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維亞利膨脹了一圈的身體比烏特雷更快地來到了光牙跟前,實體化的橡木根須是他力量的延伸,在根須囚籠里,維亞利的速度甚至能超越惡魔領主,而他的攻擊如影隨形,召喚出一個巨大的橡木樹枝,狠狠抽打在光牙發光的背部。

頓時,光牙背上的無數白色符文和絲線亂顫,有不少元力和法則力量的碎屑化作漫天光雨飛出,光牙全身的輝光搖曳,一口白色的鮮血噗的一聲吐了出來,維亞利這一擊貌似平淡無奇,但竟一下子傷到了法則灌體后被法則力量庇護的光牙,顯然是傾力含怒出手,才有這般威勢。

而光牙趁著維亞利這一擊的力道,一邊大口吐著快速氣化的白色血液,一邊速度再次陡增,竟然拼著背部硬生生承受烏特雷發出的這片火雲,任由背部被火雲里鋒銳的武器狀火焰撕裂得血肉模糊,渾身符文亂飄,一下子穿過即將合攏的無數根須,逃離了維亞利的術法範圍。

雖然受創頗重,整個背部近一半的肌肉都呈現撕裂狀態,甚至有粗大的肌肉纖維從他背部的傷口脫落,發出白光,如爛麻繩的線頭一樣到處亂飄,有幾個最深的裂口處甚至看到了雪白的骨骼上那一道道深深印刻的符文,但光牙的心情還是頗為激動的,今日事後,他光牙的名號必定名揚大陸,從五大白銀傭兵團手裡奪取了勝利的果實,想想都令人振奮,這種輝煌的戰績足以大大提高自己部落在中央森林的地位,今天,他必將踩著惡魔傭兵們上位!

可惜,光牙高興得還是太早了點,他剛剛衝出維亞利的根須囚籠,就發現面前的天空中不知何時多了一位身穿公主裙的少女,這少女正一臉天真可愛地舔著一根黑色的棒棒糖,水汪汪的大眼睛無辜地看著自己。

光牙心中略一詫異,但旋即就升騰起滿懷的殺機,此刻擋在自己面前的別說是個可愛少女,就是最漂亮的母狼也就是一個字——殺!

光牙渾身的狼形長毛一甩,數百隻狼影白光組成了一個光芒四射的大河,瞬間往草莓身上覆壓過去,同時他的速度絲毫不減,猛地往公主裙少女身上撞去。

光牙此刻還是法則灌體的狀態,草莓可不敢硬接這瘋狂狼王的一撞之力,她臉上蕩漾起一絲詭異的微笑,同時小嘴一張,變成黑色的舌頭吐出了一隻黑色的水晶骷髏頭,這骷髏頭渾身死氣環繞,桀桀怪笑著飛向光牙,做完這個動作后,草莓咯咯一笑就飛退回去,給光牙讓開了一條路。

「是死氣煉製的道具,憑這種東西能擋住我?」光牙心中不屑,但狼王一向小心謹慎故而也不敢大意,前方的狼形光影長河瞬間一分為二,一半轉彎撲向撤退的草莓女巫,另一半則張牙舞爪地撲向黑色骷髏頭。

草莓根本就不理會這些白光狼形,渾身冒出濃郁的黑煙,這些白光狼影把一團黑煙衝散,其中的草莓早已不見了蹤影,而另一方面,桀桀怪笑的骷髏頭也是雙眼眶裡冒出黑煙,黑氣將其包裹起來,再次出現時竟然繞過了白光狼形,在光牙的身前冒了出來。

狼王心中雖驚,但卻毫不畏懼,他此刻法則之力灌體,精氣神比之普通狀態幾乎翻倍,防禦力更是翻了幾番,對於這骷髏頭裡的死氣還真不怎麼忌憚。

光牙剛準備噴一口光爆術將這骷髏頭崩碎,這桀桀怪笑的骷髏頭突然就一下子碎開,死氣凝成了一朵四葉草(前幾天電腦壞了,所以斷更三天,會補回來的) 惡魔界650_惡魔界全文免費閱讀_第六百五十章截胡來自()

化成奇異四葉草的死氣處於一種十分奇特的狀態,表面呈現黑色的琉璃色澤,竟然在光牙出手之前,輕輕一轉就率先一步來到狼王的面前,並在狼王詫異的眼神中一下子撞在其口中的黑月不死棺上。//百度搜索看最新章節//

「不好!」雖然這死氣的打擊目標並不是自己,但狼王光牙心中還是暗道不妙,心生警兆,下意識地想把口中猛地突然變得冰冷刺骨的黑月不死棺吐出來,但面對危機的本能和理智產生了衝突,光牙腦海里瞬間轉了好幾個念頭,最後還是沒有捨得放下黑月不死棺。

草莓的這株擬化出來的死氣四葉草體積不大,但蘊含的死氣著實不少,而且異常地精純,一投入黑月不死棺上就輕飄飄地沒了進去,此棺得到了一股不算多的能量供應,這些死氣就是一個引子,讓原本沉寂下來的黑月不死棺再次啟動了起來。

