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時間的推移,陣法之內,幻象萬千,七十二道元髓中的殘魂虛影凝聚成實體,攜帶著無匹的怨氣咆哮怒吼,隨著血雲滾動翻轉,朝著四面八方衝散而去。見到這一幕,孔虎目光一凝,舔了舔唇,面上露出一股決然,整個三十餘丈的陰彪肉身直接投入陣法當中,幾乎瞬間,便被無窮無盡的雜魂殘念完全吞沒……

「嘿嘿,一旦入陣,想要出來,最起碼也要三個月的時間,小傢伙,這些靈果靈酒,你可隨意享用,老身還有些事情,過段時間再來看看吧!」

聲音落下的同時,整個身影緩緩變淡,最終消失無蹤。

見狀,阿獃望了望呼嘯不休的陣法,又望了望面前琉璃台上擺放的各種靈果、靈酒,眸子中的戒備之意緩緩淡去,取而代之的卻是一抹貪婪之意,咂了咂嘴,毫無顧忌的大快朵頤起來。

然而,就在靈酒入腹僅僅一炷香后,阿獃眸子中忽然閃過一抹迷離之意,如同喝醉了酒般,搖頭晃腦的倒在地上。同時,一道淡藍色的身影緩緩現身,正是剛剛離去的藍狐妖祖。此刻,藍狐妖祖的面上透出一抹毫不掩飾的貪婪之意,嘿然一笑,直接化作海狐本體模樣,大口一張,一道陰氣從口中噴出。

就在這道陰氣脫口而出的同時,藍狐妖祖好似瞬間失去了所有的精氣神般,如同木雕一動不動,陰氣凝聚,化作一道百眸鬼影。

眼前鬼影通體黝黑,除了有著一顆人類的頭顱外,整個脖頸之下盡數被眸子填滿,這些眸子大小不一,色澤不同,無數慾望念頭從中洶湧而出,如同百道破碎的魂體強行雜糅在一體般,混亂無序。

隨著頭顱上一雙深綠色眸子睜開,原本散發著各種念頭的眸子好似受到了驚嚇般,紛紛閉起,頃刻間,四周無數念頭滌盪一空。眼前深綠色澤的眸子似乎有著清醒的意識,緊緊盯著陣法中的孔虎,片刻后,眸子虛眯,無數深綠光點從雙眸中緩緩盪出,最終雜糅一體,化作一道指蓋大小的深綠色光團,一道似「屮」的符字從光團中若隱若現。

就在這團綠芒出現的瞬間,原本深綠色的眸子再次閉起,同時,百眸鬼影重新遁入藍狐妖祖口中。指蓋大小的暗綠色光團則是飄飄渺渺的朝著陣法內緩緩落去。

陣法當中,七十二種妖祖元髓點化為絲絲縷縷的霧氣,從周身億萬毛孔中鑽入肉身,滲透到骨髓當中,與此同時,無數雜魂殘念隨著這些元髓侵入血脈,同三十六道念頭攪和在一起,在孔虎體內橫衝直撞,最終化作一股,朝著紫府眉心洶湧而去。

這些念頭並非魂體,也沒有自主意識,完全是一種執念凝聚而成,無形無質,卻能侵入心神,一旦心神失守,即便實力再強,也只能變成一具行屍走肉。對於這種念頭的可怕,孔虎心頭十分清楚,若是沒有特殊手段的話,想要防禦這種念頭的襲擊幾乎沒有任何可能,當初道體在襄助符昀施展「引魂決」之時,曾經沾染上一道「怒念」,就是這道念頭,讓彼時的孔老三差點萬劫不復,最終還是在那神秘符文劍胎的幫助下才將之磨滅。139中文

此時孔虎的實力雖說要比當初的孔老三厲害了無數倍,不過對付這種念頭,單憑自己現有手段的話,同樣無濟於事,不過既然獸皮卷中記載了這套「七十二天妖聚髓煉骨大陣」,定然是有著解決的辦法。

體內,血河咆哮,無數肉眼、甚至神念之力無法察覺的念頭裹挾其中,順著體內浩蕩的血河,朝著紫府的方向蜂擁而去。此時此刻,明顯已經到了最為緊要的關頭,以孔虎如今肉身的強橫程度,元髓入骨的痛楚已經完全能夠抵禦,甚至遠遠達不到自己能夠承受的極限,不過對於這些雜魂殘念,除了依照獸皮卷上所言,以血骨做爐,熔煉這些殘念外,還真沒其他什麼辦法。

