驗十足,絕對可以幫助上使。」

「下官北歌城城衛軍隊長,周青,見過上使!」周青面龐堅毅,說話果斷,有一個股子狠辣的氣勢。

「周隊長,麻煩你了!」陸川點點頭。

「絞殺盜匪,是下官的職責,有何麻煩?況且,下官未能絞殺風林山的盜匪,驚動上使,本是下官的失職!此次只是給上使帶路,下官真是慚愧。」周青低下頭,面色有羞愧閃爍。

「周隊長,在上使面前,說話注意點!」一旁的陳景勝聽到這話,面色頓時有些陰沉,狠狠地瞪了周青一眼,雖然周青是在自責,不過他陳某人才是北歌城城主,說到失職,誰有他失職?

周青抬起頭,看到陳景勝的神情,嘴巴蠕動,但最終沒有說什麼,只是再度慚愧的低下了頭。

「上使,下官已經調了以前城衛軍聽令,上使隨時可以出發!」

「不用了!就周隊長帶我去就可以!」陸川搖頭拒絕。

武道任務考核,是絕對禁止有外人幫忙,像周青這樣帶路可以,但若是他敢調動城衛軍,就算圍剿成功,此次考核任務也失敗了!

「那好,下官就在這裡,恭祝上使,旗開得勝歸來。」見陸川說話,陳景勝也沒有堅持。

「承城主的吉言!」陸川抱了抱,走出城主府,在周青的帶領之下,奔向風林山。

一路上,通過旁敲側擊,陸川也弄清楚了風林山的一些信息。

風林山,已經存在幾十年,上一任北歌城主的時候,就已經存在,盜匪數百,其中最強大的有三大當家、十大護法。

三大當家,大當家羅陽,神凝巔峰修為,二當家張峰,神凝巔峰修為,三當家柳財,神凝後期修為。

十位護法,都是神凝初期修為。

剩餘的數百盜匪,都是武道境的修為。

北歌城兩人城主也進行過幾次征剿,但每次都是失敗而回。

幾十里的距離,並不算遠,陸川三人,只用了一個小時,就來到楓林山腳之下。

風林山,是一座景色優美的山林,不過因為這座山,被一夥盜匪斬靈,所以也沒有人敢來這裡欣賞美景。

風林山的聚義大廳,就建立在風林山的半山腰之上。

此時此刻,風林山的大當家羅陽、二當家張峰、三當家柳財,以及十個護法,都坐在聚義大廳之中。

「大哥,聽說此次朝廷派人來剿滅我們風林山。你說會不會是哪位侯爺?我們要不要躲一躲?」二當家張峰,有些擔心的看著坐於上方的大當家羅陽。

「二哥放心,大秦的那些天位境侯爺們,高貴著呢,哪會對我們一個連天位境也沒有的盜匪出手?最多也就派遣幾個神凝巔峰的武修,或者是派遣一支軍隊,你就放寬心吧。」三當家柳財滿不在乎道。

「三弟說得有理,不過我們也不能大意,多派出探子去外面打探,一有朝廷使者的消息,馬上回稟,就算真有天位境的侯爺出手,咱們也能提前做好部署。」大當家羅陽穩重道。

「大哥說什麼就是什麼,我待會兒就讓兒郎們去打探消息。」三當家柳財依舊滿不在乎,把玩著手上的一個玉葫蘆。

「三弟你也上心些,畢竟這是朝廷第一次派人剿殺我們風林山,我們也沒有應對的經驗。」大當家羅陽眉頭一皺,不悅道。

「報!大當家,不好了!大當家,不好了!」

就在這個時候,突然之間,外面傳來一道驚慌的聲音,一道慌張的身形,闖入了進來。 「什麼事,慌慌張張?知道這是什麼地方嗎?」三當家柳財眉頭一皺,一股凶煞之氣,驟然爆發。

那闖進來的盜匪,也是一名武道七重的武修,但是在柳財的凶威之下,臉色一下子就慘敗,話都說不利索。

「老三,收起你的氣勢!你說,到底發生了什麼是?」羅陽瞪了柳財一眼,看向闖進來的武修,問道。

那個武道七重的盜匪,感激的看了羅陽一眼,然後顫道:「大當家,有人殺上山來了,已經殺死了好多兄弟,您快去看看吧。」

「什麼?有人殺上山來了?是誰這麼大膽子?是不是朝廷的人?」二當家張峰一下子站了起來。

就連羅陽、柳財,還有其他十位護法聞言,目光也都一下子看向這個盜匪。

唰!