光牙的猶豫讓他失去了及時擺脫黑月不死棺的機會,狼王口中的棺材突然爆發出了無數黑色的光絲,幾乎在瞬間就把光牙碩大的頭顱給包裹了進去,這狼王如一輛高速前進的汽車突然熄火,流星般往地面上撞去,同時頭顱瘋狂搖晃,想要擺脫黑月不死棺釋放出的黑絲。

草莓也想沒到這棺材這般給力,簡直是給點陽光就燦爛的那種,女巫反應過來之後,先是心中大喜,而後馬上調轉方向,渾身一晃就從全身各處冒出一個個桀桀怪笑的黑骷髏頭,每個骷髏頭都從口中吐出黑色的霧氣,在草莓四周凝聚起來,她把棒棒糖叼在嘴裡,飛速結出幾個手印,一個如高腳杯般的黑巫術圖像出現在身前。

這是一尊一人多高的琉璃杯子,倒三角形的杯身表面漂浮著無數一個個搖晃著的骷髏頭,在杯子里還有凝成液態的死氣不斷冒著氣泡

這隻術法凝聚成的黑色高腳杯輕輕一搖,化為一道烏光砸嚮往地面墜落的光牙。

黑巫術——死靈聖杯。

死靈聖杯的影像在光牙被黑絲包裹,不斷痛苦搖晃的頭顱後方出現,杯身輕輕傾斜,裡面那粘稠冒泡的巫術液體小溪般流淌下來,把光牙護身的無數白色狼形光陰給腐蝕成一縷縷輕煙,而後肆無忌憚地在他遍體鱗傷的背部肆虐著。

這些液體的主要成分還是死氣,但經過術法加持和改造后,成為了一種名叫『死靈聖液』的巫術液體,只需要一滴就能把新鮮的普通人屍體轉化為殭屍或者骷髏,草莓釋放的死靈聖杯里的液體又何止千滴,一股腦地倒在光牙背上,將狼王寬闊如足球場的碩大背部渲染得一片漆黑,更有一個個氣泡在狼王背部的傷口處產生,氣泡咕嚕嚕炸開后,釋放出一股極其難聞的腐臭味。

雖說狼王如今法則之力灌體,就算在死靈聖液里沐浴也能堅持個十幾分鐘,不該表現得這麼不堪,但其之前已經被烏特雷和維亞利擊傷,更是被裂金之焰把背部撕裂的血肉模糊,失去了皮膚毛髮這些天然的保護層,死靈聖液直接作用在肌肉和骨骼上,再加上光牙全神貫注用來擺脫黑月不死棺吐出的黑絲,無暇他顧,這才造成了這般駭人的景象。

草莓大喜,趕緊飛身上前,準備在維亞利和烏特雷到來之前擊殺光牙這個大敵,以便在戰利品分配的時候佔個大頭,甚至把這狼王的屍體要回去煉製成黑巫術傀儡也不是不可能的,畢竟死靈聖液已經開始污染狼王的軀體,這樣的屍體也只有自己會利用了。

可惜,意外時時刻刻都會發生,草莓剛剛飛出還沒有十米呢,天空中突然冒出一串璀璨的金光,一尊巨大的劍形金光從遠處飛來,草莓剛抬眼看到其出現在數千米外,下一眼就駭然地發現它已到狼王面前,帶著神聖浩蕩的堂皇氣息斬在光牙的頭頂上。

赫然正是一隻被當做行動後手的聖劍號!

雖然還沒到聖劍號上場的時候就定了大局,但因為光牙的到來,這個預先埋下的伏筆總算派上了用場,不過你早不上晚不上,偏偏這個時候出來補最後一刀,這讓犧牲了一個死氣骷髏頭釋放死靈聖杯的草莓女巫情何以堪。

而且被聖劍號上的聖潔光明氣息斬殺,光牙背部的死靈聖液必定會被中和,屍體會受到神聖氣息的影響,到時候就算得到了狼王的身體,也是被神聖氣息污染的,效果大減。

草莓停了下來,頗為惋惜和肉疼地看著聖劍號的光輝狠狠斬在光牙的頭顱上,如砍瓜切菜般將其頭上懸浮的一層層白色狼形斬滅,並去勢絲毫不變地劈中狼王布滿黑絲的頭顱。

當一聲巨響!

草莓那混合著遺憾和憤怒的複雜眼睛瞬間眯了起來,右眼中閃過詫異之色,左眼卻是一片死氣沉沉的淡然,因為她看到,聖劍號斬在光牙脖頸處后,狼王的頭顱非但沒有在這艘大陸級飛行器能斬斷山峰的劍刃下一分兩半,竟然連一絲一毫的傷痕都沒有。

