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肚子餓了……

面對愛麗絲的回覆詢實在不知該如何回答,只好無視了。但是站在遠處的白卻顯得非常擔心。

齊亞娜看了米多一眼將視線轉向身後,此時始終沒有看清臉的白也現身了。最後她的視線回到了詢的身上。通過其他人的行動和他之前所採取的行爲,齊亞娜得出了一個結論。

這個叫詢的人就是現場的指揮者?但是他的戰鬥力並不強,經驗也完全不及其他人。此外,這傢伙的身上總覺得有股令人不快的氣息。我最討厭那人類的氣息,擁有如此的實力再怎麼說應該也不會是人類吧。察覺無視身體極限做法的人是他……好吧,就從你開始吧。

確定目標後齊亞娜立刻採取了行動,她剛舉起兩米長棍。齊亞娜行動後,詢也立刻發動了攻擊。近身牽制齊亞娜的最優先目的就是控制她的龍炎,這個任務詢決定自己執行。其他人並沒有適合正面迎擊的能力,能夠擔當這個任務的只有熟練掌控了魔力爆發的詢一人。

詢迅速靠近將掃向地面的長棍彈了回去。即便使用了突破身體極限的魔力也只能做到與齊亞娜勢均力敵的程度,詢的蠍刺也被彈了回來。但是兩人的實力差距明顯,一度接觸之後詢的右手向後揚起一時間難以收回。而相反,齊亞娜迅速收回了左手並發動了第二次攻擊。詢立刻使用左手再度抵禦了她的攻擊。以左右手交替使用的方式迎擊齊亞娜。兩人展開了激烈的正面衝突,在追加條件的影響下魔力爆發的連續使用也變得可能,即便如此詢也只能勉強應對。只要有絲毫分心就可能被齊亞娜突破。

局勢明顯對齊亞娜有利。詢不斷使用雙蠍與其對抗,但是齊亞娜始終只用了左手,右手的四米長棍一直閒着。不久齊亞娜沉下了臉,終於她使用了四米長棍。詢立刻壓低重心準備迎擊,長棍與蠍刺接觸了。劇烈的衝擊形成強大的氣流。詢成功控制了龍炎卻因爲強大的衝擊力向後劃出了十餘米。穩住腳步擡起頭時,他從齊亞娜的身上感覺到了強大的殺意。

“吶,是叫詢吧?問你一個問題?你……該不會是人類吧?” 【大型戰場 第十戰鬥區域 城塞】

強烈的殺意給詢帶來了前所未有的危機感。面對齊亞娜的提問如果詢承認自己是人類的話,齊亞娜很可能會對他展開猛攻。如果說謊被揭穿的話後果更加嚴重。詢的回答即便是石板空間內觀戰的人也能猜到,對自己格外嚴格的他是不會允許自己爲了逃避而說謊。詢點了點頭。

“雖然說不上正常,但是我的確是一個人類。”

詢剛說完齊亞娜的氣氛就變了。周圍的氣溫急速下降,強烈的還以凍結了詢的思緒。伴隨着散開的藍色冰點,地面迅速被凍結了。少許清澄的藍色液體出現在齊亞娜的面前,這些液體立刻引起了詢的注意。

水?這是……和雪女同樣的能力嗎?不,水的顏色不對……那是什麼?

在詢產生疑問之時齊亞娜開口了,她沉着臉全力壓制着自己情緒。

“詢……我非常討厭人類,這一點你應該也察覺了吧?”

