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老師是煉丹宗師沒錯,但是,他旁邊的那個叫郭浩的,怎麼看怎麼猥瑣,也不知道曹老師爲什麼會帶着他來到青丘,一來就信誓旦旦的說自己做了一個夢,那傢伙吹得,最後小八當面揭穿,真是好不尷尬,如果不是看在曹老師的面子,一定給你揍得你爹媽都不認識。

還看,這傢伙眼睛就沒老實過,時不時裝作有意無意瞥自己一眼,你比你所謂的老大王二小差遠了,人家是見她跑的比兔子還快,你倒好,能怎麼接近就怎麼刷存在感。

站在曹瑛一邊的郭浩看見唐夭夭瞪着眼過來,連忙乾咳一聲,擡起頭裝作看天,自從蘇言留了一封信離開後,讓他在曹瑛第四次詢問他後就交給他,可是過了段時間,曹瑛果然回來詢問蘇言去哪裏,他只好撒謊。

眼見着曹瑛就要失望離開,他知道這個機會不能錯過,因爲他是親眼看見蘇言是如何藉助煉丹師的身份,讓那麼多美女往身上直撲的,更是用煉製出來的丹藥,大量換取亡魂,然後層層晉級的。

所以,他立馬下跪求收徒,曹瑛見着人家磕頭磕的這麼響,也是閒來無事隨口考校了他幾個問題,沒想到被早就看過了諸多煉丹之書的郭浩完美回答,這讓曹瑛很驚奇,甚至郭浩還說了一些自己對其中一些煉丹的理解,讓曹瑛眼睛發亮。

最後親自教授煉丹實踐,沒想到第一次煉丹,就成功了,雖然比不上蘇言以上品和一紋的煉丹,但是,也是極其罕見了。

曹瑛直接美滋滋的收爲了他第二個徒弟,蘇言搖身一變,成爲了大師兄,既然蘇言老是不在,教授這個上天送來的天才也不錯,故而曹瑛以當時教蘇言的過程全力傳教。

可是很快,凌女峯的唐夭夭就苦着臉而來,並拉着她的師尊請他出山救她爹爹,沒辦法,也算是老相識了,不看僧面看佛面,順便帶着郭浩來了。

而郭浩一下子看見了七個半美得不像話的女子,一點也不必唐夭夭差,咳咳,那個小孩就不算了。

他也終於明白,蘇言給他說的夢境,爲什麼會是狐狸了,原來這到狐狸窩了,而她們竟然全都是狐狸。

郭浩不傻,他明白,一定是人家蘇言害了眼前這個小女孩,最後坑自己,讓他成爲替罪羔羊的,我就知道,他臨走臨走都要坑自己的。

算了,誰讓他是自己的老大呢,沒有他就沒有如今的自己,更何況,現在他還成了自己名義上的大師兄。

這個叫小八的唐圓看上去沒啥大毛病,很健康,而且這次他們又是有求於曹老師,何不妨藉助此次機會,大家化干戈爲玉帛,兩清呢。

所以,明知道是蘇言坑了自己,他還是給衆女講述了蘇言教給自己的夢,將一切攬在了他自己的身上,只希望有一天,自己的老大少闖點禍,也不用見到人家就跟做了虧心事躲躲藏藏的。

但沒想到,自己直接被這小八給當面揭穿了,但爲了蘇言,他死鴨子嘴硬,一切就是自己乾的,眼看就要被逼迫了,幸好曹老師直接要找大聖境的虎骨,他才脫離衆女的逼問,一路跟着而來。

“青丘的小娘皮,你熊爺爺我來了,給我兄弟做壓寨夫人可好啊?”就在這時,一道猖狂的笑聲突然響起,猶如雷鳴一般,很快,一個黑影猶如山嶽一般從天而降,砸起塵土飛濺。

四人全都齊齊後退,不可思議的看着眼前這隻壯碩的黑熊!

