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是從話題輿論度上來看,還是從電視劇的精彩程度上來看。

李天凝都感覺,要比王野他們,好上幾十倍!

打敗王野他們的概率,簡直就是百分之百。

「廢物!」

然而下一秒,李宇航就重重的將一本書狠狠的摔在辦公桌上,發出一道巨響!

李宇航的臉色,陰沉的可怕。

就好像是有一層霧霾將李宇航的臉色籠罩。

而李天凝跟余少華他們倆人,都被李宇航用書拍桌子的聲音給嚇了一跳。

他們小心翼翼打量著李宇航,揣摩著李宇航的心思。

李天凝在群被封之後,就因為生氣的緣故,所以找女人去了。

而余少華,則是感覺,他們雀鳴娛樂在跟王野的這一場比賽中,他們雀鳴娛樂肯定是百分之百勝利的。

所以。

從一開始的時候,余少華根本就沒為這件事而操心,直接就找女人去了。

提前慶祝。

他們兩個人,對電視劇的數據,以及網絡上的關注,還真都沒有進行過多的關注。

「廢物!你們兩個人全部都是廢物!」

李宇航見李天凝、余少華他們倆人,臉上的表情還有些不解。

就知道,余少華跟李天凝他們倆人,就連數據都沒有看!

一時間,李宇航就氣不打一處來。

「我早就已經告訴你們了,你們這一次穩一些,穩一些。」

「但你們呢!一直都感覺王野奈何不了你們!」

「結果呢?」

「現在,王野那邊的電視劇,又將我們的電視劇給比下去了!」

李宇航一番話說完,微微喘了一番粗氣后,這才從桌子上拿起來一杯飲料,喝了起來。

可以看的出來,李宇航簡直是氣到了極致。

他有一種一神帶兩坑的感覺。

「被比下去了?」

李天凝、余少華倆人,聽着李天凝的話,第一想法就是否定。

這不可能!

只是,李宇航如此憤怒的表情,卻令他們知道,這就是事實。

沒什麼不可能的。

他們開始查看起來數據,以及所有關於這一部劇有關的線索。

因為有了李天凝群友們的推薦,給王野的那部劇帶來了很大的引流。

並且,王野的那一部劇,的確是很好。

僅僅只是令人看上一眼,就沉迷其中。

而余少華、李天凝他們所拍攝的這一部劇,本身質量還是很不錯的。

如果放在其他時候,絕對可以掀起一波熱潮。

但問題的關鍵是,雀鳴娛樂這邊的這部劇,是跟王野的這部劇一起播出的。

本來還算是不錯的劇,在跟王野的這一部劇比起來的時候,那就成了渣渣。

所以,就導致網絡上,有許多人再將這兩部劇一起對比之後,罵雀鳴娛樂這部劇的。

由此一來,雀鳴娛樂這一次所拍攝出來的劇,也算是徹底涼涼了。

余少華、李天凝倆人,在看到這一些信息后,又扭頭看了憤怒的李宇航一眼,眼眸中在難以置信的同時,還有一些絕望。

就在此時,辦公室的電話響了起來。

李宇航本身不想要去接電話,但是在看了一眼打電話來的人後,李宇航趕忙接起了電話。

畢竟,這一個電話,那可是他們的金主爸爸打來的。

雀鳴娛樂,不僅僅只是他們三個人的雀鳴娛樂而已。

李宇航這邊剛剛接通電話,那邊就傳來了一個消息:

「聽說你們最近在針對王野?趕緊給我放棄針對!」

「如果接下來,讓我發現你們針對王野的話,那你們自己就隨便玩去吧,我把我所有的股份都收回來!」

說完。

那邊就直接把電話給掛斷了。

聽着電話中的忙音,剛剛還在生氣狀態下的李宇航有些懵。

李天凝、余少華倆人,也是從剛剛電話的聲音中,判斷出來了打電話的人是誰。

此時,他們倆人的臉上,也有一些百思不得其解。

想不通,對方為什麼會專門打電話過來,特彆強調一下這件事。

要知道。

僅僅只是一個王野而已。

李宇航臉色很凝重,給自己打電話的人是什麼身份,李宇航心中是很清楚的。

甚至,李宇航知道,如果沒有對方的話,那他們就算是有一些本事,雀鳴娛樂也不可能會走到如今這種地步。

所以。

既然是對方交代出來的話,那他們就直接聽着就行了。

所以,李宇航將目光放到了李天凝、余少華倆人身上,朝李天凝、余少華倆人開口道:

