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凡笑著搖了搖頭,目光望向了凌柔右側的凌霄,而那一刻,他才發現,在凌霄的右側,竟然坐著一個挺著孕婦肚,兩眼放光的胖子。

「卧槽,原來我的人品只比這死胖子高一點點!」

葉凡在心中失聲大罵,原本還以為凌霄相信自己的人品,但此時他才發現,對方只不過是擔心妹妹被那胖子騷擾,無奈之下才將凌柔安置在他身邊。

既然這樣,那他也沒必要顧忌什麼了,這一路,該吃的豆腐,他一塊也不會落下!

葉凡黑眸盯著凌柔,眼神平靜,但嘴角那絲邪異越來越濃郁了。

本書首發來自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諸位,請坐好了,梭形船現在啟動!」

當眾人依次坐上座位后,身在梭形船前頭的白眉老者,語氣認真的說了一句,握住豎桿的手,猛的向上一提。

頓時,本還露天的梭形船,瞬間激發起上一層青色的光膜,將船體徹底籠罩,而船內眾人,驚訝的發現,在自己的周身,竟然多了一條青色靈帶,那靈帶將他們的身體徹底固定在了座椅上。

「我擦,真炫酷!」神奇的一切,讓這句口頭禪,再一次從葉凡嘴中爆了出來。

眼前的一幕,對於他來說都是全新的,當然對於旁邊的凌柔,自然也是新奇的,對方睜著兩隻可憐楚楚的大眼睛,不斷的打量著四周,緋紅未褪的臉蛋兒上,既有好奇又有擔心。

嗖!

就在梭形船內眾人為這一切而咋舌不已的時候,梭形船船頭的白眉老者,握住豎桿的手猛的向前一推,頓時便見梭形船船尾靈力噴涌,整艘船在那巨大的反衝力下,如脫弦之箭瞬間就躥了出去,只留下一道逐漸消散的靈氣尾巴。


瞬息之間,梭形船就進入了特定的傳送通道中,而在船體周圍仍舊是一片漆黑,但在梭形船亮光照耀下,眾人清晰的看見,在不知距離的遠處,有著無數旋渦狀的黑雲,那些黑雲宛如巨獸的大嘴,殘忍的吞噬著四周掠過的所有一切,甚至於連空間都能吞噬,令人忍不住心悸。

嗤啦!嗤啦!

通道內氣流並不穩定,梭形船行駛其中,會帶來一陣陣強烈的摩擦之聲,讓的船體不住的顫動,而待在船頭的白眉老者,一手謹慎的握著搖桿,控制著梭形船向以最平穩的狀態行駛,另一隻手則是每隔一段時間便向機關口處投放一塊極品靈石,保證梭形船有足夠的行駛動力。

「哇哦,真是刺激啊!」

「花費兩塊極品靈石,能體驗這麼刺激的旅程,也值了!」

「爽,再快點啊,這點速度,也太慢了!」

……

此刻,坐在船內的那些富貴之人,望著四周不斷流逝的景象,神色間非但沒有任何的害怕,反倒是一臉的享受,對於他們來說,這樣的旅程已經進行上許多次,可謂是輕車熟路,而每一次他們都會如此興奮。

當然,在這些富貴之人中,也有例外,那個坐在凌霄旁邊的胖子,此刻就非常的痛苦,隨著梭形船不斷顛簸,他那個傲嬌的孕婦肚,就像是個大包裹,不斷地晃蕩,似乎都有甩出來的衝動,承受不住的他,將腦袋伸進了一個特殊的木桶中,如孕婦害喜般,瘋狂的嘔吐起來,那飄出的陣陣怪味,讓坐在旁邊的凌霄苦不堪言。

而在凌霄的左側,凌柔卻是臉蛋兒發白,雙眸緊閉,腦袋靠在凌霄的肩膀上,看上去非常的害怕。


「哥,還沒到嗎?」梭形船才開動沒多長時間,凌柔便來了這麼一句。

聞言,眾人皆是一陣無語,去往平陽郡的路途遙遠,即便是搭乘梭形船,來回也需要一個時辰的時間眼下開動還沒過三分鐘,這凌柔便問出這麼奇葩的問題,真是令人哭笑不得。

「小妹,不要害怕,這梭形船非常安全的。」對於自己妹妹的性子,凌霄也有些無奈,對於這個不諳世事的單純妹妹,他只能是耐下心來不斷的去開導。

但是一番開導后,不僅沒起作用,反倒是讓凌柔秀眉皺了起來,她撅著薄唇,皺著瓊鼻道:「哥,你這邊好臭!」

凌柔皺著瓊鼻說出這麼一句,而後便將腦袋擺向了另一側,緊緊倚靠在了另一個肩膀上,心中害怕的她,早就無心去想起,身子左側的人,是之前與她有過曖昧之舉的葉凡。

與想象中的淡定不同,當梭形船一進入通道后,葉凡便連大氣都不敢喘一口,興許是因為心中那股強烈的不安,他黑眸緊張的盯著梭形船外環境,謹慎的防備著隨時有可能發生的危險。

