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門雲起在歐陽少傑的肩膀上拍了拍說道,“怎麼來得這麼晚?”

歐陽少傑嘆了口氣,“今天被老爸狠狠的罵了一頓,在家閉門思過,這不是剛剛溜出來嗎?”

歐陽少傑不敢把此前用他的名號向李文強要名片的事告訴西門雲起,那事對他的震撼還是很大,現在都還沒有緩過來。

西門雲起沒有看到歐陽少傑老爸,問道,“怎麼沒有看到你爸?我可是給了你們兩張邀請函啊。”

歐陽天啓的身份有點特殊,對西門雲起來說,說不定以後能夠用得上,所以他發了邀請函。

歐陽少傑笑着說,“我沒有跟我爸一起來,他應該晚點會到,要不我在這裏等他,你忙你的,不用管我。”

西門雲起點了點頭,自顧自的忙去了。

歐陽少傑一臉惆悵,皺着眉頭,想着這一次宴會應該能夠看到很多美女,到時候一定要挑一個。

此前那個女人因爲他沒有把門票最終搞到手,所以直接翻臉不認人,理都不理歐陽少傑。

這讓歐陽少傑很火大。

一輛寶馬停在了酒店門口。

歐陽少傑看了一眼,一臉不屑。

這種場合,都是開着豪車來的。

一個幾十萬的寶馬,竟然還好意思到這種場合來。

隨後看到凌羽楓扶着蘇妲己下了車。

一看到蘇妲己,歐陽少傑的眼睛就瞪直了。

這簡直就是仙女下凡呀。

歐陽少傑呆呆的站在原地,嘴裏不停的嘖嘖,“美啊,美啊。”

隨後腦袋裏開始了齷齪的想法。 想象着如果能夠跟蘇妲己睡到一起,那種感覺可真是美輪美奐,無法形容。

他的腦海中不停的閃過各種念頭,都是猥瑣的想法。

凌羽楓和蘇妲己走進了大廳。

一進大廳,所有人的目光瞬間定在了蘇妲己身上。

蘇妲己今天晚上確實美不勝收,再加上蘇妲己本身就是一個很有氣質的女人,讓現場所有的人都瞬間迷住了。


蘇妲己拉了凌羽楓一下,小聲的說道,“人好多,連個認識的都沒有。”

凌羽楓笑了笑說道,“大家都是從不認識到認識的,新朋友嘛,就是這樣。不要着急,等一會我的人來了,我讓他幫着介紹一下。”

凌羽楓說道正是西門小鳳姐弟。

李小妹跟在身後,一直不停的東張西望。

凌羽楓笑了笑說道,“別看了,這裏的東西隨便吃,不要錢的。”

李小妹聽到這話,眼睛一亮,朝着凌羽楓吐了吐舌頭說道,“姐夫,誰說我是專門找吃的,這麼高檔的場合,我肯定要把我的氣質體現出來。”

說完,李小妹就跑到了自助區,一臉開心。

歐陽少傑已經跟着蘇妲己他們進來了,兩隻眼睛緊緊的盯着蘇妲己,根本從蘇妲己身上移不開。

看到西門雲起過來,小聲的對西門雲起說:“西門雲起,你看到那個美女了嗎?以前怎麼沒見過他?他是江海市哪家的?”

西門雲起看了一眼,搖了搖頭說道,“我也不知道,看上去挺陌生的。”

隨即看着歐陽少傑的眼睛,笑着說道,“歐陽少爺啊,你不會看上了吧?”

歐陽少傑嘿嘿笑了笑說道,“還是兄弟懂我啊,沒錯,剛剛在門口,第一眼看到她,我就被迷住了,從來沒見過氣質如此好的女人。她絕對是天女下凡。不過我看她來的時候,坐的車只是幾十萬的寶馬,應該不是什麼大家族的。”

西門雲起點了點頭說道,“你猜對了,江海的大家族沒有這號人物。”

聽到這話歐陽少傑,心裏更加有底了。

他敬了西門雲起一杯,說道,“兄弟,這一杯我敬你,有空的話,我再好好的請你吃一頓。”

西門雲起笑了笑,沒說什麼,轉身去招呼其他人了。

歐陽少傑端起一杯紅酒,走向了蘇妲己。

到了跟前,很有禮貌的說道,“你好,我叫歐陽少傑,想問一下小姐的芳名。”


蘇妲己正在跟凌羽楓聊天。

突然聽到這個聲音,轉頭一看,是個陌生人,但對方看上去很禮貌,她自然也不會拒絕,笑了笑說道,“我叫蘇妲己,是蘇氏公司總經理。”

歐陽少傑聽到這話,心中更確定,他在江海市從來沒聽說過蘇氏公司,應該只是一個小公司,更加談不上什麼大家族。

但歐陽少傑在這種場合混的很久了,客套話有一堆,笑着說,“我聽過蘇氏公司,很不錯的一個公司,我們家也是做生意的。 二婚難營:總裁侃侃而來 ,我們可以合作。”

凌羽楓和李小妹此時看向了歐陽少傑,然後兩個人又互相看了一眼,從對方的眼神中,就能夠看出來,他們兩個人有相同的想法。

青春如血

蘇妲己笑着說,“我先謝謝歐陽少爺了,不過畢竟是第一次見面,還不方便談合作吧?”

蘇妲己也能從歐陽少傑的表情和語氣中看出一些隨意來,她雖然很單純很善良,但並不是個傻女人。

歐陽少傑笑着說道:“沒關係的,多見面幾次,不就熟了嗎?”