「成敗在此一舉!」

孔虎心中一動,紫府當中,虛虛渺渺的神魂之力瞬間分成無數份,凝聚成一道道巴掌大小的神魂本源,朝著周身血骨中滲透而去。

以神魂本源侵入血骨元髓,激活元髓中蘊含的妖祖精元,引導這些無法無天的雜魂殘念湧入血骨當中,繼而以神魂之力將血骨封存,待到妖祖元髓完全煉化后,再以本身的神魂之力水滴石穿般的一點一點將這些雜魂殘念徹底磨滅,這個過程極為漫長,最起碼也是百年之久。

元髓,妖祖骨脈中的精華所在,特別是修鍊了千年萬年的妖祖,體內元髓如漿如汞,蘊含著一身的血肉精華所在,隨著這些元髓緩緩融入肉身當中,孔虎明顯感覺周身肉骨正經歷著一些不可思議的變化。

瑩白肉骨好似染上了一層血色,原本三十餘丈的妖身本體此時此刻竟縮小了五分之一左右,不過整個肉身的重量卻是急劇增加,青玉磨成的地面上,以孔虎為中心,裂開道道蛛網般的龜裂。

見到這一幕,陣法之外,藍狐妖祖面上露出一抹明顯的驚容,隨即便呵呵一笑,「好好好,不愧是妖僵之體,這麼快便達到了骨脈如山的境地,看來還真有希望成功煉入那「搬血神丹」,呵呵,千萬不要讓我失望啊!」

藍狐妖祖喃喃道,聲音中透出一抹前所未有的振奮之意。

時間緩緩流逝,陣法當中,原本的殘魂虛影盡數消失不見,就連氤氳如霧的元髓也已經變得極淡,此刻,孔虎的身影已經再次恢復三十餘丈大小,渾身血氣氤氳不定,億萬毛孔中,無數血氣化作各種異獸,破滅不定,同時,道道散亂無章的念頭彌散四周,剛剛出現,便被這些血氣盡數吞沒。

「不錯,道友如今這具肉身,恐怕比一座石山還要厚重,倒是可以試試煉丹入體了!」

藍狐妖祖的聲音緩緩傳來,四周封印的陣法好似被某種力量破開了般,三十餘丈的陰彪身影頓時暴露在空氣中,只是此刻孔虎的狀態非常奇怪,好似肉身被禁錮了般,一動不動,指蓋大小的深綠色光團緊緊貼在眉心,好似世俗間那些中了定身符的殭屍般,極為詭異。

「這是……詛咒本源?!」

絲絲縷縷的神念之力從孔虎身上傳盪而來,化作音波,攜帶著一抹明顯的驚愕憤怒之意,朝著藍狐妖祖洶湧而來。

異界小賣鋪 「哦?被「惡屠歸身咒」控住肉身,竟還能凝神傳音?道友的實力果然駭人至極。在這下界也算不錯了,不過有一點你可說錯了,這道綠芒並非詛咒本源,僅僅只是老身從葬仙洞中僥倖得到了一縷沾有本源之力的咒術虛影罷了,用完這一次,便要煙消雲散了!」

藍狐妖祖搖了搖頭,語氣間十分可惜。 「你想怎樣?」

孔虎語氣簡單而直接,有限的神念之力朝著四周瘋狂探去。

「嘿嘿,以後你就知道了!」

藍狐妖祖僅僅說了一句便不再多言,對於孔虎神念的窺探也沒有絲毫阻止的意思,大口一張,七十餘枚散發著強烈靈力的靈石穩穩落在近前,隨著藍狐妖祖妖指輕點,淡藍色的靈力裹著這些靈石,朝著移靈大陣陣眼中、那些通體黝黑、渾身散發著濃烈陰氣的異獸口中彈射而去。

吞噬了極品靈石,這些異獸宛若活過來了般,雙眸血紅,渾身陰氣大盛,大口一張,濃烈的陰氣如潮湧,沿著腳下拓印的陣法紋路,朝著中心處急速匯聚,化作一道百丈大小的陰氣圓球,滴溜溜的懸挂在半空中。

見狀,藍狐妖祖滿意的點了點頭,狐眸細細的眯起,繼而手掌一番,面前頓時多出了足足千餘種見所未見的靈材,以及數百隻拳頭大小的瓶瓶罐罐,想也不想,直接朝著百丈大小的陰氣圓球中投入而去。下一刻,原本已經濃烈異常的陰氣圓球好似沸騰了般,陰氣滾滾,隱隱間透出幾分藍色、血色。

