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魍魎大人!我將我的一切都獻給您!還請您一定要為我報仇!」

說完,黃泉將手中的黑色物質用力丟出,黑色物質拖著一道黑色的尾光朝著遠方飛去,黃泉也失去了最後的力氣,從空中墜落下來,在墜落的途中迅速乾枯,當落到冰樹上時已經成了一具乾屍。

「完了!這下玩大發了,沒想到黃泉這個老東西竟然還有這麼一手,天天!」

寧次張開手臂大喊一聲天天,天天立刻飛過來進到寧次的臂膀里,寧次渾身包裹著綠光朝著黑色物質追去。

寧次將速度提升到極致,在飛信的途中進入轉生眼模式,身後帶著長長的綠色尾光,速度快得匪夷所思,但就算是這樣寧次也僅僅只能跟上黑色物質,完全追不上它。

「他娘的,這玩意能飛這麼快?黃泉這傢伙到底從肚子里挖了個什麼東西出來啊?」

寧次越追越心驚,天天看著前方久久無法追上的黑色物質,臉上露出自責的表情。

「寧次,對不起都怪我,如果不是我的話就不會有這麼多事了。」

「說什麼呢?既然事情超出了預料,那就不是我們的責任了,你剛剛那招真的很厲害啊。」

天天咬著嘴唇低下頭,過了一會兒又抬頭看向黑色物質。

「寧次,那個東西是要去哪裡?」

「它應該要去沼之國,那個地方封印著魍魎的身體,照這個速度下去,應該用不了多久就能到沼之國了,天天,你趁這段時間趕緊恢復一下查克拉,到時候我們要面對的恐怕不僅僅是魍魎,應該會有木葉以及鬼之國的人,你沒有一點戰鬥力的話,我恐怕沒辦法放開手腳。」

「嗯!我知道了!」

天天點點頭,閉上雙眼開始重新吸收自然能量。

寧次一開始的速度還能勉強跟上黑色物質,但隨著時間的推移,寧次逐漸感受到疲憊,飛行的速度也有所下降,與黑色物質之間的距離也越來越遠。

轉生眼模式逐漸消退,一滴滴的汗水不斷從寧次頭上吹落。

又飛了兩個小時,黑色物質徹底消失在了寧次的正常視野之內,儘管還是有些不甘心,但寧次也不得不暫時停下來,落到一座山的山頂上休息。

「我竟然沒追上那種東西,天天,你的查克拉恢復得怎麼樣了?再往前就要進入沼之國了,我不能以這種狀態進去,我得先休息一下,麻煩你監視一下鬼之國的方向,魍魎破封,鬼之國一定會讓巫女前去封印,我們等巫女來了之後先把巫女弄到手,這樣事情就還在掌控之中。」

「好,你好好休息吧,我的查克拉已經完全恢復了。」

天天點點頭,立刻用仙人模式感知起來,寧次的額頭不斷冒汗,呼吸十分紊亂,不過很快呼吸就平穩了下來。

剛剛持續的高速飛行並沒有讓寧次損耗太多的查克拉,不過卻讓寧次覺得非常累,這種累不僅僅是來自於身體,更多的還是來自於精神方面。

需要維持剛剛那樣超越平常的速度,寧次必須要集中非常多的注意力將大量查克拉調動起來去提升飛行速度,長時間的調動並維持查克拉的穩定對寧次的精神是非常大的負擔。

平靜下來的寧次甚至還產生了一絲困意,這是就連寧次都沒有想過的情況,通常情況下都是查克拉不夠用,而寧次現在的情況竟然是自己的精神力先不夠用,說得不好聽就是寧次的精神力太弱了,反過來說得好聽點就是寧次的查克拉實在是太多了。

天天察覺到寧次的狀況,從背後將寧次輕輕抱住在地上坐下,用手幫寧次擦去額頭的汗水。

「寧次,你還是先睡一覺吧,就算鬼之國的反應再快,從魍魎解封開始出發,到達這裡最少也還需要十多個小時,更何況他們不可能反應這麼快。」

寧次點點頭,閉上雙眼,天天長長地呼出口氣,從兜里拿出一條手帕幫寧次擦去臉上的汗水。

深夜,昏昏欲睡的天天猛地睜開雙眼,扭頭看了一眼自己側邊的方向,趕緊用手輕輕推了推寧次。

「寧次,寧次!鬼之國的出現了!」

寧次立刻睜開雙眼,一咕嚕從地上爬起來。

「出發!天天,你帶好面具,到時候可能會有木葉的人。」

天天搖搖頭,將自己木葉的護額取下。

「不用了,寧次,就這麼去就好。」

寧次怎麼都沒想到天天竟然會拿下自己的護額,雖然寧次戴上過護額,但是也知道護額對於一個忍者有多麼重要,護額不僅僅是代表了你屬於拿個村子,更是代表了你身為忍者的身份。