說着很紳士的伸出了右手。

“蘇小姐,可以請你跳舞嗎?”

歐陽少傑追女孩子的套路已經很熟練了,他對自己的撩妹手段一直都很自信。

這時一個人擋在了蘇妲己面前,直接拒絕,“不好意思,她不會給你跳的,你還是找別人吧。”

我們都特別同情那個男配[穿書] ,看了凌羽楓一眼。

凌羽楓穿的很休閒,倒像是司機一樣,皺着眉頭,冷哼一聲,一個小小的司機,竟然敢破壞他的好事?

歐陽少傑看着凌羽楓,不屑的說道,“這裏有你什麼事啊?主人都沒有發話,你一個司機說什麼話,你有這個資格嗎?我跟蘇小姐是在談生意,如果耽誤了生意,你能負得起責嗎?讓開。”

說着,歐陽少傑就準備把凌羽楓推開。

只聽“啪”的一聲,凌羽楓給了歐陽少傑一巴掌。

歐陽少傑兩隻眼睛瞪大,不可思議的樣子,他沒想到凌羽楓說動手就動手,伸手捂着自己半邊臉,瞪着凌羽楓說道,“你竟然敢打我?一個小小的司機,竟然敢打歐陽家少爺,這不是活得不耐煩了嗎?我今天就滅了你。”

歐陽少傑有些竭斯底裏,畢竟在如此美女前面,凌羽楓讓他出醜,他一定要把這種場子找回來。

凌羽楓顯得很淡然,他根本不會理會這種小人物,拉住蘇妲己的手,就準備到一邊去。

凌羽楓對蘇妲己說道:“這些蒼蠅真煩,換個地方吧。”

蘇妲己乖巧的點了點頭。

歐陽少傑看到這裏,臉色漲紅,敢這麼罵他,歐陽少傑絕不會就此罷休。

歐陽少傑大喝一聲,“站住,誰讓你走了?”

剛剛給了他一巴掌,就想一走了之嗎?

歐陽少傑伸手準備去抓凌羽楓的肩膀,可他剛剛碰到凌羽楓,凌羽楓迅速一個過肩摔,歐陽少傑“撲通”一聲就倒在了地上。

整個現場,所有人都把目光聚焦在歐陽少傑身上。

凌羽楓順勢又踢了歐陽少傑一腳,冷冷的說道,“給你機會你就抓住,不要給臉不要臉。”

歐陽少傑一臉猙獰,現場的人物都是有頭有臉的人,凌羽楓讓他如此出醜,他怎麼會善罷甘休?

“tnnd,今天我不殺了你,我的名字倒着寫。”

歐陽少傑從地上爬起來,就準備衝向凌羽楓。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聲音響了起來。

“住手!”


西門雲起出現在現場,宴會的安保是由他來負責的,西門雲起怎麼可能看着事情失控,更加不會允許有人在他的管轄之內鬧事。 歐陽少傑看到西門雲起過來,趕緊迎上前去說道,“西門雲起,一個小小的司機,動不動就打人,他敢在這裏鬧事,說明根本不把你放在眼裏。”

西門雲起眯起了眼睛,把凌羽楓從頭到腳打量了一番說道,“司機?”

看到凌羽楓穿着很休閒的服裝,禮服都沒有穿,像這種場合,一般都要穿的很正式。

穿的這麼隨意,肯定是司機。

西門雲起臉色一沉,冷冷的說道,“不知道今天這場子是我罩着的嗎?也不打聽打聽我西門雲起的名號,就敢來這鬧事,膽子也太大了吧?”

西門雲起把凌羽楓身旁的蘇妲己和李小妹都看了一眼,都是陌生人,根本不是江海大家族中的人。

凌羽楓看着西門雲起很平靜的說道,“你有什麼名號?你又有什麼資格在我面前稱名號?”

西門雲起聽到這話,臉色難看。

所有的人都齊齊的看着凌羽楓,一臉不可思議。


他們可是知道西門雲起的身份,竟然有人敢這麼說西門雲起,那不是找死嗎?

歐陽少傑指着凌羽楓說道,“西門雲起,你看,這個傢伙太狂了,竟然敢這麼說你,一定要教訓他,如果不教訓他的話,西門家的面子何在?你的面子何在?”

現場的氣氛瞬間緊張起來。

歐陽少傑一臉幸災樂禍,他專門把西門家說出來,就算得罪了西門雲起也沒關係,但是西門家得罪了,那在江海市可就沒他的立足之地了。

畢竟西門家現在是江海市的龍頭老大。

現場的氣氛非常的緊張,所有的人都顯得有些擔憂,看着凌羽楓。

凌羽楓怎麼一點都不懂事?就算不顧及西門家在江海市的地位,那也要看在這場宴會就是西門家舉辦的。

在西門家這裏鬧事,那不是打西門家的臉嗎?

這些人卻不知道,得罪凌羽楓沒關係,但要是敢去招惹蘇妲己,凌羽楓絕對不會手下留情。

西門雲起招了招手,迅速有幾個人圍上前來。

西門雲起看着凌羽楓,冷冷的說道,“臭小子啊,你不是很狂嗎?我就要讓你看看,狂妄的下場,這裏是西門家的地盤。”

凌羽楓冷哼一聲,“西門家就很厲害嗎?我看,未必吧。”

凌羽楓一臉平靜,看到那幾個人想要動手,眯了眯眼睛說道,“真的要動手嗎?很好。”

西門雲起大手一揮,“兄弟們,上。”

那些人齊齊衝向了凌羽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