龍虎山被其它妖王給攻破了? “兩妖兩人?”再見到前來拜山求藥的四人時,熊大一愣,但還是很快掃過其他人,看向了唐夭夭,眼睛發亮。

“哎呀,不錯不錯,真是個美人,都說青丘擅長產美人,竟然一點都沒錯,胸大,屁股也大,是個好生養的,”熊大化身人身美滋滋從頭到腳打量一番唐夭夭,評頭論足道。

自從和蘇言解開心結,熊大突然發現心裏的陰影沒了,再一次有了對美的感受。

“你——”唐夭夭被熊大的三兩句話氣的臉色發紅,咬着銀牙,如果不是實力差距太大,她直接衝上去撕爛你的熊嘴。

熊大的修爲也是道宮境巔峯,和曹瑛差不多,唐夭夭和蘇言一般,只是靈魄境,兩者相差一個大的臺階呢。

“這位妖王,不知你是……”曹瑛雙手做禮,就要詢問,如果這龍虎山真的被其它妖王所佔據,想要再找大聖虎骨,就難上加難了。

但曹瑛的話還沒說完,又一道鶴鳴聲突然迴響起來。

“大哥,沒想到我這長翅膀的竟然還沒你快,我輸了,你一定是少喝酒了,”鶴鳴聲後,一道身影從天而至,那是一隻妖王境的鶴,此刻他收攏了雙翅,化成了一個大漢,先是看了一眼熊大,最後盯向唐夭夭。

“哎吆,不錯哦,還真是一個大美女,”驚歎完,他還鼻子動了動:“乾淨,沒狐狸那股騷味。”

“你——”唐夭夭氣的渾身顫抖,差點扭頭就走,如果不是爹爹,她一臉委屈的看向身旁的曹瑛,曹瑛則皺着眉,本來想要換取一點天魔虎骨就很難了,沒想到這座山上竟然有兩位妖王了,光是單打獨鬥自己就已經不是對手了。

看來今日之行,很難啊。

“兩位妖王,我等是……”

曹瑛的話還未說完,一陣虎嘯聲響徹整座山脈,再次打斷了曹瑛的話,緊接着,他們看見了一頭碩大的白虎撒着歡從山上飛撲了下來,臨近臨近,直接從他們頭上越過,那體型,那威勢讓人膽顫。

“喂,老三,跑過地了!”熊大扯開嗓子喊道,原本疾馳的白虎連忙一個緊急剎車,晃了晃有些迷糊的腦袋,再次返回,邊跑邊化爲人形,兩腮紅暈,一臉尷尬的踉蹌而來。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虎大連連道歉,最後迷離着眼睛,看向千嬌百媚的唐夭夭,頓時一臉嫌棄。

“就這?不行不行,長的瘦胳膊瘦腿的,一點也不彪悍,俺喜歡那種的彪悍的,”虎大嘿嘿笑着,頓時惹得熊大和鶴大直翻白眼。

你小子直接說你喜歡被征服感不就是了。

“這狐媚子給老四,老四適合!”虎大連忙補充道。

這個時候的唐夭夭終於是爆發了,你們都什麼意思,一個個是妖王哎,爲什麼每次出現都要這般的諷刺和侮辱我,妖王就可以這麼肆意妄爲嗎,我們是平等的,青丘地界一點也並不比你們差,我爹爹也是妖王。

雖然我們是來求藥的,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但是,你們侮辱我也要有一個限度。

但還沒等她發怒,一旁的小八唐圓卻是氣憤的走出,對着仨兄弟的腳丫子一人一腳,然後紅撲撲着臉蛋仰着頭道:“不準欺負我姐姐。”

因爲仨兄弟喝的都有些大,光顧着看唐夭夭,沒看到小屁孩小八,被各自踩了一腳才發現,低頭看去。

虎大猛然變成一個碩大的老虎頭,嚇得小八臉色一陣蒼白,一下被唐夭夭拉回去:“小八,沒事吧,你們一個個身爲妖王,欺負一個小孩子算什麼本事。”