不過此刻,他卻感受到肩頭突然間傳來的重量,當下眸子微偏,發現凌柔竟然將腦袋靠在了他的肩頭,所謂吃一塹長一智,在發現凌柔的舉動后,葉凡神色古怪的望向了凌柔右側的凌霄,發覺對方緊捏著鼻子,擺著頭,手指指著身側不斷嘔吐的大胖子,一臉痛苦的模樣。

「幸好沒讓小胖一起跟著來,不然這船艙就沒法待了。」掃了掃那高挺的孕婦肚,葉凡不由在心中喃語了一句,之後他便將視線落向了倚靠在肩頭的那張秀美容顏。

此刻的凌柔,秀眉緊皺,臉色微白,貝齒緊咬著薄唇,一副楚楚可憐的模樣,梭形船不停地顛簸,少女緊閉的眼眸也是不住的顫動,那修長的睫毛,在白皙膚色的映襯下,顯得非常的有韻味。

對於這些,葉凡都是一掃而過,因為在葉輕靈的臉上,很容易便能察覺到這種美感,但是最吸引葉凡目光,也是葉輕靈最不敢去拼的,就是凌柔那對飽滿的胸器。

似乎是為了照顧兩隻大白兔的感受,凌柔今天穿了一件非常寬鬆的衣袍,以至於那深邃的溝壑隱約可見,當然那只是在平視狀態下,如今從葉凡這個俯視的角度,他能夠清晰的望見,那兩對規模磅礴的雪白玉兔,隨著船體的搖晃,不住的上下顛簸,那可以隨意變幻的形狀,讓的葉凡腹中邪火上躥,一陣口乾舌燥。

「卧槽,這女人是不是故意的,竟然不穿那玩意兒!」葉凡心頭大罵一聲,想要將自己的視線移開,但是發現任憑他再怎麼努力,也無法掙脫那對變幻的大白兔所帶給他的束縛。

此刻,他是真心無語了,也不知道這個女人是不是故意的,對方的寬鬆衣袍中竟然是真空的,兩隻毫無束縛的白兔,在梭形船顫動的節奏下,不住的上下晃動,那一幕就像是雪山之巔的雪果,在微風的吹拂下,形狀不斷變幻,引來雄鷹的陣陣注目。


而眼下,葉凡儼然就是那隻雄鷹,此刻,如果不是估計凌霄,他真恨不得將手伸進那寬鬆的衣袍中,然後從人性的角度出發,幫忙托住那對顫動的白兔,對少女說:「姑娘,出於您未來丈夫的性福與未來孩子的幸福考慮,一定要愛惜自己啊。」

當然,這也只是想想,眼下葉凡最需要做的,便是穩住自己的心境,因為他知道如果再這麼下去,他男人的原始本能,會被徹底激發出來。

心中神聖的葉凡,盯著那對可愛的大白兔想了好久好久,最終才滿足的咧嘴一笑,微微低頭,在凌柔耳邊輕聲道:「姑娘,你走光了。」

「啊!」

緊緊依偎在葉凡見頭的凌柔,早已經忘記了自己依偎的是誰的肩膀,此刻聽到這熟悉的磁性嗓音,她腦海中瞬間就浮現出一個少年的模樣,而聽到對方話語中的內容后,她忍不住驚呼一聲,下意識的睜開移開腦袋,雙臂環抱在了胸前,美眸中流露著忌憚之色。

這一聲驚呼,頓時就引起了眾人的注意,包括凌霄在內的眾人,目光紛紛投了過來,眼神里滿是疑惑之色,凌霄在凌柔身上停駐了片刻,然後便移到了葉凡的身上,就要出口詢問。

可此時,葉凡臉色卻露出一副疑惑的模樣,黑眸凝望著凌柔,擔憂道:「凌柔姑娘,你怎麼了?」

這話一出,原本還想詢問葉凡事情原委的凌霄,將到了喉嚨里的話語吞到了肚子里,疑惑的望向凌柔,問道:「小妹,你又怎麼了?」

「我……我……」

被問話,凌柔頓時又變得吞吐起來,這一次,的確是葉凡調戲她,但她總不能提起自己走光的事情。

而且她明白葉凡所說的是實情,雖然母親再三叮囑她,要她纏好裹胸布,但是從小習慣了真空的她,對於這種東西非常的討厭,所以這次一出門,她就偷偷解了下來,沒想到,這會讓眼前的少年看在了眼裡。

