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氣氛的變化,上面的那些貴賓參與競拍的次數越來越多,整個會場極其熱鬧。不知道拍賣奇石的會場都多少看點,總之,現在在這會場眾人已經決定十分盡興。

從開始到現在每件東西都讓林玄仲大長見識,可以說這次拍賣會絕對沒有白來,即便不能擁有那些東西,但是現在了解那些東西也有一定的好處,而且隨著對各種藥材特點了解的增多,林玄仲更是想到一定有能解決自身問題的葯存在。正是因為這一點,林玄仲更加迫切地想知道自己身體到底有什麼問題。

可惜旁邊的劉老雖然見識多廣,未必會知道自己的問題所在,畢竟當初中年領隊已經發現問題所在,可依舊不知道是什麼原因導致自己的境界跌落。既然如此,林玄仲便不認為劉老會知道。何況這還是一個隱私的問題,林玄仲不想和不太熟悉的人提。

在心緒起伏之下,林玄仲更多的心思是在自身問題上,當然還不會忽略拍賣會的情況。在一連拍賣十幾件藥材和藥品后,已經過去一個多時辰,拍賣會進行到最後階段。 第168章

「今天的拍賣即將結束,老夫要感謝大家的捧場,使得前面的拍賣如此順利,」語氣一轉,南陽夜又繼續說道:「接下來是最後三件壓軸物品的拍賣,希望各位繼續支持。」

沒想到拍賣會還有壓軸物品,見那老者說的隆重又神秘,林玄仲幾人對接下來拍賣的幾件東西更感興趣。與此同時,其他觀眾同樣有一種忽然驚醒的感覺,一個個睜大眼睛等著壓軸物品被送上來。

周圍又想起陣陣議論聲,經常來觀看拍賣會的一些武修紛紛猜測會是什麼東西,各種各樣令人匪夷所思的猜測結果,讓林玄仲大開眼界,不過林玄仲明白他們猜的那些神葯、仙藥肯定都不是空穴來風,在接連見識到許多效用神奇的靈丹妙藥后,林玄仲知道肯定還有更神奇的葯。心裡這樣想著,林玄仲更是打起十二分注意盯著平台。

沒多久,一名裙裝女子蓮步輕移,三步兩步走到兩名負責人中間。那身影異常獨特許多人都沒看清楚那名侍女是如何走到兩名負責人旁邊,即便在身法上有如此高造詣的林玄仲都沒能看清楚,從出現到停下整個過程那女子的步伐根本沒有中斷。

等到裙裝女子停下后,周圍又是一片驚呼聲,林玄仲其他人的議論中聽出來那侍女絕對不是普通的侍女,境界比自己高,而且剛才侍女用的身法不是普通身法,恐怕是什麼高等武技。

沒想到為了使拍賣會更加精彩,主辦方還準備這樣的把戲,許多人詫異不已。不過在很多人驚嘆侍女的非凡實力與驚人姿色時,林玄仲更關注的是那盤子上放著的東西。

台上兩名負責人相互示意之後,由南陽夜動手緩緩掀開蓋著壓軸物品的紅布。一個精緻的木盒漸漸展現在眾人的視線中,林玄仲神色疑惑地想起當初紅淚爹贈給自己的那顆藥丸。記得當時並沒把那顆藥丸放在心上,沒想到用過之後才發現那顆藥丸的效用如此神奇。雖然只能用一次,但價值絕對那本劍法書之上。

林玄仲的猜測沒錯,當初紅淚爹贈送給他的只是一本基礎劍法,在武修界非常常見。如果真拿出來賣可能一文不值,自然無法與那藥丸相比。

現在望著同樣大小的盒子,回過神來的林玄仲不斷猜測裡面會是什麼藥丸,藥效有多神奇。

而此時南陽夜已經把那精緻木盒托在手中,故意給在場的所有人看。

「盒子裡面裝的是一顆神丹,生死人,肉白骨,」出人意外的是在介紹第一件壓軸物品時,南陽夜臉上沒有笑容,神色十分認真。在眾人關注下,南陽夜繼續說道:「這顆藥丸是我們南家的一名高級藥師歷盡千辛萬苦,不斷試煉之後才得以僥倖成丹,其中耗材自不必說。」還是那樣認真的語氣,一下子吸引所有人的注意。