一旁的曹瑛心底哀嘆一聲,今日取藥,恐怕難了,如果沒猜錯的話,這位就是這龍虎山的當家了。

原本以自己的三寸不爛之舌加上青丘所拿出來的換取之物,或許可以忽悠過去,現在不行了,還有其它兩個妖王,難辦了。

“閣下想必就是這……”曹瑛正要拜會虎大,山上又是一道聲音響起,打斷了曹瑛的話。

泥人還有三分火氣呢,老子怎麼說,在人類地界也是宗師級別,你們每一次出場,當我是空氣啊去調戲人家狐狸精,多長時間了,我還沒受過這等侮辱,想出場就不能一齊出來嗎,咋的,仗着自己人多勢衆嗎。

曹瑛憤怒的看向山頂處,那彷彿又是一隻會飛的妖王。

蘇言閃動着雷靈翼,雷鳴下,飛快而來,原本四兄弟打賭看誰先到山底,沒想到他們一個比一個快,也是了,人家可都是堪比鬼使的層次,比自己要高一個大階層呢,就算雷靈翼再加持,人家都比他跑得快。

“哇咔咔,大哥二哥三哥,你們不道德啊,一聽美女,比誰都跑的快。”蘇言哈哈笑着,雙翅閃動,最後打着旋兒,來了一個完美落地,嗯,很帥氣。

最起碼熊大仨兄弟並排在一起,啪啪着鼓着掌,他們沒想到,老四還有這等技能,聽霸氣的啊。

虎大最羨慕,大哥熊大是遠古龍熊,有翅膀的,上一次在那洞穴被無生的化身所偷襲,就是幻化出龍翅,帶着他們兄弟逃出險境。

二哥鶴大本身就是飛禽,咱就不用說了,認了一個老四,竟然也有這等絢爛的紫色翅膀,上面還有雷弧,多美啊。

人人都說如虎添翼,老子哪裏的翼給我填上,寶寶心裏委屈啊。

“大哥哥!”

“二小!”

“老大!”

蘇言也覺得自己出場方式值得一個贊,尤其是右拳放在眉心處,感覺跟開演唱會一樣,此刻除了掌聲,應該還有尖叫。

可是,他沒迎來尖叫,反倒是四聲不同的聲音,還沒反應過來時,一個白髮藍眼的小女孩驚喜着直接撲過來抱住蘇言。

“湯圓?”蘇言近乎下意識的開口。

“大姐,就是他,就是他給我吃了化形丹,讓我化形的“”小八咯咯笑着,緊緊抱着蘇言的胳膊,向着唐夭夭喊道。

蘇言一擡頭,直接迎上了目瞪口呆的唐夭夭,臉色頓時大變,酒也醒了許多,急忙擺手。

“不是的不是的,這誰家孩子,你認錯人了吧,趕緊到一邊玩泥巴去。”蘇言趕緊推掉唐圓的小手。

“哦,那我是不是也認錯人了?”又一道聲音慢吞吞道。

蘇言往旁邊一看,一下子給怔住了,哆嗦着嘴脣,結結巴巴道:“老、老師——” 蘇言怎麼也沒想到,會在這裏碰上唐夭夭、唐圓。曹瑛曹老師,以及站在旁邊,瞠目結舌的郭浩。

而曹瑛更是愣了,如果沒看錯的話,這小子是從這座龍虎山上下來的。

“老、老師,你怎麼來了?”蘇言酒醒了大半,急忙收了雷靈翼道。

“你,這又是什麼路子?”曹瑛不淡定了,看着四人並排在一起,有些不確定道。

蘇言連忙介紹:“老師,這是我大哥、二哥、三哥。”

曹瑛還沒搭話,一旁的郭浩是倒吸一口冷氣,老大不虧是老大,路子就是野,這傢伙,竟然和妖王,堪比地府的鬼使們稱兄道弟,還一連結拜了三個,在太蒼院,那麼多女的倒貼追他,怎麼到了外面,連妖王都是如此。

郭浩是一陣羨慕嫉妒啊!

