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這生死間的磨礪,是成爲強者必不可少的經歷。

但是經過了一場大戰之後,神魂受到重創,根基受損,這一時間根本難以恢復,再出手強行對戰搬山境的強者,那是找死的行爲。

一擊必殺,即刻遠遁,是最好的選擇!

不過,那張進蘇從後門出來之後,不會慢吞吞前行,而是直接施展身法,飛速離去,所以自己出手的時機,必須要把握好,否則可能還沒等自己唸完法咒,將節點全部激活,對方便已經跑的不見蹤影了。

他心念一動,引雷瓶便已經出現在手中,開始在心中默默地念誦着法咒,同時催動體內的陰陽之力,向着瓶身灌注。

瓶身之上,三十六個節點,按照天罡星排列,順序不能有絲毫疏漏。

第一個節點亮起,發出幽幽光芒。

這光芒的顏色,是紫色的。

而就在此時,他右手手掌心裏那紫極天火所化的紫色火焰印記,驟然間開始發熱,隨後,一道紫色的火焰,驟然主動的出現,將整個引雷瓶瓶身包裹。

他頓時嚇了一跳,差點以爲這紫極天火是要將這引雷瓶給焚燒殆盡!

那可就麻煩了!

他可是見識過紫極天火那無物不焚的威勢,當真是驚人至極。

但隨後他就看到,在紫極天火包裹之下的引雷瓶,並沒有被融化,發生自己擔心的事情,似乎是沒什麼明顯的變化。

“嗯?什麼情況?”

他愣了一下,隨後看着這同樣的紫色,心中不由一動,“難不成,這紫極天火和引雷瓶之間,還有什麼關係?”

他這樣想着,在紫色的火焰包裹之下的片刻裏,引雷瓶表層竟然有一層薄薄的東西被煉化,瓶身更加晶瑩。

與此同時,他腦海之中的那一道紫極天火傳出的神魂波動,發出了一絲輕微的漣漪,有一些信息被透露出來,直接顯現在他腦海裏面:

九霄神罡淨雷瓶!

原來,這纔是引雷瓶真正的名字!

他之前總感覺這如此厲害的至寶,卻叫了“引雷瓶”這樣一個既普通又沒品位的名字,令人覺得有些不願接受,但此刻才知曉,那“引雷瓶”的名字,不過是某一個得到它的修士,自己爲之取的而已,並流傳了下來。

它真正的名字,乃是九霄神罡淨雷瓶。

這件至寶,雖然傳承了無數萬年,每一個時期都有它的傳說,但至今都沒有人能夠判定它的品階。

在東土世界內,法器品階一般分爲匠兵、戰兵、寶兵、靈兵、聖兵、仙兵。

每一個法器品階,都有其明顯的特徵,彼此之間也都清晰的界限。

但是這引雷瓶……哦不,九霄神罡淨雷瓶就不同了,他不屬於任何一個品階,無法憑藉威力大小、煉器材料等等去判定它。

這等天地所生成的至寶,奇門修士一般將它稱之爲“神物”。

那一絲漣漪之中,與名字一起傳過來的,還有九霄神罡淨雷瓶的收取與釋放之法。

他心念一動,右手掌心裏紫極天火的印記,驟然綻放幽幽紫芒,將九霄神罡淨雷瓶包裹起來。

“嗖!”

剎那間,這九霄神罡淨雷瓶竟忽的變小,然後直接融入了紫極天火所化的印記之中。

他伸出手掌,紫極天火所化的火焰印記,恢復了原裝,手指屈伸,或是緊握成拳,都沒有什麼影響,根本感覺不到,這九霄神罡淨雷瓶竟然是融入了紫極天火所化火焰印記之中。

而他的腦海裏面,卻是清晰地映照出來一個畫面:九霄神罡淨雷瓶在火焰之中,時時刻刻被炙烤,被淬鍊,瓶身之上,漸漸地有火焰蔓延,將三十六天罡星鏈接在了一起。

這一幕,當真是神奇!

宋子陽完全沒有想到會發生這樣有趣的變化。

最爲有利的,是在默默地念誦法咒,激活三十六天罡星節點,釋放雷霆之時,根本不用直接將九霄神罡淨雷瓶抱在懷裏,而只要在最後一刻將其召喚出來,釋放雷霆就行。


這樣以來,隱蔽性十足,在雷霆釋放之前,根本無人能夠探查到異常。

可以說,這一番變化,直接讓自己的實力,增強了無數倍。

唸誦法咒、激活節點的時間,可是很長的,若是不被人注意到還好,萬一注意到了,就只有引頸就戮的下場。

他緊緊地盯着右手手掌心裏的紫極天火印記,頗爲興奮的暗暗點頭:“九霄神罡淨雷瓶第一擊,就從張進蘇開始吧!”

他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嘗試一下了。

時間漸漸地到了辰時,東方即將泛出魚肚白,張進蘇終於是頂着漫天的黑暗,自翠微居的後門內現身出來。 “吱呀。”

翠微居的後門打開,張進蘇一閃身,從裏面行了出來。



同時有兩個身材曼妙熱火的女人,跟他一起走了出來。

這兩個女人,穿着都非常暴露,胸前兩片雪白在黑夜中搖晃,原本白皙的面孔紅撲撲的,幾乎是要滴出水來。


尤其是她們的眼神,無比的銷魂,柔波閃爍,散發出無盡的魅惑之力,幾乎能將任何男人融化。

嫵媚妖嬈。

這兩個女人,正是張開泰記憶中張進蘇的姘頭,全秀珠、蘇茉莉。

“張公子的實力,比之前又精進了,人家現在還身體發軟呢!”