在南陽夜故意賣關子時,許多武修同林玄仲一樣收緊心神,等著南陽夜往下介紹。

會場一片安靜,所有人都在看著自己,台上的南陽夜十分滿意自己營造的氛圍。語氣一轉,南陽夜恰如時機的說道:「此丹正是世間鼎鼎有名的返生丹。」聲音不大卻字字震人心弦。

一石激起千層浪,整個會場像是被點燃引信的*,一下子爆炸開來。

「果然是神丹。」

「南家好像有十年沒賣這種丹藥了。」

「這得多少玉石才能拍下。」

整個會場里一下子混亂起來,所有知道或是聽說過返生丹的人都控制不住地發出驚嘆,一個聲音比一個聲音高,一個說的比一個說的誇張,恨不得把他們知道關於返生丹的信息都說出來,好展示他們的過人見識。唯有那些沒聽過返生丹的人此刻面面相覷,不知所以。

一轉眼,會場里爆發出前所未有的喧鬧,像是炸開一樣。雖然不知道返生丹是什麼葯,林玄仲還是不由得繃緊神經,細細聽著周圍那些斑駁雜亂的言語。在周圍那些武修眼中,返生丹是神丹、仙藥,南陽夜之前的形容一點都不誇張。

「生死人,肉白骨,只要還有半口氣在,及時服下此丹,魂魄歸體,血肉重生,服用丹者復生,可以說此丹具有起死回生之效。雖然眾人言語極度誇張,可這麼說並不為過。畢竟那些人在形容返生丹藥效方面的用詞如此相似,林玄仲能聽出來南陽夜所言非虛。

只要有半口氣在就能讓人起死回生,這與守魂草的作用在續命方面有些類似,區別在於守魂草能續命但不一定能救命,返生丹卻是救命之葯,所以明顯比守魂草更有價值,而且因為那神奇的藥效被稱為神丹實至名歸。

世間竟然真的有如此神葯,一下子林玄仲感覺身上的問題都不是問題,只要找到對症的良藥保證能藥到病除。不知不覺間,對於接下來的兩樣壓軸物品為何物,林玄仲更是懷有很大期望。只可惜即便真有也拿不到錢,正是因為明白這一點,林玄仲才僅僅是想知道有沒有葯能治療自己的問題。

會場里的喧鬧還在持續,許多人睜大眼睛。在無數道目光下,南陽夜慢慢打開盒子,一個如拇指頭大小的紅色藥丸靜靜躺在盒中,又引來一片驚嘆聲。

會場里的氣氛漸漸達到*,此刻南陽夜突然招手示意眾人停下,然後整個會場漸漸安靜下來。等到沒有一絲聲音后,南陽夜陡然合上盒子。

「這顆返生丹的價值,老夫就不多說。」話鋒一轉,南陽夜又繼續說道:「底價十萬玉石,每次加價不得少於一千玉石,競拍正式開始。」說完把盒子放在原來的地方,南陽夜便示意侍女退下。

「十萬三。」

「十萬五。」

……

那些參與競拍的人一個接著一個喊價,很快價格已經飆升到「十二萬」。 總裁大人不要啊 本來用十萬塊玉石買一個普通武修的命綽綽有餘,返生丹的價格不言而喻。

上次林玄仲殺了那麼多強盜,把那些強盜的兵器以及身上帶著的玉石都收刮乾淨,加在一起連一萬玉石都不值。如果用玉石衡量武修的生命價值,十萬塊玉石足以買一個七階武修的命,但是藥丸對於七階以上的武修還有效果,所以他們會把底價定在十萬,給許多買家接受的餘地,也讓價格有足夠的提升空間。

正是基於兩種因素,返生丹的價格一路飆升,很快許多觀眾都跟著價格的變化緊張起來。與前面賣的那些東西不同,返生丹的稀有導致其價格已經超過黑市的市場估價,所以所有人都想看看最終價格能升到多高。