曹瑛是真正的一陣無語,對於收的這個學生,他一直看不懂,前些日子找不到,竟然跑這裏來了,而每一次消失歸來後,都給他帶來無盡的驚喜和驚訝,就像上次,修爲蹭的一下……

曹瑛想到上一次所見,剛要說什麼,再一看蘇言修爲,我滴個乖乖,你是吃了天材地寶還是咋得,怎麼增長的這麼快,這都到靈魄境六重天了,唐夭夭這丫頭,你學姐到目前也只是五重天而已。

對於蘇言,曹瑛徹底看不懂了。

“大姐,大姐,就是這位哥哥給我給的化形丹,”小八唐圓又是興高采烈的跑過來拉着蘇言的胳膊,對着唐夭夭道。

一旁的郭浩就要出來頂缸,唐夭夭卻是複雜的看了一眼蘇言,她之前就有所猜測過,只是想不明白的是,他怎麼會出現在青丘那邊的,只是沒想到,竟然真的是他。

曹瑛也是心中暗驚,那化形丹當初青丘唐家也是找過他的,但是以他的水準,根本煉製不出來,而且主藥化形草也得上千年份的,這二小又是從何處來的?

蘇言正要推脫抵賴,甚至眼睛還瞄向郭浩,唐夭夭卻是欠身一拜:“唐夭夭多謝王學弟救小八之命的恩情,日後若有所需,青丘定當竭盡全力而滿足學弟的任何要求。”

“就是就是,大哥哥,你讓小八找的好辛苦,”小八拉着蘇言的胳膊又蹦又跳。

蘇言呆住了,郭浩呆住了,畫面不對呀,難道不是闖禍的?

見着蘇言一臉懵圈的樣子,唐夭夭似乎知道蘇言不瞭解其中的事,便將小八之事說了起來。

聽完後,郭浩欲哭無淚,早知道,當初拼死都說是自己乾的,到時豈不是要什麼有什麼,哎,心智不堅啊。

而蘇言是一陣苦笑,爲了這件事,他內心還愧疚了好久,想着自己當時爲了逃命,給化形丹,催熟了一個小狐狸,沒想到還歪打正着了,早知道這樣,他又何必整天見了唐夭夭東躲西藏的。

現在想想,那日這唐圓她爹領着她而來,想必就是來感謝自己的,唐夭夭趕來通知他,讓他山頂匯合,嚇得拉着大笨直接跑路,甚至在封家避禍。

“沒,沒關係,其實不用你說,我當時就看出來了湯圓那個有病,只是我這人素來低調,做好事從來不留名,小意思,小意思。”蘇言老臉是一陣尷尬,打着哈哈笑道。

旁邊的曹瑛看着自己的這個弟子,怎麼看怎麼不信呢。

“我還有一事不明白,還請學弟解惑?”唐夭夭道。

“說,但說無妨,”蘇言心情大好道,畢竟又了了一件心事,還是皆大歡喜的,心中之前愧疚一掃而光。

“按照小五小六她們所言,你當時應該是從我青丘的遠古戰場所開闢的裂縫出來的,而當時你應該只是靈元境,咱們太蒼院這邊,最低要求進入遠古戰場,都是靈魄境,你是怎麼混進去的?另外,化形丹那種珍貴無比的丹藥,你又是從哪裏來的?爲什麼這般相信的就給了一個與你無親無故的小八呢?”唐夭夭道。

蘇言臉皮一陣抽抽,旁邊的熊大下意識的抹了抹鼻子,這件事他大概猜測的到,而蘇言這邊怎麼說,他悄悄看了一眼曹瑛,當時混進遠古戰場,還是幻化封玄奕的樣子,騙了曹瑛和巖老的,這可不敢說的。

“咳咳!”蘇言大聲的咳嗽兩聲,給身旁三位哥哥來個了小弟支撐不下去了的暗號。

“雞蛋好吃就行,何必管下蛋的母雞是怎麼將蛋下下來的不是?”蘇言憋了這麼一句。

“就是就是,既然都認識,就別在這杵着了,老三,這裏是你的地盤,還不快快迎客,”熊大率先反應過來,連忙熱情的邀請幾人向山上去。

虎大和鶴大同樣開路道,吆喝着小的們準備飯食。

蘇言不好意思走過來,邀請曹瑛上山,曹瑛看着蘇言,嘴角露出一絲複雜的笑容,便是一起上山,至於小八,很是親切的拉着蘇言的衣袖,就是這個人,給了她第二次生命,重新煥發生機的她,玩了之前從來不敢碰的遊戲,飯菜等等好多呢。