聖劍號的鋒刃斬在了黑月不死棺吐出的黑絲上,發出了金鐵相交的巨大聲響,這黑絲雖然包裹住了狼王的頭顱,但也構造了一個十分強悍的保護層,讓聖劍號的一斬無功而返。

操縱聖劍號的三眼惡魔瞬間發現自己判斷失誤,立刻調集能源,讓聖劍號上光輝一陣搖曳后,劍尖一轉從斬變刺,劍刃上布滿了聖潔的金光,就要從其開始腐爛的背部刺入心臟。

可惜,神劍號這一刺卻沒能成功刺下,因為天空中突然爆出一身悶雷般的聲響,如滾滾雷霆在雲朵里翻騰,一個巨大綿延數百米的陰影在天空中浮現,在地面上投射下了一個巨大的彎曲影子,一股充塞天地的威壓如高山般覆壓下來,緊接著,超脫境傭兵們都有所感應,一個個面色大變地抬頭看去。

草莓怪叫一聲一下子吐出口中的棒棒糖,想都沒想就爆開身邊飄著的一隻黑色骷髏頭,渾身的冒起了詭異的巫術符文,而後就看到一對巨大的骨龍翅膀出現在其背後,瘋狂扇動著往遠處遁去,這倉皇逃竄的背影完全不顧形象,公主裙的裙角都被大風給吹起,險些春光乍泄。

而維亞利則面色狂變,從剛才看到聖劍號降臨時的微笑變作現在的一臉駭然,他只是心念一動,感受到體內還沒有完全流逝的法則力量,暗暗鬆了口氣,想都沒想就揮了揮手中的豐饒橡木,身後浮現出千眼傀儡藤的虛影,化為一道邊緣帶著血色的青翠遁光掠去。

烏特雷的動作也不比維亞利慢,剛一感受到從天而降的那股彷彿泰山壓頂般的磅礴威壓,這廝就十分果斷地停下了追擊的腳步,周身金紅色的裂金之火一晃,化作一根巨大的火焰箭緊跟著維亞利飛去。

事實證明這三位超脫境惡魔的決定還是十分果斷而正確的,因為下一秒鐘,就聽見半空中傳來一陣震耳欲聾的吞咽聲音,好像有成千上萬人在一起大聲打著飽嗝,而後就看到一口深灰色的吐息如一道天幕般從天而降,瀑布般垂落下來,正打在聖劍號上。在這道深灰色的吐息侵略過後,聖劍號如沐浴過槍林彈雨的破舊飛機一般,搖搖晃晃,七扭八歪地跌落到地上,原本如鉑金般散發神聖光芒的表面,現在竟像是在倉庫里擺了不知道多少年的古舊青銅器,布滿了斑斑駁駁的銹痕,一邊勉強飛著,一邊稀稀落落地往下掉渣,看起來頗為凄慘。

更讓看到這一幕的烏特雷揪心的是,雖然聖劍號跌落到地面上,渾身冒煙感覺隨時會爆炸的樣子,但裡面的三眼族精神念師卻好像沒察覺到危險般,根本沒從裡面出來的跡象,整個飛行器死一般的沉寂,很明顯,裡面的老三眼是凶多吉少了。

此刻,三位超脫境惡魔已經退到了大部隊這裡,傭兵們一個個面面相覷,駭然地看著天空中的陰影越來越大,越來越接近地面,遮住了大半的陽光,天色都暗了下來。

蒼伊的臉上卻沒什麼震驚之色,凝成九竅吞天丹后,蒼伊的精神境界雖然沒有提升,但精氣神卻都發生了大幅度的躍遷,他的精神力飆升到了三千能級這個瓶頸,而且在一些細微之處也因為修為的提升而獲得了完善,事實上,他早在萬木擎天大陣解體后就發現了用秘術潛藏在地底的光牙,但他並沒有出聲提醒,因為他憑藉增加后的精神修為,也發現了一個龐大得令人駭然的能量源潛伏在天空中,只是引而不發,不知是何居心。

這小子知道情況有變,他也不是非要這鑰匙和名額不可,才不會拿性命開玩笑,槍打出頭鳥,這種探路的事兒還是讓傭兵們去做比較保險。

「當真是螳螂捕蟬,黃雀在後,沒想到忙了這麼半天,居然被一尊魔獸領主截了胡,真是可惜,只是不知道維亞利的承諾能不能兌現。」蒼伊心中雖然惋惜,但也沒有太多憤怒,這尊魔獸領主肯救光牙,以大欺小地不顧大陸公約降臨了下來,很可能就是其指使光牙插手的,以魔獸領主之尊降臨,自己這幫剛剛經過苦戰,幾乎底牌盡出的惡魔是絕沒有機會阻止的,只能選擇放棄了。

蒼伊想想也是,就算得到了水銀之匙,以光牙的實力也不可能將其留住待價而沽,沒有後台保障,這狡猾的狼王也不敢得罪五大白銀傭兵團。

惡魔界650_惡魔界全文免費閱讀_第六百五十章截胡更新完畢! 惡魔界651_惡魔界全文免費閱讀_第六百五十一章赫卡里托現身來自()

衰朽之息赫卡里托現在的心情很是複雜,一方面是發自內心的興奮和喜悅,另一方面則是擔憂和忌憚,他一直藏身在雲朵上方的罡風層中注視著光牙的一舉一動,這一層罡風層位於數千米的高空中,雖然他的本體體積極大,但藏在這麼高的地方倒也不怕被發現。【高品質更新】