「接下來,不要再去得罪王野了,這個王野,根本就不是我們能得罪起的。」

「並且,如果王野那邊,接下來再需要拍攝什麼東西的時候,我們能幫忙的一些資源,就都幫他們一下。」

「嗯。」

李天凝、余少華倆人,雖然心中很不甘心。

但李天凝、余少華他們倆人,卻並不是很傻。

知道這其中的利害關係。

所以,余少華、李天凝他們倆人,就直接答應下來。

……

王野回到別墅中。 進宮的路上,喬秉淵一直騎馬在外,蘇九娘獨在車轎內,又睡了些許。

這會子剛醒,一時間也不知道馬車走到了何處,只得抬簾去看。

入眼之處,喬秉淵隻身在前,高頭大馬上的玄色背影更顯英挺非常,只是今日,喬秉淵倒是十分少言。

除了在大門前遞給蘇九娘一個披風,說了句「春日乍暖,仍有寒意」,此外別無他話,這倒有些不同往常。

不過蘇九娘也只猜到昨夜裡周晚意大概率是表明了心意,其他也無從探究。

蘇九娘再次深看了一眼喬秉淵挺立的背影,慢慢垂下眼睫時,心臟處卻突然扯動了一絲痛意。

近一兩日,她也總有些嗜睡,蘇九娘猜到這一切都與鸞鳴有關,但也別無他法,為今之計,她必須要加快任務的進程。

此間終入了丹辰殿,蘇九娘與喬秉淵叩拜后,卻遲遲不見白沐辰回復。

龍椅上,白沐辰雙目痴懵,竟是為蘇九娘絕色之容生生呆住了。

直至一邊的蓮妃特意出聲提醒,白沐辰才回過神來。

「平身,快平身。」

乍然還神的白沐辰連連絮叨,喉間口水泛濫,竟是有些吐字不清。

一旁的蓮妃看在眼裡,眉目間漸漸隱下了些許厭惡。

台下的蘇九娘與喬秉淵雙雙平身後,白沐辰的雙眼緊盯在朱九娘臉上,更是移不開半分。

體內數枚補藥彷彿在這美貌的推動下,未等醞釀便起了作用,白沐辰只覺殿內立時燥熱非常。

龍袍之下的雙腿都抑制不住地顫抖,恨不得立時便能撲將上去,一宵噬魂。

「喬小將軍與夫人如此琴瑟和鳴,可見皇上這婚賜的呀,甚合人心。」

旁邊的蓮妃說起話來依舊溫溫婉婉,一邊說還一邊捂唇笑了起來。

但眼下白沐辰哪能聽清她說的什麼,他雙目痴迷,此刻眼中已是只有蘇九娘那張絕麗的臉。

「合心,甚是合心。」

「本宮瞧著這喬蘇氏也甚是歡喜,我那殿里也專門備了禮。」

「他們大男人說話我們也湊不上,不若你就隨本宮去芳華殿坐坐。」

那蓮妃看上去柔弱,心思卻是個玲瓏的。

前兩句話還對著白沐辰眼含秋波的撒嬌,轉首卻又對著蘇九娘恩威並施,一看也是個厲害角色。

蘇九娘眉間含笑,垂首低應,心下卻不禁起了些防備。

「本宮看喬小將軍對你時時眼露關切,可見你是嫁了個可心的人兒。」

離了白沐辰,蓮妃也不再嬌媚,話語間已恢復常態。

彷彿對蘇九娘絲毫沒有掩飾,看上去竟是十分坦誠。

「還得感謝皇上與娘娘憐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