…………

“你要大聖虎骨?”隨意收拾了一下,唐夭夭說明了來意,虎大直接跳起來,很快搖搖頭。

“那不可能的,你這是在挖我的骨啊。”

“我願意以青丘祖上的九尾靈扇換取一小片,一小片就行。”唐夭夭懇求道。

虎大酒醒了許多,還是頭搖的跟個撥浪鼓似的。

唐夭夭可憐兮兮看向蘇言,這件事,還是間接的和蘇言有關係的,如果不是他救了小八,爹爹就不會徹底放心和那羣仇家報仇,也不會糟了暗算,成了今天這個樣子。

“大哥哥,求求你救救爹爹吧,”唐圓拉着蘇言,眨巴着藍眼睛,一層霧水頓時就起來了,可憐兮兮道。

蘇言也是一陣尷尬,你這讓我怎麼說,我們是今天才結拜的,還沒幾個時辰的,就向人家要虎骨,還是堪比十殿閻羅層次的虎骨,這怎麼張得開口呢。

蘇言看向曹瑛,曹瑛此刻竟然一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樣子,喝着蘇言的燒刀子,時不時嘖嘖兩口。

蘇言嘆氣一聲,這明顯的一副我學生在這裏是有關係的,我就不出馬了,他會搞定的,要不然,多丟老師的臉面態度。

蘇言舔了舔嘴脣:“三哥——” “不行不行,都跟你說了,那就是挖我骨了。”虎大連連搖頭,蘇言一陣無奈,這能怎麼辦,一個是剛結拜的三哥,一個是自己的學姐,一個是自己的老師,不知不覺,怎麼就把他夾在中間了呢。

“老三,都是熟人,人家都拿青丘的至寶來換了,扭扭捏捏的讓人笑話,不就是一小塊骨頭嗎,你給他削一塊不久完了?”熊大看不下去了,嚷嚷道。

虎大那是一陣委屈:“你說的輕巧,大哥,實話告訴你們吧,那塊上古天魔虎骨早就被我融合了,那是一塊手骨,要不然,你以爲我是怎麼千錘百煉重新奪得王位的,我是作弊了呀。”

隨着虎大的話語落下,蘇言三人頓時愣住了,那你丫的之前還說的那麼好的雞湯給,轉眼間就是毒雞湯啊。

“我早就說了,這是挖我骨啊,很疼的,融爲一體,怎麼給你削骨,”虎大就是不願意。

“原來是這樣,我倒有一法子,既然大聖骨與你合得來,就說明它是天生屬於你的,絕我所知,這塊虎骨從你爺爺那時就得到了,一直沒辦法融合,沒想到到了你這裏,竟會有如此機緣,不要虎骨,只要你的一滴精血就可以,效果是一樣的。”一直未說話的曹瑛突然開口。

虎大看向曹瑛,又看向蘇言,蘇言拱了拱手,實在是這忙,得幫,畢竟曹老師都開口了,而曹老師在書院那段時間,是真對自己好。

虎大見着老四蘇言的樣子,一咬牙:“罷了罷了,看在老四的面子上,給你,精血我得熬好幾年才能形成一滴,這就算哥哥給你的見面禮了。”

虎大道,而後直接咬破指尖,閉上眼,隨着一滴猩紅色的血滴順着傷口流出來,頓時,一股充滿了霸道的氣息縈繞在每個人心神中,這就是虎大融合了上古天魔虎而被稀釋了了精血。

唐夭夭激動的就要起身去取,虎大卻是將它放在一個羊脂玉瓶裏,丟個了蘇言,順便將手指吮在嘴裏,甕聲甕氣道。

“這是哥哥給你的,不是給別人的,”虎大道。

蘇言感激的恭謹接過玉瓶,這份人情很重,蘇言記下了。

“謝謝三哥!”蘇言說完,便將它給了唐夭夭,唐夭夭咬着嘴脣,眼睛發紅,向着蘇言無聲一欠身。

小八拉着蘇言是一陣笑:“謝謝大哥哥,姐,爹爹有救了,爹爹有救了——”