在從合作者口中得知艾文達的鑰匙會出現在康斯村附近的時候,赫卡里托也只是將其當成一個撈外快的活動,畢竟之前也有魔獸領主搶到鑰匙后敲詐勒索傭兵工會許多資源的前例,赫卡里托的修鍊已經到了瓶頸期,沒有海量的資源根本無法進行突破,而中央森林的修鍊資源有限,而且早已被魔獸王者們瓜分一空,像『提坦之泉』『幽冥古木』『元素瀑布』這些頂級的修鍊資源又是可遇而不可得的,能否得到全看機緣,僅憑自己手中的資源產業,想要攢夠晉級所需的資源還不知道要幾千年呢,他自然等不起,就只能另闢蹊徑了。

雖然傭兵工會不可能給自己晉級所需的所有資源,那起碼要把傭兵工會的寶庫掏空十分之一,這對一個超級勢力而言簡直是難以忍受的消耗,傭兵工會從這次艾文達的探索活動中都沒法攫取這麼多利益,怎麼可能用來交換水銀之匙,所以赫卡里托覺得能換取自己所需的五分之一或者六分之一就算賺上了。

當然,攝於大陸公約,赫卡里托不好直接出手搶奪,一旦他這麼做了,就要準備好承受來自惡魔領主方面的報復,這些潛規則能存在數千年就有其道理,不管是惡魔還是魔獸都自覺地維護規則,到現在已經到了為了維護而維護的程度,不到萬不得已的時候,赫卡里托也不想打破規則,雖然他的合作者再三承諾沒人會找他的麻煩,但活了幾千年的老蛇還是老奸巨猾地不願意當第一個吃螃蟹者。

所以,赫卡里托一開始的計劃是讓光牙代替他出手,藉助狼群的力量得到艾文達的鑰匙,這樣就能在不違背公約的情況下爭取到資源。

為了讓光牙老老實實賣命,赫卡里托給他甜頭,甚至教授了光牙一些極其高深的隱匿技巧,這些技巧甚至涉及到了一些潛行的規則,讓狼王可以無聲無息地潛伏進來,不但如此,狼王完全可以藉助這些技巧往更深層延伸,甚至藉此領悟一些法則,赫卡里托下的本不可謂不大,眼看就要成功了,誰知道又發生了這種變數。

如果僅僅只是艾文達的鑰匙也就罷了,可赫卡里托看得真切,那個骷髏生前絕對是領主境強者,而詭異的黑色棺材更是讓赫卡里托心生好奇,他號稱衰朽之息,本身擅長基礎的時間法則,還在死亡和靈魂領域很有研究,這奇異的棺材簡直聞所未聞,赫卡里托知道,要是自己得到這死靈系的棺材,認真揣摩研究一番,在死亡法則方面取得突破,遠遠比得到一些資源要強得多,畢竟修為到了他這樣的境界,資源固然必不可少,但最基本最重要的還是對法則的領悟,這可是直接影響境界和戰鬥力的因素。

詭異而神秘的黑月不死棺在赫卡里托心中的地位可是遠高於一把鑰匙,更何況那鑰匙還就在這棺材裡面,赫卡里托不由得怦然心動,而且光牙此刻還面臨生死危機,雖說看不起這一口能吹死的小狼,但赫卡里托可不能讓它在自己眼皮子底下被斬殺,要是讓別人知道光牙是在為自己辦事的時候被滅的,那以後還有哪個魔獸肯替自己做事?

魔獸的世界里也是利益至上的,雖說身為魔獸領主有碾壓式的實力,但也不可能強迫別人心甘情願為自己辦事,就算用強權暴力逼迫過去,也只能換得個陰奉陽違的結果,以大欺小的惡名,得不償失,這就需要領主境對下面的魔獸恩威並施,要給他們好處才能讓狡猾的魔獸們賣命。

所以與公與私,赫卡里托都必須救下光牙,狼王也深知這一點,這也是他之所以敢獨自一人在五大白銀傭兵團,近十位超脫境眼皮子地下截胡的原因,赫卡里托必然會救他,事實上,衰朽之息也的確這麼做了。

可惜,光牙漏算了一點,他低估了黑月不死棺的詭異,竟然託大地將其咬在口中,這行為簡直就是把已經打開蓋子的手榴彈叼在嘴裡,而這棺材吸收了草莓釋放的一些死氣,竟然復甦了起來,並且一下子藉助地利侵蝕其頭顱,制住了光牙,這就導致了狼王雖在聖劍號的劍刃下活了下來,但卻四肢有氣無力地癱軟在地,頭顱被無數如黑蛇般的猙獰絲線纏繞得緊緊的,就連耳朵和眼睛都看不到,和木乃伊倒是很像。

赫卡里托本體所化蔓延千米的巨蛇一收,遮住大半個天空的陰影霍然消失,惡魔們就看到一個灰衣人驀然懸浮在光牙頭頂上,長滿鱗片的猙獰臉龐上那隻獨眼正頗感興趣地看著下方掙扎的光牙,臉上那從額頭劃到下巴,並斬瞎一隻眼球的刀痕也顯得分外可怖。