十三個神凝武修的目光,帶著的威壓,瞬間讓這位武道七重盜匪,在一度臉色煞白,臉上有冷汗流了下來。

「回……回各位當家、護法的話,殺上山來的是一個少年,他的身後還跟著一個黑袍人,和一個北歌城城衛軍的隊長,就是那個幾次圍剿我們風林山的周青!」這個武道七重的盜匪,終於顫顫抖抖把話說完了。

「三個人?而且其中還是一個少年?你確定你沒有看錯?」張峰聽了這個武道七重盜匪的話,眉宇一挑,神色不善。

「二當家,小的真沒有看錯!的確只有三個人,而且,出手的之後那個少年,他一人一劍,就已經殺了我們不少兄弟。」這個武道七重的盜匪,此刻簡直要哭起來了。

「好膽!竟然敢一個人殺上風林山,這是在找死!」

「殺殺殺!我風林山這些年動靜不大,還真當我們是好欺負的,我看那少年和黑袍人就是朝廷的上使,殺了他們!讓某些人知道,我們風林山不是好惹的!」

三位當家還沒說話,十大護法就站了起來,兇悍的殺氣,從體內迸發而出。

「大家先冷靜一下,那個少年人和黑袍人,我們不了解,但周青,我們是了解的,他既然敢帶著兩人上山找麻煩,肯定有所依仗,不要中了朝廷的詭計。」羅陽穩重道。

「什麼詭計?我看那少年是某個世家子弟,不知天高地厚來我們風林山找麻煩,大家一起上,殺了他就是!我們這些高手全部在這裡,再商量下去,兒郎們就要死光了!」三當家柳財匆匆一吼,頓時奪門而出。

「三當家說的沒錯!大當家,我們風林山也不能任由人欺負,就算是世家子弟又如何?敢找我們的麻煩,殺了就殺了,大不了,重新找一個山頭,立山為王就是!」

十大護法,一個個都非常贊同三當家的意見,瞬息之間,全部朝著外面奔襲而去。

「老三說的不錯!如果任由這麼下去,兒郎們就要被斬殺乾淨了。」

羅陽和張峰相互看了一眼,也都飛奔出了聚義大廳。

……

風林山下,陸川三人根本沒有隱藏身形,剛剛一到風林山,就遇到了風林山的盜匪,一言不合,就打了一下。

一百多名武道境的盜匪,把陸川三人團團圍在中間。

雖然他們人多,但是對上陸川,卻沒有絲毫機會,就算武道九重武修,也抵擋不了陸川一劍。

甚至不用施展任何武技,青萍劍每次攻擊,都會帶走一抹鮮血和一條人命,轉瞬之間,一百多名盜匪,不一會兒就已經被陸川斬殺一半還多,這還是在湯霖和周青不出手的情況之下。

看到如同殺神一樣的陸川,剩下的風林山盜匪,眼瞳之中,都有瀰漫上一層恐怖,眼看著就要崩潰。

「什麼人?敢在我風林山撒野!?還不快快住手!」

唰唰唰!

就在這個時候,突然之間,風林山山腰之上,十幾道身形,驟然朝這邊飛掠而來。

「三當家!」



「是三當家!」

「三當家的身後……那是李護法、王護法……」

「大當家!二當家!你們看,大當家和二當家也在後面!」

「太好了!是大當家他們來了,我們有救了!」

看到風林山十三位核心人物的的出現,頓時之間,原本要崩潰的風林山盜匪,頓時之間,士氣大漲。

「恩?一個神凝巔峰,一個神凝中期的小子,周青,你多次帶著城衛軍圍剿我風林山不成,莫非以為找來兩個幫手,就可以對付我風林山?」三當家雙目向四方掃蕩,盯著周青,冷冷一笑。

「你就是風林山的三當家,柳財?正好! 暗戀成歡,女人休想逃 ,先殺了你,在解決其他嘍啰!」陸川雙目一眯,目光中殺機畢露。

雖然說,他沒有什麼行俠仗義之心,甚至手上也有不少人命,但對於風林山這些作威作福、殺人破家、無惡不作的盜匪,也是非常痛恨。

這些人手上,不知沾了多少無辜平民百姓的血液,因此此次考核任務,雖然要剿滅風林山數百條人命,但陸川心中可沒有一點兒不適應。


「少年人,好大的口氣!這個世界上天才、高手,比比皆是,須知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大當家羅陽這個時候,也趕到了,聽到陸川的話,頓時氣極反笑。


「這個世上,比我強的高手,的確比比皆是,多如牛毛,但你們風林山可不在此之列!」陸川青萍劍劍鋒一轉,寒芒沖霄。

拋下那些武道境的盜匪,直奔三當家柳財而去。

炫光沖霄,身似流光。

「小子狂妄!吃我一刀!」三當家看到陸川居然第一個朝自己殺來,頓時之間,面龐閃過一抹羞怒,手中一柄重刀,剎那之間,斬出一道數米之長的刀芒。

風林山三當家,也有著神凝後期修為,手上的重刀,也是一件下品靈器,修鍊的是一門極品武技,同階之中,也算是一名強者,只是他遇到了陸川。

「死!」

陸川瞬間來到三當家面前,眼中厲色一閃,太白劍訣運轉,劍光閃現

一劍斬下!。

「哧啦!」

連同那件下品靈器一起,一劍削飛了三當家柳財的腦袋。

在青萍劍面前,除非是極品靈器,否則根本別想抵擋。

「老三!」

大當家羅陽和二當家張峰,口中發出悲鳴,同時失色之間,也有濃濃震撼。

柳財雖然修為比他們兩人要第一個小境界,但就是兩人聯手,也不可能一招擊殺柳財!

「大家一起上,給三當家報仇!」

羅陽不愧是風林山大當家,於是果斷,殺機一閃,就下定決心。

「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