「羞死了羞死了!凌柔你還要不要臉皮。」心緒大亂的凌柔,忍不住在心中自語起來,眼下的情況,她真的不知道說什麼,也就在這時,她美眸突然望見梭形船外,一道龐大的黑雲,緩緩的飄了過來,她臉色一白,伸手指著黑雲,驚恐道:「你們看,那……那是什麼?!!」

凌柔的舉動,非常的突然,原本還沉浸在那股曖昧氣氛中的眾人,被對方的話語所驚,隨即紛紛抬頭,目光向那梭形船外望了過去,而這一望,船上眾人便徹底騷亂了,因為他們發現,一塊漫無邊際的旋渦狀黑雲,正在向他們緩緩靠近,而隨著它的臨近,周圍那些小黑雲,徹底被其吞噬,甚至於那搭建的空間通道,此刻也是劇烈的震動起來,似乎隨時都有可能崩塌。

「那是什麼東西?!!」

「誰能告訴我,到底發生了什麼,通道為什麼在劇烈晃動?」

「那黑雲在向我們靠近,怎麼辦?!!」

……

梭形船內的眾人,此刻皆是臉色慘白,神色驚懼,盯著移動來的巨大黑雲,宛如見鬼一般,十分的驚恐。

耳邊是眾人以及凌柔的尖叫聲,葉凡臉上血色全無,眼神驚恐的盯著那團黑雲,顫聲問道:「管叔,我們是不是碰上……空間暴動了?」

此刻,管朴神情同樣十分低沉,他渾濁的眸子目光變幻,點了點頭,忌憚道:「萬分之一的幾率,被我們碰上了,這的確是空間暴動!」

嘩!

管朴的聲音並不小,梭形船內的眾人,聞言臉色唰的全部慘白,身子徹底癱軟在座椅上,兩眼無神,口中不住的喘息,道:「完了,完了,徹底完了!」

空間暴動,那是一場災難,而他們註定要殞滅在其中!

本書首發來自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幽黑的空間內,一道遮天蔽日的黑雲,如黑暗中的凶獸,向著眾人張開了血盆大口。

黑雲未至,但那瀰漫來的空氣亂流,就已經開始瘋狂的撕扯空間通道,碰撞出刺耳攝心的可怕聲音。而此刻,原本行駛平穩的梭形船,也開始劇烈的晃動,其中的眾人神色驚恐,喊叫不斷,一片慌亂。

「前幾次都好好地,這次怎麼會碰上空間暴動!」

「早知道打死我也不會使用傳送陣,這下完了,連我命都要搭進去了!」

「老天,你一定要救救我啊,我上有八十歲老母,下有嗷嗷待哺的孩子,你可不能把我帶走啊!」

……


那些經常搭乘梭形船的富貴之人,在已經來臨的大危機前,徹底崩潰了,他們身體無力的癱軟在座位上,兩眼驚恐的盯著那恐怖的黑雲,臉上一片絕望之色。

此刻,葉凡心中同樣非常恐慌,在天災面前,人類的力量往往都是渺小的,眼下這瘋狂吞噬一切的黑洞,讓他心生無力。

「哥,我們是不是要死在這裡了,我好害怕。」膽小的凌柔,此刻將腦袋埋在凌霄的懷裡,面色慘白的道。

凌霄的臉色同樣慘白,但為了安撫妹妹,他臉上露出一抹淡淡笑容,拍著凌柔的背,略帶顫意的笑聲道:「閉上眼睛睡一覺,等醒來,一切就都過去了。」

過得去嗎?說出這番話的凌霄,嘴角浮現出一抹自嘲。

「嗯。」凌柔點點頭,將顫抖的身體依偎在凌霄的懷裡,不敢再去看一眼外界的狀況。

葉凡目光從這對兄妹身上收回,視線重新落向了遠處那緩緩而來的吞噬黑雲,神色十分的難看。

「管叔,我們現在還有逃出去的希望嗎?」葉凡喃喃問道。

在葉凡的身邊,向來淡然的管朴,布滿歲月痕迹的臉上,也有些發白,雖說傳送陣他用過無數次,但眼前這種情況,也是他生平第一次碰見,一時間也有些不知所措。他目光掃向了船頭,語氣低沉道:「能不能逃出升天,現在就看那老者的能力了。」

此刻,在梭形船的船頭,白眉老者臉色空前凝重,他兩雙眼睛死死的盯著緩緩飄來的吞噬黑雲,一雙枯瘦的手掌緊握著搖桿,全身汗流浹背。

「都坐穩了!就算空間暴動,又能奈我何!」

白眉老者雙眼中迸發出一抹不屈的神情,他向眾人大吼一聲,一手將五枚極品靈石拍在機關口中,另一手將握在掌心的搖桿猛然前推,一推到底!