變形后的赫卡里托就這麼施施然立在空中,淡定地研究光牙頭顱上的黑色絲線,根本不把不遠處的傭兵們放在眼裡,在赫卡里托看來,自己不出手打殺了這幫惡魔已經算是給面子,哪會有心思和這幫螻蟻交談。

雖然赫卡里托沒有出手,但傭兵們還是沒有輕舉妄動,只是站在原地觀望著,一方面是不甘心就這麼被魔獸領主截了胡,另一方面則是怕自己一方逃跑的動作激怒赫卡里托,令其一不做二不休滅了自己這幫殘兵剩勇。

每個傭兵都知道一點,別說現在已經底牌耗盡,就算是全盛時期,有萬木擎天大陣的幫助,也絕對不足以和赫卡里托這位八星魔獸領主抗衡,從人家一空衰朽之息秒殺聖劍號的威勢來看,覆滅萬木擎天大陣和這幫惡魔也就是吐兩口還是吐三口的問題,甚至連領域都不用開。

面對赫卡里托,就算是修為最強的魅可兒和逃跑能力最強的蒼伊都不敢說定能活命,更別說這些傭兵們了。

「該死的,衰朽之息怎麼敢如此行事,他就不怕受到報復嗎?」烏特雷的眼圈都有些發紅了,幾乎是氣急敗壞,但仍是極小聲地嘟囔著,生怕被赫卡里托聽見。三眼族精神念師和烏特雷並肩作戰了百餘年,彼此之間的交情之深可想而知了,今日卻被赫卡里托一口衰朽之息搞得凶多吉少,幾乎是死定了,怎能不讓烏特雷心生憤恨,至於聖劍號,雖然看起來狼狽不堪要報銷的樣子,但被損壞的僅僅是表層而已,只要內部主體構造還在,花些金幣就能修好,烏特雷倒不是很在意。

「報復!?赫卡里托只要不把大家都搞死,殺了幾個惡魔,搶了幾件寶物,就算違背了大陸公約,在這種時候誰會找他麻煩?如今通靈城的大佬們都忙著整理內務,休整通靈城,威斯東城的大佬們也一直採取被動防禦的姿態,赫卡里托只要不是太過分了,又有誰會懲治他呢?」魅可兒冷笑道。

「可就這麼放棄了實在不甘心呀!」草莓顯然也有些激動,她瘋狂地舔著棒棒糖,忍不住插嘴道。

大家都沉默了下來,草莓這個後來參與者都不甘心,更別說五大傭兵團了,鋼鐵戰狼損失了一個正式隊員,維亞利消耗了這麼多天材地寶,黑摩斯的武器受損,蘭格帕爾用了專家道具『九頭蛇之吻』,法雅之眸雖說損失最小,但也投資了不少資源進去,結果卻換了個雞飛蛋打,沒人肯甘心罷手。

在場唯一保持淡定的,就只有魅可兒,艾西多卡和卡爾洛斯了,這魅魔看著昔日有仇的傭兵團吃癟,嘴上雖然沒冷嘲熱諷,但那一臉如沐春風的笑容卻是怎麼也遮不住的,她心情倒是很好。

艾西多拉這技術宅女和冰塊臉卡爾洛斯則完全是看在魅可兒的面子上才參合這事兒的,而且兩人也沒什麼無法承受的損失,故而心態倒是很好,和魅可兒一樣幸災樂禍地旁觀著。

維亞利倒是很冷靜,雖然面色嚴肅,但渾身都逸散出複雜晦澀的精神氣息,顯然是在運轉魂力高速思考著。

蒼伊瞥了眼橡木智者,十分好奇在這種情況下,維亞利難道還有翻盤的機會不成?

憑力量當然不可能讓赫卡里托屈服,而談判也有些不靠譜,誰見過巨龍會和螞蟻談判的,弱國無外交,這句話套在這裡也很合適,就算拿出了讓赫卡里托心動的寶物,他也不會老老實實交換,怕是一口衰朽之息就把維亞利吹成飛灰了,歸根到底還是自己一方實力太弱,連談判的資格都沒有。

維亞利沉吟了一下,看向不遠處的紫鱗蛇魔蘭格帕爾,小聲問道:「蘭格帕爾,不知道萬蛇王班奈克先生有沒有興趣插手?」

惡魔界651_惡魔界全文免費閱讀_第六百五十一章赫卡里托現身更新完畢! 蘭格帕爾先是愣了一下,有些詫異維亞利的問話,隨後想了想苦笑道:「我父親現在正有十分重要的事情要忙,除非我要死了,否則他估計不會花費大代價進行空間挪移。」

水銀之匙雖然重要,但也不足以讓班奈克放下手裡的一切,藉助在愛子身上的定位器撕裂空間過來參戰,更何況此處還有衰朽之息這個勁敵狠手。

維亞利露出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並沒有過多的失望,但還是嘆道:「實力相差太大,再多計劃謀略也是枉然,要是普通的七星領主,還能靠著咱們五大傭兵團的名頭交涉一二,可衰朽之息是正值盛年,處於巔峰期的八星魔獸,根本不怕得罪我們,貿貿然上去談判,怕是還沒走到跟前就被碾死了。」