對於那些買家來說,這場競拍無疑是一場明爭暗鬥,不論年齡長幼只要是有錢的都想拍下這顆丹藥。無論是拿去送人,還是留著自己用,返生丹的價值都不可估量。

在許多買家爭相加價的時候,早先那些把錢都用在其他物品拍賣上的買家現在因為身上的錢已經不夠後悔不已。如果早知道後面還有返生丹的拍賣,他們或許會把錢留到此刻來用。

正所謂錢要花在刀刃上,可惜此刻後悔已經沒有,他們只能跟平常的武修一起來觀看熱鬧。

返生丹的價格還在提升著,轉眼已經達到「十五萬」這樣的高價,喊價的人開始減少,似乎巨大的數字讓他們原本發熱的腦子冷靜不少,許多人不會再衝動的報價。在價格繼續提升時,許多買家都在估量著各自可以接受最大價格的限度。

可是隨著一聲聲報價,他們原本的限度就不斷地被突破,有的人乾脆無奈地選擇放棄,有的人則再次提高限度,會場里的報價聲越來越少,競價情況卻越來激烈。

不多時,拍賣會出現停頓,在價格達到一個新的高點后,許多人都有沒外急著報價,各自打著各自的算盤。

很快,會場里徹底安靜下來,沒有人再報價,似乎都想看看究竟是不是其他人都已選擇放棄。而台上的兩名負責人此刻受到會場的氛圍影響,在欣喜之餘不免有些緊張。

好在南王夜不是第一次主持拍賣會,此刻見會場氣氛達到*,南陽夜還想再添一把火,把氣氛再提高一截。

「如果諸位想要參與的買家身上帶著的現錢不夠,可以用等價的物品補上缺少的錢。我們南家向來信譽很好,給出的交換價格絕對公道。」南陽夜一臉正色信心滿滿,很確定自己的一番言語會起到作用。

其實這樣的競拍方式在各個地方都很常見,買家錢不夠就拿其他東西來替代是一種正常的交易方式,不僅在拍賣會時可以使用這種方式,其他種類的交易同樣可以。會場里的大多數人對於這種交易方式都不陌生,何況是那些買家。 第169章

果然南陽夜此言一出,原本沉默的氣氛徹底被打破。

「十六萬七。」

……

「十七萬六。」

一眨眼價格提高將近一萬,顯而易見南陽夜的那一把火燒的很旺。可以說如果南陽夜剛才沒說那句話,那麼返生丹拍到最後可能就會少賺這九千玉石,但是說了就能多賺九千玉石,這其中的差價已經達到一萬八,可見南陽夜的拍賣手段的確高明,一看就是經常主持拍賣的人。

在價格又一次達到新的高點之後,偌大的會場再次安靜下來,這次停頓也預示著最後的角逐將要開始。在沒有人開口之前,會場還是一片安靜,那些還想參與競價的人都在打著最後的算盤。有些人打算等其他人加價后,一次性大幅提升價格,用之前拍下彩頭的那種方式結束競價。

現在最後關頭比的就是買家的心智,誰能沉得住氣,誰能把握好時機出手,那返生丹歸誰的可能性就大。其實競拍到現在這個程度,返生丹的價格已經沒有多少提升空間,只不過是在考驗買家的運氣和眼力而已。

簡單點說,如果在一個買家喊價后,另一個人急著跟價,可能就會其他人繼續加價。如果在一個買家喊價后遲遲沒有人加價,在許多人都以為競拍要結束時,一個買家突然加價,那有可能最後就是這個買家得手。

前後喊價之間的時間間歇是買家與買家之間的關鍵較量,誰能在看清形勢在關鍵時刻出價,正好打擊當時其他人對喊價的猶豫之處,那麼這顆返生丹就是誰的,所以最終結果還關乎著個人運氣。

在不斷的觀察下,林玄仲漸漸看出一些有關拍賣方面的細節。競拍並不是一開始想的那麼簡單,誰想要只管喊價即可,其實還包含著許多技巧。當然從始至終林玄仲關心的還是有沒有能解決自身問題的葯存在,現在等著那些買家加價都有些等不及了。