“果然是這樣嗎……”

齊亞娜的手臂顫動着,她全力壓制着自己的攻擊慾望。即便如此,她的理性恐怕保持不了多久。齊亞娜曾一度失去過一切,其中也包括她的摯友和親人。而造成這一切的正是人類,厭惡人類已經成了她的本能。這隻能通過漫長的時間簽約淡忘。

“詢,給你一個建議。儘可能遠離我,或者直接離開這個戰場。再這樣下去我恐怕無法壓制自己的情緒。”

“謝謝你的建議,不過我不能離開。我們三人之中能夠阻擋你的人只有我,我絕對不能後退。”


呵呵,齊亞娜不禁笑出聲來。笑容中能夠清楚得感覺到齊亞娜的惡意。“阻擋我?哈哈哈哈哈!!不自量力的傢伙!既然你都這麼說了,我也沒必要客氣了!”

突然一道鋒利的水刃劃出。一瞬之間藍色的軌跡形成了半月。水刃的速度非常驚人,很難用視覺去捕捉。詢使用蠍刺將水刃的一部分擊散才避免了直擊。即便受到攻擊詢也不會受傷,但是那藍色液體整體不明。可能的話,詢會盡量避免和這種液體的接觸。但是齊亞娜的攻擊實在太過突然。詢手持蠍刺的手臂還是與那藍色的水的接觸了,右手的袖子已經溼透。

他察覺了什麼立刻將雙膝刺入地面並迅速拖去了外套,最後將浸溼的襯衫袖子撤下。

——嘖!大家注意!那些液體居然限制魔力的效果!被那液體所沾染的部分出現了異常,魔力完全無法運作!

迅速將情報告訴其他人後詢開始思考應對的手段。

要向阻止齊亞娜的話,不可能避免與水的接觸。無法使用魔力的話更不可能牽制得了她!必須想其它辦法!

詢用脫下的外套將手臂上的液體擦去,手臂立刻恢復正常了。缺陷?這種程度根本不是問題,此時詢有時間處理這些液體也完全是齊亞娜的態度所致。如果發起連續的攻擊詢早已經無法使用魔力了。

此時齊亞娜的氣氛發生了劇烈的變化。強烈的寒意使詢的身體產生了刺痛感,他緩緩擡起頭。此時齊亞娜的額頭髮出強烈的藍色光芒,無意識間詢的魔眼發動了。即便使用了魔眼,詢還是什麼也沒看出來。這種情況目前位置一次都沒有出現過,明明有如此高濃度的魔力正在運作。

一個直徑百米以上的巨大火球從天而降。詢順着火球飛來的方向看去,米多已經變成了黑龍。這個火球的規模足以將整個戰場破壞,即便如此詢的態度還是沒變。廣域攻擊說不定能夠打破眼下的劣勢……但是詢完全不覺得有成功的可能,雖然說不上理由,他認爲這個火球恐怕完全傷不到齊亞娜。

一面水牆出現在空中將天空遮掩了。結果也證實了詢的直覺,火球與水牆接觸的部分毫無徵兆得消失。很快整個火球都消失了。這現象令米多非常意外。“怎麼可能!那是什麼玩意!!?”

詢依然在摸索突破眼前困境的手段。

這麼大規模的使用!?怎麼可能!?這樣的怪物到底該怎麼應對!?那並不是魔力吸收一類的能力,更加糟糕的東西。與液體接觸的魔力,它們的存在非否定了。如果在沒有追加條件的情況下接觸到這些液體的話,身體內部的魔力也會一併消失。

此時萱的一句話在詢的腦海中出現。

[詢,不要太過依賴普羅菲斯的眼睛。萬一出現了你所看不見的東西,你打算怎麼辦?]

面對眼前的情況詢實在束手無策,不久他的大腦一片空白。

齊亞娜行動了。

“切!真掃興……”


覆蓋於天空的水迅速擴大。白和愛麗絲分別從兩側發起了攻擊,這是她們最後的機會。而詢卻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很快水將地面淹沒了。水域還在擴張,整個戰場都被說灌滿了。覆蓋地面後向高處繼續擴張。很快米多所處的高空也變得危險了。

“不是吧!?”