唐夭夭靜靜握着手中的玉瓶,摸着小八的頭,含淚哽咽:“嗯,小八說的對,爹爹有救了。”

曹瑛起身來:“多謝三位妖王了,夭夭。”

唐夭夭反應過來,連忙從儲物戒指中取出一個盒子,這裏面所裝的就是青丘的至寶九尾靈扇。

虎大直接擺手:“娘們拿的東西不稀罕,而且我並沒有幫你什麼,就算幫,也是老四幫你的。”

唐夭夭轉身,抱着匣子看向蘇言,蘇言也看了一眼曹瑛,急忙擺手:“學姐你太客氣了,我要這也閒着,你還是拿回去吧,青丘想必比我跟需要它。”

蘇言拒絕了,曹瑛不着痕跡的滿意點點頭。

唐夭夭輕咬着嘴脣,如果不是爹爹病重,這等關乎青丘命脈的寶貝是無論如何要不會拿出來用作交換的。

她看的出來蘇言是真心不想要的,便沒有再推辭,收了匣子,突然笑了,像百花綻放的春天:“學弟,學姐記得你這份人情,加上之前小八的事,你,將會是青丘永遠最尊貴的客人。”

看着唐夭夭信誓旦旦的話,蘇言便點點頭,再推辭這個就有些說不過去了。

“行了,既然來這裏的事辦妥了,我也要會青丘抓緊時間去醫治狐王了,還有你,玩累了就回學院,別把煉丹術給落下,回頭我就考校你,郭浩從今就是你師弟了,他的天賦並不比你差。”曹瑛道。

蘇言連忙一副受教的樣子,聆聽這位真心對他好的老師教誨,不過看着郭浩的樣子,沒想到他還真成了,也不枉自己將那麼多煉丹書給他看。

郭浩一陣不好意思,是一陣對蘇言擠眉弄眼。

“對了,兩個月後,封家的封玄奕和冀州江家的天之驕女江雨菲將會成婚,到時候會有很多人,他們也將帖子送來了丹華峯,指名道姓要你來,可千萬別忘了。”曹瑛似乎想起了什麼,轉身至於補充道。

蘇言這下是真的一愣,這對歡喜冤家,竟然真的要成婚了,這可真是大喜事啊。

“學生記下了!”蘇言在替他們高興時,便向着曹瑛行禮。

曹瑛點點頭,便跨步向山下走去,郭浩叫了一聲大師兄,又輕輕喊了一句老大,便趕緊跟了上去。

唐夭夭向蘇言含笑一點頭,拉着小八就要出去,天大地大,救老爹的命是當下第一要務。

“大哥哥,我要回去看爹爹了,你有空就來青丘看小八啊。”唐圓戀戀不捨道。

蘇言點點頭:“有時間會來的。”

蘇言一直將他們送到山下,看着他們離去才放心的。

“老四,你在太蒼院丹華峯有家對不對?”就在這時,熊大搭着蘇言的肩膀,看着四人的背影問道。

“對。”

“那成婚的人是超級世家的人?”虎大含着指頭將胳膊搭在蘇言另一肩膀問道。

“對。”

“你要回去參加他們的婚禮?”鶴大沒地方搭了,雙手抱胸道。

“對呀!”蘇言不知道他們要幹嘛。

仨兄弟彼此交換了一個眼神:“咱們兄弟是有福同享有難同當,有婚禮一起參加,我還沒參加過兩個超級世家的婚禮呢,一定是空前之盛況的,我一定要去看看熱鬧。”

“對對,古道手下他們會找的,一有消息會隨時通報的,不如趁着這段時間我們一起回去吧,且藉着他們沖沖喜,將咱四兄弟身上的黴運吹吹,搞不好就有古道線索了呢。”鶴大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