傭兵們越發沉默下來,而鋼鐵戰狼的隊長伊爾內斯則拿出了一個鐵疙瘩般的通信儀器,一番搗鼓之後,對維亞利搖了搖頭,顯然,鋼鐵戰狼的底蘊也不願意出手,一來距離太遠,就算有坐標定位,撕裂虛空過來也消耗不小,怎麼還敢面對衰朽之息這等大敵,二來得不償失,堂堂領主境存在怎麼可能為了水銀之匙冒險。

就在所有傭兵都無計可施的時候,不遠處的光牙那裡突然發生了異變,這狼王頭顱上包裹的密密麻麻黑絲一根根狂暴地生長起來,順著其脖頸往下方身軀蔓延過去,光牙痛苦地釋放自己的力量想要擺脫黑月不死棺,渾身冒起了刺目的光輝,元力和血肉精氣不要命地肆虐出來,元力湧入地面,在地上發生了十分壯觀的爆炸,土壤翻滾,轟隆隆一片,如白色的太陽在地上炸開一般。

可惜,光牙的掙扎並沒有起到作用,反而被黑月不死棺趁虛而入,猛地從背部的傷口鑽入其體內,若不是黑絲包住了頭顱,狼王此刻一定是在瘋狂地慘叫著。

赫卡里托皺著眉注視著光牙體表越來越嚴重的黑色絲線,他剛才只是嘗試著掃描一下狼王嘴裡的黑月不死棺,自己強大的精神力卻好像觸動了黑月不死棺一般,讓這棺材如被踩了尾巴的貓兒似得狂躁了起來,噴湧出力量隔絕了感知,餘波就害得光牙遭了殃。

不過赫卡里托當然不會產生什麼內疚的情緒,他現在對這靈性十足的棺材越發地好奇起來,不過看光牙要死要活的樣子甚是凄慘,畢竟是為自己做事的,死在這兒影響多不好,赫卡里托決定先把這狼王救下來再來研究那神秘棺材。

想到就做,衰朽之息擁有十分變態的殺傷力,能讓生命瞬間老化衰朽,但要是僅僅看到這些戰鬥力,那就太低估領主境的威能了,誰也不是整天都戰鬥的決鬥狂人,就算是身經千百戰的魔獸領主,大部分時間還是消耗在修鍊和生活上,在很多方面,領主境都有過人之處,一法通萬法通,這就是境界高的好處。

在赫卡里托眼中,包裹住狼王頭顱並不斷往下往裡延伸的黑絲,分明就是一股股濃縮凝練的死氣和死亡法則的混合產物,最讓赫卡里托驚異的,還是這些黑絲里含量雖少卻十分奇特的法則氣息,這種死亡法則的力量是他之前從未見到過的,和自己已經領悟的部分死亡法則也截然不同。

這就意味著,得到神秘棺材,參悟其上蘊含的法則力量,赫卡里托就有機會補充自己的死亡法則體系,獲得新的法則力量,要是運氣好領悟的法則力量和自己掌握的這些互為補充,相互印證,就有機會領悟死亡領域的延伸法則,甚至以此為基礎往更高深的融合法則邁進也不是夢想!

七星境掌握基礎法則,八星境掌握延伸法則,九星境就能掌握融合法則,赫卡里托本身就是八星境的巔峰,他的衰朽之息已經涉及到了死亡和時間兩種法則的融合,但其在死亡領域根基淺薄,並沒有真正領悟融合法則,一旦在死亡領域取得突破。領悟融合法則絕不是夢想。

因此在赫卡里托看來,這神秘的棺材就是他晉級九星的希望,他此刻萬分激動,那勞什子的大陸公約早被他拋到爪哇國去了,要是維亞利上去談判什麼的,怕是還沒走到跟前就被赫卡里托當做不穩定因素一口噴死,也難怪赫卡里托如此重視,在整個大陸的金字塔格局裡,雖然同為金字塔頂的存在,但九星級的領主地位和八星又是不同,在月境無法顯世的現在,九星就是最巔峰的存在,不管是魔獸還是惡魔,整個大陸還活著的九星級總數頂多十個出頭,這個級別才能做到傲視天下,橫行無忌。

赫卡里托發出一聲興奮的低吼,從化形后的身軀內部湧現出一股渺遠深邃的偉力,蒼茫的時間法則在他體表勾勒出一道道古樸的痕迹,更有一陣隱隱的鐘鳴聲在天空中響徹,隨後一層濃郁的灰色從其體內翻湧出來,眨眼間就變化成籠罩方圓數百米的巨大灰色光膜,他撐開領域,把光牙覆蓋在裡面。

赫卡里托的衰朽領域就連蒼伊的神識都屏蔽在外面,蒼伊雖然自覺可以以神識強行突入進去,但難免會被赫卡里托發覺,反而不美,故而沒人知道在衰朽領域裡發生了什麼。

趁著赫卡里托撐起領域,明顯是要施法奪取黑月不死棺的時候,維亞利果斷帶著傭兵們後退了近千米,在這個距離,就算赫卡里托想殺人滅口,只要大傢伙分散逃跑,還是能活命大半的,處在一個相對安全的地帶后