米多沒有提高飛行的高度,因爲她所在的位置已經是戰場的最高點。身後根本沒有退路,不久她也被水吞沒了。

【大型戰場 圓形石板空間】

面對戰場內發生的一切所有人都非常震驚。疑問自然也隨之出現,萱立刻將視線轉向了提恩。

“提恩!那是什麼?你應該不會不知道吧?”

提恩顯得有些爲難。“這是……”

她猶豫了片刻將視線轉向了劉螢。劉螢馬上明白了她的意思,她將手中的數碼相機關閉了。即便如此提恩還是有所顧及,她的視線停在了市長和真的身上。市長顯得有些不願快,但他轉身準備離開。此時弗洛克攔下了兩人。

“提恩,他們沒問題。”

提恩猶豫了片刻終於開口了。“好吧,今天所說的事情不能讓一般人知道。請一定要保密。”

提恩看向水晶球,此時戰場內依然是被藍色液體的局面。

“眷屬中有一部分人被世界的意識選中併成爲了世界意識的直屬,也就是守護者。這些人被稱爲接受了世界意識的人或者代理人。他們得到了世界意識所賦予的能力,真實之眼。剛纔齊亞娜額部光芒的現象正是開眼的狀態。真實之眼的力量各種各樣,但是這些能力都非常強大。也有絕對的力量一說。齊亞娜是光明意識的守護者之一,水的代理人。在眷屬中比她更加討厭人類的人恐怕不存在。大陸貝爾尼亞,在那裏光明的意識長年以來一直保護着人類。齊亞娜自然也不例外,她之所以站在光明意識這一邊的主要原因就是她的姐姐依露菲亞。當然不只有這一點,光明意識對她有恩。即便再討厭人類她也不會再變回那麼血腥公主了。我能說的就這些了。

所有人都陷入了沉默,片刻後弗萊婭宣佈了戰場的結果。

“那麼結果已經非常明顯了。由於齊亞娜的犯規行爲,第十戰的勝者是攻略方!” 【大型戰場 圓形石板空間】

弗萊婭宣佈了戰鬥的結果,她的話明顯還有下文。但是這下午萱完全可以猜得出來,她並不打算讓弗萊婭繼續說下去。

“雖然贏了,不過這算不上完勝。所以弗萊婭的戰場我們自然沒有參與的資格。”

“察覺了嗎?不愧是萱。那麼就沒必要隱藏了,下一戰的對手是我。這次大型戰場的主辦方是我,有沒有資格我說的算。”

雖然弗萊婭的臉上帶着隨和的笑容,但是更多的是惡意。她的態度非常堅決,沒有充分的理由她是不會讓步的。

“提問,這一戰因菲利亞可以出場吧?”


“可以哦。”弗萊婭的回答沒有絲毫猶豫。很明顯,她是就是衝着因菲利亞來的。“攻略方全員完全恢復,選擇四人蔘與我的戰場就行。”

得到弗萊婭的回答後萱將視線轉向了因菲利亞。“那麼因菲利亞毫無疑問要出場。不過這麼一來的話……因菲利亞,認爲這一戰能在一小時內分出勝負嗎?”

“一小時?怎麼可能!?最少也得要一個星期吧。”

聽了因菲利亞的回答,萱的眉毛立刻收緊了。“比想象中還糟糕。”

弗萊婭沒有因此而罷手。這第十一戰是弗萊婭的獨斷,其他圓桌騎士並不知情。即便察覺了也真一隻眼閉一隻眼。

“這一戰沒有時間限制!”

面對幹勁滿滿的弗萊婭,萱反而更加頭痛。“這反而更糟吧!?”

萱將視線轉向了提恩。“提恩,將世界靜止一個星期,以你的立場沒有問題?”

“當然有問題!如果是需要大規模的調整是可以的,不過這次並沒有需要調整的部分。最多三天!”