隨著老者動作的完成,原本急速飛躥的梭形船,速度瞬間提升了數個檔次,仿似是一道光,驟然消失在視線內。

啊……

梭形船內傳來陣陣喊叫聲,待在船內的眾人,此刻皆是面色發白,身體緊緊倚靠在座位上,生怕一個不慎就被甩飛出去。在那種超高速下,外界事物飛快的變幻,彷如一眼萬年,而那籠罩在船頂的青色光膜,此刻與外界氣流瘋狂的摩擦,生出陣陣火光,令人駭然不已。

很顯然,這艘梭形船,已經加速到了極限狀態,但就算是這般速度,依舊沒能讓眾人有所心安,因為他們發現,他們仍然沒能逃出吞噬黑雲的範圍,那些籠罩來的空間亂流,仍然在劇烈的侵蝕著空間通道,而且程度越來越大。

葉凡身體倚靠在座椅上,臉色一片慘白,而他的黑眸卻緊緊的盯著那團黑雲的中央位置,隱約間他似乎從中看到了一些東西,但腦海中卻完全沒有印象。


轟!

黑雲不斷臨近,它所帶來的空間亂流,愈發強烈,而在此刻只聽得轟然一聲,那苦苦維持的空間通道,瞬間破開了一個大洞,空間亂流就像是跗骨之蛆,向破口內一涌而入。通道內本還平穩的氣流,在這一刻瘋狂的暴動起來。

嘭!

氣流瞬間紊亂,極速行駛的梭形船,一個不穩,嘭的撞在了周圍通道上,船內眾人身體巨震,口中都是不自覺的溢出了一口鮮血,但他們都不在意自己身上的傷勢,所有人的目光都是盯著船體碰撞處,那裡通道已經開始破裂,而在空間之外便是無盡的虛空,令人駭然欲絕。

坐在船頭的老者,此刻身體猛的后傾,枯手握住搖桿,拼盡全力將那搖桿向左側猛的一拉,就要衝入虛空的梭形船,方向驟然改變,船身貼著通道,瘋狂前行,摩擦出一道長長的火光,場面十分的駭人。

「呼!」船上眾人包括白眉老者,此刻都是不由自主的鬆了口氣,他們真害怕自己躥進了那無盡的黑色虛空中,如果真是那樣,他們恐怕就要泯滅在其中了。

心中稍微鬆了一口氣的葉凡,目光從那吞噬黑雲中撤回,然後向船頭的白眉老者掃了一眼,望見對方那不斷顫抖的雙手以及毫無血色的老臉,葉凡心頭愈發的凝重,接下來他們還有很長的一段路程要走,如果白眉老者脫力,那他們就危險了。

好在葉凡擔心的事情並未發生,那白眉老者稍作緩和后,便再次操控起腰桿,控制著梭形船的飛行。

危機一直在持續,梭形船在劇烈的亂流影響下,急速前行,船艙內的眾人只見到那白眉老者握住搖桿的手不停的擺動,而另一隻手每隔很短時間就會抓上四五枚靈石,直接拍到機關口內,就在戰戰兢兢,心中恐懼的情緒下,眾人搭乘著梭形船快速前行,而時間越是流逝,眾人發覺船體的顫動就越是劇烈,甚至有好幾次,他們差點就一頭鑽進了虛空中。

「眼下的形勢想必諸位看的很清楚,若想逃出去,我們只能將梭形船提到最大速度,而這種提速需要消耗的巨大的能量,如今我手中靈石也只能支持再飛行一段路程,所以,每人再湊出兩塊靈石吧!」

就在眾人還處在驚慌之中的時候,船頭的白眉老者突然開口道。

聞言,船內的富貴之人沒有絲毫的猶豫,紛紛從口袋中拿出了兩塊極品靈石,在生命與財富之間,他們理智的選擇了前者。

葉凡也沒有絲毫的猶豫,眼下別說是兩枚靈石,只要能夠帶著他們逃出去,就算拿出全部的東西,他也願意,當下他掃了管朴一眼,示意對方交上靈石。

而此刻,在葉凡身旁的凌氏兄妹,聽到白眉老者的要求,臉色卻有些尷尬,之前他們登船需要的費用有一部分就是借用的,如今要求每人再收繳兩枚靈石,實在是困難的很。

「船內少一個人,速度就能加快一分,我們逃生的希望就越大,所以如果誰拿不出兩枚極品靈石,就請出去吧,留下來也是拖累!」就當凌氏兄妹神情尷尬的時候,那白眉老者的轉頭冷冽的掃了兩人一眼,而後便再度操控起搖桿。

「說的沒錯,兩個窮鬼,留下也是拖累,趁早滾出去吧!」

「人要有自知之明,別讓大家因為你們兩條賤命,死在這裡!」

「姓凌的小子趕緊滾吧,如果你願意把妹妹賣給我,我倒是可以替她出那兩枚靈石。」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