者就如同武士的佩刀一樣,一個武士即使被判了自己曾經效忠主君離開也一定會帶著自己的佩刀,忍者也同樣如此,即使成為了叛忍也僅僅是用苦無將代表村子的圖案劃去,護額則會一直戴在頭上直到死去。

也正因為這樣,寧次從來都沒有說過讓天天摘下自己的護額,即使天天已經決心要拋棄曾經的一切跟著寧次,也未曾將護額取下,可現在天天卻取下了自己的護額,這簡直就相當於是放棄了自己作為忍者的身份。

「天天,你這是?」

「嗯?怎麼了?」

「呃……你怎麼把護額拿下來了?不戴了嗎?」

天天搖搖頭,拿出一個捲軸,將護額收進捲軸里。

「反正都已經離開了,戴這東西也沒有意義了,我又不是叛逃,也不能在護額上劃一刀,索性乾脆就不戴了。」。訂返活動已經開始,要參加活動的寶寶們,請在活動下方按要求報名,並上傳活動期間的訂閱截圖,只要報名參加活動就可得到7折返利,活動經費只有1萬,超出就沒有了喲,先到先得。另外本月有10個粉絲稱號可領取,因為名額有限,稱號會優先發放給粉絲值最高和為出圈作出過貢獻的寶寶,訂返活動時間有限,有興趣的寶寶記得抓緊時間參加喲,記住只有在活動下方按要求報名成功才能得到訂閱返利,沒有在活動下方報名,是拿不到返利的喲,不知道如何報名的寶寶,可以看一下討論帖旁邊的運營團隊,點開運營團隊后,就可以在下方看到活動窗口了,大家一定要記得報名哦~

。 天地之內,昆吾上神霸絕環宇,此刻的他,在這片天地就是最無敵的神靈,最偉大的存在,凡人在他面前唯有一死!

面對如此棘手,堪稱必敗、必死的局面,陳不惑以及兩名鎮國神柱強者的臉色很難看,原本他們以為齊聚三位半步天羅的力量已經可以抗衡這位古仙人了。

但是交手之後他們才知道錯得離譜,即便三名半步天羅聯手都僅僅才夠資格與其交鋒一二,想要真正的戰勝這名古仙人,除非是四名半步天羅,甚至五名半步天羅聯手才能將其留在人間!

「把屬於本上神的東西,交出來!」昆吾上神眼眸匹霸,其單手一揚,下一刻,倒飛出去的陳玄感覺自己被一股恐怖的力量拉扯著。

而後,昆吾上神瞬間出現在他面前,偉大的神力灌輸到陳玄的身體之中,要將上古土紋硬生生的從他的體內剝離出來。

那種難以想象的痛苦傳遍全身,讓陳玄差點暈死過去。

不過昆吾上神沒有下死手,因為他要讓陳玄清醒的承受這一切,他要這些凡人知道,膽敢與神靈抗衡,會是何等的殘酷!

「少主!」

陳不惑眼眸冰寒,與兩名鎮國神柱再次朝著昆吾上神殺了過去。

「給本上神滾!」昆吾上神單手一揮,無窮的神力,瞬間把陳不惑三人逼退。

至於八大神將和十二天王早已經失去了戰鬥力,現在他們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陳玄落在昆吾上神手中。

「凡人,你的反抗,沒有任何作用,交出來吧!」昆吾上神目光睥睨,恐怖的神力更加肆無忌憚的在陳玄的體內肆/虐,上古土紋在陳玄的氣海雪山劇烈晃動,原本與他的氣海雪山融為一體的上古土紋,正在被硬生生的分離。

那種恐怖的痛苦宛如是在被人千刀萬剮,陳玄的面容已經扭曲到五官變形,瘋狂的嘶吼聲,就如同瀕臨死亡的野獸在咆哮。

看到這裡,陳不惑、兩位鎮國神柱只能繼續出手,他們千萬不能讓陳玄折在這位古仙人的手中!

不過……就在此刻。

一團無比耀眼的金光從陳玄的身體上炸開,那一團金光讓陳玄的衣服都化作碎末。

而後只見貫/穿他前胸與後背的神秘神龍紋身緩緩蠕動,竟然活了過來,無窮的萬獸威壓也是在此時席捲了天地。

感受到這裡的昆吾上神目光猶如閃電一般看過去;「四象之首!」

「沒用的傢伙,我怎麼就選擇了你呢?每次都需要我來給你擦屁/股。」奶聲奶氣的聲音忽然在陳玄的腦海中炸響,正瀕臨死亡的陳玄一臉猙獰的笑了,這傢伙終於又出現了,這可是他最後的寄託!