藍狐妖祖嘿嘿一笑,朝著孔虎的方向望了一眼,眸子中閃過一抹熱切,不疾不徐的從腰間扯下一隻藍色貝殼,輕輕一揚,貝殼大張,一尊僅僅巴掌大小的藍色冰棺落在眼前。

這尊冰棺剛剛出現,空氣中陡然蔓延出無數大小不一的藍色冰凌,就連原本急速滾動的陰氣圓球似乎也受到了不小的影響,急速凝滯起來。

見到這尊冰棺,孔虎瞳孔猛地一縮,腦海中不自覺的想到當初靈冢之地時,那位神秘之極的越師叔以玄冰打造的冰劍,不過與眼前這尊淡藍色的冰棺相比,當初那冰劍散逸出的極寒之力如同螢火與浩日般,根本不可同日而語。

「萬載玄冰,嘿嘿,以這件棺木承載道友的肉身,也不算辱沒閣下了!」

藍狐妖祖說著,體內靈力瘋狂催動起來,朝著巴掌大小的冰棺洶湧而去,下一刻,冰棺迎風暴漲,化作三十餘丈大小,輕輕一扣,便朝著孔虎頭頂橫壓而來。

眼睜睜的看著眼前一幕,卻沒有絲毫辦法,體內神魔血脈已經催動到了極致,只是肉身和血脈、神魂的聯繫好似被某種古怪的力量掐斷了般,根本毫無所動。直到整個三十餘丈的陰彪妖軀躺在冰棺當中,孔虎才有種刀俎魚肉的感覺。

此時此刻,孔虎心頭充斥著無盡的驚怒之意,更多的則是悔恨、懊惱,當初斬殺那位實力驚人的鰉天妖祖后,自信心空前膨脹,自以為站在了世間巔峰,沒了之前那種剛剛踏足海域時小心翼翼的態度,此刻再後悔已是無用。

修仙界中危機遍布,手段詭異莫測,特別是在這無垠海域當中,各種潛伏的危險讓人防不勝防,儘管從當初答應藍狐妖祖的那一刻起,孔虎心頭已經意識到了不對勁,不過仗著對自己實力的自信,根本未曾將這位妖祖放在眼裡,以至於落到了如今這幅局面。

腦海中急速思索著對策,神念之力朝著四周瘋狂蔓延,只是還有所動作,整個冰棺直接被藍狐妖祖推入那陰氣圓球當中,剛剛入內,便被這些陰氣直接吞沒。

「九九八十一天,老身還是先去將那塊「深海精金」取回吧,道友就在這裡好好養身吧!」

藍狐妖祖聲音落下的同時,已經化作藍芒朝著洞府外疾馳而去。

冰棺當中,孔虎眼睜睜看著這些陰氣從七竅中鑽入自己體內,卻沒有絲毫感覺,既感覺不到疼痛,也感覺不到冰寒,如同被剝離在肉身之外般,這種感覺極為荒誕。

「遠古巫族七大詛咒之力,果然各個邪異非常,這「惡屠歸身咒」也不知與我的「幻滅心咒」孰強孰弱!」

這一刻,孔虎心思飄渺,全然忘記了此時身處的險境。

約莫十多天後,就在孔虎魂思不屬間,耳邊好似傳來一道似有若無的聲音,只是有著冰棺、陰氣的阻隔,有些聽不大清。就在孔虎心頭有些患得患失,懷疑自己出現幻聽時,又是一道真真切切的聲音遙遙傳來。七號

「這是……墨姑娘么?!」

孔虎心中一動,想也不想便將神念之力凝聚而起,只是剛剛穿透冰棺,便被四周無盡的陰氣完全吞噬,根本傳遞不到外界。

「咦?你這丫頭,怎麼回到這裡來了?秋雨妹妹和蜓丫頭也一起來了么?」

就在孔虎想方設法聯繫對方時,藍狐妖祖的聲音清晰無比的穿透而來,冰棺當中,孔虎心頭狠狠一沉,極力想要掙脫四周的枷鎖,卻無論如何破開不得。

「見過藍狐前輩,秋雨前輩和青蜓姐姐有些事情,需要返回七彩風蝶族中一趟,我是偷偷跑出來的,想要見孔前輩最後一面,不知孔虎前輩去了哪裡?」

墨瀝兒的聲音似有若無的傳遞而來,讓孔虎心頭無端端的生出些許溫潤,此時此刻,哪裡還不明白這女孩的心思。

「哦?呵呵,孔道友若是知道你這丫頭滿心牽挂於他,此生倒也沒什麼遺憾了,你放心好了,既然是蜓丫頭的姐妹,也叫我一聲藍狐姑姑好了,等到姑姑將孔道友的肉身佔據后,便會將你們兩個的神魂做成燈芯,永生永世不分彼此,呵呵!」