,亞瑟斯就拿出了一個巴掌大小的黑紅色石頭,如蛇眼一般擁有尖銳的橢圓形瞳孔,嗖得一下扔到天上,變化成一團黑紅色的球狀物懸浮在半空中。

隨後就從黑紅色光球里垂下一根紅色絲線,在傭兵們面前勾勒出一個四四方方的屏幕,數千米外的衰朽領域就出現在屏幕上,看視角就像是以飛機在半空中拍攝的一樣。

蒼伊知道,亞瑟斯這是以道具窺探,用的還是普通的光學原理,並沒有能傳遞到千米外的施法波動,故而也不怕赫卡里托發現。

幾分種后,大家投向屏幕的目光都是一動,就看見衰朽領域發生了猛烈的波動,那種波動就像是往滾燙的沸油里投入一滴滴冰水,整個炸了起來。隨後,衰朽之息憤怒的大吼聲從領域裡傳出,這聲波震蕩到數千米外仍具威勢,在傭兵們的耳膜中翻滾作響,有幾位本就受傷的傭兵

甚至胸間一口逆血壓制不住,一口噴了出來,面色雪一般煞白。

「有事情發生了!」

「難道赫卡里托沒能壓制住那棺材,還是骷髏領主暴起反擊了。」

「不應該呀!?這骷髏領主手段有限,絕不是赫卡里托的對手,怎麼會讓其領域都不穩定起來」

……

隔了數千米,傭兵們也就少了顧忌,交頭接耳地議論起來,顯然赫卡里托的領域異變讓傭兵們心中燃起了希望之火。

制香小農女:王爺送上門 「噤聲!仔細看,找找有沒有機會!」維亞利肅然道。

橡木智者還是頗有威望的,傭兵們很快安靜下來,專心致志地看向屏幕里不斷扭曲變化的衰朽領域。

能看到領域的力量往外流瀉,灰色光膜扭動搖擺間有不少灰色的霧氣流了出來,落到四周的地面上,滾過地上殘存的魔基草和一些莊稼,這些翠意喜人,透出春之氣息的綠色植物幾乎眨眼間就彷彿經歷了四季輪迴變化,如進入秋天般枯黃衰敗,一時間衰草連天,就連大地都染上了一絲破敗沉寂之色。

雖然從領域裡流出的力量彰顯出了赫卡里托驚天動地的修為,但這一幕被維亞利等人看在眼裡卻是不驚反喜,他們都對領主境的知識有所了解,知道領域裡的力量一般不會跑到外面的,因為領域就是領主力量的延伸,其內力量的流失在外其實就是領主在損失自己的力量,故而這一幕明顯就是赫卡里托沒有精力壓制異變,而導致領域力量外泄。

大傢伙都振奮地看著屏幕,不管領域裡發生什麼,很明顯赫卡里托遇到了麻煩,這就給他們了機會。

很快,就聽見噗的一聲巨響,赫卡里托的衰朽領域如一個被戳破的肥皂泡般崩潰,漫天灰氣凝成駭人的符文河流往四面八方飛遁著,不過大部分符文河流沒有飛出多遠就被一股無形之力拉扯著往中央倒灌回去,被赫卡里托張口吞入以內,但仍有部分純黑色的死亡法則力量脫離了赫卡里托的掌控,在衰朽之息極其難看的面色中投入半空中一團巨大的黑影中。

「真沒想到,以衰朽之息在死亡領域領悟延伸法則的造詣,竟然在和黑月不死棺的爭鋒中落了下方,被黑月不死棺攫取掠奪了不少死亡法則力量。」以蒼伊的定力都險些驚呼了起來。

黑月不死棺的力量當真出乎這小子的預料,誰能想到這不久前還沉寂下來的棺材,竟然現在能讓衰朽之息吃癟。 「咦,光牙去哪了?」在清晰的屏幕上,有傭兵發現了異常,原本在地面上苟延殘喘的光牙不見了蹤影,只剩下赫卡里托和半空中懸浮的巨大黑影。

很快,半空中的黑霧中央產生了一個漩渦,漫天黑霧眨眼間就被漩渦吸了進去,露出了一個巨大的漆黑骨架。

這是一具很明顯的狼形骨架,能看到原本呈現乳白色,但現在卻被一道道漆黑的痕迹蓋住,骨架上還有肉眼可見的玄奧紋路和符印,而在狼骨的額頭處,正有一部分彷彿蠟燭融化般,和一個只剩下上半身的惡魔骸骨融在一起,這骸骨的背後還立著一個兩人高的黑色棺材,一輪浩蕩深幽的月牙懸浮在棺材上方。

光牙完蛋了!