其中一人軟綿綿的說道。

她的聲音糯糯的,帶着一股說不出的妖豔。

“是啊,張公子,你最近好強大啊,我們姐妹兩人,已經快要不能承受了。”

另外一人,也用力的在張進蘇懷中扭着身體,嬌媚道。

“哈哈!”

張進蘇伸手在兩人的身上摸了兩把,哈哈大笑着,得意地道,“本公子最近又新得了一件寶物,不但可以增長修爲,在這方面的能力,也比之前增強了數倍,所以你們的雙修功法,也要努力修煉了,不然你們連本公子的寵幸,都無福享受嘍!”

“我們當然會盡全力侍奉公子的,公子也不要拋棄我們哦!”

“公子放心,爲了能夠在您胯下承歡,我們也會努力修煉的!”

兩人忙不迭的開始點頭,各自眼睛迷離的望着張進蘇,惹火的身材在他的身上用力地蹭啊蹭。

宋子陽蹲坐在身前的角落裏,默默地看着他們,嘴角微翹,露出一抹意味深長的笑容。

眼前的這個傢伙,是滅殺九宮派滿門的元兇之一,是他立誓要斬殺的仇人!

但此時此刻,他的眼睛卻乾淨澄澈,沒有絲毫的仇恨。

他沒有被仇恨矇蔽雙眼,心中一片冷漠。

望着張進蘇的目光,就像是在看一個死人。

“哈哈哈,小寶貝兒,本公子怎麼會拋棄你們呢?”

張進蘇暢快笑着,自然而然的掙脫了她們的簇擁,道,“好了,本公子要回族地了,祭祀馬上就要開始,待得下次祭祀之前,再來找你們大戰三百合!”

“好的張公子,我們會努力修煉等你的。”

兩人異口同聲的嬌媚說道。

“張公子好雅緻啊,在家族每月的祭祀之前,出來私會娼女,難道就不怕褻瀆先祖嗎?”

張進蘇志得意滿的正要離開,陡然一個聲音傳了過來。

隨後,一個少年人的身影,緩緩地自角落裏走了出來。

這少年明眸皓齒,豐朗俊逸,端的是一副好皮囊,讓女人下意識的就開始側目。

出來的人,赫然就是宋子陽。

他將鬼面摘下,露出了自己真正的面目。

他是來複仇的,他要光明正大的斬殺張進蘇,讓對方知曉自己爲何而死!

要讓此人帶着恐懼與悔恨,去見泉下有靈的師父!


“小子,你是誰?”

張進蘇愣了一下,隨後臉色拉了下來,目光森然的盯着宋子陽,齜牙道,“你徹夜不眠,在這裏蹲守我作甚?找死嗎?”

原本他的眼中,滿是警惕,差點要直接動手,但是在探查到了宋子陽的修爲之後,便稍稍鬆了口氣,沉聲喝問。

這下宋子陽倒是有些愣住了。

他沒有想到這張進蘇竟然不認識自己。

這整個澤城的大街小巷裏,到處都是自己的畫像,被全城通緝,有無數的人想要將自己找出來,爲此不惜掘地三尺。

可是這個傢伙,竟然連自己的長相都不清楚,這實在太詭異了一些。

“你不認識我?”他脫口而出。

張進蘇一臉譏諷的看了他一眼,不屑道:“我憑什麼要認識你?就因爲你長得英俊瀟灑?哼,本公子只喜歡女人,不喜歡男人,沒有龍陽之癖,你有多遠趕緊滾多遠!”

“呃……”宋子陽剎那無語。

這傢伙確實是不知道自己,這出乎了他的預料。

“難不成此人平日裏除了修煉睡女人之外,其他什麼事情都不關注?”他暗暗想道。

再仔細回想從張開泰那裏得到的記憶中,這張進蘇確實是個奇葩,任何事情都不關心,除了修煉,就是玩女人,這翠微居是每月小祭祖之前必然前來之地,但除此之外,他還在整個青州內,養了至少二十個女人。

同時還跟許多宗門女修士,有不清不楚的關係。

之前還沒有注意到這些,但現在見到張進蘇,下意識的就回憶起煉魂術搜尋到的信息,心中突然覺得有些不合常理。

就是這樣一個沉迷於女色的傢伙,爲何也會跟其他宗門的強者一起,突然出手行動,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將整個九宮派滅殺?

若是純粹是爲了奇門至寶引雷瓶,哦不,現在已經是九霄神罡淨雷瓶了。

那麼,他就應該積極的參與到搜尋自己的行列之中,而不是像現在這樣,依舊沉迷於女色而不可自拔。

他從中,嗅到了濃濃的陰謀氣息。

“呃什麼?還不快滾。”

張進蘇不耐煩的瞥了他一眼,厭惡的道,“本公子看到你這張臉就想砸爛它,趁我還沒有改變主意,滾!”

“呵呵……”

宋子陽搖了搖頭,輕輕地道,“我的名字叫做宋子陽,我想,你應該有所耳聞。”

說着這番話,他緊緊地盯着張進蘇的眼睛。

張進蘇乍聞這個名字,先是愣了一下,隨即就臉色大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