藍狐妖祖聲音不大,卻讓陰氣中的孔虎渾身大寒,墨瀝兒更是尖叫一聲,想也不想轉身便要離去,只是還未遁出三丈遠,便被一股力道生生擒下,於此同時,一聲慘烈到極點的痛苦聲遙遙傳來。

這一刻,孔虎只感覺心頭滴血,不用想也知道這位墨瀝兒定然遭到了不測,此刻孔虎內心瘋狂咆哮,極力想要調動體內滾滾血氣,破開周身束縛,只是根本毫無用處,肉身依舊如同一具軀殼,如論如何操控不動。

「嘿嘿,是時候加點料了,希望閣下來生不再遇到本君!」

外界,藍狐妖祖聲音落下的同時,孔虎陡然察覺到了什麼,眉心處,深綠色的光團熾光大放,同時,一股滅絕之意從中散逸而出,隱約間,一道似「屮」的符字朝著紫府中緩緩落去。

「爾敢!」

這一刻,孔虎明顯察覺到了什麼,神念之力化作音波,瘋狂涌動,只是下一刻,隨著光團爆裂,「屮」字元文攜帶著一股破滅之力,狠狠撞擊在紫府妖嬰當中,下一刻,妖嬰如同瓷娃娃般,轟然破碎,無窮無盡的本命精血化作滾滾元氣,朝著肉身四肢澆灌而去。

元嬰破碎的同時,神魂本源同樣受到了極大的重創,然而,就在本源神魂即將隨著破滅的元嬰散去之時,本源中心處,一道隱隱約約的「符文劍胎」緩緩浮現,好似一塊磁石般,牢牢吸附著這些散漫的神魂之力。

雖說不至於讓孔虎當場魂飛魄散,不過神魂重創之下,幾乎無法凝聚成實體,這般受挫,將孔虎先前滋生的種種自大狂妄的心態打擊的支離破碎。

此時此刻,孔虎本命意識依附於「符文劍胎」之上,依舊清醒著,下一刻,好似福至心靈般,一篇名為「洞玄一氣吞天訣」的功法神通悄無聲息的出現在靈台深處,如同來自血脈的傳承般,根本無法忘記。

「這是……陰彪一族隱藏於本命血脈中的傳承功法?!」

孔虎喃喃道,語氣間透出一抹不可置信之意,誰能想到,元嬰破碎,神魂重創的情況下,隱藏在元嬰中的陰彪本命精血被激發,凝聚成這麼一套功法,這難道便是所謂的因禍得福?只是此刻孔虎神魂已經衰敗到了極點,小心翼翼的隱匿於紫府當中,不敢有絲毫大意。

沒了「惡屠歸身咒」的壓制,孔虎終於能夠清晰無比的感受到體內的狀況了,本命元嬰中,浩蕩無窮的本命精血化作滾滾元氣,沖入血脈、骨骼、內腑,以及每一寸肌理當中。

同時,陰氣夾雜著各種靈藥凝聚成的汁液,以及一些金屬材料,如深海精金等,利用萬載玄冰的滾滾寒氣,將這些材料一點點的融入到肉身當中。

孔虎眼睜睜的望著眼前一幕,敲碎元嬰,利用元嬰中蘊含的磅礴元氣滋養肉身,輔以各種靈液、精金等金屬材料,這哪裡是在煉體,分明是在煉器! 將肉身煉成寶器,這個過程足足持續了三個月之久,靈台當中,孔虎守著最後一點意識,冷靜之極的望著眼前一幕。隨著藍狐妖祖添加的材料越來越多,孔虎能夠明顯察覺到這具肉身已經有了一個「質」變化。

隨著時間的推移,三十餘丈的妖軀還在不斷變大,與此同時,身外萬載玄冰凝聚的冰棺同樣增長到不可思議的程度,最終停滯在百丈大小。冰棺當中,陰彪肉身如同一件被凍結的標本,渾身透出一種冰冷的質感。