聽了這話萱總算鬆了口氣,這個問題作爲理由足夠了。“就這是這麼回事,弗萊婭還是放棄吧。”

面對這樣的理由弗萊婭實在沒有反駁的餘地,她的態度瞬間就變了。她馬上瞪了提恩一樣。“真無聊~”

提恩一臉委屈得看着萱,這表情讓選忍不住笑了。

~~~ ~~~ ~~~

詢等人回到石板空間時,被擊敗的魔女已經恢復成人形。詢毫不猶豫得來到萱的面前。雖說對手很強大,但是詢敗北是不爭的事實。他多少抱有一定的罪惡感。

“抱歉……”

但是萱完全沒有把這件事放在心上。她的確對他人非常嚴格,但是面對自己也做不到的事她的態度就不同了。

“爲什麼道歉?”

“如果是萱的話,應該能想出什麼辦法。”


“呵呵。詢,你太高估我了。面對那樣的對手,如果覺得有神算這無疑是傲慢!你已經做得非常好了。”

萱的臉上始終保持着愉快的笑容,這讓詢產生了疑問。但是比起疑問,更多的意外。

“萱真的想不到辦法嗎?爲什麼!?”

面對詢過度的反應萱臉上的笑容也僵了。“我只是個普通的少女,在你眼裏我到底是什麼啊?”

詢低下頭認真得思考起來,這行爲讓萱更加無奈。“沒必要這麼認真得思考吧?”

片刻後詢擡起頭。“萱在我眼裏就是聖人。”

聽了這話萱的臉上出現了少許紅暈。“聖人!?你是白癡啊!?”

面對萱的反應,站在一旁的弗洛克實在看不下去了。“詢!在我面前對我的女友出手?”

“出手?”詢完全沒有理解弗洛克的意思,之前似乎也有過類似的對話。

但是站在一旁的萱卻有了明顯的變化,她的臉紅透了。“弗洛克!不、不要說這種奇怪的話!!”

“誒?難道不是?”

弗洛卡露出瞭然如被拋棄的小狗一般的表情,這讓萱非常爲難。

“這!這種事現在無所謂吧!?”

“怎麼可能無所謂!?”

面對這一切紅樹顯得非常不滿。“啊~啊~果然,萱是個容易被攻略的女人。”

在局面進一步惡化之前,突然一陣氣流以黑爲中心散開。她的行爲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當他們轉向黑時,視線非常自然得停在了塵的身上。此時塵正注視着因菲利亞,莫名的存在感牢牢的抓住了所有人的視線。

“東南城區的成員一會兒到王都門外集合,我有話要對你們說。因菲利亞,也包括你在內。”

說完塵和黑紛紛消失在空間內。

【異世界 因菲利亞王都 城門前】

城門外東南城區陣營的成員全部到齊了,但是現場的氣氛和平時完全不同。林塵站在他們面前,所有人都和他保持了一定的距離。現場非常緊張,主要原因是塵的穿着以及以往不同的氣氛。除了冬季的校服外,他的身上還披了一件黑色長袍。那服裝明顯不是現實世界的衣裝,但最重要的是從他身上感受到的強大魔力和令人畏懼的存在感。

“沒有必要這麼緊張,首先表明我的身份。林塵這個名字以後恐怕再也用不上了吧,稍微有點可惜。怎麼說呢?可以這麼理解,我是管理者的首腦。勞拉德•斯佩爾。說初次見面的話多少也並不是當,招呼就免了。直接進入正題。現在這個世界即將面臨一個新的危機,我希望你們能站在我這邊。”

勞拉德的態度非常認真,但是僅僅說危機其他人也完全沒有頭緒。

萱從人羣中走了出來。“危機?能夠詳細的說明一下嗎?”

話音剛落勞拉德立刻做出了回答。

“不行!如果不願意加入管理者的話,我不能告訴你們。我們管理者的做法非常明確,與人類劃清界限。你們加入管理者的前提是放棄身爲人類的一切。”

氣氛瞬間沉重了許多。面對這樣的條件萱立刻否決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