好在有人運氣好,一下子多加三千玉石后,這場拍賣總算結束,那最後喊價的人是平台邊上的一名武修。

在一錘定音后,那名買家直接被南家派來的侍從請走,繞著平台到會場後方,根據眾人猜測應該是要提前進行交易。提前交易的方式在拍賣會裡極其正常,一來買了返生丹后的買家肯定沒有錢再買別的,二來主辦方想看看買家究竟有沒有完成交易的能力。

若是完成交易,那麼買家付錢之後便可帶著寶貝迅速離開,畢竟匹夫無罪,懷璧其罪,即便買家是七階武修在混亂的俗世也要小心一些。由南家和黑市掩護,他們離開會場時只有極小可能被人跟蹤,但若是等到拍賣會結束與所有人一起離開,他們被人盯上的可能就大大增加,所以提前交易離去對於他們而言再好不過。

另外,南家與黑市在保護買家隱私信息方面向來做的不錯,許多保護買家的方法都是由南家和黑市共同提出,這也是兩方主持的拍賣會很受武修歡迎的原因所在。像那些貴賓的身份,更是不被人知。

在那買家的身影消失在眾人的視線中后,台上的南陽夜又對在場的所有武修客套一番,然後第二件物品呈上,由江妮負責拍賣。

「第二件壓軸物品我就不賣關子,破境丹三枚底價十萬玉石,每次加價不得少於一千,」江妮倒是很爽快,在侍女把即將拍賣的物品呈上來后直接掀開紅布,隨手把丹藥盒子拖在手中,然後一邊打開給所有人瞧瞧,一邊笑著宣布競拍正式開始。

本來在剛才第一件壓軸物品拍賣結束后,會場還延續著競拍結束時的安靜,到現在江妮告知新的拍賣物品是何物后,會場里很多人又忍不住驚嘆出聲。好在聲音還沒擴大之前,江妮就已經示意眾人安靜,很快會場又安靜下來。

「破境丹顧名思義是幫助武修突破境界的丹藥,不過一般只適用於中低等武修。這種丹藥對高階武修突破境界幫助不大,甚至可以說是沒有幫助,因為現在武修能接受的破境丹只適用於五階及以下武修。如果藥效更強一些,可能服用破境丹後會給武修帶來難以預料的後果。」在會場漸漸安靜下來后,劉老眼中閃著精光為眾人介紹。

「以前有藥師嘗試煉製可供高階武修使用的破境丹,可結果都以失敗告終,而那些敢親身試驗藥效的人不是當場身死,便是當場渾身筋脈盡斷變成廢人。」

「經過前人不斷的實驗,現在的人不敢再嘗試煉製高級破境丹,所以一般賣的破境丹都是針對普通的低階武修,一般達到武境六階后就不適用。不過儘管如此,破境丹依舊是有價無市,一丹難求,不僅在南家管轄區域如此,即便在整個不夜城想要私下買到這種東西都難。」

「一般藥師即便僥倖煉成幾顆破境丹只會送給其後輩或是親人,那裡捨得拿出來賣,所以破境丹的出現算是難得一遇,那些買家買回去自己服用也好,贈與後輩也罷,這並不影響三顆破境丹的價值。如果用的好,或許可以助人突破一個大境界。可想而知,三顆丹藥的價值。」劉老說的滔滔不絕,不僅把破境丹的功用和限制敘述出來,連相關信息都有提及,言語中滿是驚嘆之意。

此時無聲勝有聲,不僅是林玄仲幾人聽的瞪大眼睛,一個個沉默不語,整個會場里都沒有人說話。在劉老小聲地為幾人介紹后,林玄仲幾人震驚異常。自從進入會場后因為見識各種神奇的藥草幾人便驚訝不斷,現在更是如此,只可惜世間的神奇,普通人哪有機會一探究竟。

在震驚之餘,林玄仲不免有些失望,破境丹雖然可以幫助提升境界,但總歸只有輔助作用,而且根據劉老的接下來說法,破境丹的作用似乎並沒想有想象中那麼神奇。

「一般而言,在服用破境丹后,武修的身體情況會發生變化,實力能在短時間能達到下一個階段,然後會持續一段時間。而服用丹藥的武修可以通過感受這個階段的自身特點,與原先情況比較,以此來感悟自身變化,從而真正在境界上進入下一個階段。」劉老的這段話不長,可意思極其清楚。