「嘿嘿,這具肉身祭煉到如此地步,應該萬無一失了吧?!」

藍狐妖祖口中喃喃道,聲音中透出一股模糊的肯定,同時,手掌一翻,手中頓時多出一尊藍濛濛的銅盒,眼前銅盒巴掌大小,形似棺木,四周符文幽幽,明顯是設下了極強的禁制。

藍狐妖祖不再遲疑,張口間,一團精血噴涌而出,化作一道道古怪神秘的血色符文,分成三十二股,朝著銅盒四周緩緩落去,隨著一陣「咔嚓」聲起,一股同樣的極寒之力從中蔓延而出,銅盒當中,淡藍色的萬載玄冰中心處,一團櫻桃大小,通體冰藍,散逸著強烈空間波動的丹丸靜靜的躺在其中。

單以肉眼望去,根本察覺不到丹丸的存在,就在這團丹丸暴露在空氣中的瞬間,銅盒包括其內的萬載玄冰好似被某種極致的力量捲曲摺疊了般,四周空氣微微一盪,如同鏡子般支離破碎開來,其中瀰漫著濃烈的空間之力。

「不愧是「搬血神丹」,若是這具肉身還不行的話,恐怕這世間,再也沒有第二具肉身能夠承載了!」

藍狐妖祖口中喃喃道,聲音中透出濃烈的期待,手掌揮動間,這團散發著強烈空間波動的丹丸便朝著萬載玄冰封印中的孔虎肉身緩緩落去。

丹丸入口,孔虎只感覺五臟六腑好似被一雙大手狠狠捏住了般,不斷地扭動拉扯,這種感覺痛到了極致、難受到了極致、一股強烈的噁心之意從心底蔓延開來。

不過在藍狐妖祖心底,自己早已經魂飛魄散了,即便此刻正經歷著難以想象的煎熬,孔虎依舊不敢有絲毫表露,神魂當中,六識封閉,徹底斷絕和肉身的聯繫。

此時此刻,藍狐妖祖死死盯著眼前這具「軀殼」的反應,面上掛著緊張、期待的神色。神丹入腹,最終停滯在心頭上方,這一刻,一股強烈的死亡之意籠罩四周,只是在孔虎心底,一切只能交給天意,即便這具肉身就此隕滅,也不能讓眼前這位明顯被雀占鳩巢的藍狐妖祖發現絲毫端倪。

心血涌動,一點一滴的將這團冰藍色的丹丸緩緩裹起,這個過程極為漫長,如同扇貝磨礪砂石般,極致的痛苦中,孕育著一種涅槃后的新生。

隨著血脈一點點的侵蝕,外界,藍狐妖祖眸子如銅鈴,瞪得滾圓,張口間,三千餘道散發著不同種類海域妖族的精血如點點紅光,布滿四周。

「去!」

隨著一聲令下,三千餘種本命精血一股腦的朝著妖僵心頭蜂擁而出,剛剛來到近前,心口上,一點黑洞悄無聲息的浮現而出,如同吞噬一切的巨口般,僅僅半盞茶的功夫,已經將這三千團血脈盡數吞沒。

藍狐妖祖微微鬆了口氣,只是臉上的神色越發緊張起來,根本不敢有一絲一毫的鬆懈,然而,某一刻,就在藍狐妖祖心頭微定,似乎已經勝券在握的關鍵時刻,眼前這具肉身忽然裂開一道細不可查的血紋。

見到這一幕,藍狐妖祖面色一凝,神色大沉,只是此刻除了默默觀察外,沒有任何辦法,隨著第一道血紋的出現,整個肉身好似碎裂的娃娃般,布滿了指長的裂紋,撕裂處,有著一層陰氣阻隔,倒也沒有鮮血流出,不過此刻看來,這具肉身明顯已經撐到了極限,或許下一刻便要碎裂開來也說不定。

此時此刻,要說最緊張的,無疑便是藍狐妖祖,足足十天時間,這期間,藍狐妖祖雙眸幾乎沒有離開過這具軀殼片刻,直到最終四周陰氣消散,肉身穩固下來,才長長鬆了口氣,同時,一抹狂喜出現在藍狐妖祖臉上。唯美