下一刻,陳玄的身體上金光更加刺眼,讓人難以目視。

昂!

一道貫/穿天地的洪亮聲音響徹在每一個角落中,金光幻化,陳玄的身體瞬間變成了一條神龍,與上一次相比,這次神龍藉助陳玄的身體出現,其長達已經達到了恐怖的二十米,那在天地翱翔的身姿,如萬獸之王,可鎮/壓世間一切!

「神龍!」見到出現在天穹之上那傳說中的存在,兩位鎮國神柱,以及冷天都都十分震撼,這小子的身體裡面竟然住著一條龍!

「四象之首果然在這陳王族未來的身體之中,難道它真的已經認其為主?」軒轅烈心中震撼,他軒轅王族獲得神虎已經十八年了,可是十八年來他都未能降伏神虎,對方是如何做到的?

「哼,四象之首,本上神等了你十八年,今日終於見面了!」昆吾上神目光灼/熱,這次他冒險進入這片天地,其最大的目的就是為了四象之首而來,如果四象之首真的已經認凡人為主,那麼他想將其降伏都絕無可能,除非是殺死四象之首的主人!

昂!

神龍咆哮,恐怖的力量感可撐爆天地一般,那兩隻恐怖的眼睛,忽然朝昆吾上神看了過來。

見此,昆吾上神漫步走出,他單手一揚;「本上神等了你十八年,你也該給本上神一個滿意的結局了,你的宿命是改天換地,迎接仙法盛世的到來,而不是滯留凡塵,與凡人為伍,現在,隨本上神離開吧。」

恐怖的力量從天而降,宛如一個牢籠一般,要將神龍囚禁其中。

不過,面對昆吾上神出手,神龍的眸子中卻浮現出了一抹人性化的藐視,而後,回應昆吾上神的是恐怖的利爪,以昆吾上神都駭然的速度凌空而來,摧毀了一切力量,將虛空輕易撕開,然後猛的落在了昆吾上神的身體上。

咚!

一剎那,在天地間眾人震撼目光的注視之下,昆吾上神如遭重擊一般,面對三名半步天羅,八大神將、十二天王都未曾敗退、受傷的他,此刻被轟飛萬米,口中吐出了金色的血液!

軒轅烈倒吸一口冷氣,如此力量,只怕已經抵達天羅金仙這種古仙人才擁有的境界了吧!

「孽畜,你竟然真認了這凡人為主?」昆吾上神眼神狂跳,在往生殿得知四象之首已經認凡人為主后他就坐不住了,所以才冒險來到這片天地,必須降伏四象之首,但是他沒想到,這等超然的存在,竟然真的認了一個凡人做主人。

神龍仰天咆哮,難以形容的力量感傳遍天地每一個角落,雖然這片天地對大劫境之上的力量有壓制,但是它是四象之首,本就是改變這片天地的存在,本就是與這片天地為一體的存在。

所以,壓制,對它而言,並不存在!

剎那間,神龍吐息,宛如恐怖的熔漿,連虛空都被灼燒。

昆吾上神神魂皆顫,一旦他的這具軀體被神龍滅了,那麼他的意識就再也難以回歸到本體之中。

一念至此,昆吾上神手捏古老印法;「天神縛!」

下一刻,一張金色的大網,全部都由神力組成,朝著神龍籠罩而下,要將它徹底束縛其中,囚禁在那張大網之內。

此乃古仙人囚禁蠻荒古獸的上乘手段,萬獸都將被囚禁其中。

不過,神龍吐息,萬物寂滅,那張恐怖的金色大網,瞬間消融。

這一幕,差點把昆吾上神給嚇尿了!

。 不得不說翟教授過來是不錯的一步棋,甚至連謝雲志見到后,都恭恭敬敬的深鞠一躬。

「教授好」

目送出體育館,謝雲志表情古怪的看着我問。

「怎麼教授來了?」

「大概覺得你是建築系學生,如果教授親自過來的話,能有幾分話語權。」

他聽后緊鎖眉頭沉思半晌,還是沒把心裏想法說出來,只是拿着早點遞給我問怎麼清理主樓,我看着教授,將見面的事和他匯總。

「剛才把撤離的想法和老教授說了,一會應該會有一部分人過來和我們走。你這兒大概有多少人?」

「不到4成吧」顯然他對自己昨晚動員會有些失望。

「也就是說大概2、30人的樣子,挺好,我以為會更少一些。」

「怎麼會?」

可能他還沒明白現在局面,想當然的認為大家一起走會很好。

「人是趨利避害的生物,既然從喪屍包圍圈出來了,甚至體育館也相對安全,那他們就會呆在自己認為的舒適圈,這很正常。不過也好,反正是你的隊伍,日後雖然人少點,貴在精練,你也好管理。」