對於林玄仲而言,連六階武修的境界都切身感受過,那破境丹的作用自然對林玄仲無效,唯一令林玄仲疑惑的是如果自己服用了破境丹會在境界提升后一直停留在那個階段,還是會再回到原來的階段。

雖然留在下一階段不大可能,可總歸是一種可能,所以在失望之餘,林玄仲很想弄顆破境丹試試,只可惜拿不出那麼多玉石,或許等到林家后可以弄到這麼多玉石,只是那時又不一定能買的到。想來想去也就是心裡多個不能確定的想法而已。

在林玄仲思緒幾經變化之後,破境丹的拍賣已經在如火如荼的進行著,一轉眼價格已經漲到十五萬,這次參與競價的人不多可是加價效率很高。如果從競拍情況來看,破境丹明顯比返生丹對武修更有吸引力一些。

在那兩名負責人的推波助瀾下,沒多久,三顆破境丹最終以十八萬塊玉石的高價賣出,現在林玄仲總算是知道世間有許多武修真的很有錢,身家多到自己無法想象。

一旁的紅淚此時因為不斷震驚有些獃滯,似乎沒想到本不想來的葯拍會會如此精彩,不管奇石拍賣會怎樣,總之是不虛此行。在第二件壓軸物品拍賣結束后,台上的兩名負責人都是一臉笑容,顯然拍賣會進行順利讓兩人大為開懷。

而此時會場里的所有人都在等著第三件物品上來,前面兩件拍賣物品已經如此驚人,眾人實在不敢想象第三件會是什麼仙藥,難道可以讓人飛天遁地的神葯。

無形之中,會場的氣氛已經被觸發到極點,不等第三件物品送上來,許多武修已經議論起來,各種猜測鋪天蓋地,其中不乏有林玄仲希望聽到的那種可能,可以治療任何武修身體問題的仙藥,甚至能改變武修的資質。

像當初洗筋伐髓那樣改變整個武修的狀況,越聽林玄仲越是情緒高昂,心裡不斷積累期望,但那台上的兩位負責人卻遲遲沒有動作,只是不停地沖眾人笑著。

第三件物品遲遲沒有上來,讓許多人為此不明所以。

會場里眾人驚嘆之餘,一個個不免都有些疑惑,沒多久,已經有人在詢問負責人為什麼第三件壓軸物品遲遲沒有上來。 第170章

在所有人的目光齊齊匯聚到兩名負責人身上后,南陽夜先是揮手示意大家安靜,接著會場完全安靜下來,才開口說道:「第三件物品不是實質性的東西。」

「是一條消息,」南陽夜先是賣一個關子,然後等眾人都為此不解時,才一語道破事實。

一下子會場裡面一片嘩然,所有人都更加疑惑地看向南陽夜。

「這條消息是我南家人員在北荒山脈里發現,據說是有人在山脈里看到異獸魂魘。」沒讓眾人多等,一旁的江妮已經出言解釋。

異獸是凶獸中獨特的分支,和普通凶獸不同的異獸的存在就如同神丹妙藥一樣稀少,其神奇之處令人無法想象,現在會場里是有好幾千人,但真正聽過異獸魂魘的可能連三分之一都不到。

在那江妮還沒更詳盡的解釋前,許多人都在想著魂魘是什麼東西。

「異獸魂魘是什麼東西?」在兩名負責人還沒開口之前,紅淚已經先向劉老請教。

「異獸……」劉老像是陷入深深的沉思之中,一臉思索之色,過了好久,才擠出一段話:「異獸是凶獸裡面的奇獸,數量稀少到如同鳳毛麟角,具體該怎麼形容老夫說不清楚。」

停頓一下,劉老又繼續說道:「魂魘我倒是聽說過。那是一種可以「食人夢境」的奇獸,體型不大,在整個世間極其少見。如果能看到魂魘一次,那是三生有幸。」劉老字字珠璣,彷彿把人帶到一個新的世界里。