看到這一幕的惡魔臉上都露出了震驚之色,誰也沒想到光牙竟然在赫卡里托眼皮子地下被那棺材給吞了,而且還是血肉盡消,化為骸骨的那種,而且骷髏領主的上半身和光牙的骸骨詭異地融合在一起,渾身散發出的氣勢比之從前不降反升了起來。

蒼伊仔細一想就明白了關節,克倫爾修斯的力量固然強大,但一千多年後殘留下來的就少得可憐的,光牙一身新鮮水靈的血肉精氣和近千年修行得的強大元力對棺材而言就是一份大補之物,也難怪這棺材能煥發生機,抖擻起來。

赫卡里托很明顯地暴怒了,他渾身灰氣狂暴地翻滾著,元力流淌間嗡嗡的鐘鳴聲不絕於耳,他捨棄了灰衣人的化形,上半身雖然還是人形,但下半身已經蛻化成綿延數百米,盤曲如小山的巨大蛇身,一個眨眼間就撲到半空中的巨大骸骨上,如蟒蛇捕獵一般,用強壯的蛇身一圈圈繞在了光牙的骨骼上,將其死死定在半空中,雙手那蘊含了時間之力的利爪狠狠抓向和狼骨融合在一起的骷髏領主。

面對赫卡里托的攻擊,黑月不死棺上的一彎月牙一轉,骷髏領主的眼眶裡爆出黑色的漩渦,完好無損的一雙骨手對著赫卡里托一按,鬼氣森森的攝魂手飛了出去。

能秒殺勇者境強者的攝魂手,根本不被赫卡里托看在眼裡,事實上,攝魂手這種術法對付比自己等級低的生物十分好使,幾乎一抓一個準,但面對同級和更高級的存在就顯得不給力了,畢竟這種即死類的法術,對高級存在觸發成功的幾率簡直小的可憐。

赫卡里托仗著自己修行數千年的魂力之堅固強大,直接不閃不避,仍由攝魂手砸在自己身上,一雙利爪去勢不變地刺入骷髏領主的天靈蓋里。

攝魂手沒入赫卡里托的身體內,衰朽之息那令人驚悚的靈魂氣息流逝出來,澎湃的魂力在其體表撕裂了空氣,讓光線都扭曲起來,一絲絲充斥死亡恐懼的黑氣被他排斥了出去,攝魂手的力量就像沾在衣服上的灰塵,被衰朽之息輕輕一抖就消弭了。

而被赫卡里托充斥時間之力的灰色利爪刺入天靈蓋,骷髏領主可就倒霉了,別說是克倫爾修斯死後留下的骷髏了,就算是全盛時期的地獄攝魂手,被赫卡里托這樣刺入頭骨也要完蛋。

不過克倫爾修斯已經死了變成骷髏,頭部也就不算什麼要害,只見他的頭骨在赫卡里托的時間之力侵蝕下,如轉瞬間經歷千百年一般,骨骼變作死氣沉沉的灰白色,那是種和石灰一樣的顏色,好像一碰就會化為灰燼。

赫卡里托的利爪一轉,骷髏領主的頭顱就嘭得一聲化為漫天飛灰,而赫卡里托的利爪也沒有收回,順勢往下,抓在骷髏領主的鎖骨和肋骨之上,同時他數百米長的蛇尾狠狠一繞,被他勒住的光牙骸骨發出了咯吱嘎吱的聲音。

蟒蛇捕獵大型生物的手段就是用蛇身纏繞,把獵物勒死,別看蛇類柔柔弱弱軟綿綿的樣子,但蛇身的力量卻是大得可怕,d星上十幾米長,碗口粗細的蟒蛇單憑血肉之軀就能勒死獵殺鱷魚,赫卡里托這經過魔力和法則力量加持的身軀,更是能把一座高山都被勒成碎塊。

八星魔獸領主法則之力和肉身合二為一,肉身全力一勒完全不遜於其傾盡全力的一擊,光牙區區超脫境魔獸,就算被黑月不死棺改造,也不可能抵抗住,頓時骨骼崩碎,被赫卡里托碾成一個巨大的骨球包了起來。

黑月不死棺彷彿感受到了危機,上方的黑月飛快地轉動起來,一道黑色光幕垂落下來,正打在赫卡里托的一雙利爪之上,那蘊含了時間之力的蛇爪被染成烏黑,濃郁的死氣順著赫卡里托的手掌往身體延伸過去。

重生之一世長安 這死氣對別人或許很有威脅,但以赫卡里托在死亡領域的非凡造詣,這些死氣和白開水沒什麼兩樣,反而是很不錯的滋補物,被他的身軀吸收了進去,,利爪並不停歇,三下五除二就把骷髏領主的上半身給徹底打散,化為漫天骨灰消散。

蒼伊看到這一幕就有些唏噓了,堂堂一位惡魔領主竟然落得了屍骨無存的局面,以極其衰弱的氣運妄想長生久視,可最終還是被天道反噬,最終落得了這樣的結局,實在是可悲可嘆。

不過現在也顧不得感嘆克倫爾修斯的結局了,因為赫卡里托和黑月不死棺的爭鋒已經到了關鍵時刻,光牙死後,赫卡里托也就少了顧忌,直接碾滅了骸骨,更是大手箕張抓向黑月不死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