撕袋,拿出麵包,忽的看見謝雲志宿舍幾人都遠處,小心翼翼的向這邊張望。

「他們什麼情況?」

「沒,只是我把我有超能力的事情說了,他們…..他們也想有」

咀嚼著夾心的麵包,又打開瓶水咕咚咕咚喝了幾口,等吃完舒服了,才小聲的和他說起。

「普通人轉一階有三種情況,第一種就是自身很強,靠着意志力晉級,第二種是一顆一階晶體下肚生死對半,第三種就是先吃大量的果凍晶體墊底,再通過一階晶體平穩度過。其實你晉級的時候應該也有所感覺,果凍晶體會相對柔和。」

說完,我將早上收集的水瓶遞給他。

「如果沒有一階晶體,光靠果凍其實挺難的,不過多吃沒壞處,你的人,隨你。」

謝雲志的升級一方面是自己有變強的心,另一方面確實我想讓他混進軍統區看看尹盛源在不在裏面,既然想進去,自身實力強大也好更快的融入團隊。至於其他人…..和我這個「快要渡劫的泥菩薩」又有什麼關係…..

末日來到第四天,該變異的人早就變異,倖存下來的大多都具有一定抵抗力,翹著二郎腿坐在一樓大廳,謝雲志他們在為掃蕩主樓做準備,而我卻還在想,後世真正讓屍海成山,幾乎頃刻讓軍隊癱瘓的真相。

第二輪災厄,猶如核彈懸在空中炸裂,大廈崩塌,倖存者和喪屍被火焰裹攜,頃刻間席捲整座城市,死寂,荒無,漫天的黃土飛舞,將原本繁華都市變為塵土,即便是能力通天也很難在其中生存,近乎半數以上的人口瞬間消失。末日從那時起,才真正意義上降臨,猶如諸神黃昏。

災難過去的很長一段時間,倖存者都是靠地下防空洞艱難度日,唯有五大戰區和極少數一線城市,靠着機械人重建防線,災厄從第二個月開始到持續整整一個月,之後當人們再回到陸地,卻發現喪屍都已進化,擁有比人類超乎想像的強大,坦克不再是陸地霸主,甚至不得不出動洲際導彈勉強抵抗,也收效甚微,不過是得過且過的活着。之後人們終於發現了晶體的作用,才抵住三月的喪屍洪流。

可直到夢境碎裂,我依然沒找到真正讓第二輪到來的原因。

緊皺眉頭思索著,無數人的故事在腦海里閃回,終究只是斷斷續續的看到那些人回到陸地,融合晶體,失敗,死亡,成功,進化,京府北門,巨大的鋼鐵防線被喪屍硬生生撞出缺口,能力者和軍人前赴後繼的變成口糧,漫天的無人機裝載導彈,無差別自殺式攻擊,火焰在屍潮中點燃,又被身後的喪屍大軍熄滅,從四環到三環,四處都有導彈炸裂,機槍聲,吶喊聲,爆炸聲,還有喪屍的嘶吼聲,汽車被巨型喪屍輕鬆舉起,拋擲空中炸裂,形成巨大的火球,蔓延畫出一道火光。等超能力者出現,身上綁着炸藥,背對着四萬萬同胞慷慨就義。

犧牲沒有白費,百萬喪屍潮在兩周時間,被一個個叫的出,叫不出名字的倖存者化解,隨後顧不上哀痛的剩餘民眾,繼續死亡式的融合晶體,以倖存的人口基數,換來活下去的希望。

在和莫伊一戰,塵封的記憶慢慢浮現,與被動式等待不同。如今的記憶變成電影默片,可以主動快進,後退,省下不少無意義的時間,終於可以不用被動式的去過別人一生。

翟教授回去沒多久,體育館的門被人群推開,之後陸陸續續有家屬區的人進來,樓上的學生們也坐電梯下樓與老師相見,見過死亡外加翟老遊說,情況確實比昨晚好了太多,至少大家面子上都還過的去,好些學生也被邀請去家屬樓做客。甚至不少人帶來了鍋碗去往樓上。有些老師也會私下裏勸說學生呆在體育館不要走動。

我閉着眼睛懶的去管,黑心的想着人各有志,一心想死的呆在這兒用不多久,外面喪屍潮湧進來就會變成口糧。

謝雲志倒是來找了兩趟,無非是好些人被勸說留下了,或者是家屬樓一些人想加入進來一起走。

「聯繫上小雲姐沒?」

其他人管他們去死?

這話當然不能說,想了想改口

「翟老和宋師母,還有小雲姐帶走,剩下的本系老師再問問,家屬樓想走也可以,讓他們參與進主樓清掃,不強迫,不願意的留下便是。」

謝雲志被我說的一愣,傻傻的問。

「那翟老和宋師母她們也要去么?」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