「什麼叫食夢?」對於劉老的話好奇不已,紅淚忍不住追問一句。

「人都會做夢,無論好壞,而那魂魘專吃人的夢境,」像是有些不相信自己說的話一樣,劉老語氣不確定地說著,「相傳在很久以前,中央帝國那裡的一個小城池中曾出現過魂魘的蹤跡。」

「在那次夢魘出現時,城裡的所有居民整整睡了十天十夜,而等他們醒來后,城裡的許多事物都發生巨大改變,那些飢餓的家禽把城裡鬧得亂成一片,甚至還有凶獸在城裡覓食,導致許多人在睡夢中成為食物。」

「本來他們覺得只是夜間發生許多事情,誰想當有人把他們年曆與其他城池對比后,他們才發現的年曆中有十天缺失。而且奇怪的事,在那十天進城的外來人,在他們睡著之前,他們都記得剛進城時,無論白天黑夜街上沒有一個人。」

劉老說的很玄乎,像是在說虛構的故事一樣,一般人根本就不會信,可此時不僅林玄仲和紅淚在聽著,青羿他們同樣如此,甚至周圍一些陌生的武修都在聽著。

「前輩,你是說魂魘可以讓人入睡,然後再吃他們的夢?」想想那一座城池裡不可能所有人同時睡覺,一個武修如此問道。

「正是如此,」劉老的這次回答倒是很肯定,反正更玄乎的都說了,劉老也不怕再這樣補充。

「那魂魘出現意味著什麼?」有人聯想到拍賣會的事又接著請教。

「此事……」

「大家先請安靜,」劉老還沒想通該怎麼解釋時,台上的南陽夜卻已經示意眾人安靜。

其實會場里總歸還是有不少閱歷豐富的人,在劉老介紹有關魂魘的事時,關於魂魘的消息已經在會場里迅速傳開,和林玄仲他們一樣,許多人此刻更想知道魂魘的出現意味著什麼。

「這條消息雖然是當做最後一件壓軸物品,但我們南家並不是拍賣,只是借這個機會把消息傳出去而已,」南陽夜先沒說魂奇的出現意味著什麼,在眾人的關注下,南陽夜繼續說道:「相信在場的諸位都應該聽過關於異獸方面的知識,那麼一定知道有魂魘在的地方有真正的仙藥存在。」

南陽夜還是不改喜歡賣關子的風格,講到關鍵時刻又停下來。

「凶獸與藥材息息相關,異獸同樣不會例外,《大荒經》中有記載,魂魘生於天地靈處,其巢穴處有仙花相伴,其名五彩。」台上的江妮輕輕一笑,已經為眾人解釋道:「五彩仙花是世間仙物,生死人,肉白骨不在話下,更重要的是服用仙花不僅可以去百病,延年益壽,更能讓人脫胎換骨。」

「即便只是服用一個花瓣,一個普通人都能從凡體銳變成世間無一的修鍊天才,更不用說是服用一整棵仙花,」沉吟一下,江妮又繼續道:「魂魘是異獸,蹤跡飄忽不定,其巢穴更是難找,唯有有緣人才能得之。」

「我們南家故意放出這個消息是為了讓大家都有脫胎換骨一躍成為強者的機會,雖然在北荒山脈深處危險重重,但只要武修團結起來依舊可以化險為夷。如果諸位不信這條消息,可以到另外兩大家族那裡打聽打聽,想必他們同樣已經將魂魘出現的消息宣傳出去。」

「而我們南家故意放出這個消息的目的是只要有人有緣得到那顆仙花,並且願意將仙花贈與南家,我們南家會立刻將此人奉為上賓,以最高的禮相待,而且還有大量玉石相送。」

「五彩仙花,花開五瓣,顏色各一。」台上的江妮才剛停下,劉老像是想到什麼重要的細節般,不由自主地嘀咕出聲,道出一段恆古留下來的傳說。

眼下這傳說卻是如此的真實,台上的兩名負責人說的那麼認真,會場裡面再度喧鬧起來,所有人都不可思議地想著那五彩仙花的神奇,本來一段話還不足以讓林玄仲相信,可是一想到當初來不夜城路上那條體型大到無法形容的黑蛟身體,林玄仲無法不接受事實。