「成功了?不可思議,當真不可思議,沒想到這葬仙洞中遺留的煉丹入體之法竟然是真的,萬妖之祖,本君竟然親手締造出一位萬妖之祖,哈哈哈哈……」

藍狐妖祖好似瘋了般,手舞足蹈,興奮的大吼大叫,足足半個時辰后,才緩緩平復下來,只是面色漲紅,顯然內心仍舊處於激動當中。

「這具肉身是本君的了!」

片刻后,眸子中的貪婪之意毫不掩飾的表露而出,同時,大口一張,一道灰濛濛的陰氣從口中噴出,陰氣凝聚,化作一道百眸鬼影。

眼前鬼影也不知是何來歷,剛剛現身,百道形態各異的眸子緩緩睜開,無形無質的念頭蜂擁而起,給人一種心神雜亂之感。隨著頭顱上一雙深綠色的眸子緩緩睜開,脖頸之下,無數眼眸隨即閉起,同時,陰氣鬼影重新凝聚成一團,朝著孔虎口中飛馳而去。

鬼影入體,剛剛出現,便四處探查起來,骨肉、血脈、內臟,最終彙集在心口處,同時,一道濃烈的興奮之意從陰氣鬼影中散逸而出,隨即,鬼影不再遲疑,直接朝著孔虎紫府眉心處蜂擁而去。

紫府當中,孔虎明顯察覺到了什麼,感受著神魂中心處那道神秘之極的「符文劍胎」,眸子中透出一絲希冀。

「咦?你竟然還存在著? 你真是個天才 沒有魂飛魄散?!」

紫府當中,鬼影緩緩現身,百道眸子同時暴睜,死死的盯著孔虎的方向,一聲驚疑從後者身上傳遞而來,「罷了,既然沒死,就成為我的一部分吧!」

鬼影利嘯一聲,大口一張,直接便將孔虎神魂本源吞入腹中,然而下一刻,卻忽然扭曲起來,整個陰氣鬼影好似被某種異力生生撕裂了般,百道眸子同時暴睜,目光中充斥著前所未有的恐慌之意,頃刻間,鬼影撕碎,無數鬼眸極力掙扎,卻如同陷入了深海漩渦當中,朝著內部瘋狂塌陷。

「怎麼可能,你是逆道……」

彷彿見了鬼般,鬼影當中,一道極度不可思議的聲音遙遙傳出,只是還未說完,便戛然而止,百道眸光瞬間湮滅,化作最為純粹的神魂本源,被孔虎吞沒殆盡。

紫府當中,吞噬了大量的神魂本源后,原本已經潰散的神魂之力重新凝聚,化作本體模樣,只是此刻神魂凝聚成的本體卻沒有急著離開,緩緩閉目,似乎在體內感應著什麼。

心臟中心處,一柄完全由星光符文凝聚成的小劍靜靜的溫養其中,更確切的說,應該是溫養在搬血神丹凝聚的空間當中,似乎在以萬妖血脈滋養自身,給人一種霸道邪惡之感。

「這是……」

片刻后,紫府當中,神魂小人睜開雙眸,目光中涌動著一抹激動之意。

自從這些符文星光裹著自己的靈魂經歷輪迴,降生到這片世界后,便一直伴隨自己成長。從最開始的散亂星光,到後來的符文劍胎,直到今天才堪堪凝聚成形的「符文小劍」,雖說不知威力如何,不過見識到這些符文星光的神秘霸道后,對於小劍的恐怖,孔虎根本沒有絲毫懷疑。

不過在試驗了無數方法手段,符文小劍依舊如磐石般隱匿神魂深處一動不動后,孔虎也只能無奈放棄,如今之際,卻是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整座青玉洞府此刻已經支離破碎,七十餘頭半人大小的異獸通體碎裂,化作一地黑鐵碎片,地面之下,無數裂痕宛若耕地般,給人一種慘烈的感覺,只是此刻孔虎的目光並未注意到這些,雙眸微紅,死死的盯著那道被丟棄在一旁,宛若破布娃娃般的倩影。

「既然已經走了,何必再回來?!」

孔虎口中喃喃道,心中宛若被某種情緒觸動了般,眸子殷紅,望著眼前人影的目光中充斥著前所未有的憐惜之意,同時,細密之極的神魂之力從體內緩緩盪出,朝著四周仔仔細細的搜尋起來。

足足一炷香后,原本閉目的孔虎陡然睜開雙眸,曲指一點,一團血光從指間彈射而出,片刻后,裹著一隻瓷瓶倒卷而回,瓷瓶中,淡淡的神魂之力氤氳成霧,卻沒有絲毫意識的存在。

「神魂破碎,意識泯滅……罷了,既然你是為我而來,我孔虎即使上天入地,也一定將你救活!」

說著,一手抱起墨瀝兒,隨手一點,原本萬載玄冰凝聚成形的百丈棺槨已經縮小到常人大小,將墨瀝兒的肉身置於其中后,左掌掌心輕輕一拂,一點「乂」字元文凝聚成形,穩穩的落在冰棺之上,繼而大口一張,直接將這具冰棺吞入腹中。