關於蛟龍的傳說可能沒有像魂魘這樣玄奇,但魂魘又不像蛟龍那樣神奇,可以說兩者都是奇獸,但又各有特點。

紅淚他們同樣看過黑蛟渡劫,連蛟龍都看過,那麼魂魘的出現又何足為奇,所以幾人都接受了這個事實。

五彩仙花延年益壽,可以讓人擁有成為強者的機會,一定讓人心動不已。如今有魂魘出現的消息,那麼世人必定會為此不遺餘力,前仆後繼,可以想象,北荒山脈里有魂魘出現的那些區域必定會人滿為患。

會場里越來越熱鬧,許多對異獸了解一些的人神色驚訝地討論不停,沒有人不為此動容,台兩名負責人正樂於見此。現在消息已經放出去,也意味著此次拍賣會即將結束。

一段時間后,南陽夜捋捋鬍鬚,雙手揮動示意眾人安靜,「此次拍賣會正式結束,請所有買家進入後堂完成交易,其他人留在會場一刻鐘后便可自行離開。

總裁大人復婚無效 語氣一轉,南陽夜又繼續說道:「每月十五南家與黑市都會阻止隊伍前往北荒山脈,有興趣可以加入南家組織的隊伍,或者可以自行組織隊伍前去。老夫再強調一遍,仙物有緣者得之。」南陽夜臉上笑容漸漸消失,等到說完時已經是一臉認真,而且最後還特意加重語氣。 重生之超神保安 顯然是想強調不論實力高低都可以前去,當然真正想去的人還是要切身考慮安全問題。

北荒山脈是凶獸生存之地,在山脈深處更加危險,尋常武修要到那裡尋寶必須做好赴死的準備。而且在這世上,最危險的還是人本身,所以要防的還有其他武修。

低階武修與高階武修爭搶寶物那麼下場也是可想而知,當然若是能組織隊伍,那對於許多人而言無疑危險大大降低,現在只要一想到五彩仙花可以讓人脫胎換骨,成為叱吒風雲的一方強者,沒有人不心動,一個人一輩子可能沒有一次這樣的機會,現在既然有五彩仙花出現,再普通的武修都想去碰碰運氣。

「多謝諸位前來捧場,希望下月拍賣會時大家再來支持,」在許多武修考慮要不要去的時候,江妮清脆的聲音再次傳遍整個會場,跟著兩名負責人直接向後台走去。

兩名負責人走後,之前那些拍下物品還沒交易的人,紛紛像前面兩個拍到壓軸物品的人一樣,繞著平台走到帷幕後方,轉眼消失在眾人的視線中。

按照南陽夜的說法,餘下的人還要留在會場一刻鐘時間,這同樣是為了保護那些買家的規矩,當然對於這條規矩,許多武修都沒有意見。在沒有完全弄清楚有關魂奇的消息之前,許多人還不願意走。

在兩名負責人離開之後,會場里到處都是喧鬧的聲音,連最前方坐著的那些買家都聚在一起討論有關情況。

「劉老,世間真有魂魘這種異獸?」這次問話的是莫凌雲,看著會場里到處都有人議論魂奇和五彩仙花,莫凌雲雖然內心已經接受事實,可還是忍不住詢問起幾人中閱歷越豐富的人。

此時劉老經過不斷的回想已經想清楚關於異獸的事,「大荒經中關於異獸魂魘有明確記載,既然南家把消息放出來,可能在那片區域真有魂魘的存在。」

簡單分析一下,劉老便說出自己的看法。其實自從上次看過黑蛟之後,劉老便對世間的許多事物有新的看法,或許傳說中的一些事物一直都是真實存在,只是常人難以發現而已。 第171章

「大荒經是什麼東西?」見劉老經常提到這三個字,紅淚想問問是不是有叫這個名字的書。

「《大荒經》是一本記載遠古時代洪荒凶獸的書籍,裡面記載的都是一些奇獸,所以一直以來又被稱為奇獸志,可惜很少有人看過這本書的真容,」劉老對談及這些遙遠的傳說很有興趣,紅淚剛問,劉老很快便回答出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