同時,斬靈小劍飛馳而出,輕輕一點,便將瓷瓶斬裂開來,就在墨瀝兒破碎的神魂即將散去之時,青光一卷,一滴不剩的將這些殘魂捲入劍身當中,如同剛剛一般無二,被孔虎以幻滅心咒徹底封印。

直到此刻,孔虎才輕輕鬆了口氣,目光最終落在那位藍狐妖祖身上,此時此刻,這位妖祖已經完全化作一具軀殼,見狀,孔虎也不含糊,雙指一點,一團血焰浮現而出,不過半盞茶的功夫,藍狐妖祖的軀殼已經化作一團灰燼。

做完這些,孔虎望了望四周,最終捲起仍舊沉睡不醒的阿獃,駕馭遁光,朝著碧水境外疾馳而去。

距離碧水境西南約莫三百萬裡外,有著一座海面浮山,山高七百丈,腹內中空,九座峰頭彼此交錯,如同橫亘在大洋中的九條蛟龍,不知存在了多久。

九盤山,便是這座浮山的名字。

當然,這座浮山並非天生如此,原本也是位於海底深處,乃「浮遊真蚯」一族的棲息之地。不過隨著「浮遊真蚯」繁衍越來越多,整個巨大的山體逐漸被掏空,最終被海水洋流之力卷到海面之上。或許是不適應海面上的環境,原本繁盛一時的「浮遊真蚯」最終消失無蹤,只余這麼一座光禿禿的海面浮山飄搖於此。

山巔之上,五道妖者的身影迎風矗立,其中兩位明顯來自同一海族,身長十丈,銅身鐵骨,脖頸之上,則是兩個巨大的蝦腦袋,渾身妖氣瀰漫,融丹初期的威壓沒有絲毫隱藏;左側山頭,則是一位雙眸血紅、黑毛如鐵、長尾纏腰、兩片似鰭似翅的肉翼、渾身散發著強橫暴躁氣息的類猿海妖,赫然也是融丹初期的境界。

除了這兩位外,最右側,則是一位海蛇模樣的妖者,身長足有近百丈,盤繞山巔,強橫之極的威壓籠罩四周,這位海蛇妖祖,也是這裡實力最強的一位,已經達到了融丹後期之境。

四位大妖環繞的中心處,則是一位與普通人族大小一般無二的妖者,人首妖身,臀三尾,眸子下方,點著細小之極的銀色鱗片,氣息不強,僅僅只有九階左右的實力,此刻,這位長著人族少女頭顱的三尾妖者眸子中帶著一抹明顯的急切,似乎十分焦急。

「哼,距離約定的最後期限已經過去三天了,看來那位道友是不會來了,既然如此,就我們幾個吧,有老祖在此,你這丫頭還有什麼不放心的!」

就在這時,盤桓在山頭之上的海蛇妖祖緩緩開口道,聲音不大,卻攜帶著一股令人無法抗拒的威壓。

見狀,那位海猿妖者同樣點了點頭,「蝰道友說的不錯,憑我們幾位妖祖的實力,那「神諭山」即便再兇險,也能護你從容走脫,不必擔心!」

聞言,少女妖者眸子一暗,抿了抿唇,最終緩緩點了點頭,「既然那位前輩不能及時抵達,我們這就……」

少女妖者的聲音清脆如鈴,這般嬌柔軟弱的神態模樣,倒是與人族那些養在深閨中的小姐極為相似,只是還未說完,眾妖陡然察覺到了什麼,一個個的朝著虛空望去,萬里無雲的九霄之上,黑影疾馳,朝著這個方向疾馳而來。酷文

虛空妖者虎頭麟身,額生獨角,雙翼鋪展之下,如垂天之雲,橫壓百丈,在日光的映襯下,妖身上涌動著淡淡的金屬光澤,給人一種堅不可摧之感。

「諸位,孔某有些事情耽擱了,還望諸位不要見怪!」

聲音落下的同時,百丈妖軀已經來到近前。此時此刻,即便實力最強的海妖也是瞳孔猛縮,臉上透出一抹明顯的忌憚之意,眼前這頭虎妖威壓之強,幾乎是平生罕見,也不知是什麼來路。

「呵呵,能和道友同行,也是我等的榮幸,多等些時日倒也無妨!」

蛇妖緩緩開口道,聲音中透出一抹明顯的討好之意。

聞言,孔虎不置可否,最終目光一掃,落在下方少女妖者身上,沉吟片刻,妖軀周身血光浮動間,竟急速縮小起來,不過三個呼吸,已經和少女妖者一般無二。

「先前交易會上,你說手上有「幻元金髓」的消息?」

神念波動間,孔虎的聲音悄然入耳。 異常命運見聞錄 聞言,少女妖者急不可耐的點了點頭,眸子中涌動著一抹希冀之色,「怎敢欺騙前輩,晚輩這裡的確有那靈物的消息,不過在此之前,還望前輩隨婉兒一起,前往「神諭山」一趟,屆時不管婉兒的事情能否成功,「幻元金髓」的消息定然雙手奉上,前輩弱不放心的話,婉兒願立下心魔大誓。」

直到此刻,少女妖者眉目間才燃起一絲希望,不待孔虎答應,已經以血立誓,這般模樣,倒是誠意十足。

聞言,孔虎自無不可的點了點頭,瞥了一眼對方,「老夫可以隨你前往「神諭山」,不管你有什麼要求,老夫必會鼎力相助。不過,我們之間的條件需要改變一下,一旦到達「神諭山」,「幻元金髓」的消息便要毫無隱瞞的交給老夫。另外,老夫雖說不知你的目的是什麼,不過此行但凡有任何危險,在力所能及的範圍內,老夫倒是可以照料一二,不過一旦危險過大,我們便各安天命,這個條件,你可答應?」

孔虎面上沒有絲毫表情,語氣冷漠,更沒有大包大攬,不過這般表現,反而是讓少女妖者放心不少,眉目彎彎,清秀的面容上少有的透出一絲喜意,「晚輩答應,若是前輩方便的話,我們這就出發吧?」

孔虎自無不可的點了點頭,目光掃過眾妖,最後在那位海猿妖者身上頓了頓,面上露出一抹意外之色,卻也沒有多說什麼。

說話間,一行六人已經化作流光,朝著西南疾馳而去。

===================================

與此同時,遠在不知多少億萬里之外,茫茫無盡的西嶺妖洲深處,魔體孔飛已經來到了一個奇異之極的世界。

其大無外,其小無內;凡所有相,皆是虛妄。

眼前世界並非真實的世界,只是一段段記憶片段組成的碎片,這些記憶片段全部都是裂天妖神曾經經歷過、並且記憶深刻的一些場景。凡是來到這「夢域空間」的神魂,都會被強制封印在某一段記憶碎片中,隨即幻化成記憶中的人或物,重新經歷裂天妖神所經歷過的一切,一旦在記憶中隕滅,或者破不開這段記憶的枷鎖,便會沉淪在這片記憶碎片中,再也無法走脫。

浩如煙海的記憶碎片,透出種種酸甜苦辣令人難忘的種種經歷。此時此刻,魔體孔飛以虛影存在於記憶之外、本不應該存在的「空間」中,以第三者的角度,靜靜地望著眼前一幕。在孔飛眼中,無數的記憶碎片既真又假,宛如七彩的夢幻泡影,每一隻泡影中,都透出強烈之極的情緒波動。

想了想,孔飛忽然有了個大膽的想法,微微沉吟,便化作一道幽光,悄無聲息的遁入其中一隻最小、透出濃濃絕望的泡影中。白山黑水,毒瘴遍布,無數手臂粗、長著倒刺的荊棘藤條如一張張大網,蔓延在這深山大澤當中,幼小的狼崽兒沒命奔逃著,身上血肉倒卷,被堅硬的藤條划拉出大片大片的血痕,口中發出絕望之極的嗚咽聲,除了這小傢伙外,四周還有許多體格如牛、氣息兇悍的同類,只是所有妖者都在沒命狂奔著。

身後虛空,一隻只雙翅橫展足有四五丈大小、銀羽如鐵、戾氣驚人的妖禽緊追不捨,四周不斷有同類被這些妖禽抓上了天,發出凄慘之極的狼吼聲。

實在……

《塵爐》第五百三十章:記憶中的夥伴 眼下是最後一道記憶泡影,也是所有泡影中最大的一道,當看清眼前情景后,孔飛心中一動,明顯想到了什麼,眸子中透出幾分興趣之意,「這便是三萬年前魔劫